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去年比這稍早一些時候,金州勇士有一個風風火火的開局,10勝1負,Stephen Curry交出了神話級別的開局表演,球隊享受著新援McKinnie神準的定點投射和Jerebko的無限活力,Durant用隱身的方式穩定貢獻著25~30分,球隊懶散悠哉的划水防守彷彿在故意增加比賽樂趣,所有人都在心安理得的等待Cousins的復出,如果不出意外,18-19賽季幾乎必然以可恥的、不過我喜歡的方式迎來大結局。

然後他們遭遇了公鹿,一場屠殺,這彷彿是勇士賽季運氣的轉折點,因為沒過多久,格林公式就來了。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今天又一支被寄予厚望的冠軍熱門球隊,被公鹿的當頭棒喝驚醒了。

2018年夏天,湖人管理層所做的操作,除了個人意願加盟的LeBron,幾乎就沒有成功案例,而放走Lopez造成公鹿補齊最後一塊拼圖的意外結果,差點改變了18-19賽季的冠軍歸屬。

當然,Lopez只是原因之一,公鹿的進步來自方方面面,這其中球隊防守端提出的奇怪理念,成為了18-19賽季最具革命性的戰略層面創新:

你很難相信在這個三分球滿天飛的時代,聯盟最好的防守球隊之一,也是全聯盟給對手三分出手最多的球隊。

公鹿極端的防守策略——或許也包括他們的進攻——讓籃球在數學層面變得更加耐人尋味。

分析籃球可以有很多角度,如果你是一週也看不上一兩場球的普通愛好者,那麼最簡單的方式是比較兩邊球星的質量和數量,比如你有3個球星,我有1個,3打1,應該是3厲害,1這邊贏了,就是單核帶隊。或者A帶隊擊敗了B帶隊,所以A一定比B厲害。

這種邏輯很粗暴是不是?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但可以理解,畢竟對真相的需求,對每個人的意義不同,籃球這件事,只要真相是自己滿意的真相,那也就受用了。

所以以下內容一定有很多人不滿意,因為即便不使用以上方式分析籃球,或許你也更想看到兩隊球星、輪換球員整體質量的對比,化學反應差異,對位生克關係這種,而把籃球分析資料化,等於具象的東西變得抽象,對很多人來說,似乎少了那麼點滋味。

但籃球比賽,從本質上講,還真可以簡化為資料上的角力:

四要素:

有效命中率,失誤率,罰球率,進攻籃板率;

其中有效命中率又受投籃分佈影響,包括——籃下,近筐中距離,長兩分,三分球。

公鹿的籃球哲學,就是在球隊配置基礎上,找到了最優化四要素和投籃分佈的辦法。

籃球四要素裡,最重要的兩項是有效命中率和失誤率,其影響佔了80%,其中有效命中率還會更重要一些。如果一支球隊能在儘可能少失誤的情況下交出極高的有效命中率,在壓低對手有效命中率時,儘可能多造失誤,這樣的球隊一定很強。

但有效命中率和失誤率之間又是矛盾最大的一對四要素。對進攻來說,精耕細作的戰術配合,自然更容易找到輕鬆的空檔出手機會,但因為操作複雜,失誤一定會變多,而對球高度施壓的侵略性防守當然更容易形成抄截,但也因此更容易失位,讓對手找到輕易得分的機會。

所以從本質上講,總教練安排策略與戰術,就是在球隊擁有的資源基礎上,如何兼顧以有效命中率和失誤率為首的四要素的過程。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Lopez整個職業生涯,都證明瞭自己是一個兼顧護筐、保護籃板和不犯規方面極為出色的球員,而中鋒的特點往往決定了球隊的防守策略,所以公鹿走了保守型防守路線——也就是蹲坑。蹲坑的好處在於,可以直接實現對手反魔球化出手分佈(籃下有大中鋒鎮守,對手不易殺到籃下,會提前在中距離出手解決問題),而對手籃下出手變少也就更難造到罰球,大中鋒不離開籃下太遠利於籃板卡位,並且因為保守策略不對球施壓,也就不容易因為動作過大而犯規。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一球反映Lopez特點:全程不忘卡位,在對手深入籃下時才起跳,

跳的很直避免被造犯規——典型護筐、保護籃板、避免犯規三兼顧

這種策略的缺陷有兩個:

一是上線不夾擊,造失誤能力不足。過去基德主導的公鹿防守跟現在是完全相反的路線——希望死亡五大造更多失誤,來帶動長手長腳怪們的快攻能力,這個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但現在我們看公鹿,他們推反擊並不那麼依賴對手的失誤,字母哥快攻能力之強,已經不需要特定的防守策略去支援(除了侵略性防守支援快攻,有些球隊會放棄一定的後場籃板保護來加快反擊進度,比如暴龍的Siakam偷跑),他能把一些底線球強行打成快攻,這種能力的可怕,讓公鹿在造失誤能力僅僅排名聯盟第22,並且優先保護後場籃板的情況下,還是能交出聯盟第一的快攻頻率,可見保守策略的這個缺陷,對公鹿基本沒有影響;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二是怕擋拆持球投高手。這是蹲坑防守的普遍毛病了。

但如果公鹿僅僅是有一個大中鋒蹲坑的球隊,那麼也沒什麼特別的,76人、猶他爵士、拓荒,類似的球隊多了去了——公鹿有一個可以四處掃蕩的字母哥,4號位上有這個級別的防守球員,就只有湖人才拿得出來了。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字母去籃下協防再撲三分線,對手沒那麼容易得到空檔出手

但字母哥本身也只是公鹿防守特別之處的開始——與其說字母哥是在籃下和三分線之間來回兼顧掃蕩,不如說字母哥是優先協助Lopez嚴鎖籃下,兼顧撲防外線。事實上,公鹿整支球隊都強調對籃下的保護,即使其他位置並不像暴龍那樣具備去籃下護筐的價值,公鹿也會讓他們積極參與協防攻筐,在中鋒蹲坑的同時,不惜漏一些三分線往裡回收,協助隊友儘可能封堵突破路線。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大Lopez已經及時補到了護筐位置,但Connaughton還是去了籃下,

漏給George如此大的空檔是危險的,Connaughton靠著身體能力儘可能撲防影響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字母哥防Leoanrd反擊不保險嗎?Middleton還是要上來幫忙,導致底角被懲罰——但公鹿防守就是這個邏輯,來到籃筐附近就不行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你看,Middleton這個回合的收縮就得到收穫了——對手不一定會傳,George失去了走右路的機會,出手了CP值的近筐拋投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類似的,一次刷卡幹擾,讓Leoanrd提前出手了跳投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強側Bledsoe要收縮逼出球,弱側字母哥在籃下逼出球,三秒區附近,公鹿零容忍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作為對比,看一個76人的防守回合,策略不一定誰的更好,

但風格是迥然不同

你極少看到公鹿這樣的球隊,他們同時具備了蹲坑型球隊的大部分特點,但又像暴龍這樣上線給足壓力的球隊一樣,漏大量三分球——公鹿漏的三分球就是比暴龍和熱火少而已,而我在過去的文章裡提過,防守時漏三分球可以,但必須要有足夠的造失誤作為補充,不然就得不償失。

可公鹿並不擅於造失誤——他們今天倒是造了快艇不少失誤,問題是,快艇自己本來就愛失誤——他們就是完全的、徹底的、把三秒區鎖死了,對手別想懟穿他們籃下,絕對不輕易給對手衝板得分機會,也別想要到罰球,由於他們的禁區完全進不去,以至於即使漏了大量三分球,他們限制對手有效命中率還是聯盟第2——四要素裡,除了造失誤這一項,公鹿全是聯盟前3,你說他們防守能不好嗎?

恩,他們的防守是聯盟第1了——上賽季也是。

公鹿的籃球,就像先做好精算,再去賭場一樣。他們算出來犧牲一些三分線防守,少造一點失誤,換來的禁區防守就是能讓四要素變得更加漂亮,於是他們就全買了禁區,這種極端選擇,在這個三分嚇死人的時代,可能比進攻端他們擺空間型內線拉開空間,用極致攻筐帶來的魔球化出手更加令人瘋狂。

公鹿這種賣個大破綻的防守策略要如何被挑戰,什麼時候會被擊穿,是上個賽季最令人好奇的事情之一,畢竟歷史最強跳投大隊金州勇士例行賽兩場對他們的進攻效率都不怎麼樣,武藏帶著射手群也打不穿他們。

所以公鹿沒能奪冠,可以證明他們的防守策略錯了嗎?

那輪系列賽,暴龍的進攻效率是107.3,比暴龍例行賽112.6的進攻效率百回合少了4.7——什麼概念?4.7幾乎是紅隊去年的百回合淨勝分。

公鹿的防守,依然沒有被證明失效,他們輸給暴龍,是因為那支暴龍在攻防兩端綜合後,勝過了他們一點。

事實上,公鹿輸給了暴龍的人品恆守轉移大法——VanVleet在與76人系列賽的三分命中率是7.1%,與公鹿系列賽後三場,三分球17投14中!他們輸給了籃球之神——這個籃球之神不是喬丹,而是命,命中註定VanVleet要從G4開始把所有失去的拿回來。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但話又說回來,這也是擊敗公鹿的唯一辦法——必須準,而且要很準很準,才能彌補內線完全殺不進去的損失。

所以公鹿和快艇的比賽並不怎麼需要分析具體過程,快艇只投出25.8%的三分命中率,根本沒有達成擊敗公鹿的必要條件。

跟公鹿對上,是沒有投籃不準這個容錯率的,因為公鹿除了是聯盟保護禁區最好的球隊之外,他們進攻也是聯盟第2,並且是靠大量攻筐撐起的進攻。假如兩支球隊投籃都失準,那麼公鹿的攻筐保底能力,幾乎一定比對手要高。

2019年季後賽的失敗,讓世界嚴重低估了這支球隊的實力,人們只看到了2-0領先後被連下4場,卻沒看到這輪系列賽最後兩隊的攻防效率差距也只有百回合1分。人們也把那支暴龍隊無解的防守想得簡單,並忽略了他們回暖後的進攻能力——公鹿和暴龍都是攻防俱佳的球隊,他們是因為太強才彼此為難了對方,才能打出那樣一輪焦灼系列賽啊。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那支暴龍最後同時做到了這樣幾件事,才支撐到最後:

暴龍有對位字母哥的足夠資源,罕見的全面協防能力,完全掐死了字母哥的陣地戰攻筐,切斷了字母哥與隊友的連續,同時公鹿配角的投籃也出現失準;

沒有防守弱點可以針對;

暴龍有空間型中鋒小加索削弱公鹿的護筐,那輪系列賽他三分命中率41.4%,他和大Lopez彼此讓對方的難受,但大Lopez那輪系列賽沒他準;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暴龍的兩個有無球能力兼備的控衛——VanVleet和Lowry——發揮出色,在外線不斷回應了公鹿的防守策略,Powell也很準。

再看這支快艇呢?

對位字母哥的是Harkless,對位Middleton的是Beverley,卡椒都安排了相對更弱的對位。這也沒什麼不可以,Harkless和Beverley防守都棒,對位問題也不是快艇輸球的原因,但這說明快艇在防守針對性上還處於例行賽模式;

替補陣容有明顯防守弱點,而公鹿攻擊點非常多;

沒有提供射程的中鋒,讓大Lopez可以舒舒服服的待在裡面護筐,Harrell順下完全進不去;

不管是先發陣容還是替補陣容,由於用人或者球員投射狀態,都有明顯的空間瑕疵;

George和路威本來可以回應一下公鹿策略,狀態全都不佳,沙梅特是個適合打公鹿的球員不能出戰;

所以同樣是Leoanrd的球隊對上公鹿,就出現了不一樣的結果——何況Leoanrd自己還遲遲走不出低迷的狀態。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公鹿和快艇的例行賽交鋒就這樣結束了,他們如果還能再相遇,也是6月份的事,時間還久,也許快艇那時候的進攻狀態跟現在不一樣了,也許兩隊還有人員變動,世事難料,不好現在下什麼定論,你只能說,快艇沒在例行賽帶走心裡優勢,並且看起來他們的攻防資源對付公鹿,比之那支暴龍至少也沒有優勢,當然,他們也未必就能在西區出線,這支球隊很強,也有極大的潛力可以挖掘,但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能達到人們期待的樣子。

公鹿現在百回合淨勝分達到了12.9,比這項資料第二的湖人高了4.5分,甚至高於16-17賽季的金州勇士。這個資料應該無法保持到賽季最後,但即便如此,也能看出公鹿是一支多強大的球隊。上賽季公鹿被逆轉出局,以及字母哥跳投弱有陣地進攻侷限性的毛病,讓大多數人輕視了這支球隊的實力,與快艇的比賽是一個讓世界重新認識他們的機會——想要擊敗公鹿,不是「字母有侷限性」這麼簡單的一句概括就夠了,你需要優秀的攻防資源支援,以極低的容錯率,在一個系列賽內面面俱到才能做到。

想擊敗公鹿,不是一句「字母哥有侷限」那麼簡單

或許這一季的公鹿,以及實力猶存的暴龍,能讓世界重新思考,2019年季後賽到底發生了什麼吧。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1142709.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