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了解投籃四大真相!球員如何利用休賽期成為一名傑出射手?

2012年前,Aron Baynes還未登陸NBA。那時的他在一次澳大利亞國家隊的集訓中,曾嘗試著在肘區跳投。然而,時任澳洲聯賽Boomers隊主教練的Brett Brown立即制止了他,並告訴Baynes如果他不能保持70%以上的命中率,就不能在那裡投籃。

Baynes隨即用自己的行動迴應了Brown教練,接下來的10球裡命中了8球。自從那以後,只要他處於空檔,他就可以隨心所欲的投籃。儘管這件事發生在2010年,但他進入聯盟後的前6個賽季平均3分命中率仍然只有可憐的14.3%。

時間來到上賽季,這時的Baynes三分球命中率已經來到了34.4%。這都是他努力訓練的結果。

每個休賽季,我們都能聽到這樣的傳聞:某不知名球員在瘋狂加練3分。而對投籃知之甚少的球迷們總是對這些訊息過於興奮,他們認為球員休賽期的苦練在新賽季一定能大放異彩。事實上,從普通球員變為一位極佳射手需要很長的時間。

儘管如此,投籃還是少數僅靠練習就能有所進步的技術:無數的球員都曾在他們的職業生涯中逐漸改善了投籃。De’Aaron Fox,Aaron Fox,Blake Griffin都是現成的例子。

在現在小球盛行的局勢下,球員們必須要有3分的能力來分散敵方防守並拉開場上空間。

球員改善投射的過程可以從兩個角度來分析:生理層面和心理層面。換句話說,就是要注重投籃的技巧並培養自信,這樣才真的能在實戰中有所提升。

生理層面

一位球員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就搖身一變成為一位更好的射手。「養成良好的投射習慣是需要時間的。」曾與奧蘭多魔術,克利夫蘭騎士,鳳凰城太陽合作過的投籃教練Dave Love如是說道,他與聯盟中許多球員都有交際。

Love教練注意到,當大多數孩子開始打球時,他們投籃的力量都不夠。「當我們的注意力只放在如何發力才能把球丟到籃框那,我們的身體會完全失位以至於失去了持續投籃的能力。這種情況下,人根本沒有心思關心命中率。」他說道。這最終導致了不好的投籃習慣。

唯一的希望是:當孩子們逐漸長大,他們的投籃能隨著力量的增加而有所調整。但問題是有些球員小時候就很強壯並極具運動天賦,這意味著他們基本不需要改動他們的投籃姿勢。

其實改變投籃就是改變肌肉記憶,Love提到:「我們要學會如何讓投籃所用的肌肉在正確的時機用正確的方法發力。」

征戰聯盟17載並且曾贏下過總冠軍的老將Richard Jefferson在其生涯的前兩個賽季三分命中率甚至連30%都沒有,但他最後卻成為了生涯平均3分命中率高達37.6%的可靠射手。針對投籃,他說道:「改變投籃的過程實際上就是反抗你的身體的過程,你需要重新訓練來改變你之前的習慣。」

Love在魔術就職時曾指導過Aaron Gordon,後者那時主要改正的是投籃時手的位置和緊抓球的壞習慣。事後,Gordon在接受B/R採訪時說:「他基本上就是讓我把大拇指和食指靠的更近一點。這真的對我很有幫助,我原來出手時總是死死抓住球,但現在投籃終於像點樣了。」

Gordon的投籃確實進步了。進入聯盟的前3年僅有28.9%三分命中率的他,這兩個賽季這個數值已經上漲到34.3%了。

因為改正之前的習慣是很難的,所以Love總是儘快地和球員開始這一「改變並加固,即矯正老習慣,加固新習慣」的過程。不僅如此,儘可能早地進入這一過程對Love的工作也是很重要的,因為這時球員們還並沒有主觀或被迫形成對自己投籃的成見,這讓改正投籃變得相對容易。

即使新秀年左腳第五跖骨骨折,Gordon也還是堅持穿著保護靴練習投籃。「那段時間裡我坐在輪椅裡,不間斷地練習像牆上投籃還有正常投籃,這很大程度上幫我改變了我出手的方式。」

許多球員投射不佳是因為他們幾乎每次出手都不一樣,幫助他們的方法便是培養穩定的出手方式。但是這需要成千上萬小時的訓練:一旦球員和教練決定了最適合的投籃方式,枯燥的重複練習就開始了。

但有時候實用比美觀更重要,即使有些球員的姿勢不夠完美,他們的命中率也很高。要知道不是所有人的投籃都能像Ray Allen一樣漂亮的,但是命中率卻不會說謊。舉個例子:Reggie Miller的出手簡直難以理喻,但他卻是職業生涯3分平均命中率39.5%的歷史級射手。只要能投進那就是好球。

Kevin Martin則是另一位有著奇怪姿勢但卻極準的球員。他職業生涯3分命中率也高達38.4%。看看下圖中他罰球的出手,實在難以稱得上美觀。但他生涯12載罰球命中率仍有87%。

心理層面

改變投籃習慣不僅僅是對球員生理的挑戰。Jefferson所說的「與自己的身體抗爭」包含一系列困難:讓你的身體適應新姿勢,用不同的方式持球接球,改變出手點,並知道如何完成投籃後的跟隨動作。但實際上,最大的問題往往來自心態。

Love教練提到了很重要的一點:針對投籃,不管是很小的改動還是全盤重塑,「球員都會有很大的壓力。」 當球員被要求調整投籃時,他們一般一開始都會經歷一段陣痛。

在這段過程中,球員一開始會投丟很多球,因此他們得學會如何從這樣的沮喪中振作起來。 在這個階段球員很容易覺得自己一點進展都沒有,但這樣的訓練實際上對他們的身體要求很高,所以他們需要時間來適應新的投籃方式並塑造肌肉記憶。

「不管一開始會受多少苦,長期來看這會讓你們受益無窮。」 Love教練這樣開導沮喪的球員。通向成功的道路就是由這樣一次次的打鐵鑄成的。讓球員瞭解到陣痛期實際上是一件好事有助於讓他們保持積極性。

公鹿隊的Brook Lopez把他曾經手感不好的日子看作是一種心理戰。「這很關乎於心態······你知道你得堅持投下去,我覺得,不管是進球或是打鐵,這都能幫你積累經驗,養成好習慣,並最終讓你成為一位好射手。」

Love看待這些的角度則像一位投機人觀測股市熊市時的那樣。「一位聰明的投資人總是在股市行情不好的時候買入。」球員手感不好的日子實際上是很有幫助的,這讓我們看清球員的問題和現狀,並能使他們利用這個機會練習擺脫狀態低潮的能力。

「有的時候球員都感受不到自己的投籃已經逐漸改正了。他們似乎都不知道自己投籃的天賦已經被他們點亮了。」Love說道。這才是真正令人激動的事。

Gordon有段時間曾努力不去關注每次投籃是否能進,結果他立即發現了自己有了進步。「我開始更加關注每次出手是否標準而不是結果。我為我能做出正確的投籃姿勢而感到高興。」他後來又補充道:「儘管有些時候我會打鐵,但只要我的投姿正確,我覺得那就成功了。」

相信過程

休賽季的努力往往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在賽場上展現出成效。球員和教練訓練時無法模擬比賽的環境,所以實戰演練是改造投籃的最後一步。

Shaquille O’Neal 2017年被USA Today採訪時就曾提到,他在比賽裡的罰球從來達不到訓練中的準度。「當我獨自一人時,我投地就像Steve Kerr一樣準,但當我上場後,一切都感覺不一樣了,賽場的壓力讓我緊張。」 O’Neal的生涯罰球命中率只有52.7%。

Ben Simmons在訓練中確實投3分,但他在生涯的前兩個賽季裡一共只出手了17記3分。這個休賽季裡,我們甚至從一些影片中看到他在打街頭籃球時經常出手投籃。唯一的問題是:他休賽季的成果能在賽場上有用嗎,或者說他的結果會像之前O’Neal那樣,場下場上投籃判若兩人?

在訓練和毫無意義的野球賽中距離籃與在NBA正賽中距離籃簡直是天差地別。Gordon說道:「當沒人防守時,你可以在空的體育館裡進一天的3分。但比賽裡可是有臂展6尺7,6尺8或是6尺11的怪物在防守你,逼迫你投那些不舒服的球。」

Jefferson當時整整花了兩個賽季才能在比賽裡舒服的用他的新投姿投籃。Love教練對此有很合理的見解:「球員們夏天在投籃方面做出巨大改變後,他們往往需要一整個賽季來練習和適應才能在比賽中靈活運用。」

自信

球員在投籃方面的進步並不是線性的。有時候進步會緩慢到讓人難以注意,有時候球員又突然會有質的飛躍。

Jefferson生涯的前兩年3分命中率都低於30%。當他第一個賽季投了56個三分後,他在第二年把出手數降到了24。「第二年,我投的3分更少了,當時我想:‘X!,我每球都突破算了。」他說道。

儘管嘴上這麼說,Jefferson還是每天都待在訓練館裡改進投籃。他只是還沒準備好把他所練習的東西帶進比賽裡。

在Jefferson進入NBA的第三年,時任新澤西籃網助教的Larry Drew曾鼓勵他在比賽中用他的新投籃。Jefferson回憶道:「那時Drew和我說:’你必須在比賽裡出手一次,你都練了這麼久了。’ 」

結果,Jefferson在那賽季能以36.4%的命中率每場投進1.5個三分。

Lopez則從三個賽季前才剛開始在比賽裡投3分。在之前征戰NBA的8個賽季裡,他僅僅出手了可憐的31記3分。然而,三個賽季以來,他已經命中了1224個3分,且命中率能達到35.4%。

當Kenny Atkinson於2016年當上籃網教練時,他想要打一套能為大個子在外線拉開空間的戰術,這強迫Lopez必須要有投射能力。和Jefferson一樣,C成為射手的心也是被一位教練點亮的。「Kenny給了我機會,他幫助我培養了自信,讓我在場上敢於在外線開火。」

其實除了教練,其他隊友也能給予正在改進投籃的球員自信:他們可以在比賽中為這些夜以繼日在球館裡苦練的球員提供支援。

Jefferson記得有一場比賽裡他投丟了好幾個,這時他的隊友在暫停時說:「嘿,這些都是你的機會,把握住。我看到你練了很久了。」 提起這個,Jefferson評價道:「當教練和隊友無條件信任你支援你的時候,真的很有助於培養自信。」

有一手穩定的投籃不僅有助於在比賽中獲勝,除此之外,還能幫助球員延長生涯。在進入NBA幾年後,Jefferson在武器庫裡加入了三分球,但是當他轉會到馬刺時(2009-2010賽季),他又做出了改變。

在此之前,Jefferson擅長的是擋拆後的投籃,就像公鹿想讓他做的那樣,但是馬刺卻對他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要求。

在馬刺的第一個賽季後,Jefferson用整個休賽期來試著成為一位更好的接球就投的射手。這樣的改變需要他接球的時候進一步降低身體以便更好的蓄力來快速出手。第二年,他的3分命中率從前一個賽季的31.6%暴漲到44%。

Jefferson認為這樣的調整大大延長了他的職業生涯:「光是那一個夏天的努力我覺得就讓我多打了3,4年球。我現在36歲了但仍然能有40%的三分命中率。我現在就想:’如果不是我把31%的命中率提了上來,就憑那效率我都難以在聯盟有立足之地。’」

Gordon也注意到延長射程後實際上為他拉開了許多場上空間。有時當他連續投進了幾個後,防守球員從底線開始就緊跟著他。「我投進了2,3個三分,現在他們儘可能不讓我投了 — 但這反而讓我有機會完成別的進攻了。」他說道。

Gordon覺得只有一種情況稱得上失敗──那就是不出手了:「唯一的失敗就是你投丟了一球後就不敢投了。那是最糟糕的。」

無限射程的重要性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受到這麼大的重視。但是經驗之談,投籃是可以通過努力改變的。總有許多球員進入聯盟時投籃很糟糕,但那些願意花精力去進步的人都延長了自己的生涯。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原文連結:https://bbs.hupu.com/30104529.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