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NBA奇葩獎金條款:Irving 8項條件難實現,場均4+4藍領衝MVP!

今天,NBA勞資協議專家專家報導了一個有趣的故事——拓荒中鋒Jusuf Nurkic將因為缺席他本賽季的第13場比賽,而確定無法拿到本賽季125萬美元的獎金。

Nurkic去年夏天與拓荒續簽了一份4年4800萬美元的合約,在此基礎上還包含了一項「激勵條款」——只要拓荒收穫至少50勝,而Nurkic的出勤數超過70場,那麼他就能拿到這筆獎金。在NBA的球員合約當中,類似的激勵條款十分常見,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關於NBA「獎金」那些事兒,看看NBA歷史上都有哪些奇葩的「激勵條款」。

NBA「獎金」科普

為了增加競爭平衡性,確保聯盟健康有序地運營,NBA制定了一整套繁複、完善的薪資規定,所謂的激勵條款,也是其中之一。NBA勞資協議規定,各隊在與球員簽署的合約中,可以包含三類激勵條款,分別是:績效、學業/身體成就和額外的提升。根據勞資協議規定,後兩個種類的激勵條款將始終包含在球隊的薪資總額中。

勞資協議中對激勵條款有著嚴格的界定,在最常見的第一類——「績效獎金」當中,就會根據實際情況,判斷該條款是「可能實現」還是「難以實現」的,以確定這筆錢是否計入球隊薪資總額。而且在每個賽季開始之前,都會對相關條件進行重新評估(球員經歷交易後也會重新評估)。

決定激勵條款是「可能實現」還是「難以實現」,主要基於球員上賽季的表現。比如一名球員上賽季場均15分,那麼基於場均15分的「激勵條款」就被認為是「可能實現」的,而基於場均20分的「激勵條款」會被認為是「難以實現」的。

以Nurkic為例,他在2018-19賽季出場72次,幫助拓荒取得53個勝場,因此他的激勵條款曾被認為是可能實現的。可是,本賽季他因為重傷過後將會長期缺陣,其下賽季的激勵條款,被判斷為「難以實現」,將不被計入下賽季拓荒隊的薪資冊。

另外,為了防止球隊利用激勵條款鑽空子——避開薪資帽的限制給球員提供更高的薪水,NBA還同時做出了一些特殊的規定。包括:

1. 雙向合約不能包含任何激勵條款;

2. 底薪合約不能包含任何激勵條款;

3. 薪資上漲的最高限制對於激勵條款依然有效,如果薪資每年的上漲幅度是5%或者8%,那麼「可能實現」和「難以實現」的激勵條款的上漲幅度也是5%或者8%;

4. 如果一份含有激勵條款的合約要延長,那麼相應的激勵條款也需要延長。激勵條款的數額可以最高上漲或者下降8%,但是不能被取消。

而且,根據勞資協議的規定,「難以實現」的激勵條款,不能超過該賽季球員正常薪資的15%。當球隊試圖簽下多名合約中含有「難以實現」激勵條款的球員時,在計算剩餘空間時,第一名球員的激勵條款可以不計入薪資帽,但第二名球員的激勵條款在簽約時都要計算在內。

總而言之一句話,NBA允許球隊通過在合約中加入獎金來激勵球員打出更好的表現,但同時,也儘量杜絕了想通過「激勵條款」來鑽規則漏洞,破壞競爭平衡性的行為。

那些奇葩的激勵條款

NBA的激勵條款五花八門,種類繁多,其中一些觸發條件簡直超出了你的想象。下面就為您列舉一些NBA史上那些奇葩的「激勵條款」。

今年夏天,Kyrie Irving與籃網隊簽下了一份4年1.365億美元的頂薪合約,本賽季薪資為3272萬美元。不過,為了留出更多空間進行後續運作,籃網與Irving達成協議,在這份合約當中增加了100萬「難以實現」的激勵條款,其中共包含了8個不同的觸發條件,每個價值12.5萬,分別包括:

1.例行賽至少出戰70場;

2.例行賽至少出戰60場且場均失誤少於2.4次;

3.例行賽至少出戰60場,且場均至少獲得4.6次罰球機會;

4.例行賽罰球命中率88.5%;

5.例行賽場均至少命中2.8記三分球;

6.例行賽場均犯規少於2.1次;

7.例行賽當Irving在場上時,籃網百回合至少得到114分;

8.例行賽當Irving在場上時,籃網百回合失分不高於106分;

如果你仔細研究Irving此前的數據統計,就會發現,以上這些指標,幾乎都剛好卡在「難以實現」的那條線上,目的就是為了將獎金排除在薪資帽計算之外的同時,讓Irving有最大的可能性拿到這筆錢。其中諸如場均犯規數低於2.1次這種指標,對於比賽根本沒有實際意義,之所以被設計出來,單純就是為了「財政目的」。

相比Irving,當年塞爾提克給「大寶貝」Glen Davis開出的「激勵條款」背後更有邏輯性,但表面上看,仍略顯怪異。

Davis身高只有201公分,但卻能一直在內線翻江倒海,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身體的「厚度」。不過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體重讓Davis有了和7尺長人對抗的資本,但同時,也會影響他的敏捷性和靈活性,增加傷病風險,如何拿捏好這個尺度很重要。

於是塞爾提克設計出了這一激勵條款,對Davis的體重提出了要求,如果達到減重指標,他將獲得50萬美元的額外獎勵。

值得一提的是,Davis並非唯一涉及「減重獎金」的NBA球員。湖人隊曾在2010年的選秀大會第二輪總第58順位選中一名叫做德里克-卡拉克斯特的中鋒,並在隨後和他簽約時在合約中增加了一項激勵條款。結果卡拉克斯特成功「達標」,薪資因此翻了近一番——他新秀年的基礎薪資只有27.5萬美元,但因為達到了「激勵條款」規定的所有條件,最終賺到了47.4萬美元。

對於有關「體重」的激勵條款,人們一直褒貶不一,Shawn Kemp和Eddy Curry們,肯定對此頗有意見,但他們所在的球隊肯定都是該條款的堅定支持者。

我們都知道在布雷克-葛瑞芬和Chris Paul統治快艇之前,拜倫-Davis曾經是這支球隊的領袖。在2008年夏天,Davis與快艇簽下一份多年期合約,其中包含一項價值100萬美元的「激勵條款」,觸發條件是例行賽出戰70場,同時球隊勝場數超過30場。

這兩個條件當中,第一個很好理解,但第二個就有些奇葩了。唐納德-斯特林願意多支付給這位球隊領袖100萬美元,就為了他能帶隊打出一個30勝52負的賽季?這未免也太沒追求了。

當然了,如果你瞭解斯特林「鐵公雞」的本色,就該清楚,贏球從來都不是他的主要目標,賺錢才是。

諷刺的是,在簽下這份合約的第一個賽季,Davis例行賽因傷缺陣17場,因此與獎金無緣,而接下來的2009-10賽季,他健康地打了75場,但快艇卻只取得了29場勝利,結果他再一次與獎金失之交臂。

NBA以球員數據統計作為「激勵條款」的觸發條件,是非常常見的。但這其中,也有一些非常奇葩的例子,讓你感嘆總經理們的腦洞實在是超出想象。

Matt Bonner是一名深受球迷喜愛的球員,甚至得了個「白曼巴」的愛稱。他在2010年與馬刺簽下一份為期四年的續約合約,這份合約當中包含一項「激勵條款」,觸發條件是投籃、三分、罰球三項命中率之和達到169%。

這一激勵條件顯然是基於邦納此前的投籃表現,但將一名球員的三項命中率加在一起計算的情況,我們印象裡只在所謂「180球隊」這件事上得到過體現,而將其作為「激勵條款」的觸發條件,僅此一例。

有趣的是,儘管邦納在2010-11賽季投出了全聯盟最高的三分球命中率(45.7%),之後的連續三年也都保持著超過42%的恐怖三分命中率,但因為罰球拖後腿(這四年合約期內罰球命中率最高僅為76.2%),他始終沒能拿到這筆獎金。

除了數據統計之外,個人獎項也經常被用作「激勵條款」的觸發條件,其中有一些實在離譜。

Luke Ridnour曾是西雅圖超音速隊一名不錯的組織後衛,效力球隊五年時間裡場均得到9.1分5.5次助攻,為Ray Allen、Rashard Lewis輸送過不少彈藥。

不過作為2003年的首輪秀,Ridnour在2007年新秀合約到期後,和球隊續簽的第一份「大合約」當中,卻包含了一項不可思議的「激勵條款」——如果他獲得年度最佳防守球員,就可以多拿到150萬美元的獎金。

考慮到Ridnour這份合約的均薪只有600萬,150萬的獎金額度可謂慷慨,但是,讓一個身材瘦削的小個子去競爭DPOY,這是多麼殘忍的一件事情啊?要知道,當時壟斷聯盟最佳防守球員獎項的,可是Ben Wallace、Kevin Garnett、Dwight Howard這群怪物!

所以,理所當然的,Ridnour沒有拿到他的獎金。終其一生,別說最佳防守球員,他連最佳防守陣容的門檻,都沒摸到過。

你覺得這就是最誇張的「激勵條款」了?並不是。以下兩位所經歷過的事情,會更加突破你的認知。

Ridnour的前隊友Nick Collison,曾經在他的一份合約中獲得了這樣一項「激勵條款」——只要贏得聯盟MVP大獎,就可以多拿10萬美元。

瓦特?Collison的確是一名被嚴重低估的團隊球員,有數據顯示,他對比賽的實際影響力遠遠超出其職業生涯場均5.9分5.2個籃板的貢獻,他也因此成為雷霆隊史首位獲得球衣退休殊榮的球員。

可是MVP?你給一名職業生涯從未染指過任何個人獎項的球員直接設定了這樣一個激勵條款,這是對聯盟的羞辱,還是對Collison本人的羞辱?

但Collison畢竟還是一名值得尊敬的優秀球員,相比而言,前勇士球員阿多納爾-福耶爾的職業生涯,只能用平庸來形容。可是這位純藍領內線(職業生涯場均4.1分4.7個籃板),同樣獲得過和Collison相似的待遇——他曾經在一份合約中獲得過這樣的激勵條款:如果贏得例行賽MVP大獎,可以拿到50萬美元的獎金,如果贏得總冠軍賽MVP,還能再多拿50萬!

其實也別50萬了,如果聯盟允許,我建議把激勵內容增加到50億,反正他也拿不到……。

 

原始連結:https://new.qq.com/rain/a/20191117A07MBH00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