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Peja Stojakovic:盡力觸碰「天花板」

有人把籃球比賽視作一場戰爭,Peja Stojakovic卻經歷過真正的戰爭。

就像曾在惡名昭彰的德累斯頓轟炸中倖存的美國作家馮內古特,仍然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下「一切都是美好的,沒有傷害」一樣。人們經歷過最真實的殘酷之後,往往會重塑自己對生活的認知。

這或許就是,制約Stojakovic成為一名超級巨星的因素。他不具備Jordan、Kobe般狂熱的求勝欲,在某些關鍵時刻顯得信心不足。比起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留下名字,Stojakovic更想去觸碰的,是他自己的「天花板」。

「小的時候,我的教練總會對我們說,每個人都有屬於他的天花板,你能做的就是盡力觸碰屬於自己的那一塊。之後的事情,走著瞧吧。」

距離他上一次出現在球場上,已經過去了整整八年。有人稱他是天才,有人說他只是個軟蛋,有人將他得到的種種歸咎於運氣。但無論如何,沒人能忽視他對於NBA、對於籃球的巨大貢獻。

黃金一號球館上空高懸的16號球衣便是他偉大的佐證。

1.

在Stojakovic還不必隨父母一起逃亡,離開他出生的小鎮Požega的日子裡,他最大的愛好就是每天夜裡,在濃濃的睡意裹挾下,打足精神看電視上轉播的NBA比賽。底特律的壞孩子們,伯德率領的綠衫軍,和Jordan的公牛隊,構築成了小Peja記憶中的第一塊「天花板」。

16歲之前,Stojakovic為家鄉球隊貝爾格萊德紅星隊效力,並隨隊拿下了人生中的第一個全國冠軍。

短暫的職業球員經歷過後,Stojakovic全家隨父親遷往了希臘。轉投希臘聯賽的他,逐漸開始展露出自己的天賦。6尺9寸的身高,出色的投射能力,吸引了來自NBA球探的注意。

夾在Kobe和奈許之間,Stojakovic在第14順位被沙加緬度國王隊選中。在那個不似現在,外籍球員在聯盟中還尚未受到足夠信任的年代,這樣的順位已經證明瞭他的天賦。

和許多來自歐洲的青年才俊一樣,Stojakovic並未第一時間登陸美洲大陸。但他卻在希臘聯賽中彰顯出了個人的統治力。在為PAOK效力的最後一個賽季中,他場均可以砍下23.9分4.9個籃板,還憑藉著最後時刻的出色表現,幫助球隊淘汰勁旅奧林匹亞科斯,進入了決賽。

就在同時,遠在大洋彼岸之外的國王隊,也在悄然進行著陣容重建。他們用里奇蒙德和索普,交換得來了打法華麗的前鋒Chris Webber,同時又在選秀中選中了以鬼魅傳球聞名的「白巧克力」威廉姆斯。曾帶領波特蘭拓荒兩度殺入總冠軍賽的教頭裡克-阿德爾曼,也執掌起球隊教鞭。

就此,那支將經典的「普林斯頓」戰術演繹得淋漓盡致的國王隊,已經頗具雛形。單單在那個停擺的賽季裡,球隊就取得了27場勝利,比上一整個賽季還要多。球隊最終在首輪倒在了「猶他雙煞」的手下,但全聯盟都對這支年輕的隊伍,充滿信心。

包括被小尼爾森驚歎竟「如此之快地適應了NBA」的Peja Stojakovic。從那以後,「Peja」之名,也逐漸取代了Stojakovic,為人們所熟悉。

2.在小Peja初識NBA的年代,在NBA效力的海外球員寥寥,而能夠入圍全明星陣容的,更是前所未有。

直到92-93賽季,德國人施拉姆夫才成為第一位入選全明星正賽的外籍球員。而這,正是Peja心馳神往的另一塊「天花板」。

在聯盟的第三季,Peja的各項數據全線飆升。賽季末,他遺憾屈居於麥迪身後,位列最快進步球員的次席。下一季,Peja更是在韋伯只出戰54場比賽的情況下,幫助球隊贏下了全聯盟最多的61場勝利。他本人,也以場均24.1分險些加冕聯盟得分王。

全明星成了順理成章的嘉獎。可命運終究無法一直順遂下去,遺憾總會橫插一腳,惹人心碎。

同強大的湖人激戰七場,除了日後被兩隊球迷唸叨了十幾年的裁判問題之外,Peja在生死戰中的關鍵球表現,也頗為人詬病。

G7,正規時間還剩下12秒鐘,國王落後一分。側翼的特科格魯接到韋伯的傳球,輕輕一點,吸引了Brian Shaw和Rick Fox的注意。湖人隊在最後時刻犯下了大忌,他們將對手陣中最強力的射手放空在底角。

Peja接球,用他那並不標準的招牌投籃動作,流暢地將球丟擲。

籃外空心。

阿德爾曼沒有給Peja在延長賽中救贖自己的機會,球隊也以六分之差,目送湖人朝著三連霸的霸業邁進。而Peja,也就此被人們冠上了「軟蛋」的稱號。

「我認為人們不能這麼輕易地給人們貼上這樣的標籤。」Peja用略帶玩笑的口氣說道「我甚至不明白軟弱是什麼意思,我也沒見NBA的球員們每場比賽都在場上打架啊。」

籃球於他而言,不是與別人的追逐和競爭,一切只與自身有關。

「我當然會為這樣糟糕的時刻感到遺憾,久久無法忘懷。但你終究是要勇敢地投中下一個球的。」Peja在採訪中這樣說道「我不會向別人許諾,自己的職業生涯會取得什麼樣的成就。我永遠都只是努力提升自己,年復一年。」

3.他彌補了自己的遺憾,以另外一種角色,在接近十年之後。

2010-11賽季,被黃蜂打包送往暴龍之後僅兩場比賽,Peja便同球隊解除合約。賽季中後期,33歲的他重返聯盟,加入了諾維茨基的球隊——達拉斯小牛。

季後賽次輪,再次面對曾經將老東家擋在總冠軍賽大門之外的洛杉磯湖人,Peja煥發了職業生涯最後的榮光。在後兩戰中,他累計三分球13投9中,砍下36分,幫助球隊橫掃老對手,繼續前進。球隊最終也在無人看好的情況下,憑藉著諾天王如有神助的超凡表現,一舉擊敗風頭強盛的邁阿密三巨頭。

Peja如願以償,觸碰到了他籃球生涯的最後一塊,也是最為寶貴的「天花板」。他兌現了自己的夢想,達到了他能達到的一切高度。了無遺憾。

這也是Peja最後一次出現在籃球賽場上。能以一枚亮閃閃的總冠軍戒指結束自己的球員生涯,再完美不過了。

4.人們總是習慣性的忽略Peja Stojakovic這個名字,而他也樂於為人所遺忘。

人們總是談到2002年印第安納波利斯世錦賽,那是美國夢幻隊第一次為他們的狂妄付出代價。大家津津樂道最終入圍賽會最佳陣容的球員們:Manu Ginobili、Dirk Nowitzki、姚明。他們都是NBA歷史上,外籍球員中的典範。

卻忘記了,那屆世錦賽的MVP,是率領著前南斯拉夫捍衛榮耀的Peja Stojakovic。

在國王隊,亦是如此。

人們大多唸叨著Chris Webber的華麗無雙,白巧克力的靈動和畢比的紮實,Vlade Divac、克里斯蒂、波拉德、特科格魯,Peja沉默地掩在其中,守護著國王的尊嚴與榮耀。甚至在某些時間段裡,獨自撐著球隊前行。

他累積了那支國王陣容裡,最多的隊史數據。518場比賽,9498分、2581個籃板、1037次助攻。還有位居歷史第18位,隊史首位的1760記三分球。

更不用說作為歐洲球員的那些成就。

第一個進入MVP選票前四位的歐洲球員;第一個包辦球隊開場前二十分的球員;和大加索、庫科奇一起,同時贏下NBA總冠軍、世錦賽和歐錦賽。

但Peja不願把自己貼上「領路人」的標籤。比起「我」,斯托賈科維奇更習慣說「我們」。

「像是Dirk Nowitzki、Manu Ginobili和保羅-加索,我們或多或少地開啟了一扇門,讓NBA的球探和經理們,更加信任那些出自歐洲聯賽的孩子們。」

尾聲

本賽季的NBA,一共有來自38個國家,共計108名外籍球員。其中的翹楚,安德託昆博、約基奇等人,更是已經達到或是正在追逐MVP的路上。

這正是Peja和他口中一代代的歐洲球員,為後輩們掙得的信任。

如果有一個初學籃球的小孩子,對我說他想成為Jordan、Kobe、詹姆斯那樣的傳說。我會對他講。

「先學著努力去觸碰你自己的天花板,後面的事情,讓我們走著瞧。」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192846.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