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事實上,少了卡哇伊的「馬刺進攻」,仍然是聯盟獨一檔的存在

馬刺是一個異類:在一個多數球隊越發傾向分析驅動型打法(放棄球場中距離投籃,而更多選擇三分球和籃下得分)的聯盟中,聖安東尼奧是三分球出手最少、中距離投籃最多的球隊。事實上,根據Cleaning the Glass的數據,截止到1月1日,馬刺48%的投籃來自中距離——比排名第二的騎士高出近10個百分點,同時馬刺也具有自2014-2015賽季明尼蘇達灰狼以來最高的中距離佔比。不過Gregg Popovich的進攻正在發揮作用。自12月1日以來,馬刺在進攻效率上排名聯盟第一。本賽季,每100次進攻馬刺可以轟下112分,排名聯盟第五。這是球隊自2015-2016賽季以來場均得分最高的一次。那是Tim Duncan的告別賽季,也是Kawhi Leonard得分爆發的賽季。在週四晚上對上Leonard和他的多倫多暴龍之前——這是今夏的重磅交易之後,Leonard第一次回到聖安東尼奧與馬刺交鋒——馬刺在過去的13場比賽中贏了10場,勝率超過50%,同時進入西區前8。雖然聖安東尼奧交易了它的基石球員,但是球隊沒有過多執著於未來的建設,而是透過時光倒流獲得了成功。

馬刺在整個球場上的投籃都非常出色,這對他們很有幫助。馬刺在籃框處投籃次數最少,但是投籃命中率並列聯盟第四。他們的罰球次數排名聯盟倒數第八,但是罰球命中率領先聯盟。他們的中距離投籃排名第三,命中率為43.1%。同時他們投出了命中率39.7%的三分球,領先聯盟。就本賽季而言,馬刺從哪裡投籃並不重要,因為他們從球場的任何地方都可以投出漂亮的一球。

Leonard和Danny Green被送到多倫多的交易,讓近十年NBA最熱衷中距離投籃的兩名球員——DeMar DeRozan和LaMarcus Aldridge成為搭檔。兩人共同的風格已經成為聖安東尼奧進攻哲學的核心。Popovich雖然可能討厭三分球,但這還不至於讓他在自己的下背部紋上「中距離4分球」。(不過,我們能完全排除這種可能性嗎?)馬刺不過是在發揮他們最好球員的優勢——就像一直以來貫穿Popovich的時代,在Duncan的全盛時期透過低位進攻、底角三分和球的轉移將球隊帶入新的十年。

馬刺也不是墨守成規,他們也不傻:禁區得分和三分投籃無疑比中距離投籃更有價值。這也是為什麼Aldridge和DeRozan都下場時,球隊的3分球數會激增。

當Aldridge和DeRozan在場時,馬刺的中距離投籃佔比為52.4%。如果Aldridge或者DeRozan任一個或者都不在場時,這個數字會下降到41.9%,仍然領先聯盟。他們會把中距離投籃的進攻選擇分配給三分球。在Aldridge和DeRozan在場的情況下,球隊只有24.1%的投籃是三分球,排在聯盟末端;如果其中一個或者兩個都不在場,他們的三分球出手比例會增加到32.8%,聯盟中排名第11。馬刺從Aldridge和DeRozan在場時打出2000年代中期(2005年左右)的三分球投射風格轉變成現代投射風格。結果就是,馬刺大多數陣容的得分能力都會維持在高水準。

馬刺的陣容組合

不過,球隊的打球風格確實發生變化。DeRozan仍然會進行大量的擋拆和單打,並完成大量的中距離跳投——這和他在多倫多的幾年並沒有什麼不同。這是29歲的DeRozan,同樣也很可能是職業生涯後段的DeRozan。但是DeRozan在過去的兩個賽季中,作為一名組織核心的能力得到提升。隨著控球後衛Dejounte Murray本賽季的缺陣,DeRozan場均可以拿下全隊最高的6.3次助攻。其中一部分助攻來自於低位。DeRozan和Aldridge是球隊中兩名背框單打次數最多的球員——DeRozan場均2.6次,而Aldridge場均11.8次,排名聯盟第一。這兩位球員的背框單打總和比22支球隊的總和還要多;而馬刺全隊的背框單打次數,在聯盟中領先。

低位是Aldridge整個職業生涯的謀生之道;即使在33歲的時候,他仍然保持著一股力量,透過轉身跳投、勾手和頂人移動來創造他的投籃。當防守人增加或者在進攻路線上出現補防者時,Aldridge就變成了進攻的組織者。

如上圖所示,當金塊球員對Aldridge進行包夾時,他把球甩到外線,面對金塊的防守失位,Rudy Gay突然透過一記上籃完成攻擊。馬刺可能會依靠DeRozan的擋拆得分和Aldridge的低位得分,但是當這兩位球員傳球時,很少會形成球隊的中距離投籃。根據網站Synergy的數據,在Aldridge的88次傳球中,只有11次形成中距離投籃,而馬刺在這些傳球中每次可以得到1.2分。在DeRozan的217次擋拆傳球中,只有69次形成中距離投籃,其中的54次投籃還是來自於Aldridge。根據Synergy的數據,馬刺的全明星大個子擋拆外切後的中距離投籃命中率為39.7%,相當於每一回合可以得到0.79分。在這個區域,Aldridge應該投3分,更多地從三分線處外切而不是選擇中距離投籃。

Aldridge和DeRozan都可以在中距離投籃上發揮出色,但是球隊的其他球員通常在尋找上籃和三分機會——除非他們可以自己創造投籃機會。Gay、Bryn Forbes、控球後衛Derrick White和Patrick Mills在進行擋拆或單打時,都更願意選擇中距離投籃。但是在大多數情況下,聖安東尼奧的非明星球員會更多選擇三分球。

馬刺的射手們

Forbes、Mills、Davis Bertans和Marco Belinelli都有非常高的三分球出手比例,他們也投中了其中的多數三分球。當四名球員中至少有兩人同時在場上時,馬刺32.1%的投籃都是三分球;當只有一個或者都不在場時,這個數字會下降到20%。馬刺的替補球員會更頻繁的傳導球,得到更多的助攻,跑出更多的掩護。

在上面的進攻片段中,馬刺為身高6呎10寸的前鋒Bertans做了兩次擋拆,讓他投進三分球。為DeRozan做的擋拆可能會形成中距離投籃,但對於Bertans、Belinelli和Forbes來說,目標就是三分球。當Bertans離開替補席在場上充當四號位時,馬刺透過集結多名空間型球員突然就變成一支現代化進攻球隊。Forbes是球隊的興奮劑:他是球隊投中三分最多的球員,同時也是三分出手第二多的球員,僅次於Belinelli。

聖安東尼奧的替補陣容節奏更快,當Aldridge和DeRozan在場時,球隊的節奏是98,而當他們不在場時,球隊的節奏是105。對馬刺來說,不管誰在場,有一件事會保持不變:他們都可以處理球。馬刺在助攻失誤比和失誤率上領先聯盟。這是White的第二個賽季,但他和Mills是球隊中將錯誤最小化的另一控球組合。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球隊第二好的大個子身上,那就是Jakob Poeltl,馬刺在Leonard的交易中從多倫多得到了他。Poeltl本賽季從替補席打起,現在已經可以和Aldridge並肩作戰;他是一名穩定的防守者,可以做出強硬的掩護,在籃框附近完成高水平的跳投和切入,能夠避免年輕大個子經常會犯的錯誤。Poeltl確實不是一名有活力的組織者,但是他在執行比賽戰術時會扮演關鍵的角色,尤其是在Aldridge下場的時候。從場上到場下,馬刺的輪換陣容中並沒有非常糟糕的球員,不論誰在場,他們都會有效地調整自己的風格做出適應。

在Leonard回到聖安東尼奧後的第一場比賽中,球迷們很可能會對他報以噓聲,儘管這可能會摻雜複雜的情緒。Leonard幫助球隊贏得了第五次總冠軍,並成為由Duncan時代通往下一個時代的橋樑。雖然Leonard沒有像預期的那樣成為帶領馬刺進入21世紀20年代的那個人,但馬刺的希望並沒有完全破滅。馬刺也許不會再有MVP候選人,但他們仍然擁有Popovich,他會改變自己的體系,使球員可以最大化釋放自己的能力。即便Popovich最終退休的那一天會動搖球隊的根基,但是他已經為球隊的持續成功奠定基礎。在馬刺成功找到他們新的超級明星並再次成為一個競爭者之前,球隊的適應哲學理念將會繼續幫助他們贏得比賽。


原文來源:The Ringer – Kevin O’Connor

譯文來源:事实上,没有了伦纳德,马刺队的进攻也不错 – 木色为青 @虎撲翻譯團

譯者專欄:https://my.hupu.com/204115525541061

推薦閱讀

只有馬刺的波波可以?談近期總教練與管理層「分手快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波波手下再出「馬刺奇兵」,三場29中24完美爆發已展露球星氣質!(影)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