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回首過往:Westbrook時代的終章!

如果……會怎樣?

在搬到奧克拉荷馬城的前11年裡,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這支球隊身上。如果波特蘭人選擇了凱文-杜蘭特會怎樣?如果詹姆斯-哈登的交易沒有發生會怎樣?如果威斯布魯克的膝傷沒有影響到2013年的季後賽會怎樣?如果塞爾吉-伊巴卡的小腿拉傷沒有影響到2014年的季後賽會怎樣?如果杜蘭特的腳傷沒有毀掉他們整個2014-15賽季會怎樣?如果2016年夏天的薪資帽沒有大漲會怎樣?如果在那幾周前克萊-湯普森沒有爆發又會怎樣?

當然,這種“如果會怎樣”的也有一些蝴蝶效應稍小一點的版本。如果在哈登離開後的任何一年裡,薩姆-普雷斯蒂能選到一個更好的雙能衛會怎樣?如果他在這一時期裡面做了不同的教練任免決定會怎樣?說到這兒,如果史考特-布魯克斯在2012年的總冠軍賽中沒有堅持讓肯德里克-帕金斯上場,從而被打現代籃球的熱火隊用小球擊敗又會怎樣?那一年是雷霆隊第一次打進總冠軍賽,也是這一時期最後一次在總冠軍賽中亮相,這確實出乎大家意料。

這真是個讓人無限遐想的問題啊——如果……會怎樣呢?但同時,這也是一種殘酷。當你追隨的這支球隊如此接近榮譽時,每個“本可以”的操作都會讓你在那一刻,甚至在多年以後,對這支球隊留戀不已。毫無疑問,多年以後已是一頭斑白銀髮的雷霆球迷們,會告訴他們的孫子孫女總冠軍賽第二場對勒布朗-詹姆斯的那個漏判。

不過對雷霆隊來說,這個問題也有積極的一面。如果威斯布魯克在杜蘭特離開後沒有承諾留隊會怎樣?如果他沒有迅速成長爲一臺大三元機器,從而征服MVP選票和俄克拉何馬球迷會怎樣?球隊還會在這個以小出名的球市裡存活下來嗎?管理層還能在2019年過渡到更有希望的重建嗎?又或者對這些相對而言已經被寵壞的球迷們來說,如果不是在杜蘭特離開後的這三年裡球隊依然星光熠熠,他們還能忍受並慢慢接受這樣的大廈傾塌嗎?

友好分手

這就是爲什麼,儘管無緣季後賽讓人失望,但雷霆球迷和威斯布魯克之間依然留有微笑。雖然雙方沒有什麼婚前協議,但從實際來看好像還是有的。威斯布魯克變成了一個沒有那麼極端的杜蘭特:一名離總冠軍還有一定距離的雷霆球員,去了一支理論上更加接近總冠軍的球隊,而後者恰好是雷霆長期以來的敵人。這一次,全隊只剩下了一些聊勝於無的東西:選秀權、球員,以及威斯布魯克的一場更加認真的告別賽。嗯,一個友好的雙贏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次的分手中球隊在資產上得到了補償,此外離別的氣氛也有所不同,這主要是因爲威斯布魯克。不管你相信哪條時間線上的交易需求,保羅-喬治都已經去尋找更合心意的球隊了,威斯布魯克也沒有像上一次那樣發泄憤怒。威斯布魯克很冷靜,他對自己的交易也保持平靜,球迷們也是如此。顯然,沒有人——不管是雷霆隊還是其他人——需要威斯布魯克的電影《放着我來》。我想我們都知道原因,因爲這一版肯定會比原版差很多。

這一次出現了什麼問題?

威斯布魯克可能會證明這樣一個事實:在他幫助球隊在聯盟中大放異彩的同時,由於球迷們毫不掩飾的擁護,現在的他已經是一個更富有的人,一顆更耀眼的明星。杜蘭特的離開不僅讓他在能拿到超級頂薪的兩年之前,就得到了一筆可觀的、重新協商過的加薪,而且還讓他有了“做自己想做的事”的自由。他當然希望球隊取得成功,但他也希望得到每一次絕殺的出手機會,能在薪資帽內獲得的每一分錢,能從主場記分員那裡獲得的每一筆數據,以及每一個能讓他獲得個人榮譽的“順手牽板”,這些都遠比球隊的勝利更加重要。

整體來說,威斯布魯克的這幾年可以說是一場有趣的失敗。面對糟糕的威斯布魯克,球迷們選擇原諒;面對出色的威斯布魯克,球迷們選擇歡呼。這支球隊保持着一種魔力,給奧克拉荷馬城的球迷們帶去了數百個令人振奮的時刻。

2016年西區決賽,雷霆隊差一點就把73勝的勇士隊拉下馬,但在那之後他們再也沒能站上過分區決賽的舞臺,更別提總冠軍的爭奪了。作爲決定每套陣容、每個戰術、甚至每個場館外停車位的重點,後杜蘭特時代的威斯布魯克帶領球隊總共只贏下了四場季後賽。與杜蘭特離隊當時的預測情形相比,威斯布魯克似乎已經爲雷霆隊多打了兩個賽季——這完全超出我們的預期。這些年的雷霆隊需要威斯布魯克,威斯布魯克也給了球隊所需要的。但他們本可以收穫更多。

球隊的一些侷限性,以及不穩定的例行賽表現可以歸咎於教練和管理層。但是季後賽的失敗、隊友對威斯布魯克(過去三個賽季中季後賽場均命中率38%、三分命中率31%、場均26.5次出手)的過度依賴以及球隊爲威斯布魯克招募來的最佳搭檔保羅-喬治(過去兩個賽季中季後賽場均命中率42%、三分命中率34%、場均20.1次出手)纔是導致今年夏天球隊大換血的原因。

更多的“如果……會怎樣”

作爲觸底反彈的一個賽季,雷霆隊的2016-17賽季無疑是成功的。威斯布魯克彷彿一束光,照耀着失去名人堂成員的雷霆隊,讓球隊有機會在季後賽的舞臺上再度出場。在2016年7月4日杜蘭特宣佈離隊之後,威斯布魯克憑藉富有感染力的激情,說服了兩名球星去往奧克拉荷馬城。

但只有場上的激情是不夠的。競爭意識迫使你休賽期在Instagram上發佈訓練動態,也能讓你忘記季後賽賽場上的任務,而這兩者都是以犧牲球隊防守爲代價的。

如果威斯布魯克對他三分球的出手和命中率多2%的自覺性,或者對離籃筐30英尺遠的超遠投籃有更多的羞恥感會怎樣呢?如果在過去的兩個賽季裡,他願意在進攻端花些時間的同時,再在防守端多投入一些精力,那會怎麼樣呢?如果他能讓自己變得足夠成熟,而不是僅僅容忍身邊的年輕球員,又會怎麼樣呢?

也許他們正在失去做出這些改變的機會,也許降低威斯布魯克在某個領域特有的熱情,會扼殺他在另一個領域的效率。但請記住,我們想問的是,如果過去選擇了另外一條道路,雷霆隊能否在威斯布魯克時代贏下哪怕一輪系列賽,我們並沒有奢求總冠軍。我們有權做出這種懷疑。

如果他能在這些方面幫助他的新東家做出改進,那會怎麼樣?如果雷霆的球迷們想知道爲什麼威斯布魯克會在未來突然改變自己對效率的看法,你也可以原諒他們。畢竟他們也在過去的兩個賽季裡原諒了威斯布魯克70%的罰球命中率,並把它歸咎於規則的改變。

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

我們並非生活在“如果”之中,儘管體育媒體們非常喜歡討論“如果”。過去三年,也就是雷霆隊史的第一個篇章,原可以變得更好。當然,也本可能更糟。但是,雷霆隊的一切確確實實發生了,威斯布魯克的一切也確確實實發生了。

這個時代的A計劃已經破滅,但卻誕生出一個令人激動的B計劃。雖然這個B計劃來得比預期中早了一些,但現在,也是時候翻開新的篇章了。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371799.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