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暴龍爲何會歡迎Kawhi?或許愛恨就在一念之間!

Kawhi Leonard要回多倫多,看我這標題,說不定有東北人尋思,原來老外也來這套:都別說了,都在杯裡了。

多倫多的冬天,那是真冷,故人相見,必須整兩口。在多倫多買酒,沒那麼容易,超市裡只有啤酒和果酒,還要按時供應,要喝老村長之類勁大的,要去專門的酒店。快艇在西區,一年也就來一次多倫多。再怎麼難弄,也阻擋不了愛酒之人喝酒的心,不能走心,就要走胃,總有一個在路上。

說到走心,你說現在多倫多球迷對Leonard,是什麼感情?

我以前寫過,像克里夫蘭這類的小城市,最忌諱被大城市的球迷看不起。如果有球員選了其他城市,不管是什麼原因,球迷都會歸結為,你不選我們,就是看不起我們的城市,你看不起我們的城市,我也看不起你,我看不起你,就恨你,這可稱之為城市選擇定理。

這是不是聽著像毫不講理,心胸狹窄的小媳婦?

球迷嗎,不都這樣。如果每個人都很理性,看問題都很理智,不帶任何個人感情,這世界上還有球迷這個群體嗎?

暴龍奪冠之後,多倫多把Leonard捧上了天。免費的公寓,到餐館吃飯終身免費,還記得這些嗎?Leonard冷若冰霜的表情,契合「我們北方」的氣質,低調有水平的品質是加國的完美代言,如果在國歌和國花之後,還要選國男,Leonard肯定是加國熱門人選,五分鐘給他歸化的明明白白。就在全加人民的期盼中,Leonard選擇了洛杉磯。

這叫什麼,這叫迎頭一棒,當心一刀。所謂愛之切,恨之切,談戀愛的時候你好我好,分手之後不共戴天。

這個場景,在克里夫蘭上演過,在聖安東尼上演過。根據上面的城市選擇定理,「你背叛了我們」,這是球迷的共識,離開的那一刻,走到了球迷的對立面。

按說多倫多是大城市,球迷不至於像克里夫蘭的那麼矯情,怎麼也是北美前十的城市。多倫多是大城市,可加拿大是小媳婦呀,最怕被美國人看不起。Leonard這麼一折騰,恐怕要被暴龍球迷噴死吧?

我敢斷言,不會的。

原因很簡單,Leonard給暴龍帶來了總冠軍獎盃,據說暴龍會在與快艇比賽的開場前,給雷納德舉行一個特殊的冠軍戒指頒獎儀式。而這個總冠軍,是決定球迷愛和恨的分水嶺。

詹姆斯第一次離開騎士的時候,球迷又是焚燒球衣,又是圍著房子鬧事,詹姆斯代表熱火回克里夫蘭的第一場比賽,克里夫蘭的半個警察隊都到了。詹姆斯第二次離開克里夫蘭,他代表湖人回到克里夫蘭的第一場比賽,所有人都起立鼓掌,表示感激之情。

如果沒有詹姆斯,克里夫蘭永遠不會有第一個NBA總冠軍獎盃,五十年的冠軍枯竭期,不知道還要延續到什麼時候。

杜蘭特回到奧克拉荷馬的時候,那小身板是不是快被噓聲吹到地板上了嗎?如果你是一個明智的球員,你有杜蘭特的那本事,說不定你早離開奧克拉荷馬了,不會等那麼久,天天唱歌吃火鍋都不好使,但是球迷不管這個。如果杜蘭特給奧克拉荷馬帶來了一個總冠軍獎盃,哪怕一個,他得到的都會是掌聲;

濃眉回到紐奧良,是不是也是噓聲?同樣的道理,你沒有獎盃,別人記住的只是你離開的唧唧歪歪,如果你有了獎盃,大家印象最深刻的是你在遊行車裡叼著雪茄的畫面。

厄文離開克里夫蘭,如果按照以前詹姆斯的套路,克里夫蘭的球迷是要恨他的,但是厄文投中了那個騎士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個三分球,幫他們拿了冠軍,所以騎士球迷對厄文的感情,更多是愛,而不是恨,

愛恨,就在這一冠軍獎盃之間。

小媳婦分了手,男人什麼也沒留,那肯定是怨恨多過愛慕。如果小媳婦生了一個大胖小子,天天有錢拿,她的怨恨就沒那麼多,見了男人多半還是微笑的。

有人說,你這比喻不恰當吧?獎盃是死的,什麼叫天天有錢拿?

獎盃確實是死的,可是你可以天天拿他來吹牛逼呀。

按說Leonard也在聖安東尼奧贏了總冠軍,那為啥聖安東尼奧的球迷就不是掌聲一片呢?首先,在Leonard去之前,人家馬刺就已經有冠軍了,再次,Leonard雖然拿了總冠軍賽MVP,但是球迷還不會把他放在Dunca、Parker、Ginobilli之前。

在暴龍,如果沒有Leonard,你說暴龍會奪冠嗎?如果德羅贊還在暴龍,你說他們能衝出東區嗎?

當然,這個規律未必適用於大城市,歐尼爾給湖人拿了那麼多冠軍,回去照樣被噓。城市選擇定理本來也不適用於大城市,就像上海人有莫名的優越感一樣,洛杉磯的球迷,也同樣有優越感。落魄的鳳凰不如雞,落山的雞可好過鳳凰。

所以,NBA的球星要想得到球隊的愛,能帶來硬體,才是硬道理。

對付小地方的小媳婦球迷,能贏才行。

原始連結:https://new.qq.com/omn/NBA20191/NBA2019121200425300.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