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NBA的輪休制度是AAU聯盟帶來的嗎?「孩子們正在超負荷工作」

週三晚上,在那場快艇對上公鹿的全國轉播的比賽中,Kawhi Leonard選擇作壁上觀。從那時起,有關於輪休的討論就之一佔據著頭條。

前太陽隊總教練在週三發聲,指出如今的球員正承受著AAU聯盟一般的賽程安排,這會導致在他們NBA生涯後期更容易遭遇傷病(也更需要時間休息)。他說孩子們有時候在週末需要打12-15場球,以確保他們的月費能生效。

輪休並非是由NBA的賽程所引起的現象,而是由那些需要在週末征戰12-15場比賽,以讓他們月費生效的青少年球隊所帶來的。這樣對球員們的後續發展有害&新秀們剛進入NBA就帶著傷病了!年輕球員需要更少的比賽&更多的訓練。——厄爾,沃特森,11月6日,2019。

採訪了幾名NBA球員和經理,詢問了他們是否認為年輕球員的消耗是一些現役球星選擇輪休的原因。

「是的,我們在AAU打過很多球,比賽的確是有點多。」芝加哥公牛隊後衛Zach LaVine告訴HoopHype「我在AAU的時候,有時候一天要打3-4場比賽。我想這就是有些球員年紀輕輕就有膝傷的原因。但是我也能看到它好的一面,因為打這麼多球有助於我們找到自己的定位,也能幫助我們積累比賽經驗,我希望在進大學之前能有更多的基礎訓練。」

「個人而言,我當時從未這麼想過。但是現在回過頭來看,在AAU打球確實辛苦——但這是必不可少的。」溜馬隊中鋒Myles Turner說道「你去那是為了你的未來,當你只是個13,14或是15歲的小孩時,你真的不會考慮這些對你的身體的影響的,你只會想著打球。」

「但是我認為在現在的聯盟中,輪休是個明智的選擇。但那些老牌的人不會同意這一點,因為他們以前享受不到現在這麼好的科技,卻要承受比現在更重的負擔。所以我能理解他們的失望。但是不管怎麼說,我們現在追求的是一個長期的、成功的職業生涯,為此我會不惜一切代價。」

當他被問到是否應該限制AAU聯盟的比賽場次,尤其是他指出孩子們對他們的身體狀況缺乏長期考量後,特納也不確定這是不是一個好辦法。

「我想說,不完全是。」特納接著說「可能對那些以後一定能收到大學獎學金的頂級的球員來說,這也許可行。但是依然有數千名充滿渴望的孩子正在為他們的大學或是獎學金而努力。他們比賽的機會越多,就越有可能獲得球探的注意。」

魔術隊中鋒Vucevic出身在加利福尼亞,十幾歲時搬到了黑山,之後又回到美國讀了最後一年高中。在目睹了美國和海外國家分別是如何看待青少年體育後,他並不贊同AAU的制度。

「孩子們年紀輕輕就在超負荷工作,我贊同這一點。」Vucevic對HoopsHype說道「父母們為了孩子們的成功把他們逼得太狠了,他們把孩子送到了那些水貨教練手上,那些人沒有教授孩子們正確的比賽方式。小孩打球,快樂是第一位,而不要當下就把籃球變成一門生意。」

「AAU不利於籃球的發展,比賽最終演變成了一兩個球員的獨秀舞臺,他們在那上演著一挑五的戲碼,而沒有學到比賽的正確方式。這是在培養他們的壞習慣。」

不同於以前,現在的球員休戰更多,這是不是因為他們是從AAU打上來的而造成的呢?Vucevic不確定,但是他同意過度的負擔在青少年體育中是令人擔心的一點。

「你不能真的拿以前的球員和現在的比,年代不同了,人也不同了。」Vucevic說「這很難比較。但是我還是認為很早就給孩子們過度的負荷最終會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帶來負面影響。」

在NBA征戰過13年的Dooling把現在那些選擇輪休的巨星和MLB的射手做比較。在這兩種情況下,由於他們對比賽的巨大影響和健康時體現的巨大價值,球隊會為了一些關鍵的比賽或者重要的時刻(或是減少身體的消耗)給他們安排輪休。

「說說棒球:射手能賺到一大筆錢,但是在比賽中,4場球或11天裡只出戰一場是可以接受的。」Dooling說「這是可以接受的,雖然他們付了射手一大錢。回到籃球領域,我們在探索新的標準,而且關於如何能在整個賽季保持長久和高效運作,我們也有更深的認識了。」

Dooling認為我們應該一直嘗試著去改進AAU聯盟,並且要不斷學習有關於球員耐久性的新知識。然而,他不願意將輪休策略的鍋完全丟到青少年體育身上,也指出AAU聯盟也還是為NBA帶來了很多好處。

「我認為這不止一種答案。也是有很多優秀的青少年教練的。」Dooling說「說實話,我們國家最被低估的那些教練就是青少年隊伍的教練。因為在大學開始招募你之前,一些青年隊教練已經為你嘔心瀝血了,他們這樣做僅僅是因為熱情和對籃球的愛。試圖去排斥這些教練會傷害到從那種環境中出來的球員們,這些球員在NBA已經功成名就了。我認為對待這一問題你一定要謹慎。但是在籃球這一塊,我們一定需要更多的教學。更多的教學,更多的指導,以及更多的基礎訓練是必要的,我認為這會幫助到我們的年輕人。」

「但是我們也不能否認AAU給了我們很多曝光率。要是說AAU對我們的聯盟沒有任何幫助的話,就相當於對這些人——比如說NIKE的Sonny Vaccaro和George Raveling,五星籃球的Howard Garfinkel——的影響視而不見。從曝光率的方面來看,AAU已經給予了我們很多幫助了,它也為青少年體育帶來了更多的資金。你總會想去完善這些系統,但是我們也不能否認AAU給我們帶來的巨大好處。」

Dooling承認年輕時打太多AAU比賽可能會影響球員們的後續發展,但也知道在NBA一個賽季打82場球同樣是一份苦差事,他認為這也是一部分問題。

「正確答案不止一個,我堅決認同青少年球員揹負的大量比賽會對他們有影響,但我也認為對於NBA球員來說,82場比賽的任務也不輕。」Dooling說 「我認為很多球隊都會採取預防措施,因為他們都知道包含82場比賽的例行賽十分漫長,並可能會有傷病。」

縮短NBA賽程似乎是一個好提議。但是這樣做的話,聯盟(和球員們)都會損失一大筆收入。Dooling也指出了這一點,說聯盟中籃球在這一塊的收入會受到巨大影響,這不是想象中的結果,所以這並不是理想的解決方案。

NBA的主管們似乎對輪休的話題有著不同的看法。一些人認為AAU的比賽毫無疑問會影響到球員的後續發展,並有可能導致他們成年後受傷。某西區球隊總經理助理表達了他的擔憂,透露了一些他們球隊內部討論的內容。

「AAU聯盟比賽的數量不是導致這一問題的唯一原因,但無疑佔了很大一部分。」他說「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已經和球隊的運動表現部門談過很多次了。拋開AAU的問題,有證據表明那些在早年只參加一項體育專案的運動員較之於那些參加多項運動的運動員,更容易遭受傷病。」

ESPN的Baxter Holmes為這個問題寫了一篇深度文章,採訪了一些專家,他們的研究都支持這一結論:從事單一專案的運動員更容易遭受傷病。(沃特森在週四轉發了這條推特)。Holmes引用的一篇文章表明從事多專案的運動員遭受過度使用損傷(比如骨骼、軟骨、韌帶損傷)的機率要低125%。這位西區球隊的助理經理說在選秀前的流程裡,他的球隊會檢視球員的青年運動史,以檢視這名球員以前是否只從事一項運動,以及從AAU出來之後身體的消耗程度(儘管還沒有足夠的數據去證明這一因素在起決定性作用)」 這種情況越來越常見了。當球隊在選秀時(尤其是首輪選秀),他們就是在做大手筆的投資,判斷一名球員是否更容易受傷的能力對管理層來說是至關重要的。

其它一些經理完全不同意沃特森的觀點和輪休的策略。

「很大程度來說,我不會買那些無時無刻都要休息的球員。」西區的一位經理說「一切人感覺這會變成NBA的新常態,但我沒那麼確定。我認為那些偉大的球員會為全勤而自豪,輪休會讓他們顏面掃地,人們也會認為他們是軟蛋。」

說到底,人們對此的爭議永遠不會停止,這就是為什麼這個問題總會重複出現,而始終得不到一個明確的解決方案的原因。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483597.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