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成功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波特蘭拓荒者的球隊文化建立!

美國西北的秋天同往年一樣如期而至,落葉繽紛,積雨雲們在威拉姆特山谷流連忘返,但只有少部分人才會在這個美好的季節認為坐落在這裡的波特蘭拓荒是西區精英級別強隊。幾星期前,剛剛結束自己在曼菲斯灰熊管理層工作,現任《運動家》雜誌專欄作者,對波特蘭拓荒的新賽季預測是41勝41負,排名西區第十。也就是說,他認為這支相較上賽季進入西決的神奇球隊,進一步補充了經驗、深度和投射的拓荒新賽季將不會進入季後賽。儘管也只有很少人像霍林格這般看衰拓荒,但大部分人也只是認為他們處於衝擊季後賽的三支球隊之列,絕對會排在快艇、爵士、火箭、金塊和湖人這些球隊後面。「我並不責怪那些做預測的專家們,」拓荒總經理尼爾-奧爾西如是說,「因為無論他們用的演演演算法多麼高階,無論是PER(球員效率值比例)還是WARP(勝利貢獻值)都和我們現在的處境無關。他們將我們球隊排除在外是因為他們無法量化球隊化學反應等等要素。」奧爾西指的是體育運動中妙不可言的一個特質:球隊文化。對於大多數NBA球隊來說這個詞只不過是一個時髦而虛無縹緲的詞彙,但對波特蘭人來說,這個詞已經成為球隊連續六年進入季後賽的一個光輝註腳。

對於拓荒的球員們來說,球隊文化是通過一個紮根於信任、尊重和職業素養的環境建立起來的。對於球隊管理層而言,球隊文化是通過將「球員優先」的理念貫徹到每個日常決定(包括旅程安排和餐飲)中從而慢慢培育出來的。而對於教練團和其他工作人員來說,球隊文化反應在對細節的注重當中。總的來說,這樣的球隊文化確實創造了一個舒適的環境,給予大家一個融洽的工作環境,最終成為了一個優勢。「人們總是聽到我們談論文化,但他們總覺得我們在扯淡,」球隊當家球星Damian Lillard說道,「但說實話,我們的球隊文化裡確實很有力量。這也是我覺得我們這賽季能勇奪總冠軍的原因。」「你看看我們隊的球員們在與一些頂尖球隊對抗後他們會感覺到‘夥計,這是不一樣的’,這就是球隊文化給予我們的力量。它會給予我們前進動力,讓我們做到其他球隊不願意去做的事情。」總的來說,球隊上下在賽季開始前會感到比其他球隊更開心,更健康,準備得更加充分,隊員們對每年打預測的臉這件事情感到樂此不疲。所以這個喚作文化的高深概念,到底包含了那些豐富的內容呢?

在波特蘭,他們總是定下一個共同目標,並向前不斷努力,最終把好的結果展現到世人面前。而營造這樣一個良好環境的工作,離不開聯盟最佳領袖之一的參與。一切要從遙遠的八年前,2012年的夏天,拓荒從快艇簽下總經理尼爾-奧爾西說起。三個星期之後,奧爾西在選秀大會上以第六順位挑中利拉德。六個星期之後,他又從達拉斯挖來Terry Stotts教練。隨後的十月,在洛杉磯負責美國國家冰球聯盟的洛杉磯國王和美國職業足球大聯盟的洛杉磯銀河隊商業運營的總裁克里斯-麥高恩也加盟了球隊。「我們幾乎同時一起準備新賽季,」利拉德說道,「我們很幸運地能一起翻開一個嶄新的篇章,這讓我們為未來打下了一個堅實的根基。」這支球隊早早擺脫了球員職業道德匱乏的「監獄拓荒」時代,但仍然有潛在的動盪傾向。在2012年重新來過之前的八年,球隊換了三個不同的球隊主席和六個不同的總經理。同時,球隊的老將們剛剛完成對前總教練Nate McMillan的反攻清算。所以奧爾西的首要任務在於建立一個穩固的組織。他的第一個公開宣告即是拓荒應當是一個以進入西區季後賽為首要目標的球隊。

 

「就像家長們做任何事前都要確認‘這會怎麼影響我的孩子’一樣,」奧爾西如是說道,「我總會要求隊裡的人在做決定前思索一番,‘這對球員們會有什麼影響?’。」球員們在波特蘭總是能享受周到的服務——他們的車子會在訓練時被工作人員清洗、打蠟和清掃——但奧爾西想要更深層的東西。拓荒確實享受著球隊老闆保羅-艾倫一擲千金的豪爽所帶來的資源,但同時也面對著自由市場上與大球會和更好氣候的城市競爭的劣勢。「當你不能提供更大的市場時,想想除此之外還有哪些更重要的東西,」奧爾西說,「你能讓球員們感到一絲歸屬感嗎?」「所以我們優先考慮陣容的穩定——那都是我們通過交易或者選秀得來的球員們,併為他們營造一個他們願意為之而奮鬥的環境。」

他說服艾倫為球隊訓練中心投入八百萬美元,這讓訓練球館擴建了超過4000平方英尺的面積,包括一個數字影院,一間錄影室,一個運動效能室 ,一個理療池,還有一些資訊處理系統和新的辦公室。並且由於公用廚房和餐廳都修建完畢,大廚們可以在訓練基地為球員們做早午飯。此次擴建使訓練中心的面積達到了38000平方英尺,也使其成為了NBA中最大的幾個訓練中心之一。

球員們親切地用”PF”(practice facility的縮寫)稱呼這個訓練中心,而這個地方也成為了他們的第二個家,其舒適程度令許多球員甚至不想回家。在這裡,球員們的睡眠和體重被嚴格監控,在勞累時他們的拉伸受到精密測量和監控。這些私密且無微不至的舉措令新援Kent Bazemore微笑著搖頭晃腦。「看起來他們在這裡的一切舉措都說明他們尊重你的個****益。」貝茲莫爾說。這也是奧爾西在看到Rodney Hood這樣的球員放棄了更高的薪資留在波特蘭,或者看到Pau Gasol、Mario Hezonja這樣之前拒絕過拓荒的自由球員降薪來投後,挺直腰桿的底氣。

「當你做好你該做的一切後,失敗簡直難於登天,」C.J. McCollum說,眼睛望向遠處的兩塊訓練場,「而這裡,就是為你的成功做好準備的地方。如果你失敗了,那是因為你準備不足,你沒有拼盡全力,或者說你對成功的渴望不夠強烈。」誠然,這樣的訓練場和球員優先的哲學都已落實到位了,但沒有適合的球員們來執行這一切,球隊完好的根基就會被動搖,之前這一切努力也都將白費。

這也是為什麼斯托茨總是念念不忘一些老將對球隊文化建設所做出的巨大貢獻,從第一年(2012年)的賈裡德-傑弗里斯,薩沙-帕夫洛維奇和羅尼-普萊斯,第二年(2013年)的Earl Watson和達雷爾-萊特,到第三年(2014年)的Chris Kaman。「這些球員對籃球的態度無可挑剔,」斯托茨說道,「他們是真正的職業籃球運動員。」他們建起了斯托茨腦海中建隊文化的支柱和原則,即「努力,準時,尊重。」「這裡確實有各種各樣的規矩,但總的來說,我們討論的一切都是有關如何對人尊重以及如何保持專業,」斯托茨說道,「我們也許能坐在這對每一件事都做詳盡解釋,但最終的中心思想都是尊重。」斯托茨認為奧爾西在這方面值得更多的讚譽,因為他不僅能引進一些天賦爆表的球員,同時他們還具有很好的性格和品格。如今的拓荒更衣室裡,球員們所犯的最大罪過莫過於遲到了五到十分鐘。「尼爾在引進遵守紀律球員這方面真的乾的不錯,」斯托茨說道,「我前幾天還跟我的助教討論這個,我們都驚異於他能堅持這樣的原則。」建隊的早幾年和這些老將們當然至關重要,因為因為對於利拉德來說他不僅要成為聯盟最佳控衛之一,也要成為最佳領袖之一。波特蘭拓荒隊隊史都很難有這樣的球員出現,如今他在不斷從老將身上學到經驗。

拓荒的球隊文化中的許多精神都來源於Damian Lillard的領袖氣質。經他塑造的球隊環境,讓隊員們重視、尊重規則,集體責任與個性並駕齊驅。

儘管利拉德大多數的領袖氣質源於他的成長經歷和他的價值觀有關,他還是稱讚了那些來到過波特蘭的老兵們,盛讚他們塑造了自己和拓荒的球隊文化。 「由於他們的到來,我愈加明白球隊文化的力量。」利拉德說道。他都能扳著手指數出老兵們給他一些有用建議的例子。當利拉德處於生涯第一年時,那也是傑弗里斯在波特蘭結束自己13年職業生涯的2013年。「我永遠不會忘記,當我們在奧蘭多的時候我打得很爛,就爛得沒法用言語形容的那種爛,沒法給球隊帶來任何的東西,」利拉德回想起那個16中1的夜晚,「我很失落,非常失落。賈雷德(傑弗里斯)走過來,看著我的眼睛,說道,那又如何呢?我們今晚要抵達邁阿密然後去找點樂子。你知道之後會怎麼樣嗎?你會在邁阿密砍下30分的。」那個時刻,便是利拉德最早能夠記得自己能夠放下挫折感與焦慮的時點。還有就是,他和傑弗里斯在邁阿密找了點樂子,還有就是,他在與邁阿密的比賽中爆砍30分。「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利拉德補充道,「所以我對加里-特倫特也是這樣的,如果他打得不咋地,表現不好,我會讓他輕鬆的放下。」在他的第二個賽季,兩位老兵Earl Watson和Mo Williams經常帶著利拉德在錄影室裡面研究拓荒的比賽。「他們會一幀幀的去過那些場景,狀況,以及關鍵時刻……所以現在在夏季聯賽,我會打電話給小螞蟻(安芬尼-西蒙斯的暱稱),發資訊告訴他覆盤自己的比賽,在哪一分鐘,他應該怎麼樣去做。」

沃特森就是那個讓利拉德帶著球隊去度假的人,而沃特森給的這個建議,讓利拉德有點害怕是不是僭越了當時的隊長阿爾德里奇的職責。不過那個夏天拉馬庫斯以及其他三位球員的離去,讓利拉德站了出來,帶著球隊在聖地亞哥進行了一次團建。但是也許最佳的建議來自在聯盟打拼了十三個賽季,最後兩個賽季在拓荒發揮餘熱的老兵Chris Kaman。卡曼就是那個建議利拉德在16年夏天將季後賽獎金分給拓荒的幕後工作者們的人。「他說,‘你賺著2500萬的薪水,如果你能夠拿到6萬美金的季後賽獎金,那你應該分給他們,這是一個幫助他們的機會。’然後他自己第一個拿了出來,」利拉德說到,「所以我問了全部的隊員們,這是個挑戰,但也是我們應該做的,就像是我們給這些幕後工作人員的回報,讓我們的溫暖傳遞出去」這個夏天,埃裡克-霍爾曼,拓荒的裝備經理,完成大婚。大婚之日,拓荒眾將的獎金支票,讓他的大喜日子更顯特別。 這成為了球隊緊密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一種「我們就是一個團隊」的形式——霍爾曼在球員們把那個獎金支票給他的時候喜出望外,使他的人生大日更添幾分喜慶。 「這鑄造了我們的精神,」霍爾曼說道,「這讓我們知道這些球員真的為我們著想的。儘管平時他們不會太關注我們為他們的工作,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們為彼此付出。這讓我們有更加緊密的團結的氛圍,這真的很特別。」

拓荒們也有自己的規範。

-在訓練開始前45分鐘到達裝備處

-保持訓練裝備與更衣室的整潔

-飾品禁止

利拉德還記得埃文-特納三年前首次踏上拓荒的訓練場地的那一刻。利拉德到球場的時候他正在做熱身的投籃。突然,球隊隊長髮現了特納的鑽石耳墜閃閃發光。利拉德走上前去,告訴特納,飾品在拓荒的訓練場地裡面,不允許出現。「他就在場地中央將它們摘了下來然後把他們放到了計分板上。」利拉德說。上個月貝茲莫爾的投籃訓練中也出現了類似的事情。利拉德發現了貝茲莫爾的運動服裡面隱藏著一條項鍊,然後他當晚就發資訊給貝茲莫爾告訴他,「在我們這裡我們不會這樣。」「杯子貓回覆,‘莫得問題’,」利拉德說道,「每個人都意識到這是我們的規矩,我們做事的方式,我們必須遵守。」在過去的幾年裡面,C.J. McCollum在球隊文化的塑造與鞏固上面也立下了不少汗馬功勞。利拉德說麥科勒姆會在更衣室裡面斥責把要洗的球衣掛在花灑頭或者在地板上留下些髒東西的人。「他會大喊,這不是埃裡克(霍爾曼)的工作!他不是幫你們收拾這些爛攤子的,把你們自己的東西弄好!做一個有責任心的人!」利拉德模仿CJ道,「我們不是苛責,而是要讓他們知道這裡的文化就是這樣。」來自麥科勒姆的話:「教練總會告訴我們,這些人是和你一起工作,不是為你工作,所以球場裡面會有不同的桶,一個是放垃圾的,一個是放可回收垃圾的,還有一個是放毛巾的。這意味著我們要把毛巾放到它應該在的地方,而不是隨處亂丟。」

儘管這些東西看起來很細微,看起來微不足道……好吧這些的確是。「不過我認為將細節處理好對於我們球隊來說很重要,」麥科勒姆說道,「如果你連把毛巾放到正確的桶裡面都做不到,我應該在比賽的第四節怎麼相信你?這是小事,但是如果你把這些小事都忘了,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也會把我們的戰術給忘了?戰術如果相差那一步,可能就會導致一個失誤」所以對於我們來說,我們的文化就是說到做到。這就是我們如何工作,如何對待彼此,如何做好準備的基礎。而且我認為如果你成為了這個文化的一部分,你會很享受。

舉個例子:Mario Hezonja。

在週二的熱身賽,海佐尼亞活力四射,全力以赴,而在這場比賽,他感覺到了釋放。他說他不想再像他在此前生涯的落腳點,包括巴塞隆納、奧蘭多魔術和紐約尼克那樣,被視作是個刺頭。儘管這只是他的波特蘭生涯的一個覺醒的跡象,他把這個跡象比作了含苞待放的花蕾。「對的,我在準備開花,」海佐尼亞說道,「終於,這就是真實的我」這就是波特蘭過客們的劇本重演。馬修斯、巴圖姆、普拉姆裡、希克森、克拉布、胡德。這些已經在聯盟裡面呆過一些日子的人,在波特蘭的時光中都找到了快樂,而伴隨快樂之後,便是成功。這就是環境的力量,這就是球隊的建設。正是這些球員,融入了文化之中。文化這個東西,無法用計算機計算,是看不見摸不著的,但是卻可以量化。「很多人都低估了波特蘭,」海佐尼亞說道,「我不知道為了什麼,可能是地理位置原因?但是在你未見之時,未深入瞭解這個地方,你無法想象在這裡究竟有多好,包括這座城市,包括這個團隊,這就是我在這個球隊的感受。」「因為以前,我從來沒想過他們是這麼的棒。不過當你接觸這個文化,感受它,你就會相信,這裡真的有這麼好。」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444455.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