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George、Howard:細數4個能決定西區走勢的因素!

週一晚上勇士掀翻拓荒的比賽很有意思,還有就是——Eric Paschall,歡迎來到NBA!——但是這場球並不會改變西區賽區的新局勢。

本賽季,隨著Curry和Thompson面臨長期缺陣,失去KD的勇士隊顯然已經掉出爭冠者的行列了,冠軍寶座還不知花落誰家。自2014年勇士隊崛起之後,今年,那些相信自己有機會能一直殺到6月總冠軍賽的球隊比以往都多。

「是的,是這樣的,競爭者的名單更長了,」波特蘭拓荒球星利拉德在那場令人驚掉下巴的失利之前說道。「有很多事情會造成影響。比如能否保持健康,球隊的化學反應怎麼樣,誰更有決心,誰更渴望,以及你能保持這種渴望多久。每年我們都會看到這些。有的隊伍漸行漸遠……有的隊伍僅僅就是沒那麼渴望。正如我所說的,現在說這些還為時過早,但是我能肯定的是,有能力走到最後的球隊的確比往年更多了。」

但是,有一件事會影響到接下來五個月的走勢,並最終決定季後賽的局勢,那就是:X因素太多了。以下是對於4個X因素的初步觀察,這些因素將會與最終的結果緊密相連。

  1. Paul George和快艇隊的磨合

先談談第一梯隊的問題。

即使George現在還沒有復出打球,Kawhi Leonard領導的快艇隊就發現他們已經處在爭冠者的行列了。今晚他們與公鹿隊的大戰一觸即發(現在已經打完了…),在此之前,快艇隊在有Leonard出戰的情況下戰績是5勝1負(唯一的敗績是以130-122輸給了太陽隊,還有一場球他休戰,爵士隊以110-96擊敗了他們)Leonard的場均數據達到了MVP的水準(場均29.3分排聯盟第四,以及7.3個籃板,5.7次助攻,一個火鍋)總的來看,快艇隊目前的進攻排在聯盟第三,防守方面也還有巨大的提升空間(目前16名)。George因肩部手術還沒有出場過,但他很快就會重磅復出。

說道George復出的詳細日期,有關人士透露給The Athletic消息說,快艇隊目前的重點是在客場與火箭(11月13日)與鵜鶘(11月14日)的背靠背比賽上。如果George出戰對上火箭隊的比賽,那麼他可能不會出戰與鵜鶘的比賽。

他也有可能在週一(主場對暴龍)之前或是16號以後(主場對老鷹)復出,不過這種可能性不大,他最有可能還是會在那兩場背靠背的比賽中迎來他的快艇首秀。一旦他回歸,我們都會理解為什麼Leonard在今年7月對這個搭檔的強烈追求會如此有意義。

支持這一觀點的初步證據?輸給爵士的比賽,Leonard當晚因「強度限制」輪休,之後對上公鹿的比賽,估計他會繼續休戰。隨著George的回歸,Leonard能夠更好的調理他的比賽負荷,而不用擔心他下場後球隊會突然崩盤。一旦他與George同時上場,或他們錯開上場時(道格-裡佛斯教練可能會這麼安排),就會對比賽造成顯著的影響,這個影響在於你陣中多了一名常年是DPOY候選人的球員——順便一提——他上賽季最終的MVP選票數排第三位哦。

談到出手權,時間,以及先發陣容的重新分配時,會有一個不可避免的連鎖反應。迄今為止,超凡的替補球員Williams(場均20.3分,16.1次出手)和Harrell(場均19.3分,10.3次出手),以及目前的先發球員沙梅特(場均9分,8.3次出手)在為Leonard分擔著進攻壓力。

2.Dwight Howard與湖人隊的驚喜重逢

湖人隊本身就有一份冗長的X因素清單。

LeBron和戴維斯需要保持健康,Kuzma需要變得更好,教頭Vogel需要保證自己能留任,只要少了其中一點,就標誌著一段時間動盪的開始。

但是這一點是板上釘釘的:如果Howard能保持當前的水準——可能更重要的是——能在這場意外美妙的重聚中保持穩定的情緒,湖人隊就不會對此多說什麼。

這位33歲的老將在2013年的夏天離開了湖人,接受了火箭隊開出的頂薪。在今年7月又簽下了一份一年非保障合約,回到了湖人隊。Howard在回歸早期就受到了熱烈的好評。不只是因為他場均能得6.7分(以絕冠聯盟的78.6的投籃命中率),7.9個籃板和2.1次火鍋,也是因為他場均出場21.7分鐘並能貢獻全隊最高的淨效率(他的數值是22.5,第二是Cook的15.4,LeBron第三,14.9)。在六連勝後,湖人成功登頂西區第一,而關於Howard的正面反饋已經遠遠超過他數據所能表現的。

消息來源在本賽季早期表示,隊友注意到,在熱身賽期間,Howard在從中國返程的飛機上與Vogel教練研究比賽錄影,這被廣泛認為是一個積極的訊號。這表明,到目前為止他的奉獻精神和行為都非常不錯。正如Howard最近和我聊的,他做出了清醒的選擇,避開了那些不合時宜的玩笑,而在以前這些玩笑常常會激怒他的隊友,有時候也會讓聯盟裡流傳著他有時候缺少職業精神的說法。

「我只想不斷進步,盡我所能為球隊帶來勝利,每天在更衣室裡,在場上,在錄影室裡,不管在哪,都要做最好的自己。」Howard對The Athlete說,「做最好的Howard,每個人在隊伍裡都有自己的角色,如果我們每一天都能完成自己的本職工作,那麼在賽季的最後,我們就能達到一個很棒的高度,我就是每天盡我所能讓我隊友變得更好。」

「我還是之前的我,還是喜歡開玩笑,享受生活。我只是會區分場合了,做什麼都是要分場合的。我在這裡就是公事公辦,當我回到家,就是能隨心所欲的時候了。但是現在,當我穿上球衣或是踏入更衣室時,就關乎湖人隊,就是這樣。」

在他的心裡,這算是一種犧牲嗎?

「每一件事都是一種犧牲,」他繼續說道,「這並不難,但有時候你必須有所付出才能得到,所以,為了得到某些東西,你願意放棄什麼呢?唯一有意義的就是當下了,我很享受能在這打球的每一天,也很享受我們的目標。最重要的是,我們是現在同舟共濟——整個球隊,隊員,球迷,所有人。如果我們上下一心,沒有什麼是辦不到的。

3.灰熊隊Mike Conley和他的爵士新生活

Mike Conley知道去猶他會要做出一些調整。

你不會再繼續為呆了12年的球隊效力,不會再有那些崇拜你的灰熊隊粉絲,也不會再有那些「磨礪與絞殺」的記憶了。一旦到了新地方,你只能去努力復刻那些人際交往的魔力。但是在籃球方面,去到一支升級了後場的潛在爭冠球隊後,人們期望他在場上能成為米丘的一位智慧而又高效的導師這點更容易做到。

他大概也是這麼想的。

之後就是他那災難般的開幕戰表現,在對上雷霆隊的比賽中,他17次出手,鐵了16次,而隊友們在沒有他的情況下取得了一場勝利。第二場球也好不了多少——對上湖人時,他11投3中,這樣的糟糕表現理所當然地讓球隊吞下了敗果,爵士以95-86輸給了湖人。三天後在鳳凰城斯,球隊以1分險勝太陽,但他7次出手無一命中。在場上掙扎20分鐘,最終拿到1分1助攻,這樣的表現在他之前經歷的791次例行賽中,僅出現過一次。

正如康利最近和我談到的,他真正地動搖了。

「夥計,這是一個孤獨的處境,」康利說。「我曾對於加盟這支球隊感到如此興奮,我想每個人都會對這裡的每一件事感到興奮的,我們一直在贏球,一直在做著這樣的事情。但是我的感覺像是「我能表現得比現在好很多」但似乎我越努力結果就會越糟糕。我一直在想「這不是我,這不是我,我不想讓爵士隊覺得我就是這樣」我一直在與之抗爭——每一天。我的隊友也一直支持我。」

「在另一場比賽中(10月30日對上快艇,他17中11得了29分,還有5次助攻),我沒有去理會這種想法,並且克服了他,我感覺我又做回了從前的自己。前四場比賽,每一場的感覺都不一樣。」

他依然沒有克服這種起起伏伏的狀態——甚至都沒有能克服的跡象。在週五102-101輸給國王隊的比賽中,他只要能多進一個球,球隊就能避免失利(康利全場13中5得到19分,4籃板,4助攻,4抄截)。在週日對上快艇隊的比賽裡,他能再多進幾個球,球隊也就不會輸了(爵士隊以105-94落敗,康利10投8鐵,最終得到8分,1助攻,1籃板,5抄截)。

但是,康利——上賽季至少能拿下20分6次助攻,這樣的數據在出戰70+場比賽的球員中只要7人能做到——已經慢慢找回感覺了。正如他對The Athletic所說,這正是能幫助爵士隊往人們所期待的方向更進一步的事情。

你很長一段時間都和灰熊隊的人們愉快相處,現在你要適應這裡,這是怎麼樣的感覺呢?

是的,這是有點脫離我的舒適圈了,在另一支球隊,我必須看更多的自己球隊錄影,因為我仍在學習,我依然習慣於傳一些口袋傳球(給前灰熊隊的大個子,也是他最好的朋友——馬克-加索,他現在在暴龍隊),分球,切入這一類的事情。現在我身邊也有大個子(Rudy Gobert)他也能接到這些傳球。我仍能穿那些口袋傳球,但是會有一點不同。我們有高度,也有射手。你只是要去記住他們喜歡在哪擋拆,喜歡用哪隻手,還有就是記住一些戰術指令。我們已經有很多戰術指令了。」

的確是這樣。這可能有點像學習一門全新的語言?

是的,像是學一門新語言,教練有時候會用這種語言喊出一些詞語或是城市名之類的東西。

舉個例吧

(爵士總教練斯奈德教練會說)「Valencia(巴倫西亞,西班牙城市名)」或是……讓我想想,像是「噢……」你會懵一下,然後就會反應過來「好吧,這是小球傳球的意思」 我知道怎麼打,只是指令有所不同。對這些指令我還沒有爛熟於心,不過也快了。但是他會喊出那些名字,對於米丘和戈貝爾來說,他們會想「行……」然後就去做。而我會想著「好吧,我懂了,我懂了」。

但是,有時候我轉不過彎的時間會有點長。所以那部分就是我要學習的東西。他們一直在努力幫我,我也在不斷的問問題,正如我所說的,我們要看很多自己的錄影,不斷地改進,然後用自己的方式去認識一切。

談到12年的灰熊生涯,這已經是你生命中不可磨滅的記憶了。

這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你瞭解灰熊隊的「語言」。你是球迷們的最愛,所有的這些現在都不一樣了。

一切都不一樣了,我正試圖重塑這些。這裡的人們不瞭解我。我一心只想著,我來了,我要讓你們看看我的能耐。這就是我,我努力打球,努力防守。但我現在沒有做到這些。所有對我來說,我感覺我讓球隊失望了,讓這座城市失望了,我揹負著這些壓力。但是我和隊伍或隊友們聊這些時,每個人都說「夥計,你過分緊張了,你在揹負著那些你不需要承擔的壓力。」

當你經歷過這麼多之後,又要回到一名年輕球員的狀態再去經歷一次,一定感到會有些奇怪。

對我而言,一切都像是重新開始。當你和某些人共事很長時間後——就像你所說的——這是完全不同的比賽了。與米丘和其它人一起打球是完全不同的感覺,這跟與蘭多夫在一起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所以現在我就是在重新學習,偶爾犯錯也沒什麼,要明白,你在努力度過難關。但一切都是新的,我想會這些都會越來越好的。

你家人和你一起搬到這了嗎?

這是另外的新挑戰。直到第一場比賽的前一天我們才搬進新家——我們有2個男孩,大的3歲,小的1歲——他們10月23日才到這,基本上就是賽季開幕戰的時候。這把我的一切都打亂了,因為我是一個循規蹈矩的人。不過最後我們還是把一切都處理妥當了。我們沒有今天晚上睡酒店,明天晚上睡在家裡這種情況。我就想著,‘我得把這些都處理好。’」

4.拓荒隊內線的問題

我們都知道利拉德會帶來什麼表現。一如往常,這位曾4次入選全明星並在上賽季帶領拓荒隊自2000年後第一次殺入西區決賽的球員以極其火熱的狀態開啟了新賽季:場均31.1分(聯盟第三),7.3次助攻,5籃板,2.6次失誤,1.3次抄截。但隨著賽程已過10%,戰績3勝4負的拓荒隊(週一輸給了菜雞勇士隊,並要在週四晚上對上快艇)對於排在8名開外這件事情感覺並不會很樂觀。

但是從利拉德到CJ,以及每個拓荒球員都清楚,他們的主要目標是先在這輪傷病潮中保住自己的位置,然後在後段時間再努力衝一衝。至少他們希望如此。

內線球員努爾基奇因今年3月遭受的嚴重腿傷可能要缺陣到明年二月。拓荒隊在週二稱科林斯在接受左肩脫臼修復手術後可能會缺席4個月(他的回歸將推遲到3月)。哈桑-懷塞德,30歲,自由球員,在7月通過四方交易加盟拓荒,開局表現強勢(場均出戰25.9分鐘,得到14.3分,12籃板,1.3次火鍋),之後也受傷了。

拓荒明白當他們完成這筆交易時是要冒一定風險的。但是他們希望的是被充分調動的懷塞德能幫忙頂住傷病潮。迄今為止,拓荒的防守效率——上賽季排名16——現在只能排到22位。

「我們知道我們防守的根基是什麼,我們有很好的協防,很好的護框能力,還有一個籃板怪物(懷塞德)」,利拉德週一說,「所以我認為,我們的潛力並不比其它球隊差。」

「我知道我們以前曾在自由市場上追求過他,但是並沒有成功。但是我們一直覺得他融入我們球隊,僅僅是因為——正如我所說——他的技術、他體型在防守端所帶來的貢獻、以及在進攻端能吸引大量的注意力。我們一直覺得他能幫到球隊。知道努爾基奇會缺陣如此長一段時間後,他的到來意義重大。所以他能在關鍵時刻加入我們,我很高興…….我覺得我們有可能在這個賽季成為一支更好的防守球隊。但我們只能拭目以待。現在談這些還太早了。現在很多事情都是紙上談兵,隨著賽季的進行,你會看到不一樣的東西。所以我們等等等看吧。」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481961.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