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就是要打破球隊理念!NBA三分球是如何打破教練們對籃球最根本信仰?

1986年4月,普維敦斯學院33歲的教練Rick Pitino告訴他的三名最好的射手去提升射程。他提出這個建議是有原因的。那個月,NCAA爲大學籃球引入了一條有爭議的新規則:三分線。但是許多教練對此不屑一顧。

康乃狄克大學教練Jim Calhoun說道:「三分線降低了比賽質量。」

聖約翰大學教練Lou Carnesecca說:「我覺得這是某個美式足球運動員出的餿主意。」

密西西比州立大學的Richard Williams也補充說:「我是個傳統主義者,我並不喜歡這些噱頭。」

然而,Pitino並不認爲三分線會影響到大學籃球的健康發展。他反而將它視作一個翻身的機會。

前年,Pitino的普維斯頓修道士隊以17勝14負的戰績錯過了那年的NCAA錦標賽。他的得意弟子是Billy Donovan,一名小鋼炮式的球員,他曾經一度想轉學到一個D-II(NCAA二級聯盟)的學校。(Division II:NCAA的院校分爲三個級別,最具有競爭力和資金預算的院校會參加NCAA第一級別,相對來說小一些的院校將會參加第三級別)算上Donovan要轉學的這個麻煩的話,Pitino已經在他執教的第一個賽季就失去了他的前五得分手中的其中三位。但是他知道自己還有射手,因爲三分線的距離只有19英尺9英寸,他認爲好的射手都可以接受這個距離,成爲穩定炮臺。

Pitino估算一個賽季下來他的球員們應該投出大約40000個三分球。Pitino的同行們都僅僅將三分球視爲追分時的大殺器,然而與他們的看法不同,Pitino將三分球作爲他們常規的進攻武器。當隊員們錯過三分球時他則會大聲斥責,他也會一直提醒球員們注意腳下的三分線。果不其然,普維斯頓學院以場均8個三分的成績領先全聯盟並且在瘋狂三月引起了一時轟動。

普維斯頓修道士隊以六號種子的身份闖入了NCAA錦標賽並且在前兩場比賽中都取得了勝利。在甜蜜十六強時遇到了二號種子阿拉巴馬大學,結果普維斯頓學院以20投14中的三分球贏了對手21分。Pitino說:「說實話,阿拉巴馬比我們有更多的進攻武器,但是我們充分利用了投籃的優勢。」

他補充說:「每個人都可以適應規則。」

Pitino離開普維斯頓學院轉而去執教紐約尼克,而尼克已經在過去的連續兩個賽季的勝場數沒有超過24場了。在Pitino執教尼克的第二個賽季,尼克的三分球出手數比第二名多了300多次,球隊的戰績從38勝提升到了52勝,並且在東區季後賽準決賽中將喬丹率領的公牛隊拖到了第六場。

儘管Pitino已經證明他的執教方式可以幫助球隊贏球,但是不管是在大學籃壇還是在NBA,許多教練仍然忽視三分線的重要性。

這究竟是爲什麼呢?

幾年前,前哈佛大學教授Calestous Juma開始探索技術創新以及在創新中所遭遇的阻力之間的關係。他給他的書取名爲:《創新及其敵人》。

Juma審視了一切事物,從農業的機械化到咖啡的普及化。他總結道:反對創新的人並不僅僅是因爲創新會產生新事物才懼怕它。他告訴華盛頓郵報:「他們害怕的是舊事物的失去,而不是新事物的產生。這種損失,無論是內心感知到的還是真實存在的,都可能是他們的身份,生活方式以及財產安全的一部分。」Juma認爲,人們之所以會對新產品或者創新產生這種反應是因爲創新「挑戰了他們的世界觀」。

世界上有成千上萬個或大或小的這樣的例子,但是有一個與體育無關的例子:傳統騎兵和現代坦克之間的戰爭。1930年,一位名叫James K. Parsons的上校提議建立六個坦克師,因爲正如一位歷史學家所說:他「預見到了坦克在下一次戰爭中的重要性」。然而,負責騎兵的軍官否決了這個提議。

三年後,一位將軍寫道:「我們應該保持我們父輩那個年代的武器配置。」甚至在1938年,希特勒用兇猛的坦克橫掃了整個歐洲,騎兵總司令John Knowles Herr依然拒絕機械化改革。他喜歡馬,這是騎兵的傳統,40年來這是他的生活方式。他寫道:「我們絕不能被誤導認爲未經試驗的機器能夠取代已被檢驗過的戰馬,這對我們自己是不利的。」

所有那些人對未來的看法都大錯特錯,並且那時他們還堅信自己做的是對的。他們沒有去適應創新發展,而是依然堅持他們學到的、無比珍惜的、無條件採納的那些舊傳統,而這些傳統或許是代表他們身份的一部分。

透過這個案例我們會發現籃球教練對適應三分線的牴觸心理並不僅僅體現在簡單的固執。危在旦夕的是許多遠比籃球更加重要的事情。

關於三分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45年。Howard Hobson是著名的奧勒岡大學總教練,曾在1939年率隊贏得了第一屆NCAA錦標賽的冠軍。他做了一個實驗,他在福特漢姆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的表演賽上增加了一條三分線。

因此,在1945年2月7日一位記者寫道:「一位叫John Cahill的福特漢姆球員在非正式比賽中距離進了世界上第一粒三分球。」Hobson被稱爲「持續進步的年輕戰略家」,他曾經在1944-1945賽季在麥迪遜廣場花園球館研究了23場比賽,而當時他和球館附近的軍隊住在一起。通過他的觀察,他認爲有必要在比賽中引入三分線。這不僅能夠使比賽更加刺激,也能使觀衆體驗到遠投的魅力,更重要的是,三分線可以緩解禁區擁擠的狀況,適當降低了比賽的殘酷性。

在福特漢姆和哥倫比亞大學比賽的一個月之後,Hobson又用兩支軍隊中的球隊做了一次實驗,兩支球隊分別是Patrick Henry營和新港新聞隊。在那場比賽中,新港新聞隊在最後的六分鐘通過三分球抹平了十七分的分差。儘管大多數的球迷支持Hobson的提議,但是教練們和大學籃球聯盟的官員們卻不以爲意。哥倫比亞大學教練說:「這個提議太令人困惑了,我還是會堅持之前的比賽打法。」

Hobson後來自己也說,三分線的提議真的太激進了。

然而,差不多35年之後,Hobson進入NBA工作,這讓他重燃引入三分線的想法。由於擔心觀衆出席率和電視轉播收視率會下降,NBA想增加比賽的趣味性,因此在179年6月,聯盟以22位球隊老闆支持的微弱領先優勢決定在比賽中加入三分線。(根據對波特蘭拓荒的比賽圖表分析,Hobson建議NBA總裁Larry O’Brien將三分線距離定在23英尺)

雖然大多數的教練、總經理和老闆都投票支持引入三分線,但是這個新規則還是遭到了激烈的抗議。

金州勇士的老闆Franklin Mieuli說:「我只是不想讓我的名字出現在1979年夏天的22個歷史的罪人的名單上,他們過度地改變了籃球比賽,而這將摧毀團隊理念。」

勇士隊教練兼總經理Al Attles也贊同老闆的觀點,他說:「新規則的引入會讓某些自私的球員更加沉迷於個人投籃(而忽略團隊配合),爲什麼不能將球隊依靠打出後門切入戰術上籃得到的分數算作三分呢?」尼克總經理Eddie Donovan也同樣擔心三分線違背了傳統的「團隊理念」。

三分線看起來打破了教練們對籃球最根本的信仰。彷彿這個新規則在潛意識裏驚嚇到了他們。甚至球員們會認爲新引進的三分線不會帶來太多變化,因爲教練不會讓他們投三分的。一位老將說:「教練真正關注的是命中率。」

最激進的教練是聖地亞哥快艇隊的Gene Shue。1979年Shue的球隊投出了聯盟最高的543記三分球。當許多其他的教練還只是在每節的最後時刻或者總比分落後時才選擇投三分時,Shue早已經將三分作爲常規進攻武器了,因爲Shue覺得:「他們那種籃球哲學已經不行了。」他當時就明白了人們早晚會接受的一點:縱使三分球的命中率較低,但是真實命中率反而會好看得多。

然而,聖地亞哥快艇隊僅僅贏了35場比賽,Shue就此被解僱了。在之後的三年裏,沒有其他的NBA球隊再投出過超過407記三分球。整個聯盟對三分球完全不屑一顧,以至於1980年3月洛杉磯時報報導湖人的新聞時都抓狂道:「湖人隊在只剩最後幾秒鐘落後三分的情況下都不嘗試三分出手,他們因此錯過了贏下鳳凰城太陽的機會。

1982年,湖人隊在只出手了94記三分球的情況下贏得了冠軍,創下了聯盟三分出手數最少的紀錄。

當1986年NCAA引進三分線之後,大學教練提出了兩條合法申訴:他們感覺他們並沒有完全參與到規則變化的商議過程中,並且他們認爲這條三分線的距離太近了。但是也有許多人會關心三分線的引入對於教練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

德雷塞爾大學總教練Eddie Burke說:「他會讓你的指教理念變得完全不同。過去我們都會盡力將球打到內線以獲得一個好的得分機會。現在卻讓我們的大個子將球傳到外線…這真的沒必要,這會讓比賽不好打。」

坦普爾大學教練John Chaney說:「作爲教練我們已經不能完全掌控比賽了。」他支持三分線的引入,但是他又進一步提出:「它不會影響你的執教或你的整體比賽哲學。」

換句話說,許多教練認爲他們失去了對比賽的控制力。沒有比這更離譜的事情了,大學教練曾經是現在也一直是比賽的掌控者。但是三分線就像是深夜中一股奇怪的聲音,散播著對未知事物的恐懼。正如哈佛大學教授Juma所指出的那樣,困擾許多教練的不是對新事物的恐懼,而是對可能失去的東西的恐懼。

Pitino沒有像其他大學教練一樣這麼想。雖然他也覺得三分線太近了,但是由於他是位年輕教練所以他不會過度留戀於傳統打法;由於他爲了贏下比賽可以不顧一切,所以他比其他任何教練都更好更快的適應了三分線。

Pitino的眼光在許多方面都先於他人。他說:「你都不需要是一名算術天才都可以輕易知道只要你的三分命中率達到33%,就相當於有50%的真實命中率了。」他還要求他的球員們在比賽中只許出手三種類型的投籃:上籃,內線投籃或者三分球。

有一次,普維斯頓學院出手了266記三分,Donovan一人就出手了110次。對比之下,康乃狄克大學在13場比賽裏一共才出手48次三分。Pitino表示他就是想讓隊員們多投三分。

當Pitino在1987年剛執教NBA的時候,他開始質疑他的執教理念。因爲NBA的三分線比大學的足足遠了4英尺,這讓他很擔心。在他的第一個賽季中,尼克依然出手了567記三分球,出手數排名聯盟第三。直到他執教的第二賽季他才放下顧慮全力發展三分戰術。他的隊裏有Patrick Ewing站在內線,因此Pitino想利用三分戰術破解對方的包夾,爲Ewing拉開空間。

所以他告訴他的隊員們要果斷出手三分。

Pitino說他想讓全隊每場比賽至少投進十個三分。Trent Tucker是他最好的射手之一,他告訴Pitino他必須熱會身才能投三分。Pitino讓他就通過投三分來熱身。Pitino討厭18-22英尺的中遠距離投籃。他經常在隊員出手三分的時候舉起手,然後當球進了的時候盡情揮舞著拳頭。有一場比賽,尼克三分投了個7中0,手感十分糟糕。但是Pitino並沒有太擔心,尼克緊接著在下一場比賽中距離進了打破NBA記錄的11記三分。

Pitino說:「他們知道如果他們不投三分我會很生氣的。」

就在那個時候,許多NBA球隊依然不重視三分線。運動畫刊寫道:「許多教練都對三分線感到厭惡,並且認爲使用三分戰術充滿罪惡感。」尼克在賽季中僅用了55場比賽就打破了NBA的三分球出手紀錄。他們完成了1147次三分嘗試,幾乎比快艇多了1000次。

直到五年後才有球隊打破尼克的三分出手紀錄。

那個賽季結束之後,Pitino轉投肯塔基大學。Stu Jackson接手尼克。在Jackson執教的第一個賽季,雖然球員的三分出手數比Pitino時期少了400次,但是尼克贏了45場比賽並且再次殺到東區準決賽。第二個賽季,尼克只贏了39場比賽,三分出手更少了。Jackson就此被解僱。

NBA知道通過人爲的刺激之後才看到了三分球時代的爆發。在過去幾年,通過Daryl Morey帶給火箭隊的魔球理論,聯盟再次掀起了三分熱潮。

現在三分球已經是比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很難想象現在的籃球比賽中沒有三分球。並且總有一天,或許不久,或許幾年後,比賽的風格又會發生變化。到那時,總會又有人提出激進的想法。許多人又會站出來直接拒絕這些新提議,但是聰明的教練和管理層會保持理智,把他們感性的想法和感受放在一邊,思考著他們聽到的提議是不是又代表著未來的新的潮流。

過去40個賽季的三分球數據

 

 

文章來源: 虎撲社區 /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31790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