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充滿掙扎的一季!是時候該擔心爵士了嗎?

爵士的總教練奎因-斯奈德寧願你把猶他的問題看作是一個小小的迂迴。在球隊週一以94-103輸給76人的幾個小時之前,他曾說過:「通常情況下,成長並不是呈線性的。」這是他們近5場比賽中的第4場失利,但對於這一波不順利的5連客之旅來說,這是一個還可以接受的結局。爵士整個賽季都表現平平,但在最近這段時間過後,還有更值得關注的事。最糟糕的一場失利發生在週日的多倫多,在那場比賽中,爵士在半場落後對手多達40分,創造了半場落後最多的隊史記錄。有人認爲這是一種「迴歸」。樂觀主義者可能認爲這是一種非線性的成長。

爵士本不該如此掙扎(與這種掙扎相對的是:爵士取得了12勝9負的戰績,在西區排名第6)。在球隊經歷了一個不錯的夏天之後,大家對這支球隊新賽季的期望很高。球隊管理層交易來曼菲斯灰熊的邁克-康利,簽下了覬覦已久的自由球員博揚-波格丹諾維奇,並且還簽下了埃德-戴維斯來填補德里克-費沃斯留下的防守空缺。多年來,爵士一直是攻弱守強。有了像康利、波格丹諾維奇這樣的射手,現在他們可以在進攻上有所建樹了。

賽季剛開始一個多月,大家對猶他爵士進攻的熱情便開始衰退。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康利丟失了他的投籃包。賽季首戰他16中1,至今還未找到準星。21場比賽過後,他的總投籃命中率是36.9%,這是他生涯13個賽季最差的一次(他在與76人的比賽中拉傷了腿筋,現處於每日觀察狀態)。其他主要進攻球員也都迷失了,例如具有外線威脅的喬-英格爾斯。他的三分球命中率從上賽季的39.1%下降至本賽季的30.9%。英格爾斯最大的貢獻不見了,他丟掉了先發位置,數學老師式的魅力也隨之消失。對於康利和英格爾斯來說,這可能是暫時的「乾旱」。康利持球時間比以往更少,英格爾斯失去了他最喜歡的擋拆搭檔。減輕那些變化的重任落在了斯奈德的肩上,他運營着一個複雜的體系,在過去的兩年中,他因在沒有海沃德的情況下使爵士擁有良好的進攻而受到讚揚。

斯奈德和爵士都要感謝多諾萬-米丘的進攻。他的明星地位顯而易見,然而事實上,他需要幫助。猶他爵士休賽期的引援是爲了讓米丘的進攻更加高效。雖然他的得分(場均24.5分)和兩項基本效率指標(36.9%三分球命中率和場均5.3次罰球)都達到了職業生涯最高水平,但是他仍然試圖單打獨鬥。他的許多不成功打法都需要提高,無論是突破分球三分線外還是多突一步攻擊籃框,而不是在油漆區中間干拔跳投。

得分壓力不能完全落在米丘身上,就像過去兩年一樣。當球隊陷入困境時,23歲的米丘有時會效仿羅素-威斯布魯克。他眼中只有籃框,不顧一切地想要帶領球隊走出困境。這很難怪他。現在,他勉強投籃一次至少要比康利要好。

波格丹諾維奇可以幫忙。他是唯一一位達到期望的新球員(我無意冒犯戴維斯,他錯過了12場比賽,而且他從來都不是一個的得分手)。無論是有球或者無球,波格丹諾維奇都會讓防守球員感到壓力,而且無論是在外線、擋拆還是掩護中,防守人都不敢將他漏掉。這符合爵士對本賽季半場進攻的所有要求:空間、空間、空間、三分。但是當波格丹諾維奇休息時,球隊的進攻就會停滯不前,這很糟糕。替補球員——英格爾斯、傑夫-格林、伊曼紐爾-穆迪埃、喬治-尼昂——他們並不能提供可持續的進攻。

另一個不變的是兩屆年度最佳防守球員——魯迪-戈貝爾,他開始了再奪該獎項的新徵程。他的外線防守、火鍋和「恐嚇力」(我們需要一項統計數據來記錄避免被戈貝爾聲音防守住的最小分貝數——火鍋前的火鍋?)使得爵士保持着競爭力。防守應該是這支球隊的驕傲,然而這卻是一個令人痛心的話題。爵士的防守排名是第11位,高於平均水平,但遠低於其潛力值。在被多倫多暴龍血洗羞辱後,康利告訴記者斯奈德對球隊問了幾個問題:「我們有多想成爲一支好球隊?我們有多想贏球?我們願意犧牲嗎?我們願意做小事嗎?」

「當我們這麼做的時候,我們會變得很出色。」康利說道。爵士終於有了爲自己掃清道路的裝備。剩下的就是想辦法一直向前。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1058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