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格局與耐心!David Stern是如何促成雷霆建立的?

Mick Cornett去了紐約三次,每次都從David Stern那裡得到相同的答案。

不是Stern太小氣,當時的總裁只是在說實話,「我們沒有球隊可以給你們了。」

當時是2004年。

「他說的特別明白了,」奧克拉荷馬市前市長Cornett說,「他說過可能引進曲棍球隊比籃球隊更現實。」

「然後卡崔娜颶風就來了。」

在那之後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兩支球隊遷址了。一支球隊迎來新生。這些都是在Stern的大力支持下發生的。

David Stern享年77歲。雷霆隊是1984-2014年Stern任總裁期間拓展的7支新球隊之一。

當Cornett在00年代中期剛開始找上Stern時,奧克拉荷馬城擁有自己的籃球隊似乎仍遙遙無期。但十多年後,Stern卻開始說上了有關Cornett和奧克拉荷馬的承諾的故事了。

Cornett在2018年紐約的一次記者會偶然碰見Stern。

「他過來打招呼。我旁邊坐了一名陌生女士,Stern可能覺得我認識她。於是他就開始跟那位女士講起這個故事。‘他一直跟我說他想要一支籃球隊,但我說我會幫他引進一支曲棍球隊。結果你瞧,他贏了。’」

「這是把很長的一段故事用一句話說完了,但奧克拉荷馬城進入NBA的故事讀起來像是童話。Stern起了很大的作用。他想做對聯盟最好的事情,我覺得當奧克拉荷馬成為聯盟中最適合NBA球隊的城市時,Stern和其他人都一樣驚訝。」

Stern逝世後的幾小時裡,從LeBron James到NBA現任總裁,籃球領域的知名人物都表達了哀悼。雷霆隊的後衛Chris Paul 2005年被紐奧良黃蜂選中,卻在奧克拉荷馬城開啟了他的生涯,因為黃蜂由於卡特琳娜颶風暫時遷址。

「籃球今天失去了一名領袖。」保羅在推特主頁發了這樣一條消息,還有一張他在2005年被選中時和Stern在臺上的合照。

從那時起,NBA在奧克拉荷馬城的起源就變成了傳奇故事:卡特琳娜颶風在2005年8月末迫使黃蜂隊離開紐奧良。黃蜂例行賽的第一場主場比賽計劃在11月1日進行,對上國王隊。堪薩斯城沒有條件給一支NBA球隊作主場。

而奧克拉荷馬城有一座空置的福特中心,時刻準備著。

「他知道我為什麼給他打電話。」Cornett說。

這個時機很對,但Stern和NBA從來不做沒有保障的生意。耐心、審慎和周全的考慮才是最重要的。NBA需要看到奧克拉荷馬城真正可以做到。而這意味著可以創造收入。

「他真的很聰明,也知道他想要做成什麼事情,」曾經參與協商將黃蜂和雷霆帶進奧克拉荷馬的前政府官員Jim Couch說,「和NBA做生意,他們……他們有自己的方式。」

「我們和他們談判的時候,其實沒什麼好談的。如果我們有什麼分歧,也是按照他們說的來。我覺得這是他一開始就奠定的基調。」

談判是在勞動節左右的事情,而黃蜂隊十月份就要比賽了。

「黃蜂隊改變了很多事情,」Couch說,「我們之前與NBA甚至沾不上一點邊。城市證明瞭它可以支持一支NBA球隊,不僅是球迷、球票銷售,還有贊助。克萊-本內特和其他一些人對這個很感興趣。」

本內特,奧克拉荷馬城的本地人,在1990年代曾是聖安東尼奧的股東之一。他那時是NBA理事會成員之一,代表聖安東尼奧馬刺隊,Stern很尊重他的商業頭腦。這一層關係與互相的尊重對奧克拉荷馬引入黃蜂隊來說至關重要。

但這不是慈善,也不是朋友間幫的小忙。這是生意,是對NBA來說最好的選擇。

「我們要保證有至少四千二百萬美元的收入,」Couch說,「我們最後說,‘會有人來看比賽的,我們很清楚。’我們保證有三千二百萬到四千二百萬。多餘這個的部分,我們分掉。」

本內特和一群投資人,包括Aubrey McClendon, G. Jeffrey Records Jr.和Tom Ward與州政府和市政府一起填補了資金空缺。每個投資方都有可能負責到幾百萬美元,而奧克拉荷馬城與合夥人一起出了二百五十萬。

第一年,黃蜂獲得的贊助在聯盟都處於領先,整個賽季的球票都賣光了。

「我們開始賣票時,大概是賽季開始前六到七週吧,」Cornett說,「沒有人會在預算裡有這一項,因為這幾乎是一夜間發生的事情。」

「他給予了奧克拉荷馬的股東們最大的尊重。」

於是即使黃蜂在2007年回到紐奧良了,本內特他們知道職業籃球能在奧克拉荷馬城蓬勃。Stern也知道了。他告訴Cornett,NBA沒有遷址名單,但如果有,奧克拉荷馬城一定名列第一。

有著這個認識,本內特在2006年買下了西雅圖超音速,2008年搬到了奧克拉荷馬城,成為雷霆隊。

奧克拉荷馬現任市長David Holt在2006年2月接替Cornett成為部門主管。在2008年,奧克拉荷馬城仍需要NBA官方支持超音速的遷址。Holt現在希望在那個歷史性的時刻,他在Stern坐的那個椅子上做了記號,那把椅子就在奧克拉荷馬希爾頓酒店的14層上。

「有些想法可能很容易就被權威人士扼殺在搖籃中,」Holt說,「如果Stern總裁當時說,‘算啦,我覺得奧克拉荷馬不太合適。’我們的旅程在2005年黃蜂尋找遷入地時就結束了。當時體育界和NBA的老闆們對黃蜂遷入奧克拉荷馬城沒有什麼高漲的熱情。我們當時孤立無援,被人忽視。在當時要結束這個夢想時很簡單的一件事情。」

「Stern沒有摧毀它,而是幫助我們實現它,這是我們永遠感激的一點。他在2005年9月那時做的判斷,他把責任都攬了下來。而這使整個過程得以進行下去,直到我們擁有了一支真正屬於自己的球隊。他在2005年秋天對我們的信任是至關重要的。我會說他對奧克拉荷馬城影響巨大,比任何像他一樣的非本地人都大。接受這個新的想法,將它引導至完成,首先是黃蜂隊,然後是雷霆。」

在那之前,Stern有著足夠的格局與耐心。在黃蜂與雷霆兩個時期之間,奧克拉荷馬有著一年的不確定期。這座城市能夠再次得到一支NBA球隊嗎?

從黃蜂到雷霆的轉換期中,Cornett從Stern那裡上了很重要的一課。

「即使你知道事情將會如何發展,你也要足夠耐心,讓所有事情自然發生。」Cornett說,「很多人像直接跳到結論,但有些步驟是不能跳過的,而你正身處其中,你不能讓它們今天就全部定下來。」

「他知道,這個過程不能急。他幫我們認識到什麼事情將要發生,要小心什麼。如同任何好的商人或律師一樣,他總是想要降低風險,消除風險因素。能預知事情進展的人很多,而我覺得是風險管理使他成為這樣一個商人和戰略家。」

Stern的商業敏感和耐心使Cornett非常崇拜,以至於他在2009年找了總裁幫他一個忙。Cornett當時正在申請紐約大學的MBA專案。他需要兩封推薦信。

一份請求發給了母校奧克拉荷馬大學的校長David Boren。

另一份發給了Stern。

Cornett當時沒報什麼期望。Stern大可以把這個事情交給某個助理然後繼續他的工作,運營這個世界上最大的體育組織之一。

與之相反,Stern和他開了個電話會議。

「他想要好好談談這個,」Cornett說,「他想要回顧一下我們之間的關係,來確認他在推薦信裡不會寫一些越界的事情。」

「我知道他那天一定很忙,但他能夠騰出這些時間來幫我,對我來說這意義重大。」

去年秋天,Couch在政府工作了18年後退休了。在Stern的幫助下,他可以將黃蜂隊和雷霆隊記錄在最驕傲的時刻裡。

「他知道他想要什麼,」Couch說,「他知道他想要怎樣管理這個聯盟,他有可以向球隊老闆們宣揚的聯盟未來的視野,我不知道還有沒有別人能像David Stern這樣對籃球運動作出這麼大的貢獻。」

奧克拉荷馬城最終在NBA總部成為了成功的一個榜樣。2009-2011年間,當Cornett在紐約大學讀書時,他又去了一次NBA總部。那時候,Stern向Cornett解釋了為什麼紐約總部開始有了「奧克拉荷馬榜樣」的說法。

雷霆隊成為了NBA考慮有利投資的經典藍圖。這個中等規模的城市,沒有其他主要體育聯盟的球隊,能夠支持一支NBA球隊,這讓Stern感到很驕傲。

「我們不是這方面(指小球市)的先驅,」Cornett說,「在我們之前,有曼菲斯、波特蘭、鹽湖城和聖安東尼奧。但在當時,Stern看到了本地人持有球隊的好處。」

「這跟當時的‘我沒有球隊可以給你們’可差遠了。」

距離當初黃蜂隊暫住奧克拉荷馬已經過了15年,Cornett很高興能提醒奧克拉荷馬城,Stern為他們做了多大的貢獻。

「如果不是他支持我們,這是不可能的事情,」Cornett說,「他看到了潛力,我們幫他完成。」

「將黃蜂從紐奧良搬到奧克拉荷馬是一項冒險的舉動,把超音速從西雅圖搬來也一樣。他得在許多場合都支持我們,為我們辯護,而在這兩件大事中,他都是對的。我們的球迷群體很特殊,他看到了。我們是一個很懂得珍惜的市場。他覺得這會成功的。當我談這個的時候,我說的是生意。Stern是對的。」

文章來源: 虎撲社群

「BlueAlliance翻譯」格局與耐心——David Stern是如何促成雷霆隊建立的? 由  dpYeah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1795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