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讓我們再愛一次金州勇士!曾堅不可摧的王朝想證明自己仍是可被熱愛

這麼久以來,金州勇士都是NBA所向無敵的存在,以至於我們很難想起他們曾經落魄的歲月。但是當傷病和敗績接踵而至,這支隊伍已不再是聯盟的頭號公敵。

2017年1月,當勇士新主場大通中心球館開工大吉之時,很難不被那種席捲而來的背後意味所吞沒:金州—已發展成了行業龍頭的這支聯盟新貴——正在拋棄見證其崛起的奧克蘭而轉投舊金山。更別提這座城市、球隊老闆和前NBA總裁David Stern早在2012年就已經同意為該專案注資,當時的勇士隊還在做著季後賽的白日夢,David Lee還是球隊頭牌。這種感覺,就像搬家本身一樣,太過令人難以忘懷。

隨著大通中心拔地而起,金州已經已經贏下了他們第5座總冠軍獎盃。Kevin Durant榮膺總冠軍賽MVP。要不是Kyrie Irving的40分表演,這差不多就是個橫掃了。這整件事都共同確立了勇士隊無與倫比且又無法企及的地位,Durant的存在更讓這支球隊很難被擊敗,亦或者很難讓人們為他們而歡呼。下一賽季的季後賽,故事再次上演。又一次,騎士隊輸了;又一次,勇士贏了。這一次,勇士以某種仁慈的方式,兵不血刃地拿下系列賽,騎士四場比賽被終結。從那之後,金州似乎感覺到了一種油然而生的無敵,漢普頓五小不是無法被擊敗,他們根本就不是這個星球上的物種。金州勇士無法被擊敗。多年以來的運籌帷幄和大興土木,勇士在大通中心迎來的開局卻不可謂不令人失望。10月24日的開幕戰,他們輸給了快艇19分之多。

最近,勇士可謂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他們在2019總冠軍賽中輸給了暴龍,這句話在四個月後的今天還會讓我猝不及防,這怎麼可能?(原因見上);Durant簽了籃網遠走布魯克林;Klay Thompson在第6場裡前十字韌帶撕裂,幾乎要錯過這一整個賽季;Stephen Curry上週左手骨折,也將缺席至少三個月;Draymond Green左手食指韌帶撕裂傷退;新浪花兄弟D’Angelo Russell也因腳踝傷勢缺陣了上兩場比賽。金州勇士,來到了2勝5負,西區第三差的戰績。甚至在新賽季傷病潮開始之前,勇士就明顯感到了眾叛親離,就像人們一直以來翹首以盼的那樣。兩年前我們就知道了,從目前他們的重若千斤的絕望來看,這樣的勇士讓人可恨不起來了。

在主場4戰皆墨之後,才贏來第一場勝利為大通中心衝了喜,那是週一對上波特蘭的比賽,而且是在缺少Thompson、Curry、Green和Russell的情況下。隊中已無Andre Iguodala(七月份被交易),沒有Shaun Livingston(九月份宣佈退休),沒有Quinn Cook(現效力湖人),沒有Jordan Bell(被灰狼簽下)。目前隊中已沒有一人來自2018年總冠軍陣容。週一比賽,陣中效力勇士時間最長的是16個月前簽下的雙向球員Damian Lee,上賽季他場均出戰11.7分鐘,作為Curry的妹夫,最開始也是被人戲稱靠關係上位的。

以下就是在大通中心稀鬆的觀眾面前與拓荒者一戰的先發陣容:Ky Bowman、Jordan Poole、Glenn Robinson III、Eric Paschall、Willie Cauley-Stein。他們加在一起共先發了265場NBA比賽,Willie Cauley-Stein一人就佔了201場,而這位陣中先發經驗最多的人卻是上賽季沙加緬度國王急於交易掉的球員。其中5分之3的球員都只有不足兩週的NBA經驗;金州在選秀夜以28順位選中Poole,在總第41位挑中Paschall,至於Bowman,他甚至是個落選秀。

Steve Kerr就是指揮著這幫人去面對去年西區亞軍的。我不知到該去憐憫他們還是該為他們感到開心;Paschall在開場33秒命中他職業生涯第一粒三分的時候就為我做出了決定,然而43秒之後又命中了第二顆,社群網站上他被人各種拼錯的名字很快就流行開來。(提示,是Paschall而不是Pascal)電視廣播中說這天是Paschall的生日,而我正在想上一次我開始八卦勇士球員是什麼時候。我知道Curry選秀夜的故事,他的傷病史,戴維森學院的歲月,他兒時看父親打球的記憶,他在練習接球出手三分之前所練的那些招數,以及他弓著腰練那些內外運球的樣子。勇士王朝不僅僅是偉大得讓人心生憎恨,那簡直是一個死迴圈。直到隨後,隊中的球星們也終於承認:他們厭倦了,反過來,他們也讓人看厭了。但是現在?現在一切都是新的:

2019年11月5日

週一的比賽勇士隊穿著張伯倫時代的復古球衣。這很應景,Paschall砍下34分是勇士隊史第92場比賽有新秀能至少得到34分,而張伯倫一人就有49場。同樣,這也很省心,不用糾結去想怎樣把他們拉下馬,看一支這樣新勇士的比賽倒也輕鬆。他們在慢慢學習著,同時,旁觀者也在研究他們。週一發生的事就告訴我們Bowman就是那種敢於與比他高了足足11英寸(20公分) Hassan Whiteside纏鬥的球員,而Poole,有能力在轉換時匪夷所思地激怒Rodney Hood從而使得他對自己下黑手。正是這夥被低估的年輕人,這種在相互擊掌擁抱之間所迸發出的革命感情,狠狠地給了那些幸災樂禍的人一巴掌。

上一次勇士受人待見是什麼時候來著?他們覺得那還要追溯到在2007年Don Nelson率領下那班身著鮮豔橙色戰袍的炮轟軍團了。我當時被深深地打動了。追溯到Stephen Curry的早年勇士生涯,可謂時勢造英雄啊,他命中三分後搖擺晃動的舞步一度是聯盟裡的一道風景。這支勇士隊開啟了一個時代,其中最為人所傳揚歌頌的是老謀深算的管理層為球隊選來的一個個冠軍拼圖——Curry、Thompson、Green、Harrison Barnes,然後一步步培養他們,而不是拉別人入夥。(在勇士成為「球員賦權時代」模板球隊之前,他們就以有條不紊而聞名)Durant披上藍金戰袍讓勇士如虎添翼,從一個聯盟的威脅進化為冠軍的壟斷者,這個擁有30支球隊的聯盟惟勇士馬首是瞻。這就是為什麼把勇士的成功與舊金山的繁榮劃等號看起來這麼準確。

這個夏天Durant離開了,但是那些「恐勇症」依然陰魂不散。我不能責怪那些因球隊多年遭到打壓而耿耿於懷的「恐勇症」患者,也不能責怪那些同情勇士球迷的人,畢竟這些球迷追隨著這支18年來只打進過一次季後賽的球隊,一路走來卻發現他們已經失去了主場。球隊的新球館,只為了可以讓那些負擔得起300美元票價的碼農球迷們把球衣套在格子襯衫外面來看球賽。Curry、Thompson和Green最終都將回歸,Russell也將以全明星的水準與他們並肩戰鬥。勇士隊不會一直像週一那樣缺兵少將,也不可能永遠那樣體面地帶走勝利。即使全員健康,也沒有人能保證金州勇士隊會再次成為一家豪門。但現在,勇士這個名字已經聽起來不那麼刺耳了。沒有人會自然而然地覺得這支球隊會贏得每場比賽。為黑馬加油比為熱門喝彩更容易些,當最終比分充滿變數時,觀看比賽才更有樂趣。一個曾經堅不可摧的王朝現在變成了另一支希望證明自己有多麼與眾不同的球隊,甚至證明自己是可以被熱愛的。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原文連結:https://bbs.hupu.com/30453879.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