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Garrett Temple是如何在NBA找到了定位?

米歇爾-羅伯茨在看到加萊特-坦普爾出現在電視屏幕上時表現出一些驚慌失措。一般來說,美國籃球運動員協會的執行理事通常都會在球員接受全國採訪之前與他們進行交流,以確保他們對這個話題感到滿意。她對坦普爾還不是很瞭解,也沒料到他和鮑勃-雷會突然出現在《Outside The Lines》中,羅伯茨擱下了手上的工作,把聲音調高,但是當坦普爾說話時,他的驚慌感慢慢消退了。

在節目臨近尾聲時,羅伯茨發短信給坦普爾:「我愛你。」

坦普爾曾多次出現在電視節目上,輕鬆地談論着有關警察暴力和心理健康等話題。「如果我們這裏有一個人能做賓州議員的話,那就是他了。」羅伯茨說。坦普爾在華盛頓巫師隊效力時,新秀時期的布拉德利-比爾每天和他一起吃飯,一起做投籃訓練,並把他當做自己最好的朋友。

「我總是告訴每個人他是我遇到過的最好的隊友,」比爾說。「說真的,他堅持他自己的行事作風,每件事都是如此——無意冒犯,但他的行事方式是完美的,我幾乎想模仿他的行事風格,用同樣的方式處理自己的事情。」

你曾經遇到過這樣的人嗎?他們是如此的成功和聰明,但是如果他們不是那麼的和藹可親,他們就會令人生畏。坦普爾兩者兼有,而且他是布魯克林籃網隊的後衛,他還在和一個戴着美國小姐桂冠的科學家約會。「加萊特很完美,」羅伯茨說,比爾稱他是一個「謙遜、敬畏上帝、你想要的完美男人。

聽起來有一些膩味,不是嗎?

比爾說,坦普爾是NBPA執行委員會的成員,他甚至不需要和他談成爲巫師工會代表的事,但是坦普爾一定會把事情辦妥。當克里斯-保羅辭去工會主席一職時,比爾認爲坦普爾「肯定」會是下一屆主席。網隊的側翼喬-哈里斯說,他的隊友很容易就有資格競選美國總統。

「我猜你至少要打到35歲,對吧?」哈里斯說,並指出坦普爾今年只有33歲。「幾年之後,如果他退休了,就去從政吧。那就是坦普爾未來的方向。」

每個人,包括老將在內,都會聽坦普爾的話,但他「對年輕人的影響令人難以置信,」哈里斯說。20歲的後衛扎南-穆薩就很欣賞坦普爾給他的關於如何進入輪換陣容的建議。

「首先,」穆薩說,「加萊特,就像喬說的那樣,現在就可以去競選總統。」

當來自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魯日的蘭斯頓-加洛韋落選後,坦普爾向他解釋了爲什麼去G聯賽比去海外更好。當比爾遇到困難時,坦普爾告訴他繼續前進,不管有多艱難,自己的快樂只有自己能控制。賈斯廷-傑克遜,他的整個新秀賽季都和坦普爾在沙加緬度度過,他回憶說,坦普爾曾告訴年輕的國王隊隊員,想要得到一個花名冊上的位置,然後在聯盟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是多麼的困難。

羅伯茨稱坦普爾是NBPA的大使,因爲他基本上參與了NBPA的所有項目,並告訴年輕球員聯盟可以如何幫助他們。他希望他們認真對待自己的心理健康問題,善於理財,並在形勢不佳時爲自己的第二職業做好準備。他在金融知識會議上發言,並在聯合招聘會上與潛在客戶談論相關話題。布魯克林後衛卡里斯-勒韋爾在他的新秀合約中提前續約後,他們討論了房地產以及租房和買房的利弊。如果你是坦普爾的隊友,你將被告知,如果你有任何問題,他都是有空的。如果你和他很親近,他會主動和你交談。

「如果他們不知道,那就是我的錯了。」坦普爾說。

如果聯盟或者工會要委託一個人寫一本關於NBA的指南,坦普爾將是理想的作者。他已經知道這五個章節是什麼了:壓力,財務,人際關係,專業和了解你的比賽。他現在被認爲是一個可靠的角色球員,但他在意大利呆了一年,簽了9份10天的合約,在他以一份完全保障合約開始新賽季之前,他曾效力過6支NBA球隊和3支G聯賽球隊。

比爾還記得坦普爾在板凳上鼓掌,爲隊友加油,即使不在巫師的輪換陣容中他也能投入自己的工作。他還記得坦普爾在社區裏的活動。坦普爾說,他們會談論籃球、商業和他們「對家人和朋友說不」時的掙扎。當坦普爾想到比爾——一個「安靜的,超越了他的年齡的成熟」的新秀——是如何在一系列意想不到的事件落在自己身上後,在球場內外成長時,他開始有些後怕,彼時他還在華盛頓。

「你需要出現在你應該出現的地方,」坦普爾說。

2012年12月15日,在與當時被稱爲「洛杉磯捍衛者」的球隊的兩場延長賽中,坦普爾爲裏諾大角羊隊出場50分鐘。第二天,在洛杉磯國際機場,他接到了巫師隊副總經理湯米-謝潑德的電話。當他把登機牌交給登機口工作人員時,謝潑德問他是否可以坐飛機到華盛頓去訓練。

坦普爾最終坐上了飛往裏諾的飛機,下午又飛回了洛杉磯,然後坐上了紅眼航班飛往華盛頓。坦普爾和他的朋友克里斯-奎因被告知,球隊將簽下他們中的一人。坦普爾兩年前被馬刺隊裁掉時,奎因是他的繼任者。試訓由蘭迪-惠特曼教練主持進行,包括大量的跑步和一對一訓練。

坦普爾說:「我們都累了。」當時還進行了投籃訓練,但坦普爾意識到,這是在觀察他們是否會崩潰。最終他們沒有。最後,惠特曼告訴他們兩人,球隊會繼續觀察。

這是坦普爾離開LSU的第四年。兩個月前,他還認爲自己在訓練營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來進入邁阿密熱火隊的大名單。他說:「我通常是那種讓汗水從肩膀上滾落下來的人。」,但是在華盛頓的失望是與衆不同的,他重新加入大角羊隊在德州參加了兩場比賽,但他自己心裏卻在想,「無可否認,現在整個形勢都很糟糕。」12月21日,在一場艱苦的比賽後,他回到了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魯日的家中,看望家人,休息,整理思緒。

12月23日,謝潑德再次打來電話。華盛頓想要簽署一份非保障合約。這似乎是一個聖誕奇蹟,但坦普爾必須做出選擇。

當熱火裁掉他的時候,他們要求如果其他球隊給他報價,坦普爾要先給他們打一個徵詢電話。坦普爾的經紀人打過電話後,坦普爾很快就發現自己可以和熱火教練埃裏克-斯波爾斯特拉談話了。斯波爾斯特拉告訴坦普爾,除非有人受傷,否則坦普爾是不會上場的,但如果他再次被裁掉,那麼最好是由衛冕冠軍熱火而不是3勝22負的巫師來裁掉他。坦普爾最終選擇了華盛頓。

我除了告訴湯米和厄尼-格倫菲爾德我要來之外,我還想賭一把,」坦普爾說。「這讓斯波很吃驚。直到今天,每次他見到我,他都說你做了正確的決定,你把寶押在了自己身上。

據坦普爾說,恢復信心是沒有捷徑的。每次一支球隊讓他離開,他都告訴自己,他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NBA。爲了尋求支持,他與父親小科利斯-坦普爾進行了交談,並進行了祈禱。科利斯是LSU的第一位黑人球員,他曾在ABA效力於馬刺隊。後來,他和加萊特的母親桑德拉-強森-坦普爾在巴吞魯日開辦了公益社區、戒毒中心和婦女庇護所。與他的家人談話能使坦普爾平靜下來。

每個球員都有自己的難處,而坦普爾指出,他並沒有像很多球員有沉重的經濟負擔。毫不誇張地說,他可以在落選後保持積極和耐心。

「我去NBA打球的動機從來都不是爲了給媽媽買房子,給爸爸買房子,給奶奶買房子,或者擺脫經濟上的困境。」坦普爾說,「那是因爲我想打球。」

與大多數NBA流浪漢不同,坦普爾說自己,「從來沒有因爲別人懷疑我而生氣」。當然,他堅持了下來,但這並不是因爲他需要證明人們是錯的。他只是相信,尤其是在打過NBA之後,他可以做到他想做到的事情。或者至少他相信自己,而不是懷疑自己。

坦普爾回憶起最近與布魯克林的運動心理學家保羅-格勒內瓦爾就自我懷疑的話題進行的一次對話。坦普爾說:「如果你沒有一點不安、懷疑或緊張,那你就真的不是人類。」你要去處理它,而不是避免它。雖然坦普爾在六年前開始爲巫師隊效力,但他擔心他們會選擇謝爾文-麥克而不是他。麥克在兩場比賽中都表現出色,而坦普爾在比賽中的投籃很糟糕。

不過,轉會的一個好處是可以見到很多高管。坦普爾很緊張,但他知道裁員的決定不會基於兩場比賽的樣本。他曾四次參加NBPA的領導力項目,該項目旨在幫助球員爲擔任領導職位做好準備。他還參加了教練項目,並在連續三次的總經理調查中獲得了最佳教練的選票。坦普爾說邊緣玩家應該「擁有像蒙特-莫里斯那樣的心態」,保持低球權使用率和高效率,所有球員都應該明白,擁有一個漫長的職業生涯意味着接受各種角色。

「我那樣的思維方式真的幫助了我,」坦普爾說。

坦普爾自稱是「安靜的男子」,他更喜歡布魯克林,而不是曼哈頓。當他遛狗的時候,他有時會在布魯克林大橋公園停下來看野球比賽。比爾稱他爲「全能的天才大師」,儘管他很有智慧,但也許他最大的訣竅就是能夠表現得和常人一般無二。

「當他在球場外的時候,他就一直在施展自己的魅力,」加洛韋說。

「他可以扮演一個正直的小丑,」比爾說。」他很有趣。他就像一個國家一樣豐富多彩。」

事實是,坦普爾的職業生涯再怎麼說都不會正常。他剛剛開始了他在NBA的第11個賽季,但是他已經呆過10支球隊了,但是當談到籃球之外的生活時,他就有了多種選擇。

羅伯茨說:「我並不想說他與他的同齡人相比有什麼特別,但坦率地說,他的確與衆不同。」

不過,與超級明星相比,他的故事還是可以理解的。自從他打完大角羊隊的最後一場比賽以來,他已經爲五支球隊效力,並被交易了兩次。他已經從一個板凳球員變成了一個值得信賴的,被證明是可以進入輪換的球員——從一個高大的控球后衛到一個靈活的側翼防守人。在羅伯茨看來,這些東西使得坦普爾所能傳達的信息遠比勒布朗-詹姆斯傳遞給二輪秀或那些從G聯賽被徵召來的球員的信息更有效。

「他必須證明他能夠在聯盟生存,而勒布朗不用,」羅伯茨說。坦普爾仍然每年都需要證明。他成功地做到了這一點,這也解釋了他爲什麼還在聯盟。」

加洛韋稱坦普爾「鼓舞人心」。傑克遜感嘆道,「沒有多少球迷能像他一樣真正欣賞G-Temp。」在籃網媒體日,他在一張桌子上對一小羣記者講話,而不是在主席臺上對一大羣人講話。一位記者在提問前告訴他,他是聯盟中最被低估的球員之一。

然而,在圈內人士中,坦普爾是有名望和價值的。在他同意與布魯克林簽約後,他與厄文進行了一次談話。坦普爾曾經多次爲厄文辯護,但是他們的關係並沒有延伸到影響他們的自由球員決定。厄文希望坦普爾知道自己尊重他的比賽,當這位明星控球后衛爲網隊效力時,他給網隊管理層列出了他希望他們追逐的目標。上面有坦普爾的名字。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1010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