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節奏和空間為王!談小球時代的開啟與演化:太陽和勇士 (影)

Mike D’Antoni常被認為是當今節奏和空間為王的時代的教父,他的隊伍以注重三分投射的進攻體系和缺乏防守而聞名。他於因停擺而縮水的1998-99賽季開始作為總教練執教丹佛金塊,彼時的金塊由Antonio Mcdyess、Nick Van Exel和Chauncey Billups領銜。他們取得14勝36負的戰績,這看起來並不怎麼樣,但考慮到他們上個賽季僅拿下11個勝場(82場例行賽),你亦不能對他多加指責。他漸漸嶄露頭角,收穫聯盟各隊的關注。兩年之後,他來到鳳凰城太陽接替在賽季中段被解僱的總教練一職。他麾下的太陽最終僅取得21勝40負的戰績,但是一年之後,隨著Steve Nash的加入,他徹底扭轉戰局。在獲得創紀錄的62勝20負的戰績過後,他證明只要有合適的天賦,他那過度仰賴三分和數據分析的快節奏的進攻體系也能取得成功。

Steve Nash、Shawn Marion和Amare Stoudimire所組成的三人組是史上最具觀賞性和最高效的三人組之一,因為他們各自的技術特點能夠相互彌補。Nash和Stoudimire的擋拆配合賞心悅目,Nash總能傳出完美的擊地傳球給到Stoudimire讓後者完成勢大力沉的扣籃。作為順下球員的Stoudimire能吸引大量的防守注意力,這能為注重三分的進攻創體系創造出開闊的出手空間,而此時如果是像Nash這樣的控衛主導進攻呢?Nash餵給Stoudimire的傳球和分給外線隊友的三分投射會讓補防的球員付出代價。

那時太陽陣中的Marion場均能砍下20分左右,但是得分並不是讓他聲名大噪的原因。Marion以「駭客」的名頭行走江湖,因為他在攻防兩端都能做得非常出色。他能換防場上的五個位置,他的橫移速率讓他始終保持在後衛身前,他的力量讓他能頂住內線球員。不論是在防守無球還是有球,這兩種身體素質的結合,以及綜合的運動能力和長臂展讓他成為一名堅不可摧的防守球員。Marion在進攻端也是一名有所貢獻的球員。雖然他那奇怪的快速顛投可能是NBA史上最不正統的投籃姿勢,但他在鳳凰城的歲月中三分命中率都保持在34%以上。他不是一個很好的持球人或者進攻發起者,可在我看來,他最大的技術特點是,即便沒有持球也能為比賽帶來顯著的改變。

由此,太陽更加輕鬆地增加了Nash和Stoudimire做擋拆的回合,而這常常能帶來更多籃下和空檔三分的出手機會。儘管如此,真正讓太陽如此特別和充滿觀賞性的原因是,他們的人員配置完全適合他們的打法。Nash和Stoudimire的擋拆雙人組(在他們的巔峰期,如果他們不是史上最強的擋拆搭檔,也毫無疑問是其中之一)給了太陽大量的高命中率的進攻招式,例如順下突襲籃框、分球到外線投射三分、或是Nash自己運球投籃。

D’Antoni所堅持的進攻空間推動著籃球運動的發展,也讓太陽早早地投了大量的接近記錄(在那個時期)的三分球。在NBA中領先進攻節奏和三分出手佔比(三分投射次數佔總出手次數的佔比)是一回事,把這種打法轉化成勝利卻是另一回事。在距離05-06賽季兩個賽季前的塞爾提克將三分球投射提高到一個歷史新高度(對當時而言),他們33%的投射都來自三分線外。太陽和這些在他們之前的球風相似的球隊的不同是,他們能將這些投籃投中。當時的太陽有著領先全聯盟的29%的三分出手佔比,以及場均98個回合,但最重要的是,他們還保持著39.3%的三分命中率。他們最主要的控球手,Nash,能運球在三分線外投出致命高效的急停跳投(三分命中率44%,場均出手4.3次)。除了出色的投射能力,他的身邊還圍繞著一群像Quentin Richardson(三分命中率36%,場均出手8次)、Joe Johnson(三分命中率48%,場均出手4.5次)、Leandro Barbosa(三分命中率44%,場均出手3.4次)、Raja Bell(三分命中率44%,場均出手5.6次)、Walter McCarty(三分命中率39%,場均出手2.3次)這樣的神射手,這讓太陽摧枯拉朽地奪下62勝,並永遠改變了籃球比賽的發展程序。

在D’Antoni執教的四年中,太陽從未進入過總冠軍賽,但這並沒有改變他的戰術風格對比賽的影響。四年中三度飲恨馬刺,雖然當時的馬刺毫無疑問是處在王朝的巔峰時期,而剩下的一年敗給獨行俠和他們的巔峰Dirk Nowitzki。所有的這一切都沒什麼遺憾的。但可惜的是,2005-2006賽季的他們倒在了距離總冠軍賽兩場的門外,而那個賽季,Stoudimire僅僅出場了三場比賽就因傷遠離賽場。我們會不自覺地想象假如太陽進入總冠軍賽,對上Dwyane Wade和Shaquille O’Neal的熱火會是一番怎樣的景象。

Nash和D’Antoni時代的太陽是「7秒或者以下的節奏」,他們投了對於當時來說大量的三分球。然而時代顯然已經改變。雖然當時他們的進攻節奏、三分出手佔比和三分出手次數都位於當時聯盟的頂端,但是在2017-18賽季,他們在這些方面只能位列全聯盟的倒數六席。

如你所想,這是一個令人頗感意外的發現。我當然知道當今的聯盟相比從前有著更多的擋拆配合、中距離和三分線外投籃,但我沒有意識到這種鉅變的程度,我還在天真地回憶著太陽那不可思議的速度(當然,對他們那個時代而言)。讓我感到震驚的不僅僅是這種發展的程度,還有席捲全聯盟的變化速度。於2015-16賽季而言,當時的太陽還能在三分出手佔比、三分出手次數和進攻節奏上排到全聯盟的前半段,但在一年之後,他們僅能排在全聯盟的倒數五分之一。有某些因素將這個節奏和空間為王的時代大大地向前推進了一步,不難指出為我們帶來鉅變的這支隊伍:勇士。

雖然人們紛紛把讚譽送給改變戰局的Stephen Curry,但我相信這種鉅變並不能僅僅歸功於一個球員的身上。我無意詆譭Curry所帶來的影響,因為這確實非同凡響。但是,多方面的因素的綜合才是改變比賽風格的原因,我們不能把所有的這些重擔壓到一個球員的肩上。

假如D’Antoni是節奏和空間為王的時代的教父,那麼Steve Kerr就是這個時代的Michael Corleone[註]。Kerr是D’Antoni時代太陽的總經理,但他也親手葬送了這個經歷潮起潮落的時代。你不能責怪Kerr,因為假如你有機會得到O’Neal(當時的他),你毫無疑問也會這麼做。在O’Neal到來的一到兩年後,D’Antoni離開了鳳凰城。此後的太陽日漸頹敗,而Kerr卻突然出現在記錄臺後解說起了比賽。

註:Michael Corleone是電影《教父1》、《教父2》、《教父3》中的美國本部黑手黨Corleone家族首領,是第二任「教父」,Michael繼承了他父親Vito Corleone沉著、冷靜、精明、堅強的性格,從而帶領家族走向輝煌。

儘管如此,Kerr在太陽任職期間學到不少,肯定知道D’Antoni的隊伍當中有一些極具價值的基本理念,清楚應該要將這些應用到比賽當中。Kerr當了幾年的解說員(他做的很棒),而在灣區有一個機會等待著他。Kerr抓住了這個機遇,他所改良的體系和隊伍永遠地改變了NBA。

Mark Jackson執掌的勇士度過了一個成功的2013-14賽季,在競爭激烈的西區拿下51勝,成為6號種子。在敗給「空接之城」洛杉磯快艇之後,球隊管理層計劃改變教練人選。儘管這對一個剛剛帶領著一支年輕隊伍取得51勝的總教練來說,有些不太公平,但Bob Meyers和勇士管理層證明了這個決定是無比正確的,因為在Kerr麾下,勇士蓬勃發展。

有幾個關鍵的因素讓這支勇士拿到總冠軍和奪下73勝9敗的戰績。其中最重要的兩個因素與改變了傳統陣容中的兩個位置有關,這兩個因素缺一不可。其中的一個改變是將3號和4號位球員推到4號和5號的位置上。另外的一個因素和Draymond Green出任5號位有關,他能在這個位置上改變戰局。雖然Green並不是先發5號位,但他一直是勇士比賽最後階段最強陣容中的一員,現在Durant的加盟增加了他們獲勝的籌碼。

和Shawn Marion一樣,Green能夠換防1到5號位,他也有能力防守那些出色的持球人。在例行賽中,在防守單打和麵對擋拆配合中的持球人時,Green的效率分別超過了全聯盟48%和65%的球員。這看起來不是特別優秀,但是每一項數據統計都需要結合實際情況。

在例行賽當中,人們熱議的一個話題是,勇士在季後賽中是不是存在著一個「開關」。這個「開關」在例行賽中關閉和很多因素有關,但是他們的防守水準不如幾年前那麼好肯定是一個最為關鍵的因素。過去的這個賽季的勇士的防守效率和五年之前處在聯盟前五相比略有下滑。他們排在全聯盟第9位,防守效率為104.2,而四年前的防守效率則是100。這個下滑看似無足輕重,但是「卓越」和「優秀」之間僅有一線之隔。這個防守端的命門由Green把控,他絕對能在季後賽中將這個「開關」開啟。

對於上述提到過的兩種防守情形,在季後賽中Green能夠分別超過79%和82%的球員。他防守單打的效率從例行賽的每回合讓對手得到0.9分,下降到季後賽的0.66分,而防守擋拆配合中的持球人則是從0.8分下降到0.58分。可別忘了,在西區季後賽中,他可是要碰上像LeBron James、James Harden、Chris Paul、Eric Gordon、Jrue Holiday這樣的對手。

在季後賽中,勇士的防守效率也改善為100.5,比賽時間在所有球隊中排名第二,同時防守效率也優於第二名的球隊2.5分。雖然Green和Marion一樣都有換防5個位置的能力,但是其中的原因各有不同。Green的籃球IQ是數據表不能體現的,他能在防守端充分發揮這個優勢。他總能在防守單打時展現出出色的技巧,他會假裝上前抄截,然後迅速回撤,迫使對手在運球時保持安分。Marion更多的則是依賴他的運動能力,這裡並不是忽視Green的運動能力,只是想特別強調他那優秀的防守智慧。他的防守輪換做得相當到位,在我看過的季後賽比賽中,他鮮少失位。

所以,Green的防守和全聯盟的進攻方式的演化之間有什麼關聯嗎?他是5號位上優秀的「小球」球員,他既有護框的能力,在進攻端,也有水準以上的策應和三分投射能力。由此,Kerr不需要在場上擺上傳統的中鋒,他將3號位和4號位推上4號和5號位。在這種情況下,Harrison Barnes或者Andre Iguodala會出任4號位,但這其實並不重要,因為這樣做的主要意義是為了塑造出一個位置模糊的球風。

除此之外,勇士全隊樂於分享球和團隊籃球是他們迅速崛起的另一個原因。他們打出華麗的籃球,沒有人會擔憂「誰將會有出手機會」。他們專注於尋求最好的出手時機,全隊眾志成城而不是各懷鬼胎。誠然,大量的頭條熱點都集中在Curry和Thompson這兩個人身上。但當你想到,其中一個人在一場比賽中僅僅11次運球就拿到60分,另外還有單節39分的表現,而另一個人正向著歷史三分球記錄衝擊,你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事實上,Thompson在拿到60分的那場比賽中,僅僅只是運了11次球,總控球時間只有90秒,這完全為我們展示了三分球的威力和無私的分享球的重要性。

只要一支球隊擁有一個能投三分、能在高位打出精彩的擋拆配合、有全面的防守能力以及拉開空間能力的主要持球手,那麼他們就有機會(只要操作得當)成為比賽的主宰。他們的進攻節奏越快,就能得到越多的投籃機會。如果在此基礎上,加上平均水準之上優秀的防守?他們或許能贏下所有比賽。雖然先輩們從來沒有染指過最後的總冠軍,但是他們卻孕育出其中一支史上最強的球隊。後者在四年中三奪桂冠,繼續拓寬籃球節奏和空間為王的打法。所以,他們並不會因為沒有舉起奧布萊恩杯而被世人遺忘,他們傳奇的蜚聲將會永遠響徹在NBA的歷史長河中。


原文來源:The 94 Feet Report – Lucas Gaynor

譯文來源:节奏和空间为王的时代的开启与演化:太阳和勇士捞奇仔LOKI @虎撲翻譯團

譯者專欄:https://my.hupu.com/croxx

推薦閱讀

年輕雙核將颳起旋風?騎士組外線雙槍,太陽坐擁新OK連線 (8P)

那一撞改變歷史!小史:07年冠軍應該是太陽,都怪我不懂規則 (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