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態度決定高度!改過自新的Howard, 將持續奮戰直到聯盟再也容不下他

或許有人會覺得Dwight Howard乾脆退休,也不要來湖人為JaVale McGee打替補?

我們都知道以Howard從前的習慣和現在的效率,已經不足以做出優質先發的貢獻並在湖人站穩腳跟,他如果想要留下就必須要做出生涯從未做出的改變。而我現在終於有點想明白了我如此不相信他能做出改變,或者說不願意他能做出改變,甘願他被聯盟淘汰的原因。

在數據專家的手下,可以輕易挑出1001種在這個賽季之前不看好Howard的方法:

他已經喊了大概五個賽季要做出改變,但到了2018年他低位進攻的佔比依然超過40%,超過排第二的二次進攻(14.4%)和第三的擋拆掩護人(12.5%)以及第四的切入(12.2%),這三項我們本來希望他專心做的事情的總和。

他的低位效率是百回合82.28分,聯盟評級僅優於33%的球員,效率偏低,結合作為主攻手段的傾向就越發不忍直視。並且伴隨著相當不好看的失誤率(17.6%)和極低的助攻率(每7.3次背框創造一次助攻得分)。

要注意,這是2018年的數據。Howard已經很老了,已經在「不愛打擋拆」以及「與時代脫節」的批評下生活了這麼多年,球隊老大是持球擋拆大神Kemba Walker,他還是我行我素,沒有做出任何真正具備說服力的改變。

如果還要留在聯盟打球,Howard必須放棄他那作為超級中鋒名片,執念修煉的低位;他必須放棄他那被O’Neal嘲笑,又去找大夢練習的技巧;他必須控制自己每分每秒的出手慾望,再也不在禁區伸手要球;他必須坐在替補席上,等待Anthony Davis和McGee疲憊了再脫下保溫外套上場,然後在這20分鐘左右的上場時間裡一刻不停的上提掩護,轉身切入。

做到了這一切,你依然有可能在季後賽被棄用,畢竟你只是Davis在例行賽不願意打五號位,避免傷病危機的保險槓。

你能把一個做到了上述一切事情的人,和八年前系列賽27分15籃板63%命中率掃蕩亞特蘭大,十年前東區決賽開場第一節一記重扣砸翻計時器,十一年前身著超人服輕吻籃框惹得O’Neal泛酸吃醋的人聯繫起來嗎?

不好意思,做不到。其實,Howard也沒做到。

他的決心已經超過了我們所有人的想像:

他的回合佔有率已經降低到了10.6%,在此之前,他生涯最低的回合佔有率來自新秀賽季的16.7%。

七場比賽裡,Howard使用頻率最高的進攻手段已經變成了二次進攻,佔比高達36%,然後是切入的30%。七場比賽合計152分鐘裡,Howard打低位的次數是:2。

這改變夠徹底吧,但你以為Howard就習慣了自己的改變了嗎……也沒有。

日前他接受採訪,面對球迷們讓他穿回12號的歡呼,他是怎麼回應來著:我不會再穿回12號了,我也不再是曾經的自己了。這句話聽著,簡直像是在說:「我已經接受了現在這樣的轉變,不再能做回自己了,我不會用過去的榮耀端著自己現在的架子,你們也千萬別把現在的我,和曾經那個在魔術三連DPOY的人聯繫在一起。」

這已經是兩個人了。

這世上最難過的事情,一個是老將低了頭,一個是天才認了命。

當Howard終於放下自己的身段並變成一個或許在籃球上可喜但對於我們完全陌生的人之後,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只能找到關於生計的解釋,來為這個前巨星在職業生涯末段做出的行為寫下註腳。

但當聽到Jabbar在1985年總冠軍賽賽後面對記者的採訪時,所有的一切或許都有了更加浪漫的說法:對命運抉擇的選項,不該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當我們不留餘力之後,自有別的什麼來決定我們是否能體面的離開。

很多時候,我們怨憎喬丹沒有把自己的職業生涯定格在鹽湖城的弧頂,我們惋惜Kobe在阿基里斯腱撕裂後沒有立刻退休於是留下了幾個賽季狼狽的掙扎,我們認為1996年頂著超標體重的魔術強森決定復出滑稽到讓人不能理解,我們好奇Larry Bird這樣倨傲的人是怎麼忍受1990-92年的晚輩們的踐踏。

你們已經賺夠了錢,早就有了足夠的聲名地位,離開賽場也能過的十分體面,何必要在自己英雄不再的時候被晚輩們羞辱,讓自己的傳奇蒙塵呢?

這段故事會是這個問題最好的答案:

偉大的巨星們未必沒有預測到聯盟今後的風雲變幻,但他們只是想持續奮戰不留餘力,直到新世界真的不再有能載他們的船。

Dwight Howard走上了Vince Carter們曾經走過的路,他們不留餘力,直到把所有榮耀,都還給給過他榮耀的這項運動。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