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Kawhi和Green是如何永遠改變了暴龍?

對於去年的那隻暴龍來說,不論發生過什麼,苦澀和悲傷都無法成爲上賽季結局的一部分。當一隻隊伍奪得總冠軍時,所有人都喜形於色。

憑藉著科懷-倫納德和丹尼-格林二人完美的表現,關鍵時刻的發揮還有幕後的領導力,暴龍奮力奪得了上賽季的總冠軍,同時也平息了多年來衆人對於暴龍這隻總是屈居下風的「僞強隊」的嘲笑和噓聲。兩位也通過在多倫多的這段時光,與身邊所有各司其職的隊友們一起重新證明了自己,科懷-倫納德重申了自己仍舊是聯盟最佳球員之一這一事實(也許沒有之一),而丹尼-格林終結了那些認爲他已處於下坡的觀念,證明了自己依然處於角色球員前列。

如果這個夏天,科懷-倫納德沒有選擇回到家鄉洛杉磯,繼續駐守暴龍的話,格林也會留在多倫多。唉,然而對於身爲自由球員的倫納德來說,一個衛冕機會沒能引起他更多的共鳴,這也導致了格林選擇了他能獲得的最佳合約,湖人。當暴龍在2018年的7月,達成交易的那一刻起,二位的離開就註定成爲暴龍沒法逃避的風險,而且沒有任何人能改變這一點。然後就如大家所見的那樣,倫納德做出了他的選擇。

「我從來不會讓自己處於負面心態,」 在週六快艇隊內訓練時,倫納德對記者說道。「在聖安東尼奧時,我跟科裡-喬瑟夫做過隊友,他就來自多倫多,我瞭解那個城市,我就是去那裡打球的,陪他和他的朋友出門玩,他向我展示整個城市。對於交易和暴龍管理層,我一直很樂觀。因爲我知道馬薩伊(烏傑裡)在那裡,他們已經就是一個很棒的團隊了。所以去那打球就不是什麼不好的事,就是要一直保持豁達樂觀的心態。」

倫納德曾不止一次地提到過,儘管他已經身處洛杉磯了,可還是有很多加拿大球迷前來爲他一年的多倫多生涯而表達感謝,這是他從未聽說或經歷過的事,不論是在聖安東尼奧時,還是被交易後。

他的離開沒有一絲怨念。倫納德說他看了一些暴龍最近的比賽,帕斯卡爾-西亞卡姆和OG-阿奴諾比的表現令他印象深刻,然後他也表示很期待在週一跟老隊友們的重聚。

「他沒有續約暴龍不是因爲什麼合不來,真的,」 快艇總教練道格-瑞弗斯說。「這是一種歡快下的離別,而不是那種不歡而散。我老實說吧,在我們的聯盟,分手通常都是後者。但是他做到了,這個難以做到的成就,在比較美滿的狀態下選擇離開。這真的很罕見,以前有發生過嗎?就算有,它也是很難得的。「

格林身披暴龍戰袍征戰了104場比賽,倫納德則是84場。由於這段多倫多的時光略顯短暫,他們沒有在球隊隊史統計上留下什麼傲人的記錄。倫納德和格林分別排在隊史得分榜的30位和第64位,籃板榜的第49位和第68位,抄截則是第39位和第57位,還有勝場貢獻值的第24位和第47位。然而他們還是會被納入最受喜愛歡迎的暴龍球員當中,儘管二人擁有截然不同的性格,但大家和球隊依舊會將他們聯繫在一起。

當然,他們的表現確實改變了暴龍隊。特別是倫納德,他成爲了這支球隊大半光輝歲月的譜寫者中重要的一員。

不管怎樣,格林和倫納德,他們待人接物的方式永遠地影響了這隻暴龍隊,不論是整體還是個人。確實在他們的幫助下,那隻暴龍隊的所有人都在簡歷上添加了NBA總冠軍這一頭銜,但他們二人帶來的影響具有更深遠的意義。比如格林和倫納德從根本上改變了暴龍對於事物的認知,也改變了他們商業上的管理方式。

這週日,暴龍就要在例行賽第一次面對與湖人簽約後的格林。第二天晚上,他們又要在例行賽第一次對上於快艇簽約的倫納德。確實,這樣的失去刺痛人心,但不管如何,暴龍的更衣室永遠歡迎這兩位球員。

考慮到這點,我們(The Athletic)找到了幾位暴龍球員,讓他們說說格林和倫納德在去年的奪冠途中如何影響了大家,還有那些在今後十幾年仍會被提及的經典回憶。(在The Athletic採訪凱爾-洛瑞之前,這位控球后衛遭遇了左手拇指末節指骨骨折,所以在週五的賽後,理所當然的我們限制了關於傷情和比賽的相關話題)

弗雷德-範弗利特,後衛:與像他這樣的超級球星並肩作戰,包括和他經歷的所有種種,都是我生涯中的第一次。當場上最棒的球員在你隊裡與你一同走進球場時,這真的無與倫比,在你真正與這種傢伙做隊友前你根本沒法想象。這種感覺真的太有意思了。

諾曼-鮑威爾,鋒衛搖擺人:我知道他是誰(因爲鮑威爾和倫納德都是來自南加利福尼亞,所以他這麼說),我瞭解他的性格,我清楚他在場上場下是什麼樣的。我不知道的,可能是他的日常準備和他是如何鞭撻自己,他怎麼選擇自己道路,他怎麼考慮要做什麼和爲什麼要做。 我最在意的可能是,他如何專注於提升自我,如何去保證所有做的事對於他來說都是對的。

馬爾科姆-米勒,鋒衛搖擺人:說到影響,那肯定是他的職業精神還有他那高效的做事方式,他會來的很早,完成工作,做康復訓練,投進該進的球,完成訓練,接受額外康復訓練,然後復出。就是那種職業精神和熱情最令我印象深刻。

OG-阿奴諾比,前鋒:我會說他的舉止,你能想象他有多冷靜嗎,這一點感染了所有人。

賽爾吉-伊巴卡,中鋒:他當然改變了我們的隊伍。就像範弗利特說的:他是超級巨星。我們已經是一隻不錯的隊伍了,然後在你擁有了像他一樣的超巨之後,他就能將隊伍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我們所有人都清楚這一點。這就是我們把他交易過來的理由之一。

阿奴諾比:生氣?不,他不會,他是個很有意思的人,他不會生氣。他,不會生氣。他很冷靜,特別冷靜的一個人。總是保持良好心態。

範弗利特:他基本上不會像其他好勝心強的巨星那樣,苛求自己的隊友。

「(格林)他總是會說點什麼。他也總是樂觀向上的。」

帕斯卡爾-西亞卡姆,前鋒:(格林)他就是一個很棒隊友,一個能一直爲球隊考慮,團結隊友的球員。一個真誠的人,一位天生的領袖。像他這樣擁有奪冠經歷的球員對於球隊來說,重要性肯定是毋庸置疑的。單單他的經驗,就能幫助我們所有人。

阿奴諾比:他總是在說話。他,總是在說話。他也總是樂觀向上的。他也不會生氣,就是在鼓勵所有人。他也從不慌張。

鮑威爾:他會一直團結所有人。如果我們在賽場外安排什麼活動,他會確保每個人都能參與其中。我覺得他就是能連結整個團隊,不論場上還是場下。

範弗利特:他經驗老道而且已經在聯盟待了很久了,但是他跟人相處時不會感覺他很老了。除非你在訓練或者比賽後放鬆時,跟他嘮嗑了兩小時,你纔會發現他已經年過30了。

米勒:丹尼就是我們隊裡的可靠資源。一位靠得住的隊友,能投籃,能防守對面最強的球員。他是一位射手,所以我會觀察學習他的投籃和所有他的場上行爲。還有他在賽場外的舉動和商業管理也令我深受啓發。丹尼就是那種萬能膠水型的人。他也是個萬事通。

鮑威爾:我想說在那場與聖安東尼奧的比賽後(指格林和倫納德被交易後第一次回到聖城那場暴龍輸了18分的比賽),我認爲他是第一個正面開口談論那場比賽的人而且他還繼續講著我們要如何反彈,我們要怎麼做才能變得更好。

範弗利特:丹尼永遠都有聲音,不論局勢好,還是不好,或者其他情況。我們就需要他這樣的領袖。

「(倫納德)要麼他會持續這種水平,要麼他會打開開關,盡全力去贏下所有該死的比賽」

範弗利特:我們經歷了很多挑戰。那一年有高峯也有低谷。

尼克-納斯,教練:有好幾次在隊內會議裡,我覺得他(倫納德)在用他的方式試著融入並引領隊伍。我相信你可能還記得我很多次談論他的領導能力,這是個很長的故事,大家都曾說他不是一個領袖說他這說他那的。我也不是說幫他掩飾什麼。就上賽季初期,我記得應該是我們戰績在13-4的時候,我們正開著個小會議關於如何提升進攻端的,他就突然站起來走到前面,跟全隊說,「我的想法是這樣的。」對於我來說,他已經做到最好了。真的是完美。

範弗利特:大家都知道,他其實說的不多。我認爲當時他還是花了挺多時間纔對我們敞開心扉。我覺得對於開放和信任隊友方面,在場下,他做的很好。但是在賽場上,我想他是在一年的時間裡慢慢建立與全隊的信任的。我覺得他和凱爾(洛瑞)在很早就產生了好的化學反應。然後你可以看到化學反應是逐漸在整個隊裡慢慢生成的。

馬克-加索,中鋒:需要的時候他自然會說話。對於我來說,這點是一個很棒的領袖特質。當團隊需求時,他就有聲音,一種所有人都會聽從的聲音。他會講正確的點,他關心正確的事物,這很出色。我能在更衣室做到這點。在更衣室我聲音很大,很多人願意尊重我。但是他是一直都是這樣,永遠保持這一點,而且從不悲觀。永遠平衡,永遠穩定。你可以看到他是如何表達的,那是他自己方式。他不會情緒化。他從不過於興奮或者太過低落。他總是那麼平穩永遠不會脫軌。

納斯:我不大確定在上賽季我是不是在公共場合說過這些,在二月份的時候,我曾想過:「他沒有在全開狀態。他就是每晚保持在30分左右。」 我思考過這個,覺得這事會有兩種走向,要麼他會持續這種水平,要麼他會打開開關,盡全力去贏下所有該死的比賽。結果,大家都看到了。

阿奴諾比:每當比賽焦灼,難解難分之時,我們就明白,不用擔心,我們有科懷。

範弗利特:他就是我們每晚的壓箱底的大招。不過有時這樣的想法也會反噬我們,比如因爲我們賽前準備不夠充分,或者因爲我們太小看對手,我們就容易太過依賴科懷,把比賽全部交給他,但是這就是在季後賽我們所需要的。他就是每當我們陷入危機的最強王牌。

加索:(倫納德和格林)的能力,他們的智商還有當然了他們的體魄都是遠超過那些普通的NBA球員的。不過他們也很清楚要贏得比賽不是說靠一兩個球員就行的。你要去做一些書本上不會教你的事情,比如說如何幫助隊伍去得分。在比賽計劃中不會額外地規劃到這種地步,但是他們永遠都會去做對於隊伍來說正確的事,對於他們來說這也是唯一關心的事。

阿奴諾比:我們曾經2-0落後於公鹿(在東區決賽上),對的,然後他們兩還是很冷靜,所以我們全隊其他人在他們兩的影響下也變冷靜了。

範弗利特:我覺得直到季後賽時我們才激發出了我們的全部潛能。整個例行賽我們有過很多高光時刻,但是我們沒有沾沾自喜因爲我們清楚我們的目標遠不在此。我們劍指總冠軍。我們整年裡好幾次思考過這個事,當我們看到他不在出戰名單裡時。「哦,行了,我現在明白了。輪休是有道理的。我們爲了得到他做交易也是有道理的。因爲在四月,五月和六月,我們需要他。」 對於隊伍來說,直到於費城的系列賽,才真正凸顯出來,很明顯,他拯救了我們。然後在與密爾瓦基的系列賽中,那時明白了,「這次我們真的有機會了。」

「你會懷念所有的小事。」

伊巴卡:我想他(倫納德),因爲他是巨星啊,我們誰不清楚啊。我肯定不會去否定這點的。我們都明白,如果他還在我們身邊,我們可能還會有機會跟他並肩站在總冠軍賽的舞臺。這就是我想的事。不過作爲一個朋友,我很瞭解他,跟他在賽場外出去玩過好幾次,但現在,他不在了,你會懷念那些時光。他習慣在賽前或者訓練前跟我們一起,我們經常在飛機上開開玩笑。你會懷念所有的小事。

納斯:我認爲(格林)他的離開給予了我們一些球員成爲領袖的機會,去成爲丹尼-格林那樣的球員。這百分之百是我們所渴望的。弗雷德(範弗利特)就是丹尼-格林那樣的類型。格林他擁有兩個總冠軍,他已經在聯盟度過了十五個年頭,好像是十二個,管他呢。但你沒法完全取代一位職業高智商球員,一位能用投籃殺死對手的球員,一位拼命去求勝的球員,一位多次站在頂端的球員。

伊巴卡:丹尼是一個真正的領袖,一個話語領袖。像我之前說的那樣,我們知道無論勝敗,丹尼還是那個丹尼,他會保持一致,他永遠有聲音。這也就是我們想念的他。

西亞卡姆:(倫納德)他的方式,他的態度,他掌控比賽的手段,這些會伴隨我一生。我是個情緒化的球員。每當事情不如我意,我就會趨向於有點情緒化。但看看他,他從不沮喪,他的心態永不會變,他的殺手本能,他的穩定表現,他的冷酷無情,特別是當事情危機時他還是那樣。這是我要從他那裡學習的東西。對於我來說,這是我所向往的。這也是我一直以來所努力的。投丟了球,不要因此而受挫。我以前經常在投丟了一個球后開始破口大罵,因爲我想投進每一個球。但他的那些,纔是我真正想要做的。

伊巴卡:不去討論我們在賽場上曾經擁有的偉大時刻,是件很難的事情。同樣的,也沒法迴避那些賽場外的美好。他之前來參加我的節目(伊巴卡的「美食」節目,「How Hungry Are You?」),那肯定是我永遠忘不了的(大笑)。在節目裡我們的對話,我每一個字都不會忘。

範弗利特:總之,我會回憶跟這兩個傢伙一起奪冠的偉大體驗,但是對於我個人來說,爲了我的生涯,我會帶著這些往前看,不斷前行。

加索:一個總冠軍爲我們帶來一種特殊的羈絆,特別是我們所共同經歷的跌宕起伏。那些低谷有時深不見底,但是我們攜手共進,克服了種種難關。沒有什麼指責,我們包容一切。然後那段登頂時刻,確實無比輝煌,因爲所取得的成就對於每一個人來說都意義非凡。每一個人對於那段成功都有他們自己的故事,但最重要的是我們如何同甘共苦,一起走過這段路程。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翻譯團]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科懷-倫納德和丹尼-格林是如何永遠地改變了暴龍 由  睡遲了 發表在虎撲·翻譯團-Lounge https://bbs.hupu.com/fyt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679654.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