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和「歷史傳奇」作隊友是什麼感覺?Hughes:喬丹更直接而詹皇更寬容

這個問題絕對談得上一個典型的冷知識:你能說出和Michael Jordan以及LeBron James都共用過同一個更衣室的四名前NBA球員的名字嗎?

Scott Williams可以。事實上,他曾多次利用這個難題來誘騙朋友們請他喝啤酒。但他確實是極少數的那幾個人,壓倒性的極少數人。因為他是球隊的一員。

這是一家擁有近25年籃球經驗的獨傢球隊。這兩名球員普遍被認為是NBA歷史上最偉大的球員,他們的職業生涯沒有重疊,也從未在同一個球場上競爭過。他們只是通過採訪或電子遊戲進行假想的決鬥。在喬丹告別他所征服的聯盟兩個月後,James大步邁上麥迪遜廣場花園的舞台,正式開始了他的攀登之旅。

15年後,與喬丹和James都做過隊友的球員球隊不再壯大。喬丹的最後一位隊友現在已經淡出聯盟。但是對「誰更出色」這個問題的討論還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在這個過程中產生了分歧也定義了友誼。這也是NBA推特和電視節目的話題來源和支柱,即使不說的很明白,但這個不可避免的比較仍然隱約可見。

如果有,那一定是這四位普通的隊友更有資格討論這個問題。

Williams現在在亞利桑那州擁有一家媒體和安全公司,他作為一名新秀在芝加哥同喬丹作隊友,然後在James二年級那年他成了克里夫蘭隊內的一名老將。Larry Hughes現在在聖路易斯經營著一所籃球學院,他在華盛頓和喬丹共事,幾年後又在克里夫蘭和James碰面了。

Jerry Stackhouse,現在是曼菲斯灰熊隊的助理教練,Brendan Haywood,現在是NBA電視台和特納體育的分析師,這兩人都是喬丹生涯末期時巫師隊的隊員。前者最終在邁阿密與James相遇。後者在NBA的最後一個賽季剛好是James「回家」的那年。

當然,這四個人也並不是「誰是歷史第一」這個爭論的唯一仲裁者。畢竟,沒有人在各自的生涯中同喬丹和James都有過交手,但他們至少可以提供一個窗口讓我們去瞭解這兩位偉大的球員。這四人中的三人在2018-19賽季前接受了Yahoo體育的採訪,並深入探討了喬丹和James各自的特點和不同。

喬丹在訓練場上的故事

當這四個人中的第一個人於1990年來到芝加哥開始同喬丹作隊友時,這裡已經發生了許多故事:數量不多,也沒有廣為流傳,但的確存在。不到一年前,喬丹緊握拳頭猛擊了Will Perdue的臉。

儘管如此,Scott Williams還是以落選自由球員的身份來到了訓練營,期待著訓練。那是令人筋疲力盡的訓練——每天兩次,一次三小時,連續兩週。儘管他的內心已經燃起了火氣,但是他仍堅持訓練。可即使這樣,他還是被捲入了「戰爭」。

喬丹的好勝心與日復一日堅持高強度的訓練已經成了一段傳奇佳話。他的前隊友可以證實所有的傳聞。每一天,每一場訓練,一對一單挑,二對二的幫助與恢復,三對三全場攻防訓練(不允許進攻球員運球或者空接,防守隊員需要全場緊逼),三對三,五對五,半場的投籃訓練,甚至是紙牌遊戲。Williams說:「喬丹把每件事都當作是競爭。」

這意味著一切都伴隨著喋喋不休,很少會有友好的場面。即使在喬丹職業生涯的末期,垃圾話,無禮與不敬仍充斥著訓練場。Hughes回憶說:「那裡的訓練與我在其他所有地方經歷的都不同。」

Haywood說:「他經常叨叨著他將如何摧殘你,將你摧毀於一個怎樣的境地。」

Haywood還記得在華盛頓的一次訓練中,他在對方的轉換進攻中對位上了喬丹。「在三分線附近,我往後退了幾小,因為三分不是他擅長的武器。他見狀立即拔起跳投,投進了那個三分。他只想打得我無話可說,那樣子就像是在教訓我:孩子,你應該更清楚,你是看著我的球長大的。在這個球場上我沒有做不到的事情。」

Williams用「驚訝」這個詞來向我們表達了他的情感。在初見喬丹時,他能做的就是對那一切感到驚訝,這位MVP在訓練場上果然比任何人都更加努力。Williams在NBA的下一站是費城,那裡的明星球員的態度是截然不同的。他們會說:「想把精力都留在比賽中。」於是他們會在場邊騎被固定著的單車,一邊鍛鍊一邊說垃圾話,而其他隊員們則在場上訓練。

但反觀喬丹,在他23歲的時候,管理層因為他的腳傷而限制了他的訓練量,而這遭來了喬丹的猛懟。也是他,在38歲時,於球隊在主場擊敗對手僅僅四小時後出現在了下一個對手的客隊球場,開始了訓練。

Williams說:「只有當Phil Jackson強制他放鬆一下,或者說堅決要求縮短訓練時間的時候喬丹才會這麼做。而他在被迫停止訓練的時候還會在場邊邊走邊報著粗口。

Williams在談到喬丹似乎擁有無盡的幹勁時說道「我從來沒有在其他球員身上看到過喬丹這種精神。直到在我職業生涯的第15歲,我加入克里夫蘭。」

不同風格的超級巨星

在生涯中期,Williams在NBA又輾轉了5支球隊,生涯一共效力過7支球隊。「我曾和一幫很有天賦的明星球員一起打過球,但他們卻不夠職業。我不是在指Iverson或者誰,現在我只是在談論喬丹和James。而他們身上有種特別的東西,你可以很輕易的體會到,他們就是不同於其他人的超級巨星。」

不同於同時代的人,但也不同於彼此。Williams說:「James不是喬丹那個類型的殺手。喬丹會想要把你那顆還在跳動的心臟從你的胸腔裡掏出來,然後餵給你吃。而James沒有,他對勝利有著強烈的渴望,比起個人他更渴望的的是整支球隊的勝利,那並不是一個純粹殺手的本色。」

James看著喬丹長大。他在高中三年級之前就遇到了喬丹。他崇拜著喬丹,但從來沒有過分的模仿,也沒有明顯的抄襲。因為James也觀察過其他人,比方說他愛Iverson,他甚至在他的時代到來之前就深入研究過這些。他會問Williams關於每一個人,從魔術強森和Larry Bird到James Donaldson。「他想瞭解James Worthy的事……那些他年輕時不一定見過的人,但他回去上了YouTube看了那些經典的戰役。」

James對籃球的痴迷是有據可查的。他會陷入到對事情的著迷當中去,他會看許多東西,從WNBA到二級聯賽,他總是在不停地學習。

Williams回憶說,James在他還是個青少年時已經開始擴展自己的視野,充實自己內心本質的東西了。凌晨很早在大部分老兵還在打盹的時候,James已經開始努力了。坐飛機的行程對於James來說是錄影分析會。騎士隊的工作人員會做好剪輯工作,James會研究下一個對手,或者對自己的比賽進行剖析,偶爾還會向附近的隊友提問,甚至會站起來和教練討論。

在那個時代,喬丹沒有必要去做同樣的事情。但是,Haywood說:「他們倆幾乎完全相同。因為這兩個人都瞭解這項運動,深入地研究這項運動並熱愛這項運動。他們也會關注球探報告,並可以告訴你每位球員發展的方向與趨勢,他們的弱點,他們的優點。他們希望他們的隊友也能這樣瞭解其他球員。

Haywood視喬丹「殘忍」的一面是這兩位球員的區別所在。他們都在自己所屬的時代裡擁有無與倫比的激情,只是表現形式不同罷了。

「當然,James也想贏,」Haywood保證道:「但他某一天可能會走出來,變得被動,因為他想讓其他人參與進來。他會更像是遊戲中經理人的角色,試圖去成為球隊的次級經理。」

不同類型的隊友

Williams初到芝加哥的那年也是Dennis Hopson在公牛的第一年。Hopson那時候還是個精力充沛的25歲的雙能衛,前一個賽季在紐澤西他可以場均得到16分,而回報卻是被交易到了公牛——那意味著每天他都要同喬丹決鬥。

不到兩年後,他就淡出了聯盟。

Williams說:「喬丹在日常訓練中對待Hopson的方式是我在職業生涯中見過的最令人沮喪的事情之一。喬丹在身體和精神上無情地碾壓Hopson以至於後來Hopson被壓垮了。他盡力地在訓練賽中阻止喬丹,卻無能為力,公牛也將他交易到了沙加緬度。

「這並不是喬丹對待別人的縮影,這只是他每時每刻全神貫注的反映。他就像一個單獨的齒輪不停的運轉。」

哪怕是在十年後的華盛頓,喬丹仍然沒有退讓。他會同Bryon Russell對抗,在他的頭上絕殺。Hughes說:「訓練場,更衣室,公車上,飛機上……他永遠都不會退讓,他永不疲倦。」

接下來是Kwame Brown。Hughes說:「喬丹曾讓Brown下不了檯面。」Brown否認了喬丹讓他當眾流淚的報導,部分原因是喬丹誹謗Brown是同性戀歧視者。不管怎麼樣,只是說,喬丹是無情的。

Hughes說這正是兩人的區別所在:「喬丹更直接而James更寬容。」Haywood說,James會用積極的態度去給球隊提供正能量,他會發表鼓舞人心的演講。

Haywood認為James在邁阿密時從Pat Riley那裡學到了團隊友愛和包容的重要性。回到俄亥俄州東北部後的第一個賽季,James在熱身賽巴西之旅的期間租了一幢豪宅,供球隊共進晚餐;他還組織了電影之夜。在去奧克拉荷馬城的旅途中,他帶隊友去了Kevin Durant的餐廳。

同時,James也傳播物質財富。在beats發佈新品後,James會戴上全新的耳機出現在隊友的更衣室中,新款Nike鞋也是如此。如果James出演了三星的廣告呢?經銷商在第二天也許會在球隊的酒店裡發手機。

Haywood說:「我認為,這可能是最大的不同。James想要建立這種關係。喬丹也會有那種關係,但如果沒有的話他不在乎,只要你贏得比賽就行。

到底誰是歷史最佳?

三者都承認定量比較的難度(Stackhouse肯定也會這麼認為,他在為新賽季做準備而沒有接受採訪)。但這三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也是相同的看法。到底誰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球員?

Haywood說:「就現在而言,是喬丹。」

「當你談論偉大的時候,」他繼續說,「喬丹是統計數據、勝利和總冠軍時刻的最佳組合。有些事情不是統計數據能夠體現的。」

Hughes和Williams譴責了在一些場合人們將辯論轉化為只去看統計數據的行為。Hughes承認,James的數據將會「讓人大吃一驚」,但是當你真正在他們身邊打球的時候,你很容易理解,那些時刻,那種感覺,會讓人銘記。」

Williams說:「我從來沒有做過數據統計。別跟我聊數據。那是為蠢貨傻瓜們準備的。」

Williams考慮到喬丹「殺手的本色」也站在了喬丹這邊,他是更冷血的一方。同時,Hughes也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他說:「是喬丹,這個選擇對我來說很容易。毫無疑問James是偉大的,每當我和人們談論話題,我會說,喬丹就是那個飛人。然後James橫空出世,接過喬丹的衣缽,James所做的一切都在可接受的範圍內,沒有問題,他很棒,但是喬丹就是那個飛人。」


原文來源:YAHOO!  – Henry Bushnell

譯文來源:喬丹-詹姆斯隊友俱樂部:和歷史最佳作隊友是什麼感覺? – Mahotvttt @虎撲翻譯團

譯者專欄:https://my.hupu.com/183553072563803

推薦閱讀

終於拿首勝!LaVine滿場開掛罰球準絕殺,開季連續4場30+比肩喬丹 (影)

史上最被看扁的隊史第一人!拿低薪被喬丹甩賣,如今場均35分飆6記三分震驚NBA

網友回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