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時代怪物!史上第三位場均大三元球員?你們還是小看Doncic了

短短一個休假期,新賽季戰罷11場,——你怎麼可以還站在看待新秀的立場上去看待Doncic呢?Doncic根本就沒有給籃球作者們任何喘息過渡的機會,就進入了完全不同的境界來展現他無與倫比的籃球智慧。28.7+10.3+9.3的基礎資料足夠震撼,32.8%的回合佔有率+61.1%的真實命中率+聯盟第2的BPM,高階資料近乎完美。Doncic現在是MVP級別的球員,既是你相信他現在的表現會隨著賽季深入有所回落,那我也相信,Doncic的實力也會穩穩的停留在聯盟前十的水平上,而這才僅僅是他的二年級。

但要如何描述Doncic的表現,依然讓人戰戰兢兢。這是年輕一代對上一代球星發起猛烈衝擊的賽季,Doncic和Trae Young的後生可畏很可能是過去20年都沒有見過的場面。沒錯,我知道二年級的LeBron就已經場均27分了,但那依然不同,

Doncic和Trae Young不是帶著歷史級的身體天賦降臨在籃球世界,他們都有各自明顯的純身體層面上的弱點,這樣的球員放在過去,可能經過漫長的歷練,最後在26~30歲的絕對巔峰期,也達不到現在這兩人水平的80%,而他們倆個,優秀到你甚至不知道該從哪個方面提些改進意見才好。

所以如何給Doncic下定義,讓我思考了很久。亞裡士多德認為,合格的定義應該包括兩個部分,一部分是事物所屬群類的一般特質,另一部分是該事物與該群類其他事物的不同特點。或許大哲學家提供的方法,可以提供一些幫助。

Doncic顯然屬於持球大核心這個類別——什麼是持球大核心?簡單說,把球交給他,他在瘋狂砍分的同時,還要帶動整個球隊的進攻體系,這樣的球員拿到30分+10助攻是家常便飯,而最典型的代表自然是LeBron。

然而,Doncic屬於持球大核心這個群類的基本特質,也僅限於此,你很清楚的知道,他跟LeBron這樣球員的不同。LeBron擁有NBA歷史上最逆天的身體素質,這賦予了強大的衝筐威懾力,是帶動一星四射體系的基本能源,而Doncic顯然不具備哪怕40歲的LeBron的身體條件。

事實上,任何劃時代的球星,都擁有他們壓倒時代的絕技,LeBron的攻筐,Curry的三分,Durant的中距離莫不如此。有人說,Doncic最像那個後撤步三分和造罰球能力超強的得分後衛——從打法上看,Doncic的確是此人之後,又一個撤步三分愛好者,也的確年紀輕輕就學會了一身要罰球的本事,甚至魔球化的出手分佈也頗為相似。說出來你可能不信,Doncic還更加魔球一些,他在16英尺到三分線之間的長兩分割槽域,本賽季只出手了一次。但依然不同。Doncic的突破爆發力並無優勢可言,他的投籃甚至不夠準,三分命中率只有31%,這並非是小樣本下的手感失常,他新秀賽季就差不多是這個準星,在西甲聯賽時,他的遠投準星也沒有比現在好多少。當然,他出手難度大,實際投籃能力比三分命中率體現的更好。

如果你只看一些過去我們關心的重要能力,那麼Doncic就不應該這麼厲害:超強的身體素質,是攻擊籃筐的重要條件,這是突分流最常見的基礎;超強的投籃手感,是吸引上線夾擊的重要條件,這是投傳流最常見的基礎。再考慮Doncic甚至都不投中距離,如果不看他的比賽,你實在不知道這個球員是怎麼做到這兩樣資料的:在32.8%這樣高的回合佔有率下,竟然維持了高達61.1%真實命中率——沒有三分命中率幫助提升效率,也沒有長兩分幫助提升產量;場均送出了9.3次助攻,而他的衝擊力和投籃威脅本不該有太強的改變陣型能力。

這就是Doncic作為新一代持球大核心的特別之處。

我常說,Doncic有跟Curry一樣的靈光一閃,有約基奇一樣好使的手腕,他也擁有聯盟最頂級節奏流運控大師的過人技巧。但在你看過Doncic的大量比賽之後,最後能得出的結論就是——Doncic具體用哪一招都不重要,甚至他是否過掉防守人也不重要,只要他想辦法把球弄進籃筐就行了,又何必在意什麼樣的形式呢?

我們過去被各式各樣擁有華麗絕技的超級巨星們養成了一個習慣,就是要求球星一定要有某方面的具體優勢,才相信他能做到某個特定的結果——比如他的crossover華麗迅捷、他爆發力驚人的第一步、他的拜佛讓人心驚膽戰——而Doncic恰恰就不這麼做,他是把每一個比賽回合作為一個具體問題,然後想辦法從武器Curry掏出一個應對手段來解決問題。

我們看一些案例。

下面這個回合,Doncic擋拆,過掩護時身體倚著Osman,面前是防擋拆的Love。

如果LeBron來打這個球,他可能會在過掩護瞬間就把Osman擺脫,利用Love腳步慢、運動能力差的劣勢,直接搶出身位完成扣籃。

如果Paul來打這個球,他可能會卡住Osman後,再利用一次Powell的掩護,往球場左側移動,讓Osman擠過掩護有一個時間差,根據Love是否上前補位,決定是自己投還是給Powell順下扣籃。

是的,我們大體上能猜到LeBron和Paul的選擇,但Doncic有完全不同的想法:

這是你絕對絕對無法想到的上籃方式——Doncic先用身體擠開Osman,再變向從Love右側搶出身位,擠著Love傾斜身體,用左手完成了挑籃。你沒法評價他選擇的邏輯在哪,但這個過程中,他身體的協調性、上籃的手感展示得淋漓盡致,整個過程沒有絕對速度,沒有彈跳爆發,卻充滿靈性、柔和、以及想象力。

下面這個回合,Doncic一通操作,最終也沒有完全過掉Tatum,但還是完成了打板上籃,造成了羅威的幹擾球。

他的爆發力和變向速度並不足以吃掉那些身體條件優秀的側翼防守人,但過不掉人不等於不能完成突破,Doncic有力量,有尺寸,有找角度上籃的精巧手法,他需要的只是讓自己和球到達距離籃筐足夠近的位置,他就有足夠的辦法擠出、躲出、晃出足夠的空間,把球弄進去。

所以如果我是對手的教練,在佈置防守Doncic的策略時,一定會告訴球員:

不要以為他沒過掉你就萬事大吉了,等到他來到籃筐附近時,那才是考驗的開始。

Doncic的過人,不拘泥於任何招式和形式,可以利用一切可能的方式,迷惑對手,完成突破,並且不侷限於腳下或者手上的操作。Doncic還真的可以——確認過眼神,一眼過四人。

這就是Doncic的天賦。他也靠著這種能力,交出了聯盟最頂級的攻筐和近筐表現——他有多達58%的出手來自籃下或者近筐區域,他的籃下命中率高達72%,近筐命中率達到了53%,這些是他超高得分效率的基礎。

Doncic的傳球,也有著類似的道理。

Doncic不是那種完全依靠絕對投籃威脅或者逼迫對手不得不在突破路線上密集佈防,從而改變防守陣型來帶動隊友的型別。Doncic的傳球,靠的是兩樣東西:

第一,依然是料敵先機的判斷力。我在以前的文章裡也經常講這個話題——某種意義上,擋拆就是一種猜拳遊戲,持球手們和防守人,在持球人投籃、上籃、傳順下隊友、傳外線射手、傳底線空切球員的多個選項之間不斷變化,看誰能判斷出對手的意圖,猜拳正確一方贏下回合的博弈。Doncic就是最會玩猜拳遊戲的那個人,他駕馭擋拆的複雜局面擁有天生的靈感——他總是比你快一步改變出拳手型,絕對是彈簧手的典型代表。

看看Doncic是怎樣用幾乎沒有多餘動作的傳球,迷惑金塊的防守的吧:

巴頓為何會撲向外線的小Curry?因為Doncic傳球時,掄臂的動作更像給45°射手——這甚至不是一個假動作,Doncic的眼神和動作相當連貫,但他掄臂的角度更像給45°隊友,但只要動作稍微再加一點幅度,就變成了直塞籃下。

再看下面這個回合,Doncic幾乎是大搖大擺的走著進入了拓荒的三秒區,沒人敢輕易的上前阻攔他,所有人都在閉氣凝神的等待著他下一步的動作,Doncic連續完成轉身,這一系列操作看起來都像他常見的依靠腳步晃出空擋後的精妙挑籃找板或者拋投,結果他選擇了分球隊友的空切——感受一下這一球的節奏,反覆的多看幾次,你能確認到底在哪一刻,Doncic突然改變了念頭,選擇了傳球嗎?

我猜就是他起跳準備出手的一瞬間,他發現白邊也起跳了,於是藏在白邊身後的克雷伯就有了機會,Doncic中途改變方向,把球給了過去——Doncic需要的就是那麼一瞬間,就改變猜拳手型了。

防不勝防啊…

第二,是Doncic刀尖上操作的膽大心細。Doncic是全聯盟傳球最冒險的球員,可能沒有之一這個修飾——那些精彩暴扣與失誤之間五五開的回合,Doncic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喂球,甚至是四六開、三七開的回合,他也敢於冒險,所以你能看到像這樣挑戰濃眉天賦極限的過頂吊球。

以濃眉的臂展和機動性,差個0.01秒,就是一個失誤。但Doncic把球給過去了,而這樣的操作在他每個比賽夜晚都會出現。

Doncic的大膽,是建立在他精準傳球技巧、對隊友能力的充分掌握,以及時機的準確判斷基礎上的——膽大是畫面張力,內在的,是心裡精準的盤算和精湛的手活。

當然,Doncic也有一些問題。

Doncic已經是一個技術和打法上相當成熟的球員,他已經把投籃分佈優化得極為魔球,精通各種終結手法和傳球手段,交出了MVP級別的基礎資料和高階資料,你只需要安心的等待他提升外線投射表現,把三分準星提升到更可靠的水準,比如三分命中率是36%或者37%這樣看得過去的資料,就可以了。

但有一件事,還是需要警惕——Doncic正在成為聯盟新一代的大三元王,他可能會成為歷史上第三位實現場均大三元壯舉的NBA球員,這當然是了不起的成就,但在這項成就的背後,有兩個疑問。

第一,Doncic的大膽傳球,的確極好的帶動了球隊進攻,交出了漂亮的助攻資料,但也付出了高昂的失誤代價。他的助失比是2.13,比新秀賽季有不小的進步,但也尚有進步空間。Doncic的進攻特點,決定了他不可能成為頂級的控制失誤高手——要創造足夠有想象力的傳球,必然要有所犧牲。但類似下面這樣出球隨意的回合,還是可以儘量避免。

第二,追求海量的防守籃板是沒有意義的。個人防守籃板資料,是含金量最低的一項基礎資料,因為這項資料完全無法準確的反映出球員對於球隊籃板保護的真實貢獻。有太多的防守籃板,其實只是不發生對抗的自然回收。

事實上,卡板行為在NBA是無處不在的——這很必要,因為有些情況,卡住對手讓隊友收板,比自己親自去收還要穩妥,洛佩斯兄弟就是憑藉這項技巧,成為了聯盟裡著名的,個人籃板資料一般,對團隊籃板影響顯著的內線。

讓持球手優先拿到防守籃板立刻開始推進,對一些球隊來說有快攻的實際意義。但獨行俠就不是快攻型球隊,這跟當年雷霆的戰術有本質區別。

所以,防守籃板這項資料,對Doncic來說,沒必要如何看重。

當然,Doncic是個進攻籃板也很不錯的球員,他有非常好的衝板嗅覺和補籃意識,這點值得稱讚。

大三元從本質上講,是人類作為十進位制動物對資料和諧的一種強迫症追求,其實這是一項沒有任何資料專家看重的技術統計,更多是為了噱頭。

我們更應該看到的是,Doncic得到高產高效得分的手段,帶動隊友的非凡能力,他用歷史級判斷力、視野、近筐手活、聰慧、靈感、身體的協調性和強壯,等等跟跑跳爆發甚至遠射手感無關的能力,交出了MVP級別的超人表現,這是我們必須給予一個天才的讚譽。

Doncic,他就是這個聯盟下個時代最優秀的2~3個球員之一,而下個時代來臨的日子,也許已經近在眼前了。

原始連結:https://new.qq.com/rain/a/20191115A012ON00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