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當聖安東尼奧的河水,不能再逆流而上!

​當Steven Adams又一次在和Tim Duncan對抗後摘下一記進攻籃板,並把球交給Westbrook再組織一次進攻時,我清楚的聽到了新式跑車轟著引擎把一輛手扶拖拉機甩在馬路上,而後者的輪胎髮出拼命想追上但倍顯屈辱的嘎吱聲。

這種屈辱的嘎吱聲音發生在99年Duncan捧杯時穿著西裝坐在尼克替補席上的尤因身上;這種屈辱的嘎吱聲發生在00年1月Duncan砍下46+14時對面的卡爾馬龍身上;這種屈辱的嘎吱聲在大夢身上響起過,在Duncan身邊的羅賓遜身上響起過,所有的超級內線都會在某一個瞬間突然之間邁過人生的節點,然後變成需要靠著呼吸機維持生命、隊友和教練紛紛像不願意繼續支付醫療費的子女一樣從渾身上下的每一處毛孔散發出不耐煩的垂危病人,然後一邊散發著嘎吱聲一邊退休。

但我從來沒有真正在自己腦海中想象過嘎吱聲出現在Tim Duncan身上的那天。在過去的二十年裡,他們更換了四次陣地戰的第一領袖(Duncan-Parker-Ginobili-Leonard);改變了三次打法(雙塔-Parker&Manu的高位擋拆-多點突分、擋切與三分群);Duncan的角色更改過四次(比老大還牛逼的超級新人-絕對老大-被從前小弟逐漸反超的第二選項-不可或缺的零件)。

在他所有疑似要完蛋的年份裡,11年他被灰熊踢了屁股但13年立刻揍了回來,13年對巴蒂爾射失了拋射但第二年立刻4-1紳士橫掃:Duncan當然在不斷變弱,但在每一段地震級別的變化裡,Duncan總是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合適位置,一如既往地維持面癱與體面,然後在重大比賽裡突然站出來,面對一防的小喬丹打出27+11並等著「Duncan是不會老的」之類的標題刷爆各種媒體頭版。

但在2016年的時候,一切都不一樣了。

Duncan去了替補席,Duncan每場只出場二十分鐘,Duncan在整個第四節都坐在板凳上,Tim Duncan不斷遷就時間,去變成從前沒有做過的新角色。但我們認為這都沒關係,我們依然相信在西區決賽開始之後他會像從前一樣,在關鍵的、不站出來就不行的場次成為球隊的定海神針,蓋Westbrook兩個冒然後把亞當斯擠出禁區,又一次成為「你大爺就是你大爺」的傳奇,但結果卻是和馬刺的籃板保護一道被拆成了骨肉分離。 當球星不再能回應我們的期待時,我們會認為他們真的老了,Duncan最終成為了無數不可逆的英雄遲暮傳說裡的一員,和尤因賈霸大夢鯊魚們並無區別。

Manu Ginobili也沒有能逆流而上,和Tim Duncan一樣。

我們對這個阿根廷人的喜愛,隨著他頂部的毛髮數量減少而與日俱增,這其中有很大程度是因為他比賽的方式比Duncan與Parker更能掩蓋自己的衰老。Parker要靠速度,Duncan總是堅若磐石,因此當時光老人在背後把他們推離巔峰時,你能清楚看到Parker的掙扎和Duncan的反常,但Ginobili體面許多。

他的招牌嘛,是第六人、奇兵、銀色聖城裡的奇妙能力歌。因為本來就是別出心裁和不確定,所以人們也能允許他無釐頭的失誤。當衰老到來時,我們的第一反應都是「哦他只是開啟了反向小天才模式」,而不是立刻意識到「好吧,他這是力所不能及了」。

2014年總冠軍賽G5裡他縱貫全場,在轉換進攻裡迎面砸了波許一記重扣,就此拔掉了勒布朗第一節給邁阿密人艱難續上的幻想;

2015年1月他刷新了自己生涯阻攻記錄;17年他用一記經典阻攻吸走了James Harden的魂魄;18年馬刺在無數的流言與更衣室扯皮中艱難前行,季後賽首輪對上勇士,Ginobili在G1第一節抄截後投中超遠三分,然後幫助馬刺贏下了唯一一場球,然後在我們都覺得他還能打時選擇退休。在不為人知的陰暗角落,一定有一個人在Ginobili統計他能創造的「奇蹟」數量與頻率,而這個數額正在以我們察覺不到的方式悄悄歸零,最終到了Ginobili無法忍受的地步。託尼Parker退休在2019年,但有關於他職業生涯的葬禮發生在2015年對快艇的搶七裡,他面對Chris Paul在快攻中飛身上籃後投失的瞬間。

這個2009-2013賽季馬刺實際的進攻端核心,兩年前總冠軍賽首戰最後一刻面對詹韋夾擊在地板上扭身投中擦板的英雄,以速度和上籃聞名的持球後衛,想在這個充滿傷病與痛苦的個人賽季裡再做一次馬刺的關鍵先生,用自己最熟悉的方式接管比賽,然後在十拿九穩的快攻裡荒腔走板。沒有比這更直觀和殘忍的「我意識到我做不到」的瞬間了。Parker沒有Duncan那就算只能跳0.3公分也能成為護框大神的身板,也和Ginobili這樣天生魔球,具備射程和高階傳球技巧的後衛不一樣,歲月和傷病在依賴速度和籃下進攻的他身上留下了更深的溝壑,而馬刺控球後衛上的選項又太多,於是昔日的進攻核心只能拼命與米爾斯爭奪先發與出場時間。 GDP都不再是GDP了,肉眼可見。

但我們依然誤以為馬刺可以順利的渡過這一切。08、09、10三年,馬刺接連早早出局,痛定思痛的Popovich和經理決定改變球隊的進攻重點,改變隊內Duncan-Parker-Ginobili三人之間的球權配比,大刀闊斧的改革在例行賽收到了卓越成效幫他們拿回了西區第一,然後在11年首輪被灰熊黑八。

當你嘗試了你能嘗試的所有方法,為了變得更好做出了從前沒有做過的犧牲,打著自己不習慣的籃球,然後你剛拿出的一點成果立刻被擊的粉碎後,你還能堅信自己腳下的方向是正確的嗎?沒經歷過的人大多無法理解2011年夏天馬刺球迷的絕望,但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馬刺會陷入一段時間的沉寂期。

然後他們立刻站了起來,以10-0的姿態暴打了爵士快艇和雷霆,Manu在底線背傳給格林的鏡頭讓查爾斯巴克利在演播室裡充滿敬畏的宣佈「這就是我見過最美妙的籃球」,然後呢?杜蘭特、Westbrook和哈登用自己的天賦謀殺了馬刺的團隊,哈登聽牌面對Leonard投進三分,我們又一次為馬刺下了論斷:好吧,我們11年對你們想得太悲觀了,你們確實走了正確的路,但你們敵不過天賦了。

然而,13年他們又一次以末日狂奔的姿態殺入了總冠軍賽,勾引無數馬刺球迷系大V狂刷情懷,他們把三巨頭逼入了絕境,然後投丟了幾個罰球,遭了雷-艾倫一箭穿心,搶七落敗。Duncan拍地板的無奈和以及面對巴蒂爾拋射+補籃不中的鏡頭重播交相輝映,終於讓我們鼓起勇氣再做了一次判斷:行,你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你們也可以敵過天賦,但你們命不太好,這次,你們總是真的不行了吧?

接著,聖安東尼奧奪冠了。

這是近代最動人的四個故事之一,有關於童話和似乎被擊敗的時光與命運,自那之後沒人敢說馬刺真的老了:15年我們說他們輸了一點運氣,16年他們67勝緊追勇士,但G6輸給雷霆雙少最後的輝煌。Duncan退休,但我們知道還有Kawhi Leonard,會沒事的、馬刺會沒事的……

最終,故事終結在了17年西區決賽第三節Leonard跳投出手前。

所有的故事都開始急轉直下,更衣室矛盾、撕扯、巨星權力、要求離隊、交易,這些看起來似乎永遠不會出現在馬刺新聞裡的字眼頻繁的在社群媒體上刷屏,後Duncan時代的希望Leonard去了多倫多並替那座城市贏下了第一座冠軍。而馬刺呢?

他們獲得了兩個正在高速老去的過氣全明星,他們有了一堆後衛但幾乎沒有側翼導致球隊頭重腳輕,他們有一堆溢價合約,永遠都不會離開「過去」的球隊,好像第一次不大能看見「未來」。19賽季他們48勝,終結了自己50勝的傳奇記錄;如今他們徹底失去了自己賴以生存的防守也難以解決後衛問題,開季5勝10負在西區倒數第二,大部分人會承認,這下子…….馬刺可能又要終結自己從不缺席季後賽的記錄了。

立志不碰菸酒的男人在工作半個月之後先是接過了甲方的黃鶴樓,然後又在一次和部門經理的飯局裡白酒喝到吐,我們不斷妥協、不斷打破自己的底線,然後一去不返。聖安東尼奧馬刺在我眼裡一直是一道閘門,門的這頭是未來,門的那邊是過去,中間是奔流的時間。他們就像一道鐵壁一樣橫立在那裡,把夾帶著我們些許記憶的洪流攔在鐵門之外,並告知我們這是連結世紀初的最後一條線。

如今鐵門拉開,聖安東尼奧和那個時代的一切,都消逝在未來。在段子之外的世界裡,河水終究無法逆流而上。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0764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