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考古系】喬丹:因「迷信」禪師而退役

陣容奢華的湖人正在演繹著史上最大的笑話,而以魔術強森為代表的湖人喉舌們在絕望之餘依舊認定,這個世界上只有禪師能夠拯救湖人。有人對禪師的神奇頂禮膜拜,有人則認定其只會故弄玄虛,更有人提及禪師就不屑一顧。禪師真的點石成金?湖人陣營似乎是在盲目迷信禪師。事實上,禪師的確有一大批看似十分盲目的信徒,1998年,有個NBA球員曾多次公開表示只為禪師一人,否則他寧願退休,並且最終他真的因此而退休了。而這個人就是Michael Jordan……

信仰的魔力究竟有多大?有人願為之慷慨赴死、蹈死不顧,亦有人願為之忍辱負重、以圖未來。有時信仰太深,以致旁人總覺得其信仰已淪為一種迷信。對於Michael Jordan、這位史上最偉大的球員而言,1998年的他似乎就有墮入迷信之嫌,而他迷信的對象就是禪師

從1996年起,喬丹就曾多次明確表態:此生只肯為禪師一人打球,如不能得其繼續執教,自己寧願退休。喬丹之所以如此表態,固然是因為其為禪師的執教魅力所折服,但更多的還是因為公牛當時內部鬥爭環境很複雜,喬丹的表態是對禪師的一種保護

大約是從1994年開始,禪師與公牛管理層之間隔三差五就會產生摩擦。尤其是在第二個三連霸時期,禪師與「兩個Jerry」(老闆Jerry Reinsdorf和總經理Jerry Krause)勢同水火,每年都會傳出他要被掃地出門的流言,但喬丹總是拿自己退休相威脅才保得禪師安然無事

不過在1997年夏公牛決定不再受喬丹「威脅」。他們宣稱,無論98年奪冠與否,禪師都得走人。禪師和喬丹也毫不退讓,直接將97-98賽季命名為「最後的舞蹈」。而當98年總冠軍賽奪冠後喬丹伸出6個手指並發表了一些傷感的感言時,所有人都明白他真的要和禪師一起退休了

不僅禪師和喬丹聯袂退休,那個夏天,Pippen等8名公牛球員的合約同時到期。而眾所周知,Pippen與管理層的矛盾同樣難以調和,公牛王朝坍塌已不可避免。所以,在奪冠後,公牛全隊感傷多於喜悅,Pippen更是抱著自己在隊內最好的朋友Ron Harper淚灑當場

公牛王朝一夜間坍塌,「兩個Jerry」頓時成為口誅筆伐的對象,人們認定是他們逼走了禪師和喬丹。球迷在遺憾、錯愕、憤怒之餘仍有一絲不解:為何一向精明的「兩個Jerry」這次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做這麼一項有百害而無一利的決定。為什麼就不能留下禪師呢?

其實,剛奪第一冠的公牛也是個和諧的集體:他們有全世界最好的巨星喬丹;老闆Reinsdorf抓大放小、日常事務一應交給總經理Krause;Krause則堪稱伯樂,他親手找來了除喬丹外的每一個冠軍拼圖;禪師作為教頭則成功地把喬丹的獨舞調教成了全隊的協同作戰

患難聚,功成散,這似乎是每一個成功團隊都繞不開的魔咒。儘管喬丹和Krause一向不睦,但那些年,越是被活塞折磨,這兩人就越能放下隔閡、團結一致以謀求打敗活塞。但一旦功成,人人爭功,競相述功自傲、自矜功伐,這是人性使然,喬丹和Krause自然也難例外

眾所周知,喬丹和Krause原本就不睦:1987年選秀,喬丹堅持要選名校鉅子Joe Wolf,但Krause卻換來了Pippen並選中Grant,後者一直被喬丹罵作「呆頭鵝」。隨後Krause又拿喬丹的哥們兼保鏢Oakley換來了Cartwright,這讓喬丹暴跳如雷,但這兩樁決策卻換來了公牛的第一個三連霸

而隨著公牛不斷奪冠,人們開始將喬丹比作無所不能的君王,而其他人則只是喬丹卑微的隨從。尤其是總經理Krause,媒體總無視他的一次次精妙謀劃,卻喜歡拿他的體重開玩笑,甚至喬丹本人也總稱呼他為肥豬,這讓一向自許為公牛王朝建築師的Krause十分惱火。

Krause逢人便講自己如何找來禪師、Pippen、Grant等人的神機妙算,順便還大講特講那套「球員只是棋子」的理論。作為不世出的巨星,喬丹怎肯只作一枚棋子?而Pippen、Grant等人也因為薪水問題與Krause矛盾不斷。簡而言之,第一個三連霸時期,Krause與喬丹的矛盾漸漸升級為了管理層與球員的矛盾

和Krause一樣,禪師也對自己被列入喬丹的隨從之列很不滿。他曾開玩笑說自己有反喬丹情結。1989年他剛被扶正就在隊內推行三角進攻,喬丹認為此戰術太束縛自己。有天他拿張紙在那裡寫寫算算,然後跑去告訴禪師:只要自己場均32分就能繼續壟斷得分王

禪師聽完根本不為所動:「我不關心你的得分王,我只關心贏球。」他一度將喬丹的場均出場時間縮減了5分鐘。出場時間減少,喬丹就較勁似得增加出手,禪師立即告訴Pippen:「不要總是Michael一要球就給他,他跑位成功前別給他球。」禪師越是強硬,喬丹反倒越發拜服

91年總冠軍賽第5場,喬丹再次陷入了個人單打然後打鐵的怪圈。一次暫停後,禪師瞪著喬丹:「Mike,誰處於空位?」喬丹低頭不吭聲。禪師提高了嗓門:「告訴我,誰XX處於空位?」「Paxson」。「那好,把球分給他,讓我們贏下比賽,好嗎?」

1993年喬丹突然宣佈退休,儘管對於公牛而言不啻于晴天霹靂一樣,但這也給了Krause和禪師證明自己的機會。儘管缺少了當家核心球星,但Krause緊急招來的Kukoc表現不錯,禪師則把Pippen扶正,於是當賽季的公牛隻比前一個賽季少贏了5場球

沒有了喬丹,公牛依然是冠軍熱門,也就是從那時起,禪師和Pippen才真正贏得了尊重。在準決賽,他們與另一大冠軍熱門尼克狹路相逢。儘管鬧出了Pippen 1.8秒事件,但公牛還是在前四場與尼克打成2-2平,並且在那之後,他們險些贏下聽牌之戰

Pippen1.8秒事件:1994年東區準決賽第三場,在最後僅剩1.8秒時,尼克將比分追成102平。禪師請求暫停,為菜鳥Kukoc佈置了絕殺戰術,這讓Pippen很是不滿。Pippen拒絕上場,禪師只能隨手抓了一名替補Pete Myers頂替Pippen,但即便這樣,戰術發揮成功,公牛完成絕殺

第五場在麥迪遜舉行,在最後時刻,公牛領先1分。尼克進攻,球被倉促地分給了外圍的Hubert Davis,而Davis頂著Pippen的補防投出了這一球。球重重磕在了籃框前沿,Longley摘下了籃板,公牛全隊歡呼雀躍,勝局已定。但此時哨響,Pippen犯規

在最後時刻裁判響哨?Pippen欲哭無淚。隨著Davis兩罰全中,公牛輸掉了聽牌。儘管在第六場扳平,但第七場在麥迪遜只能黯然出局。禪師賽後不服,怒指這是「繼1972年奧運男籃決賽以來最黑暗的判罰」,這句話激怒了Stern,總裁立即開出天價罰單一萬美金

美國人最忌諱的一場籃球賽就是1972年奧運男籃決賽,在最後時刻裁判兩度改判,最終美國1分憾負蘇聯。直到今天,美國人都拒絕領取那塊銀牌,並一致認定那是奧組委在暗中操控控比賽以偏袒蘇聯。禪師將94年準決賽第五場比作72年男籃決賽,暗示聯盟操控比賽,這自然為Stern所不容

吹判Pippen犯規的那名裁判名叫Hue Hollins,ESPN日後在評選體育史上最黑暗的10次判罰時,他作為NBA的惟一「代表」入選了。而關於他的這一次鳴哨就有兩本書籍問世,內容自然都是陰謀論的論調。此外,FBI也專門調查過他的鳴哨動機。

儘管那是萊利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在季後賽贏了公牛,但萊利卻一臉黯然。有人說那是因為他贏的只是一支沒有喬丹的公牛,也有人說那是因為萊利覺得靠裁判幫忙有些勝之不武。因為那個系列賽,兩隊都是主場必贏,客場必輸。每場都咬得很緊,裁判的一次判罰就足以改變一個系列賽

禪師日後在《神聖籃圈》一書中也表達了自己對那次判罰的失望。他認為,如果聯盟不操控比賽,公牛完全可以4連冠。禪師的論斷引發出了另一番爭論:如果公牛沒有喬丹仍能奪冠,那麼喬丹還會在公牛復出嗎?當然,這是禪師的自信。畢竟喬丹迷信禪師,而禪師卻不迷信喬丹

1993-94賽季,禪師和Krause的協同作戰讓公牛獲得了尊重。但在94年夏天,兩人之間卻漸生矛盾,原因就是Krause拒絕高薪續約「眼鏡蛇」Grant。禪師認定Grant遲早會報復公牛的,果真,1995年儘管喬丹回歸,Grant卻成功幫助魔術在準決賽將舊主淘汰

如果說第一個三連霸時期,喬丹和Krause的矛盾是公牛的主要矛盾,那麼第二個三連霸時期,禪師和Krause的矛盾上升為了主要矛盾。圍繞著這兩人,球員教練們和球隊管理層之間形成了兩個小團體,而引發這倆團隊第一次爭鬥的則是羅德曼

1995年夏,在意識到無人能盯防鯊魚之後,Krause決定引來Dennis Rodman。彼時的羅德曼處境也很尷尬:一方面他已經連續4年奪得籃板王,正是在他的輔佐下,David Robinson才收穫了一個得分王和一個MVP;但另一方面,他與以Popovich為首的球隊高層屢屢交惡,早已勢同水火

軍人出身的Popovich最重視紀律,他看不慣羅德曼的我行我素和場外的那些花花事,曾多次懲罰羅德曼。1995年西區決賽,新科MVP David Robinson被Olajuwon虐爆,Popovich衝到更衣室怒吼著要羅德曼去協防大夢。羅德曼怪眼一翻:「到底誰才是MVP?誰年薪900萬?」

每次Popovich與羅德曼鬥嘴都被噎個半死,於是他在1995年夏公開兜售羅德曼,但全聯盟無人敢要這個麻煩精。最終Krause賭了一把:用替補中鋒Will Perdue一點現金就淘到了這個寶貝。這恐怕是Popovich此生做過最爛的買賣,但日後他曾表示,賤賣羅德曼一點都不後悔

關於羅德曼與Popovich的種種恩怨,有興趣的同學可看看羅德曼早期的自傳《我行我素》

羅德曼的到來讓公牛再添三冠,這本是Krause神機妙算的另一佳作,但媒體卻再度把功勞歸於禪師名下。所有人都稱讚禪宗大師調教有方,羅德曼也表示論人格魅力,禪師在NBA僅次於戴利。2011年,羅德曼入選名人堂。在戴利去世的情況下,他邀請禪師出任了自己名人堂的介紹人

曾經在多位名帥手下效力過的John Salley曾點評過禪師的風格:「他和戴利僅憑藉人格魅力、親和力就能讓球員為其全力以赴,而萊利則是另一種人,靠個人威嚴、紀律、精妙戰術來驅使球員。」人格魅力,這或許就是禪師的成功祕訣,喬丹甚至在1996年宣佈從此只為禪師一人打球

如果說球員紛紛向禪師「表忠心」已經讓Krause心生不爽的話,禪師總隱隱約約表達對老對手萊利的羨慕則讓Krause坐臥不安。萊利1995年突然加盟熱火,不僅一手包攬了教頭、總經理兩項大權,還獲得了熱火10%的股權激勵,這個超高的股權份額令讓全聯盟都羨慕不已

萊利初到熱火就獲得了老闆Arison的如此優渥待遇和超常信任,一代新教父呼之欲出。當教練時,禪師和萊利多次較勁,萊利不服禪師,但禪師又何曾願低萊利一頭?看到萊利在熱火呼風喚雨,自問能力不弱於彼的禪師自然也有了更多的想法

據當時的紐約媒體爆料,邁阿密成功使得萊利拋棄尼克來到邁阿密的祕訣,除了鉅額的支票和紅利允諾(10%股份)外,還有老闆親口承諾的幾乎沒有限制的權力和自由。而日後曾為萊利短暫效力過奧尼爾是這樣評價萊利在熱火的特權的:在熱火,他就是個納粹分子

禪師從來就不是那種什麼都擺上檯面的人,儘管他從來沒向老闆提過「股權激勵」、「球隊話語權」等字眼,但喬丹就是他最好的喉舌。1997年喬丹曾代表球員上書老闆希望換掉Krause。也就是從那時起,Krause這位昔日一手將禪師選進球隊的伯樂已視其為眼中釘,欲拔之而後快。

Krause球探出身,但從沒有打過籃球,職業體育經歷更是無從談起。喬丹總拿這點攻擊Krause,認為其連球都不打,只憑直覺做決策,有很多隱患。但Reinsdorf一句話就噎住了喬丹:「你覺得Elgin Baylor在快艇、Wes Unseld(圖右)在巫師做的如何?」

那絕非喬丹第一次被Reinsdorf噎住。每次喬丹和Krause在人事、交易等方面起了爭執後,喬丹都會越級找老闆Reinsdorf,而老闆只說了一句:「你想學Isiah Thomas和魔術強森嗎?」就讓喬丹立馬閉嘴了。後兩者都喜歡插手球隊事務,他們曾與喬丹有嫌隙,喬丹不屑與他們相提並論

喬丹與Krause不睦多因試圖插手球隊事務、替禪師爭奪利益,而Pippen與Krause不睦則是因薪水問題。那些年,NBA工資水準連年飆升,各家老闆為安撫球星,會主動與球員修改合約以給其加薪,但Pippen卻從未享受過這種待遇。那些年,Pippen的薪水經常在NBA排在200名開外

喬丹鬧,Krause不敢怎麼樣,但Pippen和禪師也蠢蠢欲動,這讓Krause按捺不住了。1996年夏Krause試圖用Pippen換Kemp,同時拒絕給禪師長約。幸好,彼時的喬丹也面臨續約,喬丹告訴老闆:留下Pippen、續約禪師,我才續約。結果禪師只續約了1年,喬丹最終也只續約1年,羅德曼也只續約了1年

喬丹等球員和禪師達成了利益共同體,這讓Krause又驚又怒。更讓Krause驚懼的是,禪師建言老闆,希望前公牛中鋒、後擔任禪師助教的Cartwright出任總經理助理,以便加強教練團和管理層的溝通。Krause直言這是想在自己身邊安插內奸,而Reinsdorf最終否決了這個建議

Krause認定禪師想安插內奸,而禪師也認定Kukoc就是Krause安插過來的內奸。眾所周知,Kukoc是Krause一手淘到的寶貝。「兩個Jerry」一致認定在喬丹之後,Kukoc會成為公牛新的招牌人物,但這位老闆賞識的特權人物在禪師這裡只能做第六人。1997年奪5冠後,Kukoc甚至沒有捧杯的資格

捧杯,也是NBA球隊地位的一種細節體現。比如在奪冠頒獎典禮上,能從Stern手中接過獎盃的只能是老闆,老闆轉手交給頭號球星;而在例行展示獎盃時,比如OK組合奪兩冠時,OK捧杯;奪3冠後,除了OK之外,隊長之一的福克斯也會參與捧杯展示。而在上圖中,1997年展示5尊獎盃時,公牛選擇的是禪師、喬丹、Pippen、羅德曼、Ron Harper

禪師的戰術體系中Kukoc的戲份有些偏少,這被Krause視為是在向自己示威。1997年儘管禪師率隊奪取第五冠,但Krause再度決定換掉他。這次,他甚至連禪師的替代人選都選好了,那就是NCAA的青壯派少帥弗洛伊德(和Krause並肩而立者)

禪師不待見Kukoc,被外界解讀為是在向Krause示威,這和他日後在湖人不太待見Bynum很相似。湖人少東家Jim Buss很賞識Bynum,但在禪師時代,Bynum更像是個偽先發。末節最後6分鐘決勝時,上場的總是Odom而不是Bynum

除了準備將弗洛伊德推上帥位外,在選秀夜,Krause試圖用Pippen去交易暴龍選中的潛力股,一個被視為Pippen二世的McGrady。Krause對媒體表示:Michael只考慮他的第六冠,而我則需要考慮公牛以後多年的建隊方向。喬丹和禪師怒不可遏,但最後時刻這樁交易被老闆叫停

Reinsdorf罕見地公開發聲了,他發了篇個人宣告,稱公牛是自己的球隊,自己的目標就是奪冠,任何關於這支球隊長遠前景的討論都是不真實的,這無疑是給了Krause一耳光。Reinsdorf之所以叫停交易,是因為聯閤中心剛新建了包廂,如果王朝此時解體,包廂將難以出租

在Pippen逃過了一劫後,禪師艱難地以600萬一年的薪水再留任1年,羅德曼也900萬續約1年。在看到核心陣容保全後,喬丹才讓經紀人David Falk同意了Reinsdorf1年3300萬的續約提議。儘管費盡心思留住了核心陣容,但喬丹也很清楚,這恐怕真的就是最後一季了

1997-98賽季還沒開始,Krause和禪師分別通過自己的喉舌傳遞著一個資訊:公牛王朝即將解體。如果單是禪師、羅德曼、Pippen滾蛋,Reinsdorf會毫不遲疑,但一個即將36歲卻依舊保持著巔峰狀態的喬丹讓他覺得還有繼續榨出更多財富的可能。

Reinsdorf多次安排喬丹與候選教頭弗洛伊德會面,但喬丹執意不改只為禪師一人打球的初衷。喬丹的意見很明確:我可以繼續為公牛效力,但我老了,我很難再去適應新的搭檔和教頭了。禪師和Pippen就是我最好的選擇,如果沒有他們,我寧願退休

留住禪師和Pippen,這是喬丹繼續為公牛效力的先決條件。喬丹說的很直白,Reinsdorf也沒兜圈子。他告訴喬丹,Pippen一直都渴望獲取頂薪,這在公牛絕不可能。至於禪師,沒有哪個老闆會需要他的野心和控制慾。就此,雙方的這次會晤不歡而散

一切看來,喬丹真的要退休了。NBA當局對此高度重視,那年,在湖人尚且打替補的Kobe居然在全明星賽上獲得了先發。原因?當然是要趕在喬丹退休之前包裝出來一位新的接班人。全場一新一老兩代飛人上演精彩對決,也的確稱得上是大導演Stern老師炒作生涯的又一完美包裝

1998年4月,季後賽即將開打,但管理層依舊沒有任何收回成命的意思。賽季結束後大家就要各奔東西,一些球員便開始為未知的命運而提前慌亂起來。仗未開打,人心已散。禪師決定想辦法穩住軍心:即便這個賽季結束後這支球隊將不復存在,我們也依舊要為榮譽而戰

禪師在季後賽開打前召開了一次所有球員和教練參加的真情表白會議。他希望每個人都認真回顧一下自己在公牛的歲月並說幾句總結性的話語。那是一次很成功的會議,每個人都被感染了,大家含淚擁抱,勉勵彼此為最後的榮譽而戰。穩住了軍心,第六冠自然水到渠成

在冠軍遊行後,禪師騎著哈雷摩托一路騎回了蒙大拿,公牛則正式將新帥弗洛伊德推上了帥位。隨後NBA開始了漫長的停擺。直到1999年1月6日勞資雙方才達成口頭協議。停擺結束,公牛還懷著一絲希望,盼著喬丹能夠迴心轉意,但為時已晚。

1999年1月13日,一個註定被銘記的日子。一週前,NBA剛剛達成結束停擺的協議。但就在人們為重新迎回NBA比賽而稍感欣慰時,卻很快陷入了更大的悲痛之中。Michael Jordan,這個史上最偉大的球星宣佈退休。而與之先後差不多的同時,他的搭檔Pippen先簽後換高薪轉會火箭

喬丹含笑退休,關於公牛的那些明爭暗鬥他隻字未提,但這依舊足以把「兩個Jerry」推上了風口浪尖,Krause一家多次收到死亡威脅。據說在喬丹退休前的最後時刻,Reinsdorf還曾祭出了撒手鐗:只要喬丹肯多打一年,他會在喬丹退休後贈其5%的股權

眾所周知,喬丹向來就有當NBA老闆的志向。但喬丹也明白,如果留下,沒有Pippen和禪師,自己很難再奪冠。與此如此,不如帶著一份完美形象急流勇退。於是喬丹經過一番思量拒絕了老闆的條件,但他希望公牛能像湖人對待魔術強森那樣出售給自己一定的股份並任命自己為總裁

喬丹的提議自然被拒絕。公牛承諾給喬丹股份,但那隻建立喬丹繼續為公牛打球的基礎上。讓喬丹作為高管來掌控球隊?老闆對其管理才能並不感冒。喬丹最終入主巫師,諷刺的是,98年沒被公牛的優渥條件打動的喬丹在2001年反倒被巫師的糜爛逼得食言復出

公牛王朝就此解體,只留下了一地的「如果」:如果「兩個Jerry」能包容禪師的野心,也許公牛王朝還可以繼續;如果喬丹願意改為其他教練效力,他很可能會一直打到2003年才退休。在1998年停擺時,Pippen曾說喬丹最少還能打5年高水準的比賽

逼走禪師的Krause顯然被視為是拆散公牛王朝的罪魁,他的下場也著實淒涼。被他青睞有加的弗洛伊德帶隊成績一塌糊塗,他只能忍痛將其解僱,轉而聘請禪師的弟子Cartwright重建三角進攻,這些動作不啻於自抽。但這仍沒能奏效,於是,在一片罵聲中,他黯然引咎辭職

公牛王朝的解體最核心的原因無疑就是「兩個Jerry」不能容忍禪師的掌控欲,非欲驅逐其而後快。就因為不能容忍禪師的教父夢而導致一個王朝的傾覆,這種情形湖人的球迷同樣覺得很熟悉吧?無論在公牛還是在湖人,禪師都沒明確要過特權,但他的意圖老闆們都清楚也都不肯接受

有時候,人才的不可替代性就是這麼不可思議: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喬丹,但這個喬丹卻只肯為禪師一人打球,否則他寧可退休。在湖人,如此星光熠熠的陣容,換了兩位最佳教練卻越換越差。如何捏合大牌,試問還有誰比禪師更擅長?但偏偏,能力愈大的人要求也愈苛刻

人各有志,禪師想學萊利當教父,這本沒錯,怪只怪其運氣不佳。萊利遇上了對籃球所知不多但很信任自己的Arison,老闆將權柄盡委於萊利;而禪師遇上的則是Reinsdorf、Buss,這些人有自己的籃球哲學,他們需要的是Krause、Kupchak這類擅於貫徹老闆意圖的執行者,而不是大權獨斷的教父

對於一直試圖追趕喬丹第六冠的Kobe而言,他近兩年力Pau Gasol的做法和喬丹力保Pippen、禪師做法如出一轍。當年的喬丹很清楚自己已經沒有時間再另起爐灶、另找搭檔磨合,所以他力保Pippen、禪師;而Kobe也多次堅稱只要他在湖人一天,就一定要力Pau Gasol

不過湖人的底蘊非公牛能比,Buss家族更非「兩個Jerry」能比,最重要的是,Kobe在Jim Buss心裡的份量遠不如喬丹在「兩個Jerry」的心裡重。每當「兩個Jerry」要驅逐禪師,喬丹多能迫其收回成命;而吉姆做任何決定都未徵詢過Kobe意見,更不提為Kobe而擅改決定了

因為涉及到家族紛爭,Jim Buss其實比昔年的「兩個Jerry」更有理由摒棄禪師。這無關對錯,畢竟每個人做決定前都會衡量利弊,而吉姆和「兩個Jerry」恰恰做了同樣的決定:寧願一爛到底,也要趕走禪師。當然,他們也都成了千夫所指的罪魁

今日的湖人和昔年的公牛也有些相似:禪師還是那個因為教父夢而被摒棄的禪師,吉姆和Krause同樣被千夫所指,但惟有Kobe,卻很難和喬丹一樣功成身退。喬丹能掌握自己和禪師等人的命運,而Kobe如今已難Pau Gasol,甚至他本人也從未獲得吉姆授予的任何特權……

推薦閱讀

【考古系】夢幻一隊,一場勾心鬥角的秀 (74P)

【考古系】別人放假我上班!NBA球星聖誕節加班的來龍去脈 (36P+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