大家都在看
勇士如今的窘境,雷霆用一場大勝把它放大到極致

一支是在賽前被主隊球迷稱作:與戰績相比,我們更注重年輕球員成長的球隊;一支是在賽後被各路球迷商討球隊二當家如今是否應該被交易的球隊。當奧克拉荷馬雷霆與金州勇士在新賽季以這樣的方式相遇時,不免會感嘆時過境遷所帶來的別樣意義。

雷霆用一場大勝把勇士如今的艱難,放大到極致

這是一場輿論意義遠超過實際意義的比賽,人們更喜歡透過資料而不是比賽的呈現來總結一切。

雷霆用一場富有針對性的防守策略將勇士的艱難放大到極致,他們打出許久未見、無懈可擊的上半場,他們命中太多無論是容易或是高難度的投籃。反觀勇士,這臺曾經縝密到分毫的機器,似乎不得不需要展開調整。

即使這是一場如此之「慘」的比賽,勇士依然沒有到需要改變的時候,但是Kerr的調整必須要上路了。

上賽季的勇士可以稱之為一臺「縝密的機器」。這臺機器中,每一名球員都是不可或缺的齒輪,裁判的哨聲就是機器的引擎,哨聲一響,所有的齒輪都在進行精準的咬合,Stephen Curry、Draymond Green之間的傳切、Kevin Durant的單打、Klay Thompson的轉換三分,他們共同支撐球隊的一切,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如今,讓大面積更換齒輪的機器保持原有的功率運作是強人所難的,第一環問題出現在五號位Chriss身上。當所有齒輪一旦與其交匯,十有八九被卡住了。

雷霆用一場大勝把勇士如今的艱難,放大到極致

全場比賽勇士的第一次進攻為:Russell持球,Curry底角與Chriss完成無球擋拆後接球,因為Chriss太過粗糙的擋拆質量,導致追防的Gilgeous-Alexander防守位置迅速到位,Curry失去第一進攻機會。

做出投籃假動作的Curry殺進內線,Adams迅速前來補防。按照常理,這時無人防守的Chriss是最好的第二進攻選擇。向外,可以空檔三分;向內,可以空中接力。但此時Chriss的站位,無形中讓Adams形成一防二的效果,因此Curry只能選擇第三進攻選擇,籃球場上最忌諱的橫傳球,被結果就被Paul抄截。

第二次進攻:Curry與Chriss距三分線兩步擋拆,Adams和Gilgeous-Alexander的重心完全放在Curry身上。Curry交球,Chriss在罰球線位置,在那一刻,相當於Danilo Gallinari一人防Green+Chriss。然而,Chriss依然沒能在合適的時間內傳球。等到Adams回到防守位置,Chriss發現打不了的時候才選擇傳球,並以失誤告終。

第三次進攻:Curry在與Chriss弧頂擋拆後直接完成出手,三分命中拿下勇士本場第一分,簡潔又高效。

雷霆用一場大勝把勇士如今的艱難,放大到極致

相同的情況,在第一節持續上演,一節過半,勇士所有的陣地配合全部失手,砍下的8分全部來自Curry的個人能力,再抬頭看分差,這時已經來到兩位數。

雷霆出色的防守,讓勇士如何破解?

這場比賽,雷霆選用了與第一場截然不同的防守策略,因為勇士五號位的問題,不僅僅是Chriss,Eric Paschall、Spellman都嚴重暴露終結、策應能力都不達標的問題。

這也讓雷霆任何一位球員在防守擋拆的選擇永遠是夾擊持球人,這一招,成為後場迷失的關鍵因素。

以首節6分52秒進攻為例,勇士已經盡可能讓Russell與擋拆質量最好的Green進行配合。等待他的卻是一個恐怖的三人圍攻,倉促之下Russell產生失誤。

再以首節2分03秒進攻為例,Curry和有外線射程的Spellman進行擋拆,Dennis Schroder和Nerlens Noel果斷選擇夾擊Curry。面對兩人防守,Curry上籃不中。

雷霆用一場大勝把勇士如今的艱難,放大到極致

全場比賽,Spellman三分3中1,Green 4中1,Robinson 3中0。

如果說在現有陣容下要幫勇士思考破解之道,或許在進攻端激發Green是答案,理由有三:

1、Green是在雙槍之外,消化進攻球權的最佳人選。

這場勇士全隊使用率高居第二的還是Chriss,高達24.1%。全場比賽Chriss的進攻效率為67.3,顯然,把組織任務放在Green身上還是令人放心的。

2、若沒人破局,後場持球人被包夾會成為常態。

勇士的建隊模式原本就不是依賴後場的個人進攻,而如今以雷霆為首的防守姿態就是逼迫對方不是交球讓內線處理進攻,就是在多人合圍之下勉強出手。

數遍陣中大將,也只剩Green有機會破軍。

雷霆用一場大勝把勇士如今的艱難,放大到極致

3、以己之短,攻人其長,那是傻子行徑。

兩場比賽Green在三分線的表現為6中2。

以與雷霆首節8分43秒進攻為例,Curry持球受到三人夾擊後傳球給Green,猶豫後出手未果。資料顯示,Green新賽季在16英尺之內的終結效率高達71.4%。在雙槍發動擋拆被夾擊,自己三分又不好的情況下,Green完全可以成為擋拆的發起者,依靠其熟悉的小球等配合為後衛製造出手空間,或順下攻框。

Curry說:「時間會證明一切,我不希望這樣的負面情緒會成為我們的常態。我們能把這樣的情緒留在今天,繼續前進。」

這不是一場屬於勇士的比賽,兩個更加淺顯的鏡頭:首節末段,勇士場上的陣容竟然是Evans+Spellman+ Damion Lee+Poole+Paschall,更誇張的一點,如此奇怪的陣容並未讓比分進一步的擴大。

在次節的多次進攻中,兩位主攻點Green和Russell竟然未曾觸球。

看看勇士西裝革履的板凳席吧,Thompson、Cauley-Stein、Looney、Burks,幻想滿分。

雷霆用一場大勝把勇士在五號位所面臨的窘境,把Russell在遭遇包夾、擋拆發揮不出威力後的不適感放大到了極致。但如果在出現問題時,就不停的說要推倒一切重新來過,那是不是未免太早了呢?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