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拷問般的魔咒!90名NBA球員被這種痛KO,帶你瞭解什麼是「ACL韌帶撕裂」

左手高速運球,推進至罰球線附近,面對James Harden的防守,體前變向、右腳往前踏一步……

與休士頓火箭隊熱身賽,在沒有任何身體接觸的情況下,馬刺主力控衛Dejounte Murray倒下了。核磁共振檢查結果顯示:ACL(膝蓋前交叉韌帶)撕裂,無限期休戰。

ACL撕裂,70-85%的病例,受傷前沒有任何身體接觸。

幾乎所有病例,受傷前身體都發生扭動,要麼躲避防守,要麼躲避身體接觸,「在小腿已經定住的情況下,試圖改變方向和移動上半身」,「膝蓋進入一個無法回頭的境況中」 ,膝蓋扭轉力過大,然後——

「砰」的一聲,像橡膠帶子斷裂聲,痛隨之襲來,像一把尖刀插進身體那樣的痛,膝蓋內開始出血,膝蓋腫脹如包。

Derrick Rose 2012年季後賽體驗過;Porziņģis 2017年例行賽體驗過;Zach LaVine,NBA歷史上最輕盈的扣籃冠軍,2017年體驗過;Jabari Parker體驗過兩次……

這份名單很長,Iman Shumpert、Rajon Rondo、Ricky Rubio、David West、Jamal Crawford、Kyle Lowry、Kendrick Perkins、Al Jefferson、Baron Davis、Bonzi Wells、Corey Brewer、Al Harrington、Leandro Barbosa等、Danilo Gallinari……

不完全統計,從1970年以來,NBA約90名球員被ACL無情地KO過!

ACL,位於膝關節內部,膝內側副韌帶(MCL)和後交叉韌帶(PCL)之間,約2.6公分長,1.3公分粗,白色,光滑,沒什麼彈性,十字形韌帶,上端連線股骨(大腿骨),下端連線脛骨(小腿骨),本質上只是一束膠原質。

運動中,ACL起什麼作用?轉身、急速變向、急起急停、行進間加速或減速,這些都是運動場上球員能夠打出名堂的招牌技能。

造物主真是神奇,恰恰主管這些動作的韌帶——ACL,是全身最脆弱的一條韌帶。如果這些運動員是20年前受這個傷,職業生涯也許就終結了,因為醫生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治療。

第一例ACL修復手術,1895年在英國利茲完成。一位礦工,被一塊石頭砸傷膝蓋,醫生將撕裂的韌帶縫合。

第一例ACL移植手術,1903年由一名德國醫生完成。他試圖用絲綢代替韌帶,手術失敗。

第一例ACL重建手術,1917年由一名英國醫生完成。他用大腿外側的髂脛束代替韌帶,並用象牙的螺絲釘固定。

這個方法大概用了六七十年,不過,沒有統一的手術流程,每位醫生都有自己的靈感。當然了,難免有些靈感是獸醫級別的,手術成功率相當低,這一局面一直到1974年才被打破。

美國醫生William Clancy建立了一套「Clancy 流程」,成為ACL重建手術的基本流程。

一,在膝蓋上開一個小切口(有些醫生會開兩到三個);

二,在髕韌帶中間三分之一部位取下一小條(有些醫生會使用膕繩肌腱,有些會使用異體組織,也就是說從屍體上取得的肌腱);

三,在高清攝影機幫助下,通過小切口清除損壞的ACL組織;

四,在股骨和脛骨上鑽洞,用金屬探針將移植材料從中穿過,兩側分別用生物可吸收螺釘固定。

根據醫生的技術熟練程度和膝蓋損壞程度的不同,手術一般會花費九十分鐘到三個小時的時間。大約八個月之後,修復處與膝蓋環境能相處融洽。

好消息是,髕韌帶強度比ACL要高。數據表明,手術後,ACL再次撕裂的機率只有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二。不確定性的消息是,沒有人敢保證,運動機能還能恢復到手術之前。

術後康復會花很長時間恢復狀態,一般是一年左右。康復過程是這樣的:

術後10天到達康復醫療中心。

圍繞手術康復訓練,每天花九十分鐘到兩個小時。

頂級運動員,肌肉發達。但是術後一旦不鍛鍊,肌肉會像黃油一樣融化掉。因此每天要再花數小時,進行核心力量訓練。

一週五練,有時候一週六練,訓練量是「猛獸級別」。

用醫生的話說,ACL恢復訓練,不是關於肌肉更加強的訓練,而是一個肌肉重新學習的過程。

如果恢復良好,一個月左右扔掉柺杖;三個月左右能跑。五個月左右能衝刺。九個月左右重返賽場。

但這只是理想情況。

一項由賓夕法尼亞大學開展的研究表明,1998年-2002年,64名接受過ACL手術的美式足球運動員,五分之一沒有回到賽場,回到賽場的球員中,三年內競技水平下降了三分之一。

ACL撕裂就是這樣殘酷無情,最可怕的是,「我還能回到以前嗎」,像一個魔咒,潛入運動員內心,在運動員內心深處紮根,拷問他們的意志力,侵蝕他們的勇氣。

台北時間10月9日,馬刺官方宣佈,Murray將接受手術,NBA眾球星通過社群網站表達祝福。LeBron James特別強調:恢復過程,一定要保持耐心和信心。

這是一次比任何一堂魔鬼訓練課都折磨人的心理極限考驗。當一名NBA運動員每一個急轉急停動作之前,都要問一句:這個動作會讓我再次倒下嗎?

而在運動場上,電光火石之間,腦海中閃過這個問題時,你已經敗了。

這就是ACL撕裂最殘忍的地方。

推薦閱讀

波波寄予厚望的Parker接班人!這挫敗對他與馬刺將影響多深?(影)

年輕人導師+即戰力!兩名天賦後衛重傷好無奈,馬刺補強盯上Crawford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