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Emoni Bates:未來備受期待的超新星!

他是典型的高二學生,也是千載難逢的天才球員。他是密西根本地的驕傲,同時也是NBA的未來。雖然還沒到能開車上路的年紀,但他卻很有可能成爲未來的選秀狀元。他就是埃莫尼-貝茨,既是時代的產物也是領先於他這一代的球員。

他本不該出現在運動畫刊的封面之上,你也不應該讀到關於他的事。眼前的他正從位於密西根州伊普西蘭蒂的一所雙層住宅中溜出來,在這個尚未灑滿陽光的清晨,他手裡拿着叉子和一個放滿華夫餅以及雞蛋的盤子出現在我們面前,彷彿就像是一個抓緊多餘的時間拿來補覺的少年。還沒到法定開車年齡的他麻利的溜進了他父親的福特遠征車。看上去這又會是高二學生普通一天,但他的目標從未改變——成爲史上最強的球員。

魔術師,MJ,勒布朗… 埃莫尼?好吧,小孩子總會做夢。不過別反駁他。一所籃球名校的一位助理教練就曾表示,這孩子是我見過最好的球員,你親眼看到之後就會相信的。另一位大學總教練對此笑了笑並表示贊同。

在籃球世界裡,每個出色的球員都免不了與前輩們進行比較。貝茨有着6尺9的臂展,紮實的肱二頭肌,他的投籃動作甚至比落日的餘暉都要來的簡潔。所以很多人不可避免的就把他與凱文-杜蘭特進行比較。聽上去這令人覺得瘋狂,但又並不那麼瘋狂。一名NBA球探向我們解釋了這種杜蘭特式類比,“很明顯,他(貝茨)的投籃令人驚歎,他有機會成爲最特別的那個人。”一名曾經招募過KD的教練也表示,“貝茨(和KD)是同個水平線上的投手”,“但相較於同年齡段的KD,前者有着更好的處理球能力。”

現在就讓十五歲的少年進行這樣的比較並不公平,讓他繼續成爲少年卻也不再可能。從去年起,貝茨就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無論他出現在伊普西蘭蒂的哪個地方,都會引來人頭攢動。在他結束林肯高中的高一賽季前夕,學校的體育館裡總會在比賽時座無虛席,而那甚至都還發生在他季後賽命中兩個壓哨致勝球之前。他帶隊贏得了一級聯盟的州冠軍獎盃。球館裡有成百上千的球迷,一張球票的價格在這個城鎮裡飛漲。而今年,林肯高中將至少會在臨近的東密西根打5場比賽,那裡可是有一座8800個座位的球館吶。

也許你會說,這一切都來的太早也太多了,但如果事情並不是這樣子呢?如果貝茨就是那個罕見的少年,罕見到他明確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且還知道要如何處理這些的少年呢?埃莫尼-貝茨有很多原因能成爲一名跨時代的球員,而這些都無關於他的技巧或是運動能力。體育圈裡的很多人士通常都會用兩個詞來形容他:科比式的心態(Kobe mentality)。

他一直都有那樣的心態。當他五歲時,他加入了一個職業業餘混搭的比賽,但跳球之後他因爲自己不被允許參加而生氣不已。當他進入初中時他便有了如大學球員那樣的職業態度。他視比賽中的偶然碰撞爲對手的故意行爲,而如果對手確實是故意來撞開他的話,他就會變身成E-曼巴。去年有個孩子忘記在罰球時卡位卡住貝茨,這可是個大錯誤,後者在他頭上完成了摘板扣籃。那個孩子沮喪的推開了貝茨,隨即貝茨就起身,怒目圓瞪揮拳欲向,當然他並沒有真的去揍人,但他確實不會被推了之後就這麼走開。

貝茨對待陌生人時很安靜,和朋友相處時卻很喧鬧,而當有球在手,他便更像是球場上的刺客。在他父親的安排下,休息了兩週的貝茨在最近完成了一次訓練,訓練裡他投進的三分要比投丟的多,但他依然會覺得失望。他不停地咒罵着自己,還把球狠狠的踢上了看臺。他父親E.J.試圖讓他冷靜下來,但貝茨還是大喊大叫。“我不應該投丟那些該死的投籃!”你以爲他的情緒失控了,但其實並沒有,事實上情緒的宣泄幫助他集中了注意力。訓練結束時他在高中三分線外連續投進了30+的三分。當他休息時,坐在新來的觀衆身邊的他向那個人表示歉意,爲他沒有得到更好的觀感而道歉。

貝茨如果加入任何一所一級聯盟的大學球隊,都可以擔綱先發位置,但他手上到現在只有五份獎學金邀請函。大多數學校並沒有伸出橄欖枝,是因爲他們不相信貝茨嗎?不,不是的,那是因爲在2022年,大多數籃球名校都預計新的NBA勞資協議將允許高中生跳級進入聯盟,而屆時貝茨將離開林肯高中而成爲選秀狀元。

一名NBA球隊管理層的代表表示現在最好的貝茨甚至都可以參加NBA級別的訓練了。“這很瘋狂,”杜蘭特式的比較又“非常現實”。但他還只有15歲,當然,他確實只有15歲。

貝茨把自己的餐盤放在了福特遠征的後座上。鑽出轎車的他步行進入了校園,開始了他的學習之日。

第一個小時:代數

數學一直都是貝茨最喜歡的課程,他有着數字上的本能,而且授課老師也風趣幽默讓課堂氣氛活躍,所以他一直喜歡數學。從某個程度上來說,數據也推動了體育產業的發展。

一年前,貝茨還沒開始打高中比賽,坐在沙發上的他就曾問過自己的父親一件事,那就是勒布朗-詹姆斯作爲高中新生時的數據幾何。E.J.告訴他,聖瑪麗文森特高中的一年級詹姆斯場均得到18分6.2籃板3.6助攻。貝茨發誓要做的更好,之後他交出了一份場均28.6分10.1籃板1.9助攻的數據單。

我列舉這些數字不代表想要說明他比勒布朗來的出色,但這個故事確實可以反映這個孩子的一些特質。他從小皇帝的經歷中汲取養分,但並不會視之如真理。貝茨跟詹姆斯交流過,也在Instagram上跟杜蘭特聊過。他覺得認識這些世界上最好的籃球運動員是件稀鬆平常的事。

貝茨的父親成長於米蘭,他在肯塔基衛斯理學院打過球,現在運營着Bates Fundamentals AAU program,他執教過很多的球員,因此知道自己的兒子有多麼的出色。運動畫刊的這次封面拍攝經過了他的同意。作爲父親的他知道,媒體的關注正逐漸升溫,對其子貝茨而言,如何處理這種關注度同樣是他需要處理的問題。而貝茨的母親艾迪斯-貝茨則表達了作爲母親的擔憂,“我不希望這次拍攝給他帶了什麼不好的新聞。”貝茨本人倒是非常希望着這次封面採訪和拍攝,他有一個屬於自己不同於他人的原因。球迷都知道詹姆斯在高四時登上了運動畫刊的封面,而現在的貝茨只有高二,這件事上他比詹姆斯來的更快。

第二個小時:西班牙語

籃球發軔於美國,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優秀球員都出生在美國本土,但現代的籃球也曾在西班牙經過了一次磨礪,時間大概有兩週之久吧。

你肯定記得92夢之隊,記得那年是如何橫掃巴塞隆納奧運會摘得桂冠的。但你肯定也不記得當時的奧運主隊西班牙取得了什麼戰績。那屆西班牙隊沒有拿到獎牌,他們既以81-122輸給了美國隊,還輸給了安哥拉隊。當美國人熱衷於派出自己的籃球天才們去征服一屆又一屆的奧運會時,世界上各個國家都在看着並且學習着乃至發誓要趕上美國的步伐。其中尤以西班牙爲甚,他們現在正是統治世界籃壇的一支勁旅。

那麼這一點與貝茨又有何相關呢?記好筆記,孩子們:1992年的時候,人們普遍認爲,如果歐洲球員要進入NBA打球,那麼他們就要加強身體素質和對抗以適應聯盟風格。事實卻恰恰相反:美國人開始學習和適應歐洲人的風格,傳統的揹筐中鋒已鳳毛麟角。即便是場上最高的那個球員也開始了各種三分線外的嘗試。

正因爲他成長於這個時代,所以貝茨跟前輩們不同。一百年前教導高個子們的打法還是老一套,從內及外:內線腳步,然後是中距離投籃,要是你還有點控球的本事,那就運得離籃筐遠點再投籃。貝茨剛好相反,他的技巧從外學到內。

二年級的時候貝茨就比同齡人高出一個頭了,但他那時候已經開始訓練三分了。八年級時他用一個漂亮的crossover晃倒了對手。教練們都在宣揚着無位置籃球,而貝茨恰恰沒有固定的場上位置。他能運能傳,能在場上全方位的投籃得分。從開始到現在,他一貫如此。

第三個小時:化學

要製造一個成長中的超級球星,你得精確的往裡加化學試劑。如果手抖放進去太多錯誤的元素——比如名望過大,壓力過重,觸碰禁藥,狐朋狗友以及狂妄自大的話——也許結果就會像是,“砰”的一聲炸你一臉。對的,勒布朗是天之驕子,格雷格-奧登也是啊,勞埃德-丹尼爾斯也被這麼叫過。

E.J.則表示,“他能解決籃球場上的問題,那對他很容易,所以我並不擔心那部分事情。”

但這並不代表他調製這個名爲未來巨星的化學實驗就可以放心大膽的亂加試劑,他依舊會穩妥的操縱着每個燒杯,用化學鉗完成這一切。E.J.認識林肯高中的總教練傑西-戴維斯,所以他兒子貝茨纔會來這裡就讀。戴維斯是E.J.在大急流城社區學院時的隊友,那可是30多年前的事了。而作爲貝茨技巧培養教練的達里爾-哈德遜已經指導了他十年有餘。萊恩-雪梨是貝茨的訓練師,他從後者一歲開始就幫着照顧他。這些遠在自己開始指導貝茨的工作之前就通過了其父E.J.的面試,每個能出現在貝茨身邊的人都必須贏得來自E.J.的信任。

貝茨拒絕的比賽邀請要比他接受的來的多的多。那些質量低下的比賽也許會讓他增加些許名氣,但他不會爲了這些而飛過半個美國地圖的。在他眼裡,與其參加這些比賽,還不如呆在家裡提高自己的能力或者獲得更好的休息。E.J.也表示他對貝茨最大的擔憂源自於他的“過分壓制。”

他的統治力同時也帶來的新的執教挑戰。如果一個球隊裡最好的戰術選擇總是讓這個人去出手投籃,你又要怎樣教會他什麼是正確的打球方式呢?所以E.J.限制了貝茨在內線的時間,他不想讓兒子因爲太過於高效的得分而產生對比賽的倦怠。

戴維斯表示貝茨“在七年級的時候就顯露了他可能成爲大學校隊裡最出色得分手的潛質。”但在籃球這條快車道上,成星的道路總是遍佈荊棘的。七年級的時候貝茨第一次給一個小孩子簽名,然後還得到了一份來自一級聯盟的邀請,那份邀請是德保羅大學發出的。他在比賽裡表現的非常出色以至於都不會再讓其他人驚訝。但過多的媒體曝光度也會會毀掉潛在的化學實驗。“每天都好像有一個表現回放一樣,誰去做了這些?”艾迪斯表示。

讓貝茨恢復尋常孩子的方式是最好的解決方案,但人們可不會輕易放過這些典型案例的機會。作爲一名父親,一名教練,同時也是未來可能簽下9位數合約資產的CEO,貝茨的父親E.J.非常的清楚貝茨不只是這個籃球時代產物,他也是這個時代商業籃球的產物。他的身份已經與父親的AAU球隊以及林肯高中佬佬幫頂。因爲他想穿NIKE贊助印有Bates Fundamentals 字樣的球衣,所以封面上纔會出現這件球衣。他給AAU打球的時間多於給林肯高中打球的時間。因此那些想選中貝茨的NBA球隊理應事先清楚:你不光要選中他,還要贏得他的信任。

E.J.表示,,“你總希望自己是那個房東,而不是租客。有時候球員們會選擇隨大流,而不是真的去抓住他們這一代的財富。所以如果貝茨在那樣的情況中,我希望確保他能控制所有他可以控制到的事情。”

第四個小時:文學

超級球星的故事都如小說般傳奇,不是嗎?有個孩子在離開了北卡威爾明頓的蘭尼高中之後一路起飛,成爲了這個世界上最出名的運動員。有個巨人長於費城塔,冠以高蹺和大北斗的外號,很多人記得他輸了很多次比賽,但卻不提及他曾經單場得到一百分。還有個男孩生於俄亥俄的阿克隆,他從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誰,但卻給這個他的家鄉球隊帶來了冠軍,在離開又迴歸之後終結了整座城市的冠軍乾涸之期。

而埃莫尼-貝茨的故事也許有一天也會像小說那樣展開。當然現在這還是本漫畫書。他的故事能類比蜘蛛俠:在非常年輕的時候有樣東西咬了他,他的四肢瞬間就變長了,他也變成了一個會憤怒,超出自然現象之外的籃球人才。

也許在他更年少時他就已經展現出跟普通人不同的一面。在他四歲時,艾迪斯曾擔心在Rolling Hills County Park的泳池裡會失去他的兒子,但貝茨本能的理解了要如何讓他的頭高於水面從而不至於被水中內管影響,在那之前他可沒有上過游泳課。9歲的生日宴上他第一次嘗試了滑冰,站上冰面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完全起飛了,從沒有失去身體平衡。

你坐在貝茨身邊,你就會看到一個可愛的孩子,說起話來聲音輕柔語速又有點快,你也許會爲此而漏聽一到兩個單詞。在去年的一場AAU比賽之後,他就在自己母親的腿上睡着了。你如果試着防守他,那他就會變身,從埃莫尼-貝茨變成諾曼-貝茨。

體重185磅的他不可能不瘦削,但他不懼怕對抗。他會跟你肘對肘,硬碰硬的對抗。他說喬丹是史上最佳球員,不僅僅在於他的那些冠軍戒指抑或是得分,還因爲他所處的那個時代滿是骯髒的對抗:雙手拉人犯規,晾衣繩式犯規,偶爾還爆發的鬥毆。貝茨最想見的兩個人是科比和艾倫-艾弗森。他們都不是史上最好的球員,但他們都是嗜血的殺手,而這就是貝茨打球的方式。

E.J.:“這是他個性的另一面,還沒有與之匹配的外號。”

貝茨笑着迴應說,“有人會想出來的,我會喜歡那個的。”

第五個小時:午飯時間

貝茨知道自己需要增重,有多少的人穿着14碼的鞋卻有着32英寸的腰圍呢?他說自己喜歡吃東西,但只是不能吃的像自己應該吃的那麼多。他最喜歡的食物是烤雞肉輔以米飯和蘑菇奶油肉汁。他也愛吃雞柳條,漢堡,薯條以及曲奇。這些都沒關係。他消耗的卡路里太多以至於他不可能不從這些東西中彌補回來。

最終他的新陳代謝會變慢,力量訓練會佔據大多數時間而蛋白質奶昔也會成爲他餐桌的主食。但現在,他吃的就像是尋常少年那樣。午飯吃什麼?加了蛋黃醬的火雞,芝士條,辣雞芝士烤玉米餅。他的父親準備了這些。

第六個小時:歷史

貝茨說,“我不喜歡歷史,太無聊,也太長了。”

好吧好吧,但是請等一下:沙克-歐尼爾上了三年大學,蒂姆-鄧肯上了四年大學,詹姆斯沒上大學。而最近的時間裡,打一年就走成了主流選項。大家都把貝茨作爲了下個時代的領路人。

其實這事很好說明,貝茨要做的每件事都可以預測到。世界上沒有多少6尺9的球員能像他那樣投籃,其中絕大多數沒有他的運動能力。

這就是爲什麼大學教練們不白費口舌去打那通招募電話。作爲這時代招募名校的杜克,也極少表達興趣。貝茨知道這是爲什麼,但他依然很沮喪,“我從沒說過我是去大學打一年還是直接前往NBA。”

也許大學教練是對的,但這裡還有更多的歷史:貝茨八年級時,他跳過了 Clague Middle School的籃球賽季。他太棒了以至於他的母親說,“比賽不公平啊,他可以在每個人頭上扣籃,這對他來說挑戰不夠了。”

貝茨可以選擇在林肯高中打三年球,或者在EMU打完所有高年級賽季之後前往職業聯盟,他也可以某年跟NIKE簽約,結束他的高中生涯等着2022年選秀的到來。或者還有機會真的調整他所在的年級,在三年的高中生涯之後去大學打一年,再在之後的選秀裡成爲狀元秀。

第七個小時:藝術

最高水平的籃球對決就不再停留在比賽層面了。那是個性的自我釋放。通過富有想象力的傳球,無情的突破或者對關鍵球的恐懼而顯露球員的個性。喬丹希望統治世界。詹姆斯希望隊友都參與進他掌控的球場一切。鄧肯則還是那個鄧肯。

貝茨得益於現代科學技術的水平,他可以輕鬆的學到籃球藝術史上的精髓。他欣賞每個偉大球員的能力。科比?“無情。”杜蘭特?“投籃機器。”柯瑞,“利用擋拆”。對於所有的杜蘭特式的比較,貝茨經常會提及6尺9的柯瑞式對比:超強的遠投以及超快的運球。

每場貝茨的比賽都可以讓一些籃球狂熱愛好者癡迷。當他在頂弧運球時,球很少會高於他額膝蓋。他的crossover令人目不暇接。在去年林肯高中的一場比賽裡,他投丟了一個三分球,但隨即抓到了籃板並且補釦得分。另一次他錯失了一次空接機會,用右手抓住籃筐掛在上面的他用左手抓住球並且扣了進去。這很明顯是干擾球,但也非常荒謬。邊線的球迷都快瘋了。

他正在練習天勾,這項連速度緩慢的中鋒都不再使用的技術。他用右膝起跳,到達最高點之後出手得分,看上去他就像是終生都在看卡里姆-阿卜杜爾-賈霸打球那樣。你看貝茨的比賽越多,你越會因爲他不可思議的能力而狂喜。在等待運動畫刊拍攝封面的間隙,貝茨連續在弧頂命中了22記三分。在另一次訓練中,他投進了365個三分裡的255個,也就是69.9%的命中率。接球就投,運球投籃,NBA距離出手:這都沒關係。如果他的三分命中率在訓練中只有50%不到,那麼他可能是在用左手投籃。認真而言他有可能在未來的比賽用左手出手三分。E.J.有言,“爲什麼不讓他們知道你兩隻手都可以投籃呢?”

埃莫尼最喜歡的兩件有關籃球的事情就是得分,以及得更多的分。他在最近完成了360°的扣籃,而且還在訓練旋轉,但大多數時候他的旋轉都不成功以至於讓他生氣。他會在防守人封到臉上的防守面前投進三分。貝茨說他不喜歡防守,但他的臂展、運動能力以及競爭意識會讓他在防守方面做得很好。他今年的目標是成爲更好的隊友。所以在座各位,盡情享受表演吧,伊普西蘭蒂,這一切很快就會出現了。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373471.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