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紐奧良黃蜂和卡特琳娜颶風爲雷霆鋪平道路!

在卡特琳娜颶風襲擊紐奧良之後,黃蜂(現鵜鶘)臨時將主場搬至奧克拉荷馬城,這座城市也最終正式成為了NBA球隊的主場所在地。西雅圖曾經是Gary Payton和Shawn Kemp代表的超音速的主場,也是一些人青春的回憶,這個城市怎麼被籃球拋棄的?美國最具活力的球市之一又是怎麼脫離NBA的懷抱的? 有一種說法是這都「歸功於「時任球隊老闆的星巴克 CEO Howard Schultz將超音速賣給了奧克拉荷馬人Clayton Bennett,西雅圖的時代結束了。但我想知道更多關於西雅圖、奧克拉荷馬以及其他所有球隊,是所有人共同參與了這場體育史上最大的搶劫案。所以我開始尋找答案,我探索得越深入,事情也就變得更復雜,有時候會更困惑。當我陷入痴迷時,我發現應該關注的太多了,不僅僅只是Schultz和Bennett。最終發生這件事,不管是不是奧克拉荷馬人,都或對或錯,很多人都利害攸關。 所以我跟從蘭尼-威爾肯斯到Gary Payton這些球員都談過,他們均已退休,那支球隊的輝煌也已成為過去式。曾經有人努力將超音速留在西雅圖,也有人試圖把他趕出家門。我崇拜西雅圖和奧克拉荷馬的幕後工作者們,那些通過深夜電話會議和在私人飛機上達成交易的人,那些雄心壯志的人,他們與這支球隊的命運休慼相關。這一切將超音速帶到了奧克拉荷馬,這起打劫留給西雅圖無限的損失。


雖然擁有大學美式足球隊,但奧克拉荷馬從來沒有被職業體育眷顧。縱觀歷史,即使這樣群眾就很滿足了,他們深愛著奧克拉荷馬捷足者或者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牛仔隊。如果他們對其他運動感興趣,大可以選一個其他城市的球隊作為自己的主隊,或者就像一個普通粉絲一樣,但是職業球隊對他們來說意味著什麼呢?

《奧克拉荷馬人報》的專欄記者Berry Tramel說:「我們從沒想過會成為四大聯盟的主場,這簡直是黃粱美夢。」

在1995年艾爾弗雷德.默拉聯邦大樓爆炸案後,這座城市真正團結起來,他們想變得更好。奧克拉荷馬城開始考慮修建一座新球館。這也收到許多質疑,這筆錢完全可以用到其他專案上,奧克拉荷馬城建球館有什麼用呢?這個爭議一直持續到最後一秒,他們最終還是決定修建。2001年,耗資9000萬美元的福特中心竣工,Tramel說:「這是個多功能、非常牢固的球館,但沒有任何花哨的東西。」

大概在西雅圖最後一次翻新鑰匙球館六年後,福特中心在2002年投入使用,這裡將會舉辦什麼?大型音樂會,也可能是NCAA的比賽,誰又能想到這裡會成為一支球隊的主場呢?

我們能做到嗎?我們這樣的小城市會成為一個球隊的主場嗎?很多人甚至都沒想過。這也許很荒謬,這是一座重建的城市,是人們願意為之奮鬥的城市。這座城市正在尋求一個身份,並願意為之奉獻一切。西雅圖的體育館已經疲憊了,而奧克拉荷馬正飢渴難耐。NHL對這座城市產生了興趣,奧克拉荷馬吸引了一批投資者,試圖將NHL的球隊帶到這裡,他們的領導者正是Clayton Bennett。

「這裡曾經是非常繁榮的曲棍球聯盟的市場,人們支持他,也很興奮…儘管事實上大多數人並不瞭解曲棍球,也不瞭解NHL,」Tramel說,「但擁有大聯盟當然很誘人。」

在1997年,NHL打算從奈許維爾、亞特蘭大、明尼阿波利斯、哥倫布、休士頓、奧克拉荷馬城這六個候選城市中增加四支新球隊。「四支新球隊被批准,」Tamel說,「我們進入了最後的候選名單,但最終和休士頓一同落選。所以我們想,‘好吧,我們有生之年是不能見到我們擁有四大聯盟的球隊了。’」這是奧克拉荷馬近代史上一個有趣的小插曲,這在當時是一個大事,但對現任市長David Holt來說,這件事並不重要。

Holt說:「我們沒有得到NHL,似乎是一件好事。」

他們很幸運,因為這意味著福特中心能在幾年之後有更大的機會——當然這也意味著另一個城市正身陷苦難。

2005年8月29日,一場巨大而致命的風暴摧毀了NBA球隊黃蜂主場所在的城市:紐奧良。我並不想漏掉什麼,卡特里娜颶風對球隊的影響比起其他來說幾乎不重要。這場風暴造成接近2000人死亡,摧毀了80萬的房屋,這是21世紀最大的悲劇之一,而政府不作為也是最大的恥辱。這是關於籃球的故事,卡特里娜颶風在這個故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黃蜂在紐奧良的主場受到的破壞並不嚴重,但周圍的地區全都被淹沒了,幾天之間,紐奧良面目全非。

Speedy Claxton當時在黃蜂打球,颶風來襲時,他正在紐約家裡看電視。「我們正準備去紐奧良參加訓練營,」Claxton說,「然後事情就發生了…我們不知道如果我們在那會發生什麼,災難來襲時什麼都不能保證。」訓練營正準備在一個月後就將開始,很明顯黃蜂不可能在紐奧良打球了,他們必須想出其他辦法。

Claxton說:「我們不知道去哪打球,只能在各自的城市訓練,這很奇怪。」有一個人更需要找到解決方案:NBA總裁David Stern,他曾在當時的五個月後前往華盛頓州的奧林匹亞,為西雅圖爭取資金以建設新球館,但被華盛頓眾議院議長Frank Chopp回絕。而在颶風過後的數週,斯特恩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一場災難摧毀了一座城市,讓黃蜂無家可歸。同時,奧克拉荷馬還有一座新球館正等待它的主人。

Tramel回憶起颶風來襲時,他正在奧克拉荷馬看美式足球比賽。

「我那時候還在學校,接到一個熱心人的電話,‘下賽季黃蜂不能再紐奧良打球了,’此時的紐奧良百廢待興,有無數的事比NBA更重要,‘我打了幾個電話,我覺得可以讓黃蜂來奧克拉荷馬打球,我給市長和Clayton Bennett電話,讓他們留意,把握機會。’」

時任市長Mick Cornett已經和斯特恩聯絡,曾試圖將曲棍球帶來奧克拉荷馬的Bennett也在為之努力。

「那天David Stern給Clayton Bennett打了電話,」Cornett說,「Bennett那時候正在體育館看足球賽,他在私人包廂接了David Stern的電話,‘聽著,現在我需要你們的幫助,黃蜂無家可歸了。’」

這座城市已經準備好了,他們迫不及待想要檢視球隊的日程安排,黃蜂41場主場比賽有36場在奧克拉荷馬的球館舉行,Bennett聯絡了所有人,他們指定了「收入保證」——就是贊助和季票以使NBA覺得他們值得信賴。然後他們成功了,他們將球隊搬到了奧克拉荷馬。

球員們將所有東西都搬到了新城市,Claxton回憶,那簡直像旋風一樣。「我們飛到那後都住在酒店裡,」Claxton說,「整個球隊住在一個酒店,每次訓練就像在酒店外小住一段,當你出去回來的時候,發現每個人都還在訓練,這種感覺很奇怪。」才搬過來的時候,沒人知道會發生什麼,奧克拉荷馬球迷會像對自己的球隊那樣支持紐奧良黃蜂嗎?所有人都認為球迷有責任支持球隊,在奧克拉荷馬還有機會看到Kobe的湖人、LeBron的騎士,還是Ray Allen的超音速。

後來他們打了第一場比賽,很明顯這裡還會有大事發生。黃蜂在當時不被看好,他們有幾個可靠的老將,還有一個前途無量的新秀控衛——Chris Paul,在第一場比賽中,他們擊敗了沙加緬度國王。

「你知道我們沒有期待什麼,因為我們隊裡沒有一個巨星,」Claxton說,「所以我們以為當湖人、76人做客奧克拉荷馬時,球迷會更支持Kobe、Iverson,但事實完全相反,他們反而被噓了,這太神奇了,這些球迷真的把我們當成自己家鄉的球隊,這太瘋狂了。」

黃蜂在奧克拉荷馬打了一整個賽季,年輕的控衛Chris Paul獲得了最佳新秀。

第二年,紐奧良還在恢復,41場主場比賽中有35場在奧克拉荷馬,剩下6場在紐奧良,這支球隊屬於兩個城市,NBA開始考慮,為什麼不能每年都留在這裡?奧克拉荷馬擁有一支四大聯盟職業球隊的夢想實現指日可待。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276935.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