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一文讀懂NCAA:象牙塔籃球盛宴!85%NBA球員來自這裡

台北時間11月6日,NCAA 2019-20賽季正式開打,獨屬於“象牙塔”的籃球盛宴開啓。什麼是NCAA,賽制是怎樣構成,與NBA有着怎樣的關聯,讓我們共同走進這片獨特的校園籃球戰場。

NCAA是什麼?

NCAA是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的簡稱,代表的是美國大學體育協會。實際上,NCAA並非單指籃球,該協會是由一千多所美國和加拿大的四年制大學組成,擁有多項體育聯賽,男子籃球聯賽是其中之一。

但是,在NCAA的諸多賽事中,男子籃球聯賽影響力是比較突出的,尤其在海外市場,男子籃球聯賽就是NCAA的標誌,因此提到NCAA的時候,大多指代大學籃球賽事。

NCAA男子籃球聯賽分爲三個級別,其中第一級別在2019-20賽季共有353支球隊,被劃分到32個聯盟。32個聯盟的整體實力強弱分明,弗吉尼亞、杜克、北卡所在的大西洋海岸聯盟(ACC),維拉諾瓦所在的大東聯盟(Big East),密西根州大所在的十大聯盟(Big Ten),堪薩斯大學和得克薩斯理工所在的大十二聯盟(Big 12),亞利桑那大學與UCLA所在的太平洋12校聯盟(Pac-12)以及肯塔基大學、田納西大學、路易斯安納州大所在的東南聯盟(SEC),是NCAA競爭力較強的6大聯盟,現役擁有NCAA經歷的NBA球員,有79.4%來自這6大聯盟。

NCAA的學校,根據體育或者學術方面的原因,選擇適合本校的聯盟,32個聯盟都有自己的賽事委員會,委員會負責安排聯盟的賽程,比賽場館以及電視轉播等相關事宜。聯盟內的學校並非一成不變,甚至NCAA一級和二級賽事的球隊也會變動,比如2019-20賽季,梅里馬克大學就從二級賽事的東北十校聯盟進入到一級賽事的東北聯盟,薩凡納州大則從一級賽事的中東區體育聯盟,降級到了二級賽事的南方大學體育聯盟。

全民參與的瘋狂三月

NCAA的一級賽事由例行賽和錦標賽構成,例行賽通常在11月開始,至第二年的3月結束。在例行賽進行期間,參賽學校會與所在聯盟的其他院校主客場各打一次。在例行賽結束後,錦標賽開啓,也就是著名的瘋狂三月(March Madness)。

瘋狂三月相當於NCAA的季後賽,由於是在每年的3月舉行而得名。瘋狂三月創辦於1939年,已有80年的歷史,而作爲全球最頂級籃球賽事的NBA初創於1946年,瘋狂三月的歷史比NBA還要悠久,是美國最重要的體育賽事之一。

根據現行規則,NCAA例行賽結束後,是68支球隊進入瘋狂三月。32個聯盟中有31個在例行賽完成後會進行聯盟錦標賽,錦標賽冠軍自動獲得參加瘋狂三月的資格,唯一沒有錦標賽的是常春藤聯盟,該聯盟的例行賽冠軍自動進入瘋狂三月。

在確定32支參賽隊後,另外36支將由NCAA選拔委員會選出,這36支隊伍被稱爲“外卡球隊”。選拔委員會會根據球隊戰績、所處聯盟強弱以及賽程困難度等因素,通過篩選和投票,決定36支外卡球隊。這個選拔環節全美矚目,會進行電視直播,被稱爲“週日選拔”。

68支球隊出爐後,將根據實力等因素進行排序,這就是瘋狂三月對陣表(NCAA tounament bracket)。球隊會被劃分到四個賽區,分別是東區賽區、中西區賽區、南部賽區和西區賽區。

瘋狂三月首先進行的是“最先四場(First Four)”,參加最先四場的八支球隊由32個聯盟冠軍中排序最低的四隊和外卡球隊中排序最低的四隊組成,這八支球隊分組廝殺單場淘汰,勝出的四隊與另外的60支隊伍,組成64強。

最先四場完成後,進入64強賽階段,賽區一號種子對16號種子,賽季二號種子對15號種子,三號種子對14號種子,以此類推,都是單場淘汰。64強賽(NCAA對陣表上的The First Round),32強賽(The Second Round),甜蜜16強(The Regional Semi-finals,Sweet Sixteen),精英八強(The Regional Finals,Elite Eight),最終四強(The National Semi-finals,Final Four)。

最終四強包括兩個階段賽事,首先是四大賽區的冠軍分成兩組對陣,決出晉級總冠軍賽的隊伍,也就是全國準決賽,然後是全國冠軍賽(The National Championship),一戰確定年度總冠軍得主。2019-20賽季瘋狂三月從台北時間2020年3月18日開始,至4月7日結束,最終四強賽在亞特蘭大梅賽德斯奔馳體育館舉行。

瘋狂三月可謂全民參與,每年到NCAA錦標賽時段,在美國就會掀起看球、評球和運彩熱潮。正因爲民衆參與度高,瘋狂三月吸金能力極強,在與CBS和特納續簽8年88億美元的合約後,瘋狂三月的電視合約是2011年至2032年總計196億美元,平均每年9.3億美元!與此同時,瘋狂三月的30秒廣告標價爲150萬美元,如果企業想使用瘋狂三月的官方logo,成爲官方合作伙伴,贊助金是1000萬美元,如果想在宣傳中加入瘋狂三月冠軍字樣,贊助金在3000萬到3500萬美元之間。

每支進入瘋狂三月的球隊,無論是否在錦標賽贏球,都至少能拿到167萬美元的獎金。進入16強的球隊,會拿到500萬美元。如果闖入四強,獎金是830萬美元。

與NBA規則大不同

校園是籃球運動的發源地,1891年詹姆斯-奈史密斯先生在馬薩諸塞州春田基督教青年會國際訓練學校發明了籃球,籃球最早是在校園普及開的,校園籃球有着更悠久的歷史,與NBA等職業聯賽存在許多不同之處,尤其是規則方面。

NCAA是10秒過半場,而NBA是8秒過半場。NCAA採用的是30秒進攻限時,而NBA是24秒。NCAA的比賽是上下半場,半場時長爲20分鐘,而NBA是四節比賽,每節比賽12分鐘。NCAA在進球停表方面與NBA也不一樣,NBA是隻要進球就會停表,重新發球后再走表,而NCAA只在下半場或者延長賽最後兩分鐘進球才停表。NCAA還沒有防守三秒。

1+1罰球是NCAA的特殊規則,如果犯規球員所在球隊的半場犯規數不超過6次,那麼被犯規一方將獲得球權。如果犯規球員所在球隊的半場犯規是7-9次,那麼被犯規一方獲得1+1的罰球機會。1+1的罰球機會就是球員先執行一次罰球,如果命中,則執行第二次罰球,如果沒有命中,則雙方可以就地爭搶籃板。如果犯規球員所在球隊的半場犯規數達到10次,那麼被犯規的球員將獲得兩次罰球機會。所有的延長賽都被視爲是下半場的延長,從下半場開始時累計犯規數量。

在2019-20賽季,NCAA對一系列規則進行了調整,首先是將三分線從之前距離籃筐中心6.32米,移動到距離籃筐中心6.75米,這是國際籃聯三分線標準,這個改變在NCAA一級賽事立即生效,二級和三級賽事則要等到2020-21賽季開始執行。

新規則的變化還包括在球員搶到進攻籃板後,進攻時間不再是30秒,而是20秒。在比賽中,球員出現任何關於其他球員種族、民族、宗教、性別、性取向的侮辱性言論,都會被吹二級惡意犯規,驅逐出場。

在正規時間最後兩分鐘以及延長賽最後兩分鐘,還有兩條新規在2019-20賽季採用,分別是教練可以在活球狀態下叫暫停,以及將即時回放的範圍擴大到干擾球。

籃球人才庫

NCAA代表的是校園籃球,而NBA代表的是職業籃球,兩者有許多不同,卻也相互融通。NCAA是NBA最重要的人才庫,在2019-20賽季的NBA球員中,有422人擁有NCAA經歷,佔NBA現役球員的比重高達85%。

NCAA一級賽事的353所學校,有128所至少有一名球員在2019-20賽季的NBA打球,其中出產NBA現役球員數量最多的是肯塔基大學,共有28名NBA現役球員來自肯塔基,有24位NBA現役球員來自杜克大學。除了肯塔基和杜克之外,出產10名或以上NBA現役球員的學校是北卡(14名)、UCLA(13名)、亞利桑那(11名)、堪薩斯(11名)、得克薩斯(11名)和密西根(10名)。

每個賽季的NCAA比賽,NBA球隊都會派出球探考察球員,尤其是瘋狂三月期間。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曾對瘋狂三月與NBA選秀之間的關係進行過調查研究,結果顯示如果某位球員在錦標賽之前進入選秀預測榜,他在瘋狂三月的表現勝過例行賽,或者他所效力的球隊在瘋狂三月取得佳績,他的最終選秀順位會高於預測順位。

但是,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的研究也顯示NBA球隊並沒有將瘋狂三月作爲考量球員的重要指標。NBA球隊選秀更看重天賦與潛力,即戰力只是考察的項目之一但絕非關鍵因素。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03年選秀,那一年安東尼作爲新秀率領雪城大學橫掃NCAA拿到隊史首冠,安東尼當選四強賽MOP(Most Outstanding Player最傑出球員)。要知道,雪城大學在得到安東尼之前的賽季根本沒獲得參加瘋狂三月的資格,而擁有了安東尼直接拿下冠軍,“甜瓜”絕對實力碾壓。

然而,在2003年選秀中,統治NCAA的安東尼“只”位列第三,狀元秀被高中生詹姆斯奪走,米利西奇則依靠身體天賦和謎一般的潛能成爲榜眼。

從1995年至2019年,NCAA錦標賽25位MOP,只有5人在NBA成爲全明星,比重只有20%。實際上,NCAA的MOP打不上NBA也常有。比如2017年的MOP,效力於北卡的喬爾-貝里,他在NBA選秀中落榜,代表湖人打過夏季聯賽和熱身賽,但被湖人裁掉,之後去了發展聯盟打球並等待機會。

當然,也不乏在NCAA稱霸,在NBA選秀中也狀元及第的球員,這樣的代表就是安東尼-戴維斯。戴維斯在NCAA只打了一年,但足夠他征服大學籃壇。“一眉哥”帶領肯塔基大學奪冠,同時在個人獎項上大豐收,四強賽MOP、年度最佳球員、年度最佳防守球員、奈史密斯獎以及伍登獎均被他收入囊中。

在2012年選秀中,戴維斯毫無懸念成爲狀元。當時,選秀專家福特這樣點評:“所有NBA球隊的經理和球探都認定戴維斯是狀元,我可以再進一步說,與我交流過的經理和球探都這樣認爲,如今的戴維斯如果在2008、2009、2010和2011年參加選秀,同樣是一號秀,他比羅斯、葛瑞芬、沃爾和厄文更好。戴維斯在NBA最差也是坎比水準,很多人相信他能夠成爲下一個鄧肯或者加內特。”

2019-20賽季的NCAA,或許會再度出現戴維斯式的青年才俊。曼菲斯大學的詹姆斯-懷斯曼,身高、臂展、彈跳兼備的天才中鋒,如果在低位技術和力量上進一步提升,有望在NCAA統治攻守兩端,衝擊2020年選秀狀元。

狀元席位的競爭者還有2019屆第一分衛,擁有“下一個韋德”稱號的喬治亞大學後衛安東尼-愛德華茲,北卡控衛柯爾-安東尼,華盛頓大學中鋒以賽亞-斯圖爾特等。2019-20賽季的NCAA,依舊是羣英集結,向籃球夢想進發。

中國球員在NCAA

在NCAA2019-20賽季,共有17名來自亞洲的球員,其中有9位是中國球員,另外8名亞洲球員分別來自日本(3人)、韓國(1人)、黎巴嫩(1人)、泰國(1人)和菲律賓(2人)。

在9名征戰NCAA的中國球員中,有球迷們很熟悉的張鎮麟(杜蘭大學)和王泉澤(賓夕法尼亞大學)。張鎮麟上賽季在杜蘭大學出戰30場,其中16場擔任先發,場均打22.5分鐘得到6.5分2.4籃板,有3場比賽得分20+,其中包括對曼菲斯大學15投8中砍下25分。

王泉澤上賽季參賽26場其中9場先發,場均得到8.5分3.6籃板。王泉澤上賽季單場最高分是23分,他在對邁阿密大學的比賽中12投9中三分球6中5得到23分。

除了張鎮麟與王泉澤,參加2019-20賽季NCAA比賽的中國球員還有:區俊炫(加州州立北嶺分校)、王翊雄(加州州立富爾頓)、阿迪力(肯尼索州立大學)、顏宇鋒(加州州立大學長灘分校)、高國豪(東南密蘇里州大學)、林庭謙(布萊恩大學)、唐維傑(弗吉尼亞軍事學院)。

最近10年NCAA總冠軍得主以及四強賽MOP

2019年 弗吉尼亞 凱爾-蓋伊

2018年 維拉諾瓦 丹特-迪文森佐

2017年 北卡 喬爾-貝里

2016年 維拉諾瓦 萊安-阿爾西迪亞科諾

2015年 杜克 泰爾斯-瓊斯

2014年 康乃狄克 沙巴茲-納皮爾

2013年 路易斯維爾(後因招生醜聞被剝奪了2013年冠軍) 盧克-漢考克

2012年 肯塔基 安東尼-戴維斯

2011年 康乃狄克 肯巴-沃克

2010年 杜克 凱爾-辛格勒

 

原始連結:https://new.qq.com/rain/a/20191106A02MBC00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