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Jeremiah Robinson-Earl的意志會讓他與維拉諾瓦大學完美契合!

一則Kobe的故事:小Jeremiah Robinson-Earl跟他的舅舅一起去看湖人的比賽,熱切想親眼看到他的英雄。他媽媽買了一件Kobe的球員給他,那是一件品質很好的手工刺繡的球衣。Robinson-Earl碰巧遇到了Reggie Miller,他負責播報這場比賽。Miller給了他的親筆簽名。在小Jeremiah Robinson-Earl得知這件事之前,Miller已經把名字簽到了他的Kobe球衣上。Jeremiah Robinson-Earl表現得很禮貌,但他已經崩潰了。在他看來那件球衣已經被毀了。

一則Kobe的故事:Robinson-Earl在上化學課,把自己塞在教室右邊的課桌裡,和同學們一起上著課。他的Chromebook開啟放在著桌子上。但他並不是在學習化學,他在看著Kobe的曼巴紀錄片,全神貫注地接受著Kobe傳達的要在比賽全身心奉獻的資訊。他當場決定他需要改變他對待籃球的方式,更嚴肅地對待這個運動,從小事做起讓他變得更好,變得與眾不同。那天是2017年12月1日。Robinson-Earl仍對這個日期記憶猶新,以至於兩年後,他把這個日期寫到掛在他的新生宿舍的白板,以防他之後需要回憶在那之後發生了什麼,以及選擇了什麼樣的道路。

一則Kobe的故事:Robinson-Earl完成了他大學生涯的第一場重要比賽,他效力的維拉諾瓦野貓在前赴俄亥俄州大進行賽季早期的Gavitt Games。比賽非常糟糕。維拉諾瓦輸了24分,而Robinson-Earl 11次出手僅命中3球,並失誤了3次。當球隊返回校園時,Robinson-Earl把自己關在他的宿舍,開啟他的電腦,那個記在白板的日子非常刺眼。他看了更多的曼巴紀錄片,這些紀錄片講述了人們如何面對失敗定義該人取得多大成功。之後他告訴他媽媽Kobe把如何面對失敗總結為兩個選擇:退出或者變得更好。而他不會退出。

然後我們就在這裡了。在坐落於費城郊區tony Main Line的維拉諾瓦校園的Finneran Pavilion中,離這僅有四分之一英里的down Montgomery Avenue,就是Lower Merion High School,Kobe的母校之一。一切都講得通了。扣籃機器Lester Earl的兒子,兩位Kansas的畢業生的孩子,Overland Park, Kan的本地人,Robinson-Earl選擇了Villanova而不是Jayhawks,為的就是離他英雄的根更近一點。

除此之外Robinson-Earl沒有參加Kobe高中的名人巡演,更不用說去尋找他童年的家了。Robinson-Earl的生涯可能充斥著Kobe的指引,但Kobe並沒有比他自己的家庭給自己大學籃球的決定帶來更大影響。因為Robinson-Earl不僅僅是前籃球天才的兒子和一個NBA傳奇的忠實粉絲。他更是一個獨立自主的人。

Katie Robinson閱讀「The Strong-Willed Child」這本書至少三次,這本書可以說是指引父母育兒之道的聖經,她焦慮地翻閱著尋找建議。「你看到那個對目標耍脾氣而他的母親把他拉扯出來的孩子嗎?」 Robinson說道,「那就是Jeremiah」。她和他的媽媽軍團——她的母親Kyle,姐姐Meg以及一眾好友,故意把正玩得興起的Robinson-Earl從遊戲中拉出來,中斷了他的樂高創作,因而不可避免地挑起Robinson的脾氣並試圖讓他學著控制住。她並不想讓他精神奔潰,只是想他學會管理好情緒。她早在Earl蹣跚學步時就已經看到了他超乎自身年齡的智力和野蠻的獨立能力,認為這些需要給予適宜的呵護。在這些年以後,她看著這個19歲的已經建立強壯意志的男孩,對那些憤怒的母親給予了忠告「擁抱這些,相信我」。

在籃球圈裡,Robinson-Earl因他父親而聞名。Lester Earl在LSU開啟他的籃球生涯,但在NCAA因Tigers對老Earl的招募制裁Tigers之後離開了LSU。他在Kansas完成大學生涯,但是膝蓋傷病剝奪了他高中時的風采(諷刺的是他在高中正是Kobe之後的全美第二高中生)。父親和兒子的比賽完全不一樣,至少在他們的比賽風格上。老Earl屬於他的年代,一個位於傳統位置的大個子,他渴望被關注,以咄咄逼人的態度比賽以期被注意到。但他的兒子屬於他的時代,一個6尺9寸位置模糊的運動員,一個可以在側翼完成順暢出手的定點射手。他傾向Kobe式的冷血殺死的風格。但在大學籃球裡面名號的影響很大,而「Lester Earl的兒子」自然而然地給Robinson-Earl的名字打上了一個烙印。

好多年以來,Earl都使用母親的名字,這並不是對他父親的不敬,只是對跟他一起生活和僅僅依靠的母親的肯定。Robinson和老Earl在本科階段在Kansas相遇,在她大三時他們在Lawrence重新建立聯絡,那會Robinson剛剛完成了在英國為期一個學期的交流。正是那時Robinson發現自己懷孕了。她朝思暮想進入醫學院,特別是成為骨科醫生。在初級學校結束的日子,她會找一個醫生去約會而不是跟她的朋友去玩。她在再得知自己懷孕時列下了那些願望清單,清單並沒有寫著完成自己的商業學位和在23歲成為一個母親。Robinson和Robinson Earl在他還是嬰兒時回到英格蘭——她的家人仍居住在那,並探望老Earl,那會他在西班牙打職業比賽。

儘管他們從未結婚,他們共同無微不至地撫養著他們的孩子。「他一直都知道他的媽媽和爸爸很愛他」。Robinson說道。她從她家庭在的村落和朋友那裡學習和獲得幫助,但她還是掌握了撫養他那個有毅力的男孩,發現她和兒子可以組成一支相當好的隊伍。老Earl也一直在孩子身邊,讓孩子在他爸爸的生涯中耳濡目染,他很自豪自己為孩子帶來的東西,儘管還沒被感恩。在高中之前Earl把他爸爸的姓附在母親的姓之後。他認為這樣能讓他更有識別度,也更符合他獨立的人格。「沒有多少人會把後面的名字連起來」,他說,「我就喜歡這樣」。

不考慮自己的背景和那個有待實現的夢想的話,老Earl從未把籃球事業強加到他的兒子,也沒有放在Robinson上。「如果我有東西想問爸爸,如果我想去訓練,他就會在那,但沒人會強迫我」 Robinson-Earl說道,「我對此心存感激」。他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打球,但更多是當做一個精力發洩的出口。直到在那次化學課堂上的頓悟,他才發覺他追求偉大的熱情。

他還是不能解釋是什麼因素在那時起到關鍵作用,或者說為什麼會那樣。那天也沒有成為某種標誌他比賽的分水嶺。他在此之前也並沒有沉淪,他的身型已經為他從大學教練那裡獲得大量關注,而且他也沒有在12月2號出場獲得40分。更多的是一種認識,如果他想從籃球那裡比單純玩耍籃球獲得更多,那他就需要付出更多。他開始注意他吃的食物和檢查他的睡眠時間表,這些都是很小但非常關鍵的細節,很多運動員直到真的進入大學籃球殿堂才會察覺。作為一個新生,在接下來的春天他率領Bishop Miege High獲得了州冠軍,並贏得了堪薩斯佳得樂年度球員的稱號。在夏天,他幫助美國國家隊在FIBA18歲以下的美洲盃中獲得了金牌,場均10.7分,8.5個籃板。

在他學年結束然後尋找更多籃球為目標的經驗中,他打包好行囊前赴佛羅裡達,加入IMG Academy。從那時候起他在大學的招募順位已開始提升。儘管一大堆大學教練求他加盟,但還是有一些懶得宣示自己得到Earl的決心。「很多學校根本懶得招募我」,他說道,「他們認為我肯定會去堪薩斯的」。

那是在Villanova慘敗給Ohio State之後,那天Wildcats正在開展他們的早訓。那並不是一個懲罰。Villanova教練Jay Wright從教練John Chaney一直以來推崇的模式中發現——早上的訓練跟大學的課程匹配得不錯。球員們在開始的時候可能睡眼惺忪,但訓練到最後都變得精神抖擻起來。Wildcats對一天的課程訓練要求並沒有榨乾他們的能量。此外,他們有空閒的下午時間來進行功課學習。Wright並沒有像Chaney那個施虐狂一樣。Villanova的訓練起碼是在日出後進行的。

隨後Wright會前往籃球套間,找一個位置坐下來並開始聊天。他的辦公室正在修葺,而錄影室正被用來用早餐,因此他在籃球辦公室的玻璃門外的工作臺那裡找了個長凳。這就是「醇香」的Wright,他在過去四年贏得了兩次全國冠軍,而他此時確實就坐在大廳上。

那場比賽對他的隊伍是一個樂觀誠實的檢驗。他承認他的隊員對Ohio State的比賽結果蒙圈了,甚至連他也有點訝異。他不確定Wildcats是否準備好獲得勝利,他不認為他的隊伍走出了陰影。無論如何這也是他在2002年他的第二個賽季帶領Villanova以來所率領的最年輕的隊伍。當然沒有人會認為Wildcats會一蹶不振。Wright執教老球員就像John Calipari執教年輕球員一樣,至少是傳統的智慧。除此之外以Lexington為班底的Wildcats開啟了年級的迭代,引進了一名大一和兩名大二球員,同時以Philadelphia為班底的Wildcats在他們的先發裡派出了兩位新球員,這是自Randy Foye和Allan Ray以來的首次,這兩位球員都來自Wright的第一批招募陣容,此外Wright沒有在輪換放一個大四球員。

Wright在去年做出了一個戰術上的決策,這是一個無論你怎麼剖析都是正確的決策。他最大限度地使用了兩個五年級老生,Phil Booth和Eric Paschall,,他們每場比賽分別上場36和35分鐘。Wright也縮短了輪換,調整Villanova過去的比賽方式,從第二次奪冠期間的全國150名的比賽節奏到了上賽季的335名,「我們還沒有思維定式,我們就讓這些年輕人在場上嘗試,因為這是我們欠他們的」Wright說道,「他們已經為其他人擔任了角色球員,他們為我們投出了很好的投籃,所以我們為他們貢獻一切,現在我們為他們祈禱」。

這些都沒有讓Wright困擾。他像陳述一個簡單的事實和解釋一樣描述它,而不是作為一個藉口。他早已經對辦一個醜人駕輕就熟了。他擁有奢侈的終生工作保障,當然他此前也在這裡。他把現在這支隊伍和他2012-2013賽季帶領的球隊擺在一起,那時候Ryan Arcidiacono還是一個新生。那隻球隊經歷了一趟雲霄飛車樣的旅程,從打入2014年的精英賽,但在接下來的賽季僅僅贏下29場比賽,之後在2016年獲得了全國冠軍。現在Wright帶領的球隊帶著2勝1負的戰績參加Myrtle Beach邀請賽,這個比賽在今天拉開帷幕,他們今天將對上Middle Tennessee State,Baylor, Mississippi State 和Utah都參與這次比賽。

這就是Wright怎麼為長遠考慮的。這並不是大多數生活在這個慢熱的大學籃球世界的人所想得到的。長遠考慮考慮的是三月。運動員,至少是高水平運動員,並不能長期保持好的狀態,當然也不能期望他們去保持足夠長的好的競技狀態來在一系列比賽中獲得滿意的結果。一個巨集大的計劃並不是一個合格的推銷手法,關於個人本身的計劃才更具吸引力。在被問及要找到符號他想法的有天賦的球員是否很困難的時候,Wright不假思索地回答「確實,非常困難,」他說道,「很多人想著跳過在大學的發展,更多的時候像是,我現在在這裡,有一個平臺打那麼一年球然後爭取跳出參選。我明白這樣的想法,也尊重它。我用一個不同的方法去處理它,可能是一種更傳統的方法,而很多人都對傳統的方式不再感興趣了。」

以上這些都將引回來一個相同的基本問題:前20招募的Robinson-Earl能在Villanova做著什麼東西?

在很多方面,在他做好充分準備之前,比如保持毅力,決心,Robinson-Earl還是一個脫離自己目標的小男孩,。一個簡單又被寄希望的事情就是成為一名Jayhawk的球員。他在成長的過程中一直聽著他爸爸老隊友們的故事,那些只存在於老錄影的男人被刻畫的栩栩如生。他喜歡Bill,在KU的校園毫無疑問像在家一樣。Kansas看起來沒有任何問題。

但Villanova並不認同,「Jeremiah 是一名獨立性很強的年輕人,一個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Robinson說道,「他熱愛每個人,喜歡交流並很擅長處理人際關係」。據說在Robinson-Earl在IMG典禮上講述他的經歷的時候,儘管剛剛奪冠,但他並沒有談論他怎麼怎麼贏得全國冠軍;他對他的隊友們吐露心聲,說道那些人是他一生最好的朋友。當被問及他的球隊的時候,他談的更多的是他們之間的打鬧玩笑而不是一起打的比賽。他很明顯渴望他跟隊友的聯絡更進一步而不是僅僅停留在6個月職業生涯的交集。

Wright的招募辭令不僅僅是談他帶的球員多少已經進入了NBA,還有關於那些沒有打職業籃球但在現實生活另謀高就的人,此外也包括了對學生球員未來前景的誠實點評——球場之外的。球員可以在球隊待一年,也可以待上四五年,但不管他待多久,他都是校園社群的一員。球員不會在一個籃球宿舍裡面,而是在Lancaster Avenue上所有新生生活的地方安家。他不僅僅只是去一下教室,而還是要認識他的教授,在課堂積極參與。他得高強度工作,像讓自己成為一名好球員一樣成為一名好人。而且當他進入校園的大門時,他得放一下自己的自尊。讓人驚訝的是,Robinson-Earl喜歡他聽到的招募,「在一些地方你只是與總教練或者助理教練交流,但在Villanova,你每時每刻都跟每個人接觸,這就是不同的地方」。

那種感覺是相互的。Wright在Washington, D.C. area工作的時候認識IMG Academy的總教練Sean McAloon。而正是Sean McAloon告訴Wright,Robinson-Earl不是你印象裡的那種典型的五星球員。「他告訴我,‘他是你尋找的孩子’」Wright說道。當Wright和Earl會面時,Wright馬上明白了McAloon的意見。「他擁有所有的好品質」Wright說道,「他有一名職業球員的老爸,她媽媽和她的家庭都是非常棒的人,力求讓Earl全面發展。就好像是完美的組合,完美的平衡」。

他也可以駕馭球場的角色。這是有意義的。Robinson-Earl強壯且有運動天賦,並且控球很穩,是典型的Villanova的多功能球員型別。Wright把Earl的成熟和籃球智商與Jalen Brunson對比,Jalen Brunson像Earl一樣也是全美麥當勞明星賽成員,並將成為今年的全美球員。「他對我們很重要」,Wright說道,「如果他在日常沒有像當球員的那種成熟,沒有在球場下的努力,你就只是在執教有一名年輕球員。但他表現得像一名更高年級的學生。他仍會犯一些籃球錯誤,但他學習得很快,也非常樂意被執教。去看看在今年底他將變成什麼樣的球員將會非常有趣」

並不僅僅是看Robinson-Earl會到達什麼層次,同樣也要Villanova到達什麼樣的層次。Wildcats沒有老生,這也是為什麼Villanova沒有招募到來年的新生的部分原因,Wildcat也沒有許多可以影響球隊戰果的球員。打個比方,Jermaine Samuels,上賽季打的非常糟,在Big East tournament場均12.3分,在NCAA Tournament場均11.5分,他需要回歸到正常水平。Cole Swider,現在是球隊的第三得分手,上賽季剛剛在手受傷缺席12場後回來。Dhamir Cosby-Roundtree和Brandon Slater需要擔任更重的角色,還有Bryan Antoine,剛剛從高中時期的肩傷中康復,需要上場找下感覺。

但Robinson-Earl是球隊的首席得分手和籃板手,場均雙十,14.5分10個籃板的數據。他無疑是名單上最棒的球員。好消息是,他適應了去承擔他人對他的期望,可以很輕鬆地不去關心他們。他對不辜負那些未名的標準的擔心,就像他因自己是Lester Earl的兒子而煩躁不安那樣。也就是說,不存在的。「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沒有絲毫壓力」他說道,「或者說至少沒有感受到他人的壓力」。

一則Kobe的故事:Katie Robinson漫無目的地在Lower Merion High School駕駛。Robinson在今年搬來這裡,並經常在根據她的導航在郊區兜兜轉轉。她那個醫學院的夢想,與其說是被推遲了,不如說已經改變方向了。當她和她的孩子回到英國的時候,她只能以學生簽證進入國境,而不是工作簽證。她現在在腫瘤研究院的事務部門工作,為那些「非常勇敢的人」去安排醫學實驗。她幾乎只在家工作,這讓她有機會搬到Villanova area並觀看兒子的比賽。「沒有後悔」,Robinson說起她被改變的職業生涯。「享受當下,我總是跟Jeremiah說‘如果你不享受當下,你將葬送你的未來’」。

未來是怎麼樣當然是一個大問題。Robinson-Earl被一些專家放在首輪末順位。他在Villanova的時間應該會縮減了,這讓Robinson需要更抓緊分清輕重緩急。他不會考慮被選中的問題,不是因為他想矜持,而是因為他那樣想的話就不能好好工作了。一天一天來,他說到,這就是我需要的生活方式,他為自己用同一個詞三次去回答一個問題而道歉。「專注於每天變得更好,這就是我想做的」,Robinson-Earl說道。這個跟他偶像提倡的類似的信條,但是以他自己的方式。就像一個意志堅強的孩子喜歡那樣。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1075252.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