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Carmelo Anthony能夠在拓荒改寫他生涯的最後篇章嗎?

波特蘭正在探尋他們的答案。Carmelo Anthony渴望再次證明他仍然屬於NBA。同時我們也在見證這個青春活力的賽季中,最引人注目(最殊死一搏)的試驗。

波特蘭拓荒的傷勢十分嚴重,以至於完全摧垮了他們的前場。鑑於上賽季鋒線上Al-Farouq Aminu和Maurice Harkless的離隊,同時Jusuf Nurkic、Zach Collins和Pau Gasol都還傷病未愈,教頭Terry Stotts不得不派上Rodney Hood、Mario Hezonja、Anthony Tolliver和Skal Labissiere這樣的角色球員進入輪換陣容來填補鋒線上的空虛。但這並沒有奏效:目前波特蘭以4勝8負的戰績僅排名西區第13位,根據Five ThirtyEight的預測,他們打進季後賽的機率只有26%。考慮到拓荒在不到一個月之前還在談論贏得NBA總冠軍,如今他們在通往樂透的路上越走越遠,這無疑是一個相當巨大的打擊。

在輸掉最近七場比賽的六場後,其中包括Damian Lillard在對上籃網的比賽中拿下職業生涯新高的60分,拓荒極其迫切地需要一些改變,任何能使他們幡然覺醒並振作起來的改變。好吧,這個改變當然符合條件:

這位征戰了16年的老將、十次入選全明星的球員,已經有超過一年的時間沒有披掛上陣了,在上賽季給火箭隊打了十場比賽就被裁掉後,安東尼已經多次明確的表示他想要再次回到聯盟中。安東尼上週表達了他重返NBA賽場的願望—當被問到是否想重返NBA,他立刻回答說「2000%」—並在週三告訴TMZ Sport他持有「對每一個機會都保持開放」的態度而想要加盟一支球隊。現在這個機會將在波特蘭出現,這對他來說是全聯盟中最明智的地方—一支充滿已打造好的天賦的球隊、一支渴望總冠軍的球隊、更是一支急需前鋒的球隊。但是安東尼將必須靠表現去賺得這份薪水:根據ESPN的Woj的消息,安東尼於拓荒簽下的是一份非保障合約。

根據ESPN的Bobby Marks的消息,這份合約每天為安東尼提供的薪水不到$15,000,並且只有當他一直留在球隊中直到明年的1月7日,才會變成完全保障性的。換句話說:這是一項證明性質的交易,完全取決於安東尼在短期內表現出的願意扮演波特蘭要求他扮演的特定且明確的角色的意願。而且,也許更為重要的是,它取決安東尼是否有這樣一種高效的能力,一種能讓教頭斯托茨從過去不得不過度依賴他匱乏的前場球員的情況中解脫出來,能提升現有的在身高上具有劣勢的、被過度消耗的陣容的能力。

基於安東尼不久前的表現,有一些值得懷疑的理由。在經歷過2017-2018賽季在奧克拉荷馬的起起伏伏之後,期間他多次想要替補登場,而這幾乎讓他發瘋了。然後他加入了James Harden,Chris Paul和與之有過分歧的前教練Michael D’Antoni所在的火箭隊。在那,他成為了一名替補球員,只有當傷病出現或者比賽計劃需要時,才會先發登場,這讓他平靜了下來。然而,他在這個角色中掙扎著想要做出貢獻,包括在幾場重要的比賽中他極不穩定的投射還有,更為關鍵的,極其容易被滲透的防守。

火箭隊在安東尼上場的294分鐘內被對手多得63分,在此期間,他們每100回合丟掉令人沮喪的112.2分。對手一次又一次地選擇用擋拆來針對安東尼—一種足夠具有諷刺意味的策略,因為當安東尼還在雷霆的時候,哈登和保羅就將這種策略推廣了,同樣在2018年的季後賽,多諾萬-米丘也用這種策略對安東尼和雷霆隊造成毀滅性的影響,而這對於上賽季初已經因傷病和前後矛盾而苦苦掙扎的休士頓火箭隊來說,他們很難度過安東尼在場的時光。火箭隊的消息人士告訴ESPN的巴克斯特-霍爾姆斯,「他們沒有預料到以進攻為中心的防守將多麼受限。」一位猜測「如果他們知道他會在防守上足夠掙扎,安東尼就不會被招入球隊。」

根據Cleaning the Glass的看法,增加一名35歲的,在遠離賽場一年以前掙扎地想要打出現代NBA防守的球員,這對於拓荒來說是一次冒險的提議,因為拓荒在非垃圾時間內的每回合限制對手得分僅排在19位。哈桑-懷塞德火鍋很多。但他不是那種能在禁區作為防守大閘的精英,能夠通過聰明的卡位和底線的威懾來掩蓋隊友的錯誤。拓荒隊已經派上了沒有真正頂尖的外線防守者的小個後場。Kent Bazemore可能是最接近的人,但是要防守更高大的側翼球員,他的重量級別還不夠。(一根潛在的救命稻草:斯托茨長期以來一直偏愛保守的防守策略,在這種策略中,他的大個子球員在對方擋拆時往回撤,而不是上前幹擾對方掩護,請求隊友換防。這種方法可以使安東尼免於遭受在外線例行防守時的焦慮。)

在沒有任何人能夠保護安東尼的情況下,將他引入本已十分脆弱的防守中,對於拓荒來說事情真的會好很多嗎?也許不會,但波特蘭希望安東尼的油箱裡仍有足夠多的油,並有足夠的跳投的手感在球場的另一端產生影響。除了胡德出色的開局表現之外,他們在三號位和四號位上的進攻幾乎一無所獲。

Kent Bazemore的投籃命中率是35.8%,三分球命中率是34%。海佐尼亞的表現甚至更加掙扎,三分線內和線外的命中率僅有32%。託利弗的情況甚至更糟,他的兩分球和三分球投籃命中率僅為24%。三人場均加起來送出3.9次助攻和4.1次失誤。對手也基本都在忽視他們,將他們所有的防守注意力都放在利拉德和C.J. McCollum身上,並敢於讓波特蘭的「其他球員」來擊敗他們。在週三的比賽中,暴龍隊教頭尼克-納斯甚至在比賽中給了利拉德「柯瑞在總冠軍賽所面對的」般的防守待遇,其中包括一部分的box-and-one戰術。這種戰術奏效了:暴龍隊將利拉德成功的限制到在12投2中的情況下僅得9分;貝茲莫爾、海佐尼亞、拉比西埃和新秀納西爾-利特爾合計28投7中得到24分;當然多倫多也帶走了勝利。

如果波特蘭不能在前場發掘一些新的答案,事情就會這樣繼續下去。良好的幫助雖然很難找到—尤其是對於一支已經深陷奢侈稅的球隊,一支就幾乎沒有誘人交易籌碼也不想送出已有籌碼的球隊(運氣好的話能在20歲的新秀安芬尼-史密斯打出亮眼表現後將其交易出西北太平洋賽區,這對雙方都有利),一支潛在交易目標清單受到聯盟規定限制的球隊(阻止今年夏天簽約自由球員合約的球員在1月15日之前被交易)。拓荒需要一名廉價的球員,一名可以得分,並且可以獲得的球員。他們引進了安東尼,據報導在過去的幾年波特蘭多次試圖引進他。利拉德已經招募過安東尼,並表明了對安東尼加入球隊的支持,據報導,利拉德支持安東尼的加入—也許在某種程度上是因為他已經看夠了海佐尼亞的糟糕表現,十分感謝。 安東尼不必拿出自己過去的巔峰水準來幫助拓荒隊。就算是他在休士頓有所衰退的表現—在41/33/68的投籃命中率下,場均29.4分鐘得到13.4分和5.4個籃板,超過50%的出手在三分線外,而不是如同他在巔峰時期那樣堅持中距離跳投—仍然會讓他成為教頭斯托茨可獲得的最高效的進攻型前場選擇。

如果他能將自己的接球投籃效率提高至兩個賽季前在奧克拉荷馬的水平,那一年他能給出高達37.3%的三分球命中率,那麼他可以在利拉德和麥科勒姆被重點盯防或者在打擋拆的時候,在球場的另一個角落提供具有價值的威脅。雖然安東尼一直以來都是一名以投籃作為第一、第二和第三選擇的球員,但他也是一名聰明且經驗豐富的進攻性籃球手,在他職業生涯中,每36分鐘上場時間場均送出3.6次助攻。同時當對手設陷使球從拓荒後衛的手中傳出的時候,安東尼也能將一次有效的傳球轉變為一次很好的出手機會。我不知道他能否在接下來的比賽中表現出色。但是他有能力,這對於幾乎沒有前場進攻的搖搖欲墜的拓荒來說,是不可忽視的影響。

這個角色既不是至關重大的,也不是光彩奪目的,但這就是安東尼現階段需要接受的角色。如果他願意接受並扮演好這個角色,他最後就能夠在NBA尋找新的生活契機,就像Dwight Howard一樣—另一位近年來逐漸淡出聯盟的前超級球星—已經接受了在洛杉磯作為一名角色球員,一塊補充拼圖的生活。如果安東尼對此選擇迴避,或者不能符合球隊的要求……那好吧,他從波特蘭的離開將可能比他在休士頓打了10場球后就被裁這一過程來得更快。

對於一名未來的名人堂成員來說,這算不上是一個光鮮的結局,你可以說這對安東尼很重要。正如他在今年夏天的一次採訪中對ESPN的Stephen A.Smith所說的那樣:「我感覺我愛這個比賽,但比賽卻不愛我。」不過現在,經過過去幾個月的「重新評估我的職業生涯,重新評估我的人生。」安東尼獲得了另一個機會,來書寫一些更接近於自己所喜歡的最後篇章的內容。他相信自己仍然能打出NBA級別的水平,仍然能為一支球隊提供幫助—一張可以轉變為百萬美金的被忽視的刮刮樂彩票。拓荒隊扭轉現有頹勢並重新回到季後賽爭奪行列的機會,也許正取決於安東尼是否是他們正確的答案。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672743.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