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你不知道的咖哩!無時無刻沉浸在爆米花快樂泉源中 (影)

勇士統治聯盟的五年裡,Stephen Curry賽前投籃訓練已經自成一種王朝了。Curry每次都會運兩下球,從距離半場幾步的位置出手,球空心入網。還那球員通道的0度角投籃。

在勇士追逐五年內第四冠的過程中,Curry招牌的熱身投籃和訓練,已經成為籃球界可以媲美Barry Bonds的擊球訓練。

[譯註1:Barry Bonds被認為是最偉大的棒球球員之一,曾7次奪得MVP,是職業運動中最多的。他被譽為有史以來最頂尖的三個打擊者之一;同時也是第一位400-400、500-500球隊的成員,在守備上拿過8次金手套獎。他擁有多項美國職棒的記錄。2001年,Bonds創下單季73支全壘打的記錄。2007年8月7日,Bonds打出第756支全壘打,超越Hank Aaron,成為美國職棒生涯全壘打紀錄保持者。]

比起這項習慣,更加鮮為人知的是Curry在此之前的一個習慣,這是他在每場NBA季後賽前所保持的習慣,特別是在客場比賽的時候。

「走下球隊巴士,進入更衣室,放下我的東西,然後直接走向放著爆米花的餐桌。」Curry說。

Curry對於爆米花的熱愛有一部分可能是受到父親所影響。在甲骨文球館,這裡有一包爆米花等待著他回到更衣室。

你可以看出,Wardell Stephen Curry承認自己是的「爆米花上癮者」。

當今NBA比以往都更注重健康,而他是第一個反潮流行為的球員。但是,吃爆米花是這位勇士的進攻核心經常克服不了的壞習慣,他認為這是比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爆米花非常好吃,在賽前、中場休息以及賽後我都會吃。」

多年來,Curry一直有被形容有「視野模糊」的狀況,最近醫生讓他佩戴了隱形眼鏡,這幫助Curry在例行賽季的最後13場比賽中三分命中率高達47.3%。比賽季56場比賽提升了將近5%。然而,在被問及爆米花和他的新隱形眼鏡相比,哪個會在他的季後賽成功中發揮更大作用時,Curry對答案有些糾結。

「50%50%差不多啦。」他說。

Curry對零食的喜愛與對看電影的相同,都要追溯到「很早、很早以前」他小時候。他的父親Dell Curry曾是一名在NBA效力了16個賽季的神射手,之後成為了夏洛特黃蜂的主播。他懷疑大兒子Stephen除了繼承了他的精湛投射之外,還繼承了這種對爆米花的嗜好。

當Stephen Curry和Seth-Curry在西區打比賽時,Stephen常常在黃蜂的比賽結束後趕回家看他們兩人的比賽。「爆米花仍舊是我在賽後最喜愛的零食,」Dell Curry說,「當我看我的孩子們比賽時,我會帶著爆米花。」

Dell Curry說,不同之處在於,他從來不會考慮在打NBA比賽前吃高油高鹽的爆米花。Dell Curry那個年代的另一位神射手、勇士總教練Steve Kerr亦是如此。在過去十年裡,那些看臺上常見的食物已經成為了NBA賽前備戰的禁忌。今天更被人接受的是每座球館的訓練桌上放的那些能量棒、熟食,以及花生醬果凍三明治。

但是,Kerr同意Stephen Curry,除了可以在任何時候、任何位置出手之外,還有允許他自己負責他的食譜。

「無論他在做什麼,他都需要持續做下去。」Kerr說,「這是我的建議。」

「如果爆米花非常好吃,在賽前,中場休息時以及賽後我都會吃。」Curry說。

從Kerr在14-15賽季開始執教勇士起,勇士訓練員Bruce Fraser一直負責為Curry賽前投籃表演做準備。他可能是球隊裡最密切關注Curry的人。他的理論是,Curry對爆米花的喜愛源自他在孩兒時期無數次去NBA現場看他父親比賽的經歷。

「我認為,這對於幫助Curry找到在球館裡的感覺起到了很大作用,球館對於Stephen來說就是家。」Fraser說。

Curry對於爆米花愛得非常深沉,在過去的一年裡,他已經在多個採訪中提到過,他對於聯盟29座場館提供的爆米花有著一份自己的「權力榜」。這賽季早些時候,《紐約時報》的記者問他是否準備正式編寫並發布一份從第一名到第二十九名的榜單。Curry不僅同意了,他還建議從五個因素——新鮮度、鹹度、香脆度、黃油以及外觀以五種觀點對各支球隊提供的爆米花進行打分,來佐證這一排名。

(這一排名)純粹是娛樂性質的,Curry說,他從未對爆米花加點什麼配料,來改變其外觀、口味或是溫度。他還說,他「能夠想像出爆米花在聯盟中任何一座球館的位置」。 「然後與那座球館相關的經歷就會湧上心頭,」Curry說,「有點惱人,兄弟,這是個問題。」

他滿懷敬意地提到了他喜愛的達拉斯獨行俠主場的爆米花。1月13日,美航中心客隊更衣室裡,只需稍微左轉一下,爆米花就在那裡等著他。那天晚上,Curry得了48分。

他驕傲地講述了邁阿密熱火的球童的故事。在2月27日早上的投籃訓練中,那些球童向他保證,他會「被他們在爆米花方面的努力所驚豔到的」。之後那天晚上,Curry收到的問候是一張桌子,在加熱燈下的木製支架上,裝有爆米花的袋子一字排開。

兩名鵜鶘球童,Ethan Gold(左)和Adam Mendelson(右)在一場勇士客場對上鵜鶘的比賽中到更衣室給Curry帶了幾袋爆米花。

每年勇士客場對上籃網的比賽日始終是Curry格外關注的,Curry說,這是因為Matthew Horton的照顧。後者是巴克萊中心一名身高190公分、人稱Tiny的客隊更衣室服務人員。他會在Curry的衣櫃中為他擺上兩袋新鮮出爐的爆米花。在Curry的排名中,巴克萊中心的爆米花排名第二,在排名第一的達拉斯美航中心和排名第三的邁阿密美航球館之間。

儘管紐奧良鵜鶘主場的爆米花排在第十二位,沒有進前十,勇士的工作人員仍舊會談論Curry效力於NBA的第二個賽季時。當他在訓練室發現了一包特大份的爆米花時,Curry把爆米花袋搬到了他的更衣櫃裡,他的球衣蓋在了袋子上。之後他被拍到在更衣室地板上抱著爆米花袋子(沒有球衣)。

「爆米花真的是我的快樂源泉,」Curry說,「這可不是說笑。」

Curry長期以來的後場搭檔,浪花兄弟Klay Thompson在最近一次乘坐勇士球隊飛機時注意到Curry正在填每支球隊的爆米花評分,他認為這一幕完全是正常的。「在爆米花方面他相當挑剔。」湯普森說。

Kerr給了Curry極大的自由度,他堅稱直到有個記者告訴他,他才知道他隊中這位明星後衛有愛吃爆米花的嗜好。不過爆米花在引發了Curry和勇士訓練組成員之間的一點小彆扭,因為爆米花並非是主場比賽前球隊允許帶入球館的食物。

因此,在比賽日,Curry到了甲骨文球館後必須採取一些特殊措施。他們的首選是到保安Norm Davis那裡,後者在通往勇士球館內部私人房間的門口站崗。Curry會問Davis他是否「有一些好東西」。然後Davis就會讓另一個名叫Dwight Pruitt的保安去最近的股東套房拿一包新鮮出爐的爆米花。

相比之下,勇士客場對手從來沒有讓他們如此大費周章。「他們希望我們在比賽前稍微發胖一點。」Curry說。

Curry知道他不該吃那麼多爆米花,所以他在家裡會強迫自己控制吃爆米花的量。他將電影院的爆米花稱為「史上最佳」,但是他說他每年只允許自己去電影院「大概四次」。

Stephen Curry為獨行俠提供的爆米花分數表

當然,當你像Curry那樣,幫助帶領你的球隊在四個賽季裡拿下三個冠軍,自己兩度斬獲MVP,併成為了這個星球上最受歡迎的球員之一時,你自然會獲得一些普通球員所不具備的特權。勇士在17年7月給了Curry一份五年2.01億美元的頂薪合約——在爆米花方面對他沒有任何限制。 「那些限制是對於非先發球員的,」Curry說,「他們明白這種談話沒必要進行。」

「我吃爆米花的時候會喝水——喝很多很多水。」Curry補充說。「這完全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對爆米花的耐受度很高。」

在他享用他最愛的零食時,Curry也並非總能如願以償。18年全明星賽在洛杉磯斯臺普斯中心舉行。順便一提,這裡的爆米花在Curry的排名中是最不好吃的。全明星賽進行到第三節時,Curry被攝影機捕捉到在板凳席上大聲咀嚼著他從盒子裡拿出來的一把新鮮出爐的爆米花。「然後領導過來拿走了我手中的盒子。」Curry說。他指的是兩個聯盟官員,他們告訴Curry,在比賽直播中吃爆米花有損形象——即便是在一場不作數的比賽中。

Curry對爆米花愛得非常深沉,他可以給所有NBA球館裡提供的爆米花排名,甚至在接受ESPN記者Marc Spears採訪時,他仍滔滔不絕地談論爆米花的事。

然而,對於這種選擇的抵制也許會放寬。Andy Barr醫生曾擔任紐約尼克以及美職棒大聯盟紐約城足球球隊的訓練師,之後在加州成立了Innovate Performance公司。他提到,這種Curry極其喜愛的零食在心理方面給他帶來的好處可以大大抵消任何身體方面的擔憂。

「如果這是一種慣例,而且他的表現仍婉美,那麼無傷大雅。」Barr說,「爆米花很輕,它雖然是鹹的,但是鹹味並不重,更多的在於攝入量以及他是否喝了很多水。」

(大通中心爆米花牆)

「如果球員的表現或是飲食出了問題,影響到了體脂率或是精力,那麼你可能會對此表示堅決反對。但是球員也不能只吃運動食譜裡那些食物。考慮到NBA賽季對身體的耗損,有的時候你必須稍微寬容一些。」

Curry說:「在客場的環境中打球,我把爆米花視為我整體愉悅感的因素之一。如果場館裡的爆米花不好吃,這會影響我的心情。」

記者告訴Curry,聽上去爆米花實際上應該被歸類為他最喜歡的食物。Curry說:「我知道我不能對它有依賴性。不過確實是的。」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