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就統治力而言,Duncan,Kobe,詹皇,三人誰更強?

所謂籃球比賽的統治力,說到底,就是球隊比賽勝率高、比賽勝場多和贏得總冠軍次數多的對比。要注意,是球隊,而不是球員。

安西教練的名言:不是因為你才有球隊,而是因為有球隊才有你。每個球員都是為了球隊整體服務的,非要問Kobe Bryant與Tim Duncan兩個球員誰強,那請問99年總冠軍賽場均27.4分14籃板2.2火鍋的Duncan,憑什麼在02年輸給了Kobe呢?

如果你不記得Duncan和Kobe 02年季後賽的數據的話,Duncan場均29分17.2籃板4.6助攻3.2火鍋,Kobe場均26.2分5.4籃板4.8助攻1抄截,哪個統治力更強一些?

所以,拋開球隊談球員是不合理的做法。另外,就算非要這麼問,那麼21世紀初最具統治力的球員Shaquille O’Neal,居然還被遺忘了。

Duncan與Kobe所經歷的時代,大致相同。在99至05年,Duncan、O’Neal和Kobe總有人要進總冠軍賽。每個球隊都在配備內線,每個回合都要把球交到內線手裡,即使是當時最桀驁最固執的Allen Iverson,也有把球吊給Matt Geiger,讓他單打O’Neal的回合。這時候,在足以發揮他實力的湖人(雖然這是一句馬後炮,魔術給他的環境遠不如湖人),O’Neal是當時最具影響力的球員,湖人隊是最具統治力的球隊。

在這個時代,馬刺以Duncan+一個大個子組成的內線雙塔,拿過99年、03年和05年的總冠軍,尤其03年,馬刺季後賽硬扛湖人,Duncan場均28分11.8籃板4.8助攻1.3火鍋,正面贏下了OK組合。這一輪Kobe的數據是場均32.3分5籃板3.7助攻1抄截。

所以,那個時代Duncan是除了O’Neal外最具影響力的球員,馬刺是除了湖人之外最具統治力的球隊。

Kobe原本是下一個時代的天才,卻早早出生在了巨人時代。西區球隊被O’Neal逼得隊隊屯內線,Kobe在進入總冠軍賽之前的系列賽往往發揮出色甚至好於O’Neal,但我們一到了總冠軍賽,就明白誰才是湖人的絕對核心。

05年以後,規則的改動讓那些持球突破的高手如魚得水,Iverson在06年場均33分,居然屈居得分榜第二;Dwyane Wade還沒受到足夠的重視,就已經在總冠軍賽肢解了小牛;活塞已近日落黃昏,但畢竟21世紀最強防守,還在苦苦支撐;Kobe開始他孤高遊俠的怨旅,詹姆斯和Duncan第一次在總冠軍賽裡碰頭,結果我們都知道的。

07年的馬刺是最具統治力的球隊,Duncan與Tony Parker,是最具影響力的組合。

然後,時代又緩緩往前移動。Kobe與Pau Gasol三年總冠軍賽兩奪總冠軍,湖人雖然輸給了塞爾提克一次,但Kobe畢竟在08年以個人進攻卸掉了馬刺,在10年夢幻史詩般戰勝了塞爾提克。這時的湖人最具統治力,Kobe和Gasol是最有影響力的組合。

同時,詹皇終於來到1.0時期的巔峰,而Duncan則漸漸把權力交接給了Parker和Ginobili。

10年的夏天,驚世駭俗的事情,熱火有了三巨頭。而馬刺在這之後搖身一變成了聯盟頂級的進攻型球隊。

我們還抱幻想於Kobe能在3比0之後逆轉小牛,諾維斯基和他的射手團就告訴世界,投籃是可以殺死人的。這是個權力更迭的信號。

12年已近第二個巔峰的詹皇和他的熱隊,斷頭台般的外線防守配上以靈活機動的總統Shane Battier為代表的防守體系,與雷霆三少大戰。

如果我們回想這兩支球隊的配置,相比較詹皇第一次進總冠軍賽時兩支球隊的打法,一定會驚嘆時間飛逝,時代更迭。

隨後的13年與14年,詹皇再遇Duncan,兩支徹頭徹尾的小球球隊直接的較量,互有勝負。我們的Kobe,終於擋不住歲月摧殘,阿基里斯腱斷裂從此再也沒有回到季後賽的舞台。

16年Kobe、Duncan退休,18年,詹皇帶著頂級進攻球隊騎士7場史詩戰勝單賽季73勝的勇士。這個時代,三分、轉換、換防和節奏爭奪成了主旋律,我們開頭仍然津津樂道的關於DuncanO’Neal的大個子時代,永不再來了。

在2020賽季的今天,詹皇仍在追逐著自己的接下來一個又一個的榮耀,看起來還永不停歇。

可他馬上就要35了。

Duncan作為歷史第一大前鋒,經歷了巨人時代的巔峰和向小球時代轉變的風暴,他進能當球隊支柱對撼O’Neal,與Parker聯手依舊聯盟稱雄,年紀越大,退而求次,可以配合Parker、Manu Ginobili玩轉小球,他的投籃、策應、防守和領導力,放在任何一個時代都是寶貴的財富。

Kobe與Duncan的時代重疊,在巨人時代,他是生錯了年頭的混世魔王,他曾是三冠球隊的股肱,而後是舉世無敵的寂寞劍士,再往後是小球時代前夜的天下第一,終於在13年拖不動球隊,還累的斷了阿基里斯腱。直到他復出,總得分超了喬丹,退休賽60分,傳承的不僅是故事和歷史,還有永不放棄的精神。

詹皇,比Kobe來說,很算是「生逢其時」,但又不如Kobe在年輕時就遇上了聯盟具影響力的O’Neal——換句話說,詹姆斯永遠是他球隊裡最強的那一個,即使如今馬上35了。他輸給了老而不死的塞爾提克,10年1.0時期最巔峰的那年,也沒有實現23VS24的最終劇本。

而後的光耀,是他自己博出來的。他是小球時代的親歷者和引領者,他用小球拿下兩座總冠軍;他也是小球時代的最強對手,作為一個曾身處准巨人時代的球員,在回到騎士後,彷彿代表著老派球員最後的驕傲,終於在16年來了一次「迴光返照」。只要詹皇在聯盟一天,我們似乎都不應該忘記,過去20年裡那些值得人們永遠稱嘆的往事。

可是時間無情,詹皇已經快35了。

回到題主的問題,Duncan是巨人時代除了O’Neal之外最具影響力的球員,馬刺是除了湖人最具統治力的球隊;Kobe是巨人時代與小球時代前夜最無敵的劍士,他的湖人(09-10兩年)是最具統治力的球隊;詹姆斯是小球時代風暴的奠基人,在12年至18年,他所在的球隊幾乎稱得上聯盟最具統治力的球隊;

如果,天不生Curry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