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用拳擊解決分歧?Tony Allen爆曾被前塞爾提克隊友一拳KO

Tony Allen在NBA征戰了14個賽季,曾為塞爾提克,灰熊還有鵜鶘效過力。

身為前NBA球員和頂級防守者的Tony Allen做客NBA.com,和我們分享他的生涯故事,還有他的現代籃球防守經驗等等。

(編者注:這篇一對一談話紀錄經過精簡和編輯。)

NBA.com:這些天你都在哪?我知道你來自芝加哥,但我也聽說你個人很喜愛曼菲斯。

Tony:我在曼菲斯。我簡單地定居在了曼菲斯。因為,你懂的兄弟,曼菲斯永遠是我的最愛。我去過很多州。但說真的,真的,在那個城市裡,去加個油,拜訪學校教師,與社群工作者們溝通,只是通過與這些人的交往你就能發現他們對於你賽場外的行為的看法,他們尊重我為這個地方所付出的努力。不單如此,他們也尊重我在曼菲斯時,在賽場上揮灑的汗水。我去過所有地方。我在波士頓贏得了總冠軍。我也在那裡接受到了很多愛,但是對比起來,甚至說我的家鄉(芝加哥),都沒有受到過曼菲斯那種愛,那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情感。

這些天你都在幹嘛?電視,還是電臺,是什麼樣的內容?

我正試著進入這個領域。之前我推遲了這個日程,再讓自己打個一年半兩個賽季左右,看看自己的反應。最後我想的是 「喲,好吧,就這樣吧,該向前走了,看看前方有什麼。看看這些運動員媒體節目到底是做什麼的。」 我覺得我的觀點還是有價值的。因為我曾在賽場上與最頂尖的球員對抗。我熟悉聯賽的日常,也知道如何為這些比賽做準備。我體驗過頂尖對抗,同時我也為這些對抗做過準備。如果我們需要在防守端做額外的功課,我就會研究精進我的防守。至少我個人認為我做到了這些。我一直保持在最佳狀態。並且閱讀研究別人的技巧,我會去觀察各種型別的球員,上到身高200cm的內線,下到像是Lou Williams一樣的矮個,我都會去剖析他們的得分方式。我的職責就是絕對地去承受各種強韌與傲慢,讓自己永遠可靠,直到比賽最後一刻為止。

能揭祕下你是如何練就如此非凡的防守技藝的嗎?

我想這是從我年輕時就開始了。我的大學教練Eddie Sutton,他當時告訴我,我需要去改變自己的比賽方式,需要更多地從防守段思考局勢,然後他將防守技巧傳授於我。當我要去波士頓的時候,我還是覺得自己可以成為年度最佳球員之類的。在去之前,我一直以為我是一個典型的得分手。他們需要我成為一塊拼圖。Doc Rivers告訴我,如果我想一直留在場上,我需要更多地去爭取籃板和抄截,對抗衝擊並且努力完成職責。我就是做到了這些才一直站在球場上。很多人覺得這些就是角色球員做的。但是其實在聯盟裡很多球員太過自負導致教練根本沒敢與他們有過這種交流,因為這些傢伙初出茅廬之時就已經是天賦異稟的人才了。

你有沒有考慮過像Kobe Bryant一樣?他開了一所曼巴學院,你也可以擁有自己的學院來傳授防守技藝。

我們確實想要以他們建立的這種進攻訓練營的方式來建立自己的訓練營。我們的初衷是,現在很多人已經忽略了比賽中防守的重要性。然後很多球員在防守端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我現在就可以舉個例子,當然我不是在說他必須要提升防守。這個人就是灰狼的搖擺人Andrew Wiggins,假設說你一定要我以球員舉例的話,Wiggins就是一個很符合我們的教學想法的目標對象。他有技巧,有天賦,但是如果他想學習更多關於如何防守擋拆,防守過人等這些技巧,還有如何選位,如何在比賽中全面地限制對手,我可以幫上忙。好吧,我們就再說一個吧,讓我們看看Devin Booker。Monty Williams(太陽總教練)是一位熱衷於防守的總教練,估計他很想要Booker花更多的功夫在防守上。這些傢伙在如何一對一時限制對手這一方面上可以提升很多。我就是這方面的大師。我清楚我花了很多時間研究錄影。我也知道現在的聯盟裡球員如何設立自己的防守範圍。

比如說?

現在的賽場上,大個子們的定位不是很均衡。比如經常因為高個們身處低位,能看到一些三人的擋拆配合。我想他們就是想要球員放棄中距離投籃。像是當你有Damian Lillard一樣的球員時,一次擋拆之後有機會就想要遠距離投籃,大不了去上籃搶籃板。所以我也想傳授技巧給那些大個。像是華盛頓的那位,Thomas Bryant是吧?或許能將這類防守方式應用在他的身上,嘿,我是說如果應用得當的話,去讓低位的大個擴張一點防守範圍上前一些,就能讓他們以突襲式的防守去破解擋拆,相當於利用對方擋拆心態而設立的陷阱,異或可以藉此來使防守策略變得更加靈活。在我們設立的學院裡,你會學習到這類工具。在現在的聯盟,防守都快成為一種幾近失落的藝術。還能找到多少比我更強的防守者啊?

那你會怎麼去選擇你要邀請的球員?

這個是我們正在討論的事項。像是,我們想要什麼樣的精英球員?我們可能會挑選一些大學或者高中的孩子們,同時也邀請一些職業球員來到訓練營,不單單是讓他們來參加並學習知識,也要讓他們養成防守至上的思維模式以此來讓這些球員不斷進化提升自我。

對你來說,現在NBA裡哪些球員稱得上是防守大師?

我覺得只有幾個人是我比較中意的。顯然,不得不提的就是Kawhi Leonard。那些和他同場的戰役永遠比其他經歷來的令人印象深刻。不過,就我個人看來,我認為Kawhi基本上已經統治了攻防兩端。他身旁還有Paul George和Patrick Beverley,防守端這三人基本上已經鶴立雞群。

不過,說到防守就不能忘了在我第一支隊伍的陣中,我的校友Marcus Smart。我喜歡他學習使用三分球的樣子,還有護球技巧。還有,他把自己叫做一位彈性第六人。他是一位能從1號位防到5號位的第六人。這個聯盟的球員身形在不斷小化。你可以讓他在某些場次裡防守Kevin Love。也可以讓他防守Damian Lillard。所以說他1防到5。

他說過他已經在另一個境界了。

是的,當然他確實是在另一種高度了。我喜歡他的一些技巧。他會在承受對手衝撞時,擺出一些搞笑的動作。他會裝得有點慌張。我愛他趾高氣昂的樣子。我提的這幾位已經是現在比賽裡我認為最傑出的防守者了。

你在很早之前提到過Paul Pierce。看起來你十分尊重他。所以你能跟我們聊聊你和他的事情嗎。

我們的故事很有意思,我們真正開始結交是在當年那個夏季聯賽。他在我被選中後到現場觀看了一場我的比賽。他默默走來看著我們這些新秀們,叫到:「喂!菜鳥們!」 所有人都轉過頭去看他。然後他靠近正好站在我的身後,說:「哦,你就是那個新來的是吧?好啊,給我扣五個帥的就給你500美元。」 然後我想,扣五個?哇,這還不簡單。當即我就來了兩個超酷的。他就坐在那裡看著我扣了五個籃。他給了我500從那之後我們就關係很好了。我就像是他從未有過的小弟,他就像是我之前沒有的大哥。我們就是那麼鐵,老哥。

當年的奪冠綠軍有很多性格迥異的球員,像是Paul Pierce,Rajon Rondo,Kevin Garnett等等。你們那時是怎麼和諧共處的?

我覺得Doc Rivers給與了每個人足夠的自由去表達自己的想法。那個賽季有好多次很多人一起進行討論。我們互相尊重對方的意見。有好幾次我們在球場裡看著錄影,然後我就看到Rondo說道,「重播一下,KG,你應該在那個位置。」 我們是一起的。不光光是這樣,我們是真的互相喜歡著所有人。我們也喜歡一起出去玩。如果我們去鬧市區,球票就會,「喲哦,我們要去吃頓好的。」與隊友相處的時間要比與家人相處的多得多。當我們身處逆境或者情緒失控或者其他情況,我們可以相互理解換位思考。就像之前說的,我覺得那種尊重貫穿了我們所有人。大家相互尊重。相互依靠。

我聽說有次訓練你們都戴上了拳擊手套,說要用這個解決分歧。這個是真的嗎?

是啊,有的,老哥。那個拳擊手套的鬼點子不用說就是Paul Pierce想的。我還能回憶起的就是,開始時他向Patrick O’Bryant挑事。O’Bryant正坐在那裡吃早飯,然而Paul Pierce不喜歡他在訓練要開始時吃早飯。Pierce覺得他應該來跟他一起上場訓練,而不是在那裡大吃大喝。他說,「大家聽清楚了,從今以後我不會再大聲責罵任何人了。」 他繼續,「如果我有看不慣的,我們就帶上拳擊手套。」 我開始發現這個有意思的地方了,我說,「喲,P(Paul Pierce),他有7英尺高啊,你確定要在這裡跟他這種體格的人拳擊?」 他說, 「我為每個人都準備了手套,因為我受夠了大家爭吵的樣子。」 作為準備,他拿出了全部尺碼的手套。然後事情就變得有趣了。我想的是,「喲,好啊,我也有個人一直想找他打一架了。」 老哥,我們就在那裡,然後我唯一記得的就是我挑了大寶貝Glen Davis。一開始我還揮了他幾拳,然後我只記得我吃了記胖拳,炸裂,我就倒了。他們在一旁叫道,「喔哦,他倒了。」 然後他們開始大笑開始亂跑。這可能是增加友誼,團結隊伍最奇怪的一種方式了吧。但真的很有趣。

在你的職業生涯裡,誰是你遇過的最強硬的球員。

還用說,Kobe Bryant。還有誰能讓我在8分鐘裡六犯離場的啊。之前我讓我們隊的錄影管理員給我過去12場比賽他的所有動作影片,將這些剪輯成段落。然後我早上起來刷牙時候看著筆記本上這些影片,然後邊刷邊重播,重播,重播,重播,就是一直按重播鍵。Kobe基本上就跟喬丹一樣。太多喬丹的動作,後仰,後仰,假動作,假動作。試探步,急停,急停跳投。對面就炸了。或者讓我再跟你分析下。對我來說,我只會在時間快走完,空檔接球投籃或者快速轉移機會下投三分。而我發現對他來說他就是能用先得個20分的方式來簡化比賽。我知道他什麼時候想要提升侵略度。我有時會看看得分板。我會想,「好啊,這傢伙快半場才拿了10分。接下來他肯定寧願把手皮都射破也要把剩下的分都奪來。」 他之前承認過我是防守他的球員裡最強的一個,但是老哥,他可能是我生涯裡唯一個,讓我為了研究如何防守他,看錄影看累到直接睡著的人啊。

之前當聽到曼菲斯灰熊準備退休你的球衣時,你什麼感受?

這個事我不會說謊的,當他們告訴我這個消息的時候我感動至極。我站不住了。那時我沉浸在淚水之中,一次次地回想著所有事情,那些我做的努力,賽前的準備,為了復出鍛鍊力量,調節身體,那些健身房的長夜,訓練時的對抗,為對手而做的研究,全都化為血液,汗水與眼淚被研磨進了那件球衣裡。他們展現了太多的愛,使我熱淚盈眶,老哥。那時我經歷過最為感動的時刻之一尤其是因為當時我在更衣室旁邊有我的好夥伴們,好教練們,還有一些特別好的人。我們隊秉持著「死纏爛打」和「從不虛張聲勢」的信念。在你聽說這些之前,我們就已經是聯盟裡人見人怕的隊伍了,他們都不想在季後賽遇見我們。這些都說明我們是一心同體的。

說到這個,你基本是那一時期的曼菲斯灰熊籃球的化身。你是死纏爛打之父。「全心全意,死纏爛打。」 當你在2011年贏了奧克拉荷馬雷霆之後,說的這些話,有想過他們會將這句話作為整個城市的標語來激勵所有人嗎?

我當時在場上因為先發沒有在場,所以我覺得這是我的時刻了我必須站出來,因為我們已經沒有什麼可輸的了。我裝作很不高興的樣子,如果不是這樣他們可能就不會採訪我。好吧,我就是有點不高興。我不撒謊了,當我在為塞爾提克打球時,你可能看到日程表上有灰熊隊會覺得是一場必贏的場次,但是過一下子,你又會覺得,「該死,要打灰熊隊。」 但是讓我跟你說清楚:全心全意,死纏爛打是一種行動。首先要明白的是:沒有人會給與曼菲斯任何東西,你要去爭奪你需要爭奪的東西。我們就是這樣共度難關的。像是,好的,我們要在防守端狠狠地撕咬對面,我們要用封堵給他們當頭一棒。這就是我們的方式。這就是我們贏球的手段。但是現在,都是些快節奏的比賽。不過時至今日,你也不會在別人輕易突破你的壁壘,這些一直影響著大家,這七年來。你怎麼會放棄那些已經深入你的基因的東西?你不能,那種信念會伴隨你一生。很多年輕球員,直到現在,也會去追尋正確的指導,然後我會跟他們溝通給與見解。

這就是Tony Allen。這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