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NBA革命情感三兄弟:三人不同隊,但永遠心繫一起

*譯者註:《好傢伙(Goodfellas)》是一部講述紐約黑手黨血腥的江湖恩怨的電影。故事主要圍繞著Henry Hill、James “Jimmy the Gent” Conway和Tommy DeVito人展開。

「對現在的我們來說,這一點比籃球更重要。」Devin Booker說道,D’Angelo Russell坐在他的左邊,Karl-Anthony Towns則在右邊,「我們視彼此為家人。這比比賽重要的多。」

這三位當今NBA最年輕、前途最光明的球星是現實中的朋友。他們不是點頭之交,而是即便在曼哈頓市中心的工作室共度了一整個下午後,Booker還會問Towns「你拍完照片後去幹嘛?」的那種朋友。他們擁有可以整天整夜傳訊息聊天的友誼。他們是會為往事歡笑和爭論的朋友。他們擁有「彼此非常熟悉,會讓各自百感交集」的手足情誼。

Booker、Towns和Russell組成了聯盟中最新、最酷的家族。而他們都明白這一點。

「當我們全都在一支球隊效力的時候,我們會過來再拍一次封面。」在一天工作結束後,Russell打趣道,「不,不要剪掉這一段。」他對著攝影機說,「你要把這段錄下來。我們將來會在同一支球隊——我不會告訴你是哪一支,因為我也不知道——我們會再來拍一次。」

這不是《SLAM》第一次和這三位合作。他們在Towns贏下2016年度最佳新秀之後,就在洛杉磯拍攝過他,並讓他兩度登上封面。其中一次,他穿著Kevin Garnett的經典球衣。另一個乾淨的封面記錄著2017年Booker的鳳凰城之旅。然後是去年3月Russell的封面,這馬上成為了經典。穿著胸前寫著「BKLYN」字樣球衣的Russell頭戴皇冠,做咆哮狀,向The Notorious B.I.G.致敬。

從很久之前開始,這三人就有著很深的羈絆。即便沒有在一起,他們也在同一趟旅途上,因為他們擁有彼此。他們就是當今籃壇的「好傢伙」。

「你懂的,我們經常用『好傢伙』來稱呼彼此。」他接著說出了這部電影中的著名台詞,「就像你和某個人說,‘你會喜歡上這傢伙的,他沒問題。他是個好傢伙。他和我們一夥的。’你懂嗎?我們是‘好傢伙’!」

————

九月初,我們身處韓國城,在一棟建築的四樓。這座建築夾在一眾歌廳、熟食店和遊客商店之間。成千上萬的人群在樓宇之間瘋狂穿行,他們並不知道到在這上面有3名NBA球員正在換裝。

(Russell穿搭:Martine Rose長褲、Gallery Department兩面可穿高領汗衫、Brain Dead燈芯絨帽、Dr. Marten血紅色德比鞋、Garrett Leight鏡框和自己的珠寶;Towns穿搭:Fear of God「FG」字樣T恤、Nike棉質長褲、Union聯名高幫Air Jordan 1、Garrett Leight墨鏡和自己的珠寶;Booker穿搭:Fear of God軍事風訓練短褲、Dickies畫家夾克、New Era紐約洋基帽、Common Projects BBall皮質運動鞋、Garrett Leight墨鏡和自己的手錶)

現場的氛圍相當放鬆,即使這裡坐著3位世界級的籃球運動員。Russell和Booker在一個角落推剪髮線。Towns獲得了音樂播放的控制權。他選了一些Mac Miller的歌。他運了一會球,直到Jess Holtz過來嘗試防守他。Holtz從2015年選秀開始就一直和他們三人共事。Towns發現了她,做了兩次調皮的背後運球,她想去抄球。

可身體失去了控制。

笑聲充滿了整個房間。Towns跑過去把這個片段放給Booker看。這是一個你能在全國各地孩子身上看到的時刻——拍到一些好玩或者尷尬的事情,飛速跑到朋友們身邊分享,一起放聲大笑,直到笑到肚子痛。只是分享的這個孩子是NBA最佳新秀的獲得者,而被分享的孩子在20歲時面對塞爾提克砍下了70分。

Towns(23歲)、Booker(22歲,在10月30日滿23歲)和Russell(23歲)正在聯盟不斷積累榮譽。

這位灰狼巨人獲得過年度最佳新秀、兩次入選全明星、在2018年入選NBA最佳陣容,本賽季至今,場均能拿到26分和13個籃板。

Booker在幾年前砍下過70分,在2016年入選了最佳新秀陣容第一陣容,每個賽季的得分和助攻數都有所提高,正在慢慢過渡成為能打控衛和分位的雙能衛。他完全有能力隨心所欲砍下30分,並送出10記助攻。

Russell在經歷了職業生涯前期的風風雨雨後,成為了全明星。他上賽季帶領著布魯克林籃網進入季後賽,以一己之力復興球隊。他是一名有著高超球技和不俗效率的控球後衛,在關鍵時刻從不手軟。

他們都承認各自在聯盟度過的時光有所不同,但對此非常感恩,這也讓他們有了特別的感受。

(Russell穿搭:金州勇士經典球衣、Acne大碼外套、金州勇士絨帽和Garrett Leight墨鏡)

「我們走著不同的道路,都有登上頂峰的雄心壯志,這挺好的。」Russell說。

他們的關係是在多年的人生旅途中形成的,沒有人能夠真正理解他們經歷過的事情。唯一能夠感同身受的人就是他們彼此。

「我記得Devin這傢伙,」Russell說,「我們當時在精英訓練營。每個人都來自不同的地方,都帶著自己的運動裝備。我記得我帶了些護膝,它們是他主場球衣的顏色。所以呢,他就一直和我說,我需要它們,我需要它們。它們全都很耐用,但也有點破舊。而他說,我需要它們。他把它們切開,然後翻了個面,看起來它們要離我而去了。這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

「我從大概6年級還是7年級開始就看Russell打球。」Booker回憶道,「在我們相識以前,我就看他打球。我在一支低水平的球隊。我們曾在一個淘汰賽中碰面,我一直坐在場下看著那些頂尖的球員比賽。」

這就是Booker的故事。他直到新秀賽季的末段才獲得上場時間,在肯塔基期間,場均只能拿到10分。他花了不少時間才成為潛力新星,收穫全國的關注。但他最終還是做到了。

(Booker穿搭:Gallery Department潑墨衛衣、鳳凰城太陽經典球衣、Dickies工裝長褲、Common Projects Bball皮質運動鞋和自己的手錶)

「我第一次見到Booker是在維吉尼亞的NBPA Top100訓練營。」Towns說道,「我記得當時看到一個臉色好白好白的白人小孩。結果他不是白人,但我就是這麼想的。他們和我說,他投射比任何人都好。我來訓練營的時候有點晚了。我和他聊了肯塔基大學。那天我能感受到他的個性。但我們到了大學才形成了很好的友誼。」

「我對Karl的第一印象呢,也是在NBPA Top 100訓練營。我們總能聽到關於他的事。」Booker證實了Towns的說法,「我當時沒見過他打球。但我在那裡也沒能見到他打球。他只是在訓練營出現了一會,拿走了所有裝備,然後就回家了。他沒有打一場比賽!」

他們就發生了什麼展開爭論。Towns平靜地說,他在最後一天出現了,打了兩場比賽。Booker放聲大笑,說保證這不是真相。

不論那天究竟發生了什麼,Booker和Russell都一致同意,從他們認識Towns開始,Towns就一直佔據著主導地位。他們談論了他的技術和沉穩,還預言他將會成為NBA球員工會主席。他們說的沒錯。Towns比Booker和Russell年紀大,不論是談及籃球、球鞋還是兄弟情義,他都非常善於表達。而且他對未來也有計畫。不論是賽場上還是賽場下,他都想為大家留下財富。「作為大個子去改變比賽。」

「他知道該說什麼,同時,當他在場上時,也具有統治力。」Booker說道,「別的運動員很難兼具這兩種特質,而他卻同時擁有。」

(Towns穿搭:Fear of God尼龍拉鏈衛衣和跨襠褲、Travis Scott 聯名高幫Air Jordan 1和自己的珠寶)

「我說過,這傢伙會成為選秀狀元。」Russell談到Towns,「不是在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說的,而是第一次一起訓練的時候說的。我當時說,這傢伙會成為選秀狀元。」

Russell的直覺沒有錯。Towns在2015年第一順位被摘走,Russell緊隨其後,被湖人以榜眼簽選中。

「我記得和Russell的第一次見面是在紐澤西的一場比賽。」Towns說,「那是蒙特沃德學院(Russell母校)對上聖約瑟高中(Towns母校),這時迎面走來一個穿著1號的左手將,人們經常談論他。」

蒙特沃德學院贏下了對上。「我們打爆了你們。」Russell低聲道。

「我和他的關係形成的比較早,那時是在中學,因為我們作為年輕的小孩常被邀請到年紀要求較大的訓練營。」Booker談到Russell,「我們都有各自的室友,然後我們問他們能不能換宿舍,這樣我們就能住在一起。我記得我們坐在一起聊了很多像是將來要去哪裡上大學這樣的話題。」

「我覺得在我們的聊天當中,關於籃球的部分可能就只有25%左右。」Towns說道,「而且我們聊籃球也不是非常深入。只是一些在籃球世界裡比較廣泛的話題。」

Towns不願意分享他們剩下的時光,包括一起度過選秀流程的生活。

「我有很多我不能說的故事。」他咧著嘴說道,「你們只需要知道,從第一天開始‘二代香蕉船兄弟’就做的很棒了。」

有一次在拍照的時候,Booker在沒有被要求的情況下抓住Towns和Russell。他把他們拉到鏡頭前,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他們兩人也笑了,那是一種「真的,你別再鬧我了」的微笑。

他們在工作室拍照的時候,一直互相幫助,稱讚著彼此的衣著,互相給建議,要求放某首歌曲。他們談論著一些事情,也會無故發出笑聲。

(Towns穿搭:明尼蘇達灰狼經典球衣、Fear of God寬鬆衛褲、Air Jordan 5 「Trophy Room」和自己的珠寶;Booker穿搭:Gallery Department潑墨衛衣、鳳凰城太陽經典球衣、Dickies工裝長褲、Common Projects Bball皮質運動鞋和自己的手錶;Russell穿搭:金州勇士經典球衣、Gallery Department潑墨短褲、金州勇士絨帽和Mr. P德比鞋)

「這真的很瘋狂。」Russell說道,「他們是我的麻吉,真是我的好麻吉。」

Towns用著頗具詩意的語言談論著Russell,幾乎要把這位左手將弄哭了。這個時間節點適合回憶,讓他想到過去、現在和將來,想到那些曾經經歷和即將要經歷的事。

這位明尼蘇達森巨人相信他們在10年內都會收穫冠軍。

「我們都有動力。」Towns說道,「我們都知道如何取勝。」

「現在,他們知道下一代是屬於誰,特別是那些球星,我們的職責就是在接下來的十年實現這個目標。」Booker繼續說道,「我認為我們在這一點上的看法是一致的。我們必須贏。」

這三位聯盟中最「凶狠」的殺手最常分享的是過去的時光。

「我們都上了封面了。」Russell綻開笑容,「我們能繼續這個話題嗎?我們真的做到了,很多人覺得這理所當然。」

「我們在聯盟中走過的路也不一樣。」Booker說道,「我一開始打不上球,而Russell在湖人,進進出出比賽陣容。Karl呢,從第一天開始就很有統治力。這些都是不一樣的道路。我們經歷了很多才最終走到這裡,我們各自都擁有自己的封面,而現在共處一室拍攝屬於我們的封面。我會把它貼滿我整個房間。」

Booker和Towns站了起來,準備去拍多幾張封面後面的照片。但Russell還坐在原地。

「啊啊啊啊,我愛你們!」他對Towns和Booker說,「我們做到了。我好想哭。兄弟們,我可真感性。這可非同尋常。我得讓這情緒醞釀多一會,沉醉在我們所創造的氛圍當中。我要在這泡沫裡再坐一下。」

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們永遠心繫一起。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文章連結:https://bbs.hupu.com/30349719.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