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攻防效率聯盟第一的公鹿,是靠賭對手三分不準賭出來的嗎?
如果討論天下第一進攻陣容時,我們會考慮以下幾點:

——要有頂級的持球人,自己的進攻範圍沒有死角,還能兼顧着帶動隊友,關鍵時刻還能全體拉開,自己幹翻對手的人。最好是LeBron、Harden、Doncic、Trae Young這樣的球員;

——要有穩定發揮的側翼角色球員,遠能彎弓射大雕,近能脫衣挑夜戰,又能蹲在底角抽菸,又能衝到前場暴扣,如果能順帶偷下幾個進攻籃板,來幾個二次進攻就更好了。如果有可能,希望心目中的那個他是Brogdon、Bogdanovic、Siakam這樣的,培養培養就成了球隊老大的人;

——要有黑粗直偏偏能繡花的壯漢,擋拆掩護紮實、順下暴扣結實、內線單打瓷實、三分吃餅嚴實的,嗯,要是可以的話,800萬以下就更好了。例如,Anthony Davis、Dedmon(上賽季)、Griffin這樣的類型;

——還有要求?對,再來一個戰術素養極高、體系又非常適合球隊的優質教練,坐能替補席上喝紅酒,站能粗着嗓子噴裁判,動不動地,砸個戰術板,送自己出球館提前下班,例如Popovich(如果馬刺這個賽季還能復活的話)、卡萊爾、史蒂文斯、布登霍爾澤們,那就完美了。

所以聯盟進攻效率前五的球隊裏,獨行俠、公鹿、馬賽克、湖人和巫師,似乎都能符合前面的大多數要求,等等,有個問題:獨行俠的Doncic、馬賽克的Harden、湖人的LeBron和巫師的比爾,只有公鹿的字母不是一個進攻範圍無死角的球員。

其實揚尼斯阿德託昆博已經改變了許多,他的場均三分出手高達5次。5次是什麼概念?倫納德場均三分出手5.1次,丹尼格林場均三分出手4.9次,威少爺5.2次,凱文勒夫5.9次,德文布克5.7次,算是比較不錯了數量。可字母的三分準度還是不行,在場均出手大於5次的球員裏,只有威少爺和埃裏克戈登的命中率比字母低(馬賽克隊能混到西區前四真不容易)。

字母哥20賽季投籃熱圖

 

由於射程影響,字母在球場上改變對手防守陣型的方式就是襲框,在籃下阿德託昆博的命中率高達71.1%,聯盟平均是57.3%。與一般內線球員不同的是,阿德託昆博的進攻發起大都在弧頂或者腰位(上次寫詹姆斯與Doncic喜歡在弧頂或者腰位發起進攻時,網友問除了這兩個地方還有別的地方能發起進攻嗎?想了想,外線持球手還真是沒地方發起了),而不是內線,這使得公鹿有更多創造得分的機會。

這個時代,對內線發起進攻的球員極度不友好,而那些能夠爲隊友帶來更好進攻環境的球員,基本都是在外線擁有良好射程的人。

而字母這樣一個遺世獨立的奇男子:他的終結大多來自內線,而他的發起卻更多來自外線。我們不好評價他究竟是個晚生在小球時代的巨人,還是未來那個不可知曉時代的領航人,但他的存在就是這樣與衆不同,卻又讓一切變得通情合理。

公鹿20賽季投籃熱圖

圍繞着與衆不同的字母哥,布登霍爾澤建立起了一套極爲成功的進攻體系。以字母爲首,從外而內襲框,牽扯更多防守人護框後,釋放外線的三分火力。Bledsoe帶來了更多的攻框能力,其他球員承擔了3D任務,而大小洛佩茲內線拉開投三分更讓這套體系顯得無懈可擊。

如果最近看了公鹿的比賽,一定對字母背身要球后,強側兩人無球掩護後一個空切內線、一個拉開至三分的套路印象深刻,如果無球人有了機會,字母會立即傳球;沒有機會,字母則尋求自己強攻,而此時的強側肯定被拉空,再想形成包夾,會讓防守球隊方寸大亂。

 

夏天續簽的Middleton,則帶來了一定的中距離單打終結能力,更加豐富了球隊體系。如果不是Brogdon的離開和大Lopez三分球準度急劇下降,這支公鹿也許能超過獨行俠,暫時成爲NBA歷史上進攻效率最高的球隊之一。

更誇張的是,他們的防守效率同樣是聯盟第一,依靠優質攻防,他們的百回合淨效率12.7排在聯盟第一。不僅如此,19賽季,公鹿同樣以104.9的百回合失分排在聯盟榜首,並且淨效率8.6也是聯盟第一。
數據證明,他們的防守非常優秀。

公鹿的防守是怎麼展開的呢?以先發5人爲例,Bledsoe、Matthews、字母、Middleton和大Lopez,大Lopez站五號位幾乎不出來撲人,而字母站四一般防守進攻威脅不大的球員,適合遊走掃蕩。我們都知道,一般球隊的進攻三板斧無非是持球呼叫擋拆、定點接球終結以及轉換或者別的什麼,每個球隊都要遇到擋拆換防,公鹿是怎麼做的呢?

以一張圖爲例,魔術擋拆後,Fournier到罰球線附近,吸引了公鹿多人注意,而魔術的外線球員則漏出了較大空擋,分別是艾薩克(場均三分出手3.5次命中率32.4%)、富爾茨(場均三分出手1.7次命中率21.1%)以及阿隆戈登(場均三分出手4次,命中率31.3%),最終Fournier投了一箇中距離彈框不中,籃板自然落到了在內線堆積了大量球員的公鹿手上。

這就是公鹿的防守策略之一,放棄部分三分不準的球員,護住內線,逼迫對手採取中距離終結。如果大家還記得的話,19賽季初,CJ McCollum面對公鹿轟下了40分,拓荒單場進攻效率126.1,簡直是轟爆了公鹿。

這時候,大家覺得,既然公鹿封三分和禁區,那就擋拆刷爆他的中距離吧。

結果只過了兩天,在11月9日對勇士的比賽,公鹿又做到了限制勇士進攻效率在104.5,而自己的進攻效率達到了126.2。怎麼做到的?夾擊柯瑞杜蘭特,放掉其他人。於是杜蘭特只15投6中、柯瑞只14投5中,而克萊15投9中24分、瓊斯8投6中、庫克9投6中。結果勇士得了111分,輸給了公鹿的134分。

看了投籃圖,就能明白爲什麼:

公鹿投籃圖

勇士投籃圖

 

公鹿雖然外線極其不準(三分大隊失準是常事),但他們幾乎統治了勇士的內線,拿下了 30%的進攻籃板率;而勇士雖然仍然射出35.7%的三分命中率,但畢竟長兩分不如內線的得分率高。

以及,公鹿在三分線以內的高強度防守,單場斷了11個球蓋了7個帽,防守反擊成了手到擒來的事,大量製造對手失誤也間接影響了比賽進程。

這是公鹿的防守策略之二,控制內線、夾擊對手強持球人、製造對手失誤,同時選擇性放棄一部分角色球員的三分機會。而勇士的角色球員並沒有大量浪費出手機會,公鹿還是最終贏下了比賽。

我們首先來看一組數據:聯盟30支球隊在5英尺內投籃目前爲止共計22201次,命中13426次,命中率是60.5%,三分線外共計出手23903次,命中8505次,命中率是35.6%。也就是說,如果一支球隊所有出手都在籃下,那麼一百次出手可以得到60.5分,如果一支球隊都在三分線外出手,那麼他們一百次出手可以得到71.2分。

雖然比較極端,在理想狀態下,結論是如果一支球隊保持聯盟平均水準,他們應該更多的出手三分球,而不是襲框。所以現在很多球隊都追求儘量限制對手的三分和籃下,放掉中距離投籃,這在理論上是最合理的防守。

但是,由於三分和籃下的距離過遠,來回折返會花費大量時間,所以要掐住兩頭需要很好的防守資源,例如19季的暴龍或者今年的湖人。而公鹿不具備這樣的條件,他們的先發3B(三分+卡位)中鋒大Lopez不是一個能換出來防小個的球員,於是他們選擇了另類的防守方式:

限制對手的籃下、在中距離位置加強防守威脅、放掉對手的三分球。以理論上的數學題計算,這一定不是最佳防守策略,而是在賭“對手光靠三分球是射不死我的,因爲其他地方我能完勝”。結果是,公鹿如願以償獲得了最佳防守效率,他們爲什麼賭贏了?

首先,公鹿一定不會很好的限制對手三分。在左側底角,公鹿讓對手投出了35.4%的三分球命中率,在右側底角,對手三分球命中率高達42.9%聯盟第六差,而其他位置的三分球場均讓對手出手29.7次聯盟最多,命中率也有36.4%聯盟第八差。

公鹿不僅讓對手場均投出了聯盟第二多的37.9次三分球,還讓對手投出了36.5%的三分球命中率,場均讓對手命中三分球13.8次得到41.4分和勇士並列聯盟第一。

以放棄三分球爲代價,公鹿場均干擾對手兩分球次數46.3次聯盟第一,限制對手5英尺內出手場均27次聯盟最少,命中率50.8%聯盟最低。防守籃板場均41.7次、總籃板場均51.9次都是聯盟最多,場均阻攻6.1次聯盟第五。一個簡單粗暴的數學題,76人限制對手場均三分球命中數9.3次,公鹿比他們多失分13.5分;反過來,黃蜂讓對手在5英尺內的投籃命中數最多,場均高達22.2次,公鹿比他們在籃下少失分17分,這就是答案(偷懶一下,這裏不再用回合數加權計算了)。

他們無止境的破壞對手的傳切配合,防守對手持球呼叫擋拆限制命中率在每回合0.811分聯盟第七,限制定點接球終結每回合0.88分聯盟第一,限制空切每回合1.058分聯盟第一,限制對手補籃每回合0.836分聯盟第一。

一句話,三分線以內能做的事情,他們幾乎都做好了,並且他們還尤爲注意對對手核心球員的夾擊,進而放掉其他球員,防守非常成功。12月7日對快艇,保羅喬治13分倫納德17分;11月21日對老鷹,楊22投8中只得到25分;10月25日對馬賽克,Harden13投2中只有19分,卻打出了14次助攻等等。

那麼,要如何在系列賽戰勝公鹿呢?再回到19賽季東決,即使倫納德在此前兩輪已經打出逆天水準,公鹿也依舊能按得住暴龍。結果被連扳四場,是因爲雙方實力在伯仲之間時,範弗利特突然投出了系列賽57.1%的三分球命中率,馬克加索投出了41.4%的三分命中率,在上一輪對76人,範弗利特三分命中率7%,而馬克加索則是32.1%。實力接近突然有人爆種,是壓垮了公鹿最後的稻草。

答案是,達到和公鹿同一級別的攻防水準,核心球員在面對高壓防守依舊能保證發揮的前提下,角色球員必須足夠準;這話反過來說也行,角色球員在被公鹿放掉之後能夠保障命中率的前提下,核心球員還必須保持至少正常發揮才行。至於控制失誤率、籃板率等等,不再贅述。

以及在防守端做到和公鹿一樣的壓迫性。這兩點要求在長達7場的系列賽裏要做到的話,真的太南了。

所以,公鹿真的是在賭博,還是在打一局穩贏不輸的牌呢?應該是後者,尤其是在細碎冗長的例行賽裏。

布登霍爾澤的算盤,打得每個潛在對手都無比糾結,目前爲止,還不能找到一支穩壓公鹿的隊伍,這種情況在上賽季同樣存在,而2019年奪冠的暴龍,永不會重現了。

這一次,誰能阻攔字母哥的腳步?

歡迎關注微信公衆號:籃球生態。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1218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