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走在自己道路上的藝術家,我們如何理解只屬於Irving的特殊性格?

我們為何要支持Kyrie Irving?

前幾天發現了一個驚悚的標題——Irving回應大眾:體育是無知的。於是,趕快打開看一看。原來,11月28日那天,在塞爾提克與籃網的比賽當中,現場無數的綠衫軍球迷狂噓已經加盟籃網的Irving,即便這場比賽Irving因傷並沒有出戰。於是,賽後Irving在Instagram PO出了這樣一篇文章,來回應球迷噓聲:

「一直是這樣,今晚再次展現了體育、娛樂是多麼無知和愚蠢。這是一場於現實世界毫無意義的秀,因為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比如找到比把球投進籃框更重要的人生,或在社會這個魚缸裡學習成長,再或者在家人去世後成為支柱,在事情發生後不知所措。但是一場比賽比人的精神健康和行為舉止更加重要嗎?或者說現實中遇到困境,還必須為NBA和球迷表演?是嗎?愛你的球隊、球迷就是一切?再次感謝,這是比賽,服務主場購票者為宗旨,不惜有損那些有血有肉的人。媒體、網路上酸民PO出「真知灼見」,覺得自己是尋求改變的意見領袖。多麼荒謬!但我每次都會站在真相這一邊,有意義的人生遠比任何一座體育球館更重要。比賽不意味著被控制和鬧劇,而是展現愛。對藝術的愛是最純粹的人留在體育娛樂圈的唯一動力。不要沉迷於你眼前的一場娛樂遊戲,它永遠沒有生活重要。」

在來自NBA球星的文章裡,這是所見過攻擊力最強、波及範圍最廣、戰鬥慾望最高的。你很難相信,一個靠著NBA獲得榮華富貴的運動員會如此「作踐」自己的事業。在球迷們看來,這顯然是一次巨大的衝擊,到處的嘲諷聲不絕於耳:情商低、問題兒童、心智不成熟….等等,這讓他更像一個活在NBA體系之內的搗亂攪局者。工作生活當中,以個人為中心的人常會讓人敬而遠之。我們身邊都會認識這種朋友,他說的話都很有道理,但是卻總是讓人覺得不合時宜。大家都在笑的時候,他會哭。大家都在哭的時候,他在笑。即便他哭和笑的原因都是真實的也是正確的,但就是顯得不合時宜。

就事論事的來說,不否定Irving的根本原因就是,他的話本身是沒錯的。體育遠沒有生活重要,體育遠沒有家人重要,NBA給大家帶來的是娛樂偏多?還是體育精神偏多?這對於每一個球迷個體都是不一樣的。抨擊Irving的人覺得,他為NBA工作,砸NBA的招牌,傳達了一種忘恩負義的精神。但是Irving能拿到這些巨大的合約,憑的是他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努力與天分。而有一個共識則是,在一個行業內能做到最好的人,做其他的行業基本上也不會差。把Irving定位成一個吃NBA飯的球員顯然並不是精準的。在各取所需的關係之下,Irving華麗的球技為NBA帶來了多少球迷的目光與關注,又有誰能精準地統計出來呢?

以Irving個人的卑微之力,他根本砸不碎NBA這個巨大的招牌。而在NBA中,很多新秀幻想著在球場上用體育精神擊敗敵人揚名立萬,輾轉多年的老球員經歷了生意場的冷酷無情變得圓滑世故,還有一些閉著眼睛只是想專心打球不問世事的球員。NBA是一個文化多元的江湖,沒有那麼多一板一眼的定位。Irving的獨樹一格也不過是滄海一粟。至於Irving這篇文章是不是真的不合時宜,時間會給出答案。

他將有可能當下因為孤僻而難以贏球,也可能不再巔峰之後由於性格原因被冷落。既然他說了,自然可能付出代價,這就是他的選擇。Irving從沒表示過,不會為說出去的話負責。這些都OK。透過新聞和Irving的行為來看,如果這些內容屬實或發自Irving內心,他的性格確實有些偏執且內閉,追求獨一無二。在《九型人格》分類的話,他是自我型人格——悲情浪漫者。這種人格最關注的問題是——如何才能成為一個與眾不同的人。他們不停的自我努力,自我反省,希望能創造出世上獨一無二、與眾不同的形象與作品。

因此,這也是最容易誕生藝術家的一種人格——他們在獨處中綻放獨一無二的藝術之花。不穩定的情緒與抑鬱,始終都是伴隨著這種人格的左右手。而對自己擁有的東西不屑一顧,卻對失去的東西念念不忘,同樣是這種人格的一大特徵。當這種性格達到極端的時候,他們就會忘卻世界的現實,不能正確地看待自己,不能客觀地看待社會,逃避環境而不是轉換思維方式。在綠衫軍的賽季,由於祖父的去世讓他罹患上了憂鬱症。但他從未在公開場合透露過自己的情況。在球員自發組織的一次訓練中,Irving卻獨自走上球館的觀眾席。雖然那次訓練是自發的,但是Irving把自己和隊友們孤立開來的方式讓在場的人感到吃驚。 「他就是孤立自己。」一位當時在場的人說道。

而在地平說的「世界陰謀論」這種論調之下,Irving表現出的也只有世人皆醉的唯我主義。不知道Kevin Durant是不是真的太瞭解Irving了,在這個賽季籃網開局不利的情況下,Irving的情緒又發生了波動。對此,Durant如此說道: 「我把Irving當作是一個藝術家,你得讓他一個人待著。你知道他每晚會帶來些什麼,  因為他很關心比賽,他有自己做事的方式,我尊重他和他所做的。」Durant對於Irving「藝術家」的形容十分貼切,讓他獨處更是直切Irving,剛好契合《九型人格》的性格解剖。而美國的媒體也會偶爾地形容Irving是藝術家,這種形容是他們對待Kobe Bryant和LeBron James時所沒有的。想必,這就是Kyrie Irving追求的獨一無二之一吧!

Irving生氣了,於是他做了一個反抗,為了站在不敗之地。他把自己所珍愛的籃球事業和整個行業都拉到了一個非常骯髒的層級上。這次長文抨擊酸民的事件,讓我們看到了Irving還是那個Irving,不過不知道Durant還是不是原來的Durant了。

核心球員的年齡階層對於一支球隊的構造非常重要,因為,不同階段的球星的需求並不一樣:小將渴望金錢,明星渴望榮譽,老兵渴望尊重。這些正是James Harden、Chris Paul,Kobe Bryant、Dwight Howard這些組合不歡而散的根本原因之一,這也是綠衫軍三巨頭,熱火三巨頭,勇士王朝得以成功的根本原因之一。Irving與Durant,這兩個同樣飽受輿論困擾的球星,能在這個時候聚在一起,或許正是相同的遭遇讓他們在冥冥之中產生的共鳴。

他們都知道,面對瘋狂的輿論,大家都受到了怎麼樣的傷害,他們兩人也都不約而同地儘自己所能地反抗著網路暴民的攻擊。最後,這種關於人格的討論沒辦法能一板一眼的去對應到那一條條框框之上。因為,我們並不瞭解全部的Kyrie Irving。我們也不知道他在真實生活中是什麼樣子。我們得知的資訊,一是媒體側面訪談得來的,二是他本人對著媒體說出來的。然後,結合這幾年Irving的故事,我們大概就可以建出一個這樣的模型了:這個運動員個人能力出色(毋庸置疑),但是情緒始終處於波動(根據報導),孤僻並不善於交流(根據報導),和球隊的關係不好(私下難說)。面對自己的反對者,甚至不惜他透過貶低自己的事業來攻擊他們(個人行為)。

性格讓Irving帶著有色眼鏡看待這個世界,正如我們戴著有色眼鏡看待著Irving一樣。autistic與artistic,只有一字之差,但是一個是自閉症,一個是藝術家。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