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PG和雷霆曾如戀人般高調!但分手何嘗不是互相成就?

當雷納德和喬治合夥的密謀在今年夏天揭曉時,震驚之餘,多數人大概都顧不得去質疑「加州孩子回家」這個提法。畢竟,雷納德的家鄉河濱市(Riverside),以及喬治的家鄉棕櫚谷(Palmdale),兩個聽來詩情畫意的小地方,距離燈紅酒綠的洛杉磯都有100公里左右開外。所謂「回家」,更像是粉飾二人野心的託詞。

對於保羅-喬治,在離開度過兩年蛻變時光的奧克拉荷馬時,也無須費心解釋這一個細節。去年夏天剛與雷霆隊完成4年1.37億美元的續約合約時,他這樣打趣道:「如果你是加州人,那我會說自己來自棕櫚鎮;如果你是奧克拉荷馬人,那我會說自己來自洛杉磯。這樣比較容易解釋明白。」

但「事少錢多離家近」這三項中起碼滿足了兩項,「回家的誘惑」——雖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家——仍讓人無法拒絕。

不同於此前幾年間讓聯盟格局震盪的數次巨星移位,喬治和雷霆從分道揚鑣的那一刻,即便不可避免地心生哀怨,也沒有花太多時間便得以消解。他的決定不過讓原本就在球隊計劃內的重建提前、提速,而本就擅長選秀的雷霆不僅手握大把首輪籤,新賽季的球隊面貌也沒料想中那麼衰。

但也有讓他時至今日仍遭受非議的點,譬如在合約期內主動向球隊逼宮交易;但平心而論,喬治也並非孤例,甚至不是首例。

比賽終究還要繼續。在上週適時復出,並迅速用兩場合計 70 分的表現調整至最佳狀態後,喬治終於要面對來自奧克拉荷馬的老熟人們了——雖然這支熟悉又陌生的雷霆隊中,幾個月前仍在並肩戰鬥的老熟人已寥寥無幾。但是按照慣例,面對奧克拉荷馬來客,喬治的自我介紹理應是——

「我來自洛杉磯。」

高調示愛、好人卡,以及「我以爲他很享受」

雷霆在今夏的分崩離析,留給其他NBA球隊一個慘痛啓示:別再輕易用自己的當家球星來命名某個節慶、某個街區了,除非真的像獨行俠和諾維茨基那樣情比金堅。

對於奧克拉荷馬市長大衛-霍爾特而言,今夏就接連體會了兩次痛感十足的打臉。雷霆在此前兩個賽季的兩位當家球星,都被他用來命名某個特殊的日子,以資褒獎。可如今人都走了,紀念日還要不要過?

更爲諷刺的是,奧克拉荷馬官宣的首個「保羅-喬治日」定在 2018 年 7 月 7 日,而男主角在 2019 年 7 月 6 日選擇跟這座城市說分手。從戀人的視角看,「渣」得一塌糊塗。急得霍爾特市長只能在推特上發起了「好人卡」:「對於奧克拉荷馬而言,PG 是個好人,尤其是他對當地社區年輕人那股慷慨的勁兒。」

但他畢竟不是另一個在 NBA 呼風喚雨的霍爾特(前馬刺老闆),所以只能在失去後宣泄哀怨:「球員即使有合約在身也能像自由球員一樣運作,我們就學着習慣和接受這一現實吧。」

高調示愛,並不是雷霆一廂情願的舉動。喬治本人也曾流露真情。去年夏天,當多數人都以爲恢復自由身的他瞄準了洛杉磯的另一支球隊時,喬治在闡述了一大通「回家的誘惑」後,喬治卻話鋒一轉:「但是我來到了奧克拉荷馬,愛上了這座城市,也爲(續約)這個決定感到快樂。」

2018年宣佈續約奧克拉荷馬後,喬治與威少興奮抽起雪茄

一年後,回望那些諧劇般的一唱一和,與其幸災樂禍地歸納爲「秀恩愛死得快」,不如坦然地承認 NBA 時代風氣發生的劇變,已經容不得任何理性的空間給堅守的承諾,以及長情的陪伴。

一如戀人間的間隙、齟齬,都在不經意間降臨,且一旦發生便很難彌合如初。但即便在雷霆被另一個加州孩子利拉德絕殺出局,連續第三年沒能邁過西區首輪時,喬治在一年前續下的長約,以及 0 號和 13 號之間像極了愛情的互誇互捧,都讓雷霆球迷確信今夏整個聯盟的風雲變幻中,自己的球隊和球星都在遠離風暴的舒適港灣中。

於是,纔有了多諾萬教練在得知真相後的悵然若失:「我驚呆了,我以爲他很享受在這裏的時光……」但這種享受的感覺,並不具有排他性。

攜手兩年,決不能算是露水情緣。但是最爲諷刺的是,雷霆兩年前從溜馬交易獲得喬治時,的確曾做過「一年使用權」的最壞打算;兩年後分手時,才發現那份四年期的新合約中,喬治的確只把一年貢獻給了奧克拉荷馬。像是命運輪迴,又像是人品守恆,與其說是超巨們的劇本讓人看不懂,不如說是這個年代 NBA 的愛與恨,逐漸開始逃離契約、道德、職業精神等諸層面的束縛。

學着接受,於是不會輕易悲傷,假裝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樣。

一別兩寬,各取所需,我們的世界終究有一點不同

熱戀時的絮語,在激情褪去後再細細琢磨,怕是要讓當事人羞紅了臉。不知喬治是否記得自己一年前說過:「我不需要大城市,我不需要聚光燈;我要求不高,行事低調,喜歡把自己冷藏起來;我也不愛去酒吧,參加派對,或是趕電影首映禮什麼……」

釣魚取樂的老年退休生活,對於正處於人生最好年華的喬治,終究是太寡淡了。

至於今夏與快艇、與雷納德的這一通操作,則是「不要輕易考驗人性」的最佳例證。好萊塢之城應有盡有的繁華,那些他原本以爲生活並不必需的元素,一時間如盛宴般陳列在他面前。這個曾經距離洛杉磯那麼近又那麼遠的加州小鎮青年,在印第安納、奧克拉荷馬的小市場品味了九年安詳寧靜的生活後,第一次站上了能將自己的各方面價值最大化的超級舞臺。

最重要的,還是與另一位剛剛拿到總冠軍和 FMVP 的頂級小前鋒聯手,成爲洛杉磯新主人的廣闊前景。這對於明年季後賽期間就要年滿三十的喬治,如何不產生吸引?

2019年7月24日,喬治正式以快艇球員身份亮相

但雷霆也犯不上怨念,因爲兩位當家球星的先後出走,除了宣告他們自 2007 年選中杜蘭特起打造的這套班底徹底瓦解,還爲他們換來了未來 7 年的 15 個選秀權——普萊斯蒂最擅長操盤的建隊模式。更何況,得到了保羅和加里納利的雷霆絲毫未見擺爛之勢,而心心念念求之的謝伊·吉爾傑斯-亞歷山大不出意外地好使,也讓球隊在現狀與未來之間得到了銜接。

這一切,都是喬治「逼」着雷霆做出的改變。連續3年季後賽首輪出局,的確讓推翻重建提上了議程,但要不是喬治毅然決然的回家,一切來得都不會那麼快。

於是,在我們感嘆 NBA 「世風日下」之時,卻發現有些既成的事實從未改變。星光熠熠的洛杉磯永遠需要、也永遠能招募來巨星,而多數時候在聚光燈之外的小市場球隊——譬如雷霆——則永遠需要一套運行良好的造血機制,以應對像今年夏天這樣的疾風驟雨。

奧克拉荷馬城,這個看似折騰十餘載,最後爲他人做嫁衣的中部城市,卻走出了過去六年中三個例行賽MVP、一個(二屆)總冠軍賽MVP,以及得分王、助攻王等多次多項數據領跑者。就連喬治,也是穿着雷霆的球衣,生涯首次同年入選一防加一陣。

雖然真正屬於奧克拉荷馬球迷的最高光時刻,停留在了 2012 年總冠軍賽的賽場上,但過去十年間聯盟格局的造就,卻處處都能得見「雷霆製造」的影子。而如今,新一輪的造血計劃又悄然開啓,準備好迎接 NBA 在21世紀的第三個十年。

不同球員、不同球隊、不同城市都只能在適合自己的道路上走得長遠,這無關對錯,只是選擇。當自詡「洛杉磯人」的喬治與奧克拉荷馬舊友重逢,除了感嘆「也許我們的世界終究有一點不同」,也不妨彼此送上期許——看人生匆匆,願我們同享光榮,願我們的夢永不落空。

13號球衣已經讓人了,還有什麼理由不往前看?

不論是保羅·喬治,還是身穿雷霆 13 號球衣的上一個球員,最終都只是這支球隊的匆匆過客,而職業生涯更高光的時刻也許在別處。喬治離開沒多久後,雷霆就把 13 號球衣讓給了新簽約的中鋒賈斯丁-巴頓,不知是否有種與過去徹底切割的意味。

如今的雷霆13號球衣,屬於中鋒賈斯丁-巴頓

這樣的套路雷霆球迷也早已熟悉。早在兩年前,雙向球員 P.J.多齊爾就穿上了杜蘭特空出的雷霆 35 號球衣,一度讓相關人士心生不悅。雖然當時嘴硬地堅持說 35 號球衣遲早會在雷霆退休,但這些年來愈發耿直的杜蘭特對雷霆的隔空炮轟,又讓這件事多少蒙上了一層陰影。

如果不算雷霆老隊長尼克·科裏森的 4 號,從2007年到今年夏天,那些曾經定義雷霆天賦、希望和上限的名字,始於杜蘭特,終於喬治,大概最終只有一個能高懸於切薩皮克能源球館的上空——象徵希望,也象徵終結的 0。

既然都是過客,便也無須沉湎於過往。更何況,這極有可能是喬治與雷納德並肩的第一戰,沒有理由不往前看了。

 

原始連結:https://new.qq.com/rain/a/SPO2019111900138800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