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時至今日!雷霆仍存在的「Melo印記」

由於傷病和陣容深度的問題,波特蘭拓荒者一直在尋找一名出色的大前鋒。在11月19日,這支交著聯盟最多奢侈稅的球隊以一份無保證合約簽下了卡梅羅-安東尼。這一亮點時刻其實也凸顯了拓荒者當時令人無奈的局勢。安東尼,這位十次入選全明星的球員曾在奧克拉荷馬雷霆效力一個賽季,並處於常規輪換中。但是在季後賽首輪敗給爵士的比賽中,安東尼在場時,雷霆總會失去更多的分數。

安東尼2018年夏天被交易,隨後他被老鷹裁掉,在磨合了十場比賽後,安東尼又被雪藏,球隊始終在評估他能否成功融入體系,安東尼當時的結局看上去恐怕只有交易或裁掉。他的NBA生涯當時看起來已經結束了,他又顛沛流離的被交易到過芝加哥,但是從未出場過比賽。看起來他的球員生涯步入尾聲了。

但是當談論到安東尼時,雷霆的許多人仍對他帶來的影響和改變印象深刻。即使他僅僅短暫的爲雷霆效力了一個賽季,即使許多球員並沒有機會在球場上與安東尼並肩作戰。雷霆隊後衛克里斯-保羅一直把安東尼視爲兄弟,所以他一直傾向於能在聯盟中再次看到安東尼出手跳投的身影。

「他完全值得出場,」保羅週二在波特蘭說到,「我認爲安東尼現在是第一個告訴你要集中精力的人,現在他在拓荒者打球,這就是他喜歡做的事情。」「我希望甜瓜每天晚上都表現出統治力,除了和雷霆的比賽。」

拓荒者是又一支對安東尼充滿期許的球隊。即使安東尼有著眾所皆知的防守問題,他也不能因爲拓荒者之前的防守強度而受到指責,拓荒者整個賽季的防守都低於聯盟平均水平。在週三的比賽前,拓荒者每100次進攻的得分僅僅排在聯盟22位。接下來,每隔一段時間,安東尼,這位未來的名人堂成員都會有一場夢迴巔峰的比賽,就像週日他20投10中砍下25分的表現那樣。也許有時候時間倒流,安東尼不再受到了約束。

主要問題從來就不是安東尼是否能在聯盟中立足,關鍵點在於他是否能接受自己的全新角色並在防守端做出足夠的貢獻。這些問題,至少從雷霆的角度來看,安東尼做的並不夠完美,但是他仍有許多亮點表現。雷霆隊中鋒亞當斯仍懷念當安東尼處在場上時他獲得的開闊內線空間。在那個賽季中,亞當斯命中率爲生涯新高的62.9%,並完成了150次扣籃。

誠然,亞當斯的出色發揮與他在2017-2018賽季健康狀況良好也有關係,但是在安東尼、保羅-喬治和羅素-威斯布魯克的帶領下,他成爲了NBA最有效率的球員之一,能夠在擋拆後輕鬆得分。「安東尼真的令我們受益頗多,」亞當斯告訴《The Athletic》的記者。「他爲球隊拉開了空間,我可以輕鬆的完成多次擋拆後沉底,因爲防守的注意力都被球隊的投籃威脅所牽制住了。」

當安東尼和亞當斯同時在場時,雷霆每100回合的進攻可以拿到112分。亞當斯和安東尼在那個賽季有百分之80的時間同時處於場上。亞當斯高度讚揚了安東尼的職業態度以及豐富經驗,但是即使這樣,他也意識到安東尼和雷霆磨合的沒那麼順利。這一點在雷霆25分逆轉爵士一場季後賽中得到了展示,傑拉米-格蘭特瓜分了安東尼的出場時間,並表現出色。

「關鍵在於球隊的體系,你需要在球隊體系中表現出色,無論是進攻端或者防守端。」亞當斯說到,「這就是現實,並不是說要對教練拍馬屁才能留下了,但是不管你是什麼類型的球員,你都必須適應體系。如果你不能適應體系,那麼改變的方式很簡單,要麼球員做出改變,要麼體系做出改變。這很正常。」

「防守端,噢,兄弟,這不過是比賽的一部分而已。你必須要站在不同球員的立場上考慮問題,他並不是我們的負擔,在防端他表現的很正常。」事實上,亞當斯、安東尼、威斯布魯克、喬治和羅伯森打出了多諾萬時代最出色的配合。可惜了羅伯森,在2018年1月27日受重傷之前,他可被視爲年度最佳防守球員的有力競爭者。在那場面對底特律活塞的比賽中,雷霆隊勢頭正佳。當羅伯森受傷時,雷霆正處於八連勝中。包括安東尼在內的先發陣容在31場比賽中場均可以淨勝對手14.6分。

「當我們得到安東尼時,我們有了三巨頭(喬治、安東尼、威斯布魯克)。我們試圖找到我們共同成功的方法。」羅伯森告訴記者,「我認爲我們在賽季中期就在攻防兩端找到了各自的位置,定義好自己的角色。我們每個人都做出了犧牲。」除了雷霆在球場上也來越強大,場下雷霆的化學反應也越來越好。安東尼是這支團結隊伍的核心成員之一。雷霆的隊友們會一起吃晚餐,並在沒有比賽時一起玩。

羅伯森一開始把安東尼描繪成了父親的形象,隨後他就糾正了自己,用「老大哥」這一說法代替了。這種巨星在你身邊並肩作戰,他的經驗是無價的。「我們保持聯繫,一起出去玩,我們互相支持彼此,」羅伯森說到,「這樣的事情促進了化學反應,讓我們在球場上可以取得成功。」「我從安東尼身上學到了許多,並仍處於從他身上不斷學習的過程中。」

但是當羅伯森倒下後,雷霆再也沒有羅伯森和喬治這對精英側翼來在化解衝向安東尼和亞當斯的危機了。沒有羅伯森在擋拆前破壞對手的進攻,雷霆在防守端捉襟見肘,球隊在面對擋拆時,安東尼的缺點被無限放大了。儘管科里-布魯爾作爲替補羅伯森的救火球員出場,但是雷霆新先發陣容僅比對手多得1.7分。問題出現在防守端,雷霆的防守效率從95.9陡降到107.7,他們令人窒息的防守不復存在了,對手的失誤率從19.2%降低至15.6%。

「整個球隊發生了劇變。」羅伯森說到。就像亞當斯能夠談論球隊融合沒那麼順利一樣,時間能夠幫助球員理解不同的觀點,並讓他們明白爲什麼球隊會成功,什麼時候團隊配合起不到效果。在安東尼加盟雷霆的賽季剛開始時,雷霆的更衣室一直透露著這樣的希望「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們會解決問題的。」這種態度對於雷霆來說既是一種禮物,也是一種風險。這支球隊由才華橫溢的三位全明星組成,好的方面來說,雷霆的衝擊力是統治性的,壞情況考慮的話,雷霆很可能不夠重視對手。

「早期的比賽,我們可以開局領先20分,然後被反超,但最後贏下比賽。」「羅伯森說到,「我們知道自己能多棒,我們潛力非凡,也展示了自己的實力,我們知道我們比其他球隊更強,但是我們就是把機會浪費掉了。」「我們一開始有點走偏了,放棄了讓我們能成功的東西。」「當我們連勝時,我們只是把所有事情一件件做好,然後說夠了。但是如果我們真的渴望取得更大成就,那我們必須全力以赴,我們必須注重每一方面,這纔是我們真的做得好的地方。」

當球隊贏球時,通常這時候球員更容易做出犧牲。當雷霆在季後賽首輪以1-3落後爵士時,他們面臨背水一戰,這場比賽安東尼被安排在本屬於格蘭特的替補席上。安東尼在奧克拉荷馬的第一個賽季也是他的最後一個賽季。但羅伯森說安東尼的目標一直是渴望勝利。

「這是我們努力做的事情,我們都覺得自身做的不錯,尤其是是看到「哈哈,我們又完成了一個目標」。我們給自己定了很高的期望,但是我想到我們有一點過於樂觀了,但是我相信最後我們都確定下來位置,找到了自己的節奏」。羅伯森說到。雷霆隊後衛亞歷山大在安東尼2003年亮相NBA時僅僅5歲。即使是在多倫多以外的地方長大,亞歷山大和朋友們在野球場上也會假裝自己是巨星安東尼。

如果有人在低位接球,轉身,做出投籃動作,在跳投或者運球前,那個人就會大喊「甜瓜!」「我認識很多朋友,他們都想像他一樣打球,成爲安東尼一樣的巨星。」亞歷山大說,「他就是我童年的重要組成部分,我身邊有許多支持球星的朋友,安東尼就被認爲是最偉大的球員之一。」安東尼影響了一代年輕人,他們不僅僅試圖模仿他的動作,還受到了他的球風以及文化影響。

安東尼在NBA歷史得分榜上排名18位,在現役球員中排名第二,僅次於勒布朗-詹姆斯。他還在19歲時就和Jay Z一起登上了ESPN雜誌的封面,並和這位嘻哈偶像成爲了好朋友。雷霆隊後衛弗格森在2017年的新秀賽季曾經講述了這樣的故事。十幾歲時的青年弗格森開始留長髮,編安東尼那樣的辮子,當他的頭髮還不夠長時,甚至他還戴了一塊藍色的頭巾來代表安東尼標誌性的鬢角。他也戴了髮帶,爲安東尼的標誌性造型錦上添花。

「這些都是安東尼帶給我的影響」,弗格森告訴記者,「他是一名出色的競爭者,優秀的球員,看他打球簡直是不可思議。」然而,當弗格森發現自己開始能和安東尼並肩作戰後,他開始時從安東尼身上學到更多,而不僅僅是風格上的模仿。「交流溝通」,弗格森說安東尼教會了他最多的就是如何在球場上和別人溝通,「即使是現在,當我上場時,我也會告訴其他人我的位置。」

雷霆交易安東尼換來了2022年的首輪選秀權,施羅德以及卡巴羅和已經到期的1000萬美元交易特例。雷霆這次交易令他們在奢侈稅上節省了數千萬美元,並獲得了另一名出色的球員施羅德。這看上似乎是安東尼在雷霆的終結,但其實遠不止如此。雷霆最終並沒有和安東尼完成最終的目標,但是安東尼給予雷霆的影響難以衡量。

「我不是球隊的領袖,但是我仍在試圖用我的聲音告訴每個人我在場上的動向。我說出我的位置,讓他們知道防守點在哪里」,弗格森說到。「當安東尼在球場上時,大家都知道,他會大喊著「我補這裡,我去這裡。」現在我也是在儘量像他那麼做,讓我的隊友知道我在後面補防。」「我從安東尼身上學到了這一點。」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1453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