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加拿大櫻木花道!預定今年新秀籃板王,也是灰熊未來

灰熊今年的選秀,真是有點東西。

讓人印象最為深刻的自然是Ja Morant,這位新科榜眼開賽至今的表現相當不錯,11場比賽,6場得分超過20+,目前場均砍下18.9分3.4籃板6.0助攻,得分助攻全部領銜今年所有新秀,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新秀的第一個30分也是由Morant砍下的,此外他還在面對黃蜂的比賽裡打進了一個絕殺上籃。不誇張地說,按照這個勢頭下去,Morant很大可能會拿下最佳新秀。

除了Morant之外,灰熊在今年的選秀大會上還摘下了一個首輪秀,那便是21順位的Brandon Clarke。作為一個曼菲斯的非樂透秀球員,Clarke在球迷間的名氣並不大,看衰他的人也不少,然而10多場比賽過去,Clarke卻成為了這屆新秀當中效率最高和籃板最多的那位。

至今為止,Clarke場均可以拿到11.7分6.3籃板1.3火鍋,他的籃板、籃板率、火鍋全部排在新秀第一。需要說的是,Clarke的場均上場時間只有21.7分鐘;此外,他的進攻效率也是非常可觀,投籃命中率高達61.5%,三分出手不多,總共14中6,命中率暫時保持在42.9%,罰球命中率也有91.7%,真實命中率則是67.0%。

他在本賽季的多場比賽裡都展現了自己的高效,其中面對太陽,Clarke全場9中7,拿到了16分11籃板,這是他生涯的第一個雙十;面對灰狼,Clarke 7投7中,百分百命中率拿到了18分8籃板;過去3場比賽,他又分別7中6、9中6、7中5,命中率高達74%,對於一個新秀來說,效率之高讓人驚嘆。

儘管順位不高,但是Clarke可能會成為今年新秀裡的一匹黑馬。

作為岡薩加大學的主力前鋒,Clarke和如今身在巫師的八村塁是大學隊友,有些相似的地方在於,兩人都不是本土球員,其中八村塁來自日本,Clarke則來自加拿大,他們也都是鋒線和大齡新秀。不一樣的是,Clarke是轉校生,受限於規則他在大三缺席了一個賽季,大四是Clarke在岡薩加的第一年,他場均可以拿到16.9分8.6籃板3.1火鍋,火鍋率高達11%,是WCC賽區最好的護框手——面對杜克的比賽是他的成名戰,那場比賽他送出了6個火鍋,杜克三少都至少挨了一個。

Clarke的身高並不高,只有203cm,臂展也只有204cm,支撐著他在籃板和護框端送出優異表現的一大原因是,Clarke的運動能力非常出色,彈速和爆發力也很優秀,選秀報告上他的垂直彈跳是103cm——不知何時開始,Clarke被一些球迷稱作是加拿大櫻木花道,某些層面還真是有些像。

憑藉著大四的出色表現,選秀大會開始前Clarke也被邀請進了小綠屋,他在ESPN等各大媒體的預測裡都是樂透秀。可惜的是,並沒有太多球隊看好這位年輕人,Clarke掉到21順位才被灰熊選中。

之所以會被看衰,原因也不難理解,首先Clarke是一個大齡新秀,參加選秀前他還有三個月就要23歲——比Devin Booker要大一個月,比Myles Turner小五個月,這兩位可都是2015年的新秀;

此外,雖然Clarke的運動能力很強,防守意識也很出色,但他的靜態天賦畢竟是硬傷,尤其是和身高相差無幾的臂展,很可能會制約他成為一個防守精英;

而且Clarke的投射也不好,儘管籃下終結能力出眾,卻不具備中遠距離的射程,這一點很難讓他成為一個空間型的四號位。

不過僅以過去的幾場比賽來看,Clarke展現出來的似乎比選秀報告上要好那麼些,他的優點確實是優點,運動能力強,籃下終結好,場均內線得分8.2分,命中率高達69.2%——Morant絕殺的那場比賽,如果Morant的上籃沒進,Clarke已經做好了補扣的準備。

爭搶籃板積極,籃板率達到13.7%,這個數字排在聯盟第45,比Anthony Davis還高些——在球隊擁有Jonas Valanciunas和Jaren Jackson Jr.的情況下做到的;

出乎意料的是他的投籃,選秀報告上寫著他的中遠距離投籃是弱項,不過至今為止的比賽,Clarke一共在10英呎之外出手了40次,命中率55%,包括了14中6的三分。

受限於天賦和自主進攻技巧,Clarke很難成為一個巨星球員,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和Morant、Jaren Jackson Jr.一樣成為灰熊未來。

他在夏季聯賽上就已經打臉過一次,作為灰熊的夏聯隊長,Clarke場均可以拿到14.6分8.6籃板1.6助攻,當選了2019年的夏聯MVP;熱身賽期間,Clarke場均只有9.8分,不過在不足20分鐘的時間裡,他也能搶到9.8個籃板,同時命中率達到了55.2%;例行賽至今,Clarke的比賽貢獻值是14.8,PER值是22.0,兩項都是新秀第一,而且遠超新秀平均水準。

對於Clarke的期待,選秀報告上他的模板上限是Paul Millsap,認為他可以向Millsap學習,生涯早期從防守做起,逐漸完善自己的進攻技術,往3D大前鋒方向發展,這將需要大量的時間和努力——倘若是能成長為Millsap,灰熊絕對是賺了。當然目前來看,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依然有很多可以雕琢的地方。

Clarke的幸運之處在於,他在新秀賽季就被委以重任,灰熊給了他不少的機會,甚至動用了原本給Valanciunas的上場時間。而且第一年身邊就有著Morant這樣的隊友,兩人加上Jackson、De’Aaron Fox將會是灰熊未來的重點培養對象。

灰熊過去兩年剛剛拆掉了他們的輝煌陣容,有意思的一點是,以往灰熊的選秀其實並不算特別好,Hasheem Thabeet、OJ Mayo、Xavier Henry等樂透秀全部沒有打出來或者水掉。過去兩年,他們已經接連選中了不少可塑之才,也許再過個幾年,這支球隊就會再次崛起,期待一支新的青年軍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