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因為一句「媽媽,我想打籃球」走到鎂光燈下的籃球少年!林彥廷:我不是台灣第一高中生…

「能仁!能仁!」

「南山!加油!」

身穿制服的學生為自己學校球隊瘋狂吶喊(圖片來源: HBL官方)

台北小巨蛋,正對球場的那片看台被一條本來不存在的線整齊地切成紅藍兩色,兩所高中的學生穿著自己學校的制服,拼了命地為自己學校球隊吶喊加油,紅色的南山高中與藍色的能仁家商涇渭分明,這一切彷彿兒時只在《灌籃高手》中見過的場景。

鎂光燈下的籃球少年

3月17日晚上,2018-19賽季台灣高中籃球甲級聯賽(HBL)迎來最終決戰,本賽季以16連勝的不敗戰績殺入決賽的能仁家商在台北小巨蛋迎戰另一支HBL傳統豪強南山高中,能容納15000人的小巨蛋內幾乎座無虛席,就連總統蔡英文、教育主管部門長官以及新北市市長等人也都是場邊觀眾的一員。

能容納15000人的小巨蛋幾乎座無虛席。

球員入場儀式中,能仁家商頭號球星林彥廷背著媽媽從球員通道小跑步進入球場。

HBL決賽的入場儀式有個傳統,每位球員都要攜一名家人共同入場。按照球衣號碼從小到大的順序,身披12號球衣的林彥廷是能仁倒數第四個入場的。他將媽媽背在背上,左手向後托著媽媽,右手指向坐在觀眾席上的爸爸,好像在告訴爸爸自己必勝的決心。

林彥廷對這個場面並不陌生。一年前,他與能仁家商的隊友們同樣一路過關斬將殺進小巨蛋。決賽面對宿敵松山高中,先前遭遇腳踝傷病的林彥廷靠吃止痛藥強行出戰,但無奈最終含恨敗北。

三年級的林彥廷,要想拿下HBL冠軍,這是他最後一次機會。

近年來,HBL的明星球員都會被製作成巨幅海報懸掛在台北小巨蛋的外牆上。在西門町等台北熱門商圈,同樣也有HBL主題的廣告。甚至連台北的公車外面也有相關宣傳照片。而林彥廷身為能仁家商個人能力最強的球員,也代表母校出現在各地的HBL廣告中。

林彥廷(右一)代表能仁家商出現在小巨蛋外的HBL海報上。

「HBL有點類似日本高中籃球的『全國大賽』,」著名籃球評論員朱彥碩表示,「HBL是台灣學生運動中關注度最高、普及範圍最廣的賽事,火爆程度遠勝於台灣的大學和職業籃球聯賽。」

著名籃球DJ謝明巨集也表示:「對於台灣的學生球員來說,講NBA、CBA這些都太遙遠,HBL才是他們籃球生涯的第一個大舞臺。在自己父母的注視下奪得HBL冠軍,是台灣學生球員最大的榮耀。」

實際上,HBL聯賽已經成為了台灣最頂尖的體育IP之一。據HBL官方營銷公司「名衍行銷」總經理黃成翰透露,今年光是HBL的場內贊助商就達到25家以上,贊助總量級數千萬新臺幣。「決賽的場地佈置、燈光效果都是以NBA規格來做的。」黃成翰表示,「今年HBL冠軍賽期間,最多同時有超過600萬觀眾同時線上觀看這場比賽。」

決戰

儘管能仁家商先前一場未敗,但決賽前的媒體室裡,不少人更看好整體身高佔優的南山高中,身材上的優勢讓他們在先前的比賽中往往能在籃板球上壓制對手。

「《灌籃高手》裡的赤木剛憲不是說過,控制籃板球的人就能控制整場比賽。所以我更看好南山。」一位媒體朋友說。

控制籃板就能控制比賽。但這次控制籃板的不是南山高中,而是林彥廷。

身高183公分,臂展也只有普通人水準的185公分,但林彥廷的彈跳力驚人,助跑摸高可達340公分左右,能輕鬆完成胯下換手、360度轉身等高難度灌籃動作。國中打4號位的林彥廷用自己出色的彈跳和卡位意識,決賽中在南山高中長人如林的禁區內抓下18個籃板。播報員也不禁用「能仁航空」來形容林彥廷的身體素質。

「能仁航空」班機機長林彥廷在南山高中內線抓下18個籃板。

光有籃板球還不夠。比賽開始後能仁家商遭遇慢熱問題,外線射手群全面熄火,被南山高中拉出一波10-1的小高潮。在能仁比分一直落後將近兩位數的情況下,又是林彥廷站出來,用一記後撤步跳投飆進了全隊第一記三分,吹響了能仁全面反攻的號角。

突破、跳投、三分,林彥廷在進攻端遠投進切,不僅在籃板數據上冠絕兩隊,同時也砍下全場最高的24分,幫助能仁扭轉比分落後的頹勢並完成反超。

終場前3秒,已經落後7分的南山高中搏命三分不進,抓下高中生涯最後一個籃板的林彥廷將球往空中用力一拋……能仁家商用賽季17連勝的不敗戰績拿下HBL冠軍。

奪冠的一瞬間,隊友們緊緊抱住FMVP林彥廷。(圖片來源: HBL官方)

《灌籃高手》裡「不敗王者」山王工高的故事,確實在現實中發生了。而林彥廷就像能仁家商的澤北榮治,用一場統治級的表演拿下HBL年度MVP。

「我以前真的怎麼樣也想不到,彥廷能靠打籃球為我們家爭光。」林媽媽說。與去年流下傷心的淚水不同,今年她總算可以看著頒獎臺上高舉獎盃的兒子喜極而泣。

3「媽媽,我想打籃球」

10年前,剛上小學的林彥廷還從未接觸過籃球。

林彥廷出生在花蓮的一戶阿美族人家,媽媽在當地基督教會工作,而爸爸則在工廠上班,家裡還有一個姐姐和哥哥,林彥廷是最小的兒子。

「當時有一個小學的好朋友叫我跟他一起打籃球,我就開始和他一起打。」林彥廷回憶道,「 我們約定要一起從小打到大,可是後來他到國中就不打了,最後反倒是這份羈絆支撐著我一直打到現在。」

實際上,林彥廷的哥哥曾經是一名田徑運動員,但後來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大兒子走體育這條路,便沒有允許他繼續練體育。但對於家裡最小的兒子林彥廷,父母只希望他過得開心。「因為我最小嘛!所以爸媽也最寵我,我愛幹嘛就幹嘛。」林彥廷說。

小學畢業後,原本只是把籃球當作興趣的林彥廷萌生了去當地的傳統籃球強校——自強國中——唸書的想法,而父母則堅持要讓兒子去唸自己家所屬學區的普通國中。但有一天,林彥廷媽媽在偷偷翻看兒子日記本時發現,林彥廷在日記中寫下了這樣一句話:「媽媽,我想打籃球。」雖然這並沒有完全改變父母的堅持,但林彥廷被父母允許去參加自強國中的籃球專班招生考試。

在準決賽2分險勝光復高中後,林彥廷跟爸爸媽媽擁抱。

招生考試那天,媽媽在現場觀看了林彥廷的全部考試內容。「考試結束之後,彥廷跟我打賭說:『馬麻(媽媽),如果我通過了考試,你就要讓我念這所學校喔!』」林彥廷媽媽回憶道,「當時我覺得他考試的時候球打得很爛,所以就隨便答應他了。」

沒想到林彥廷通過了籃球專班考試。媽媽願賭服輸,同意林彥廷去唸自強國中。

4「原來還有NBA這個比賽喔?」

受美國文化影響和資訊技術較為發達的推動,台灣從上世紀70年代末期就開始引進NBA的報導。因此,NBA在台灣的普及程度很高,而籃球也逐漸成為台灣實際參與人數最多的體育運動之一。

即便如此,林彥廷直到國中才第一次聽說NBA的存在。「我第一個知道的NBA球員是林書豪。」林彥廷說,「不光是NBA,就連我現在所在的HBL聯賽,我也是國二才慢慢有聽說過。」

雖然當了幾年籃球的「井底之蛙」,但這並不影響林彥廷打球。

進入國中之後,林彥廷的身高在短時間內長到180公分左右,原住民的血統似乎也帶來了某些身體素質上的優勢,他在國二的時候就首次成功完成灌籃。

▲林彥廷訓練中隔扣身高200公分的隊友。

國中的時候每天1~2小時的籃球訓練,再加上身體天賦的逐漸展現,林彥廷在國中籃球甲級聯賽(JHBL)中開始嶄露頭角,甚至被大家稱為「國中籃球界的LeBron」。他的表現也引起了現在能仁家商總教練林正明的關注。

「我第一次注意到林彥廷這名球員是在他國一的時候,他代表的自強國中跟我兒子所在的金華國中在聯賽中交手。」林正明教練表示,「當時我很驚訝,一名在國中不算高的球員怎麼能打4號位?而且彈跳和敏捷度都這麼好。」

為了選材,高中籃球教練一般都會去國中聯賽現場考察隊員。而林彥廷的表現自然吸引了能仁家商教練團的進一步關注。最終,能仁家商在林彥廷國二的時候就已經跟他提前達成協議,國中畢業之後直接免試進入能仁家商就讀。

注:能仁家商,全稱為「私立能仁高階家事商業職業學校」(NRVS),是位於新北市的技術型高階中等學校。能仁家商籃球隊是HBL的傳統強隊,自從2006年至今已經連續13年打進HBL年度八強。

「一開始我們也沒想好是不是要讓彥廷在高中繼續走籃球這條路。」林彥廷爸爸告訴我,「後來我們看到彥廷在籃球上打得越來越好,能仁出來的球員又一般都能去一個比較好的大學,所以我們就接受了林正明教練的邀請。」

國中最後一年,林彥廷率隊從全台30多支國中甲級球隊中脫穎而出,拿下JHBL聯賽冠軍。

能仁的「魔鬼試煉」

「國中奪冠之後還覺得自己在高中也能輕鬆立足,進了高中之後才發現我想太多。」林彥廷聳了聳肩。

雖然高一就成為能仁家商唯一以菜鳥身份擠進球隊HBL聯賽12人大名單的球員,但這一年林彥廷獲得的上場時間寥寥無幾。「不管是比賽的對抗強度還是節奏都跟國中完全不同檔次,這也讓我很懊惱。」林彥廷說,「不過這也給了我一個目標,就是要讓自己變得更強。」

高中第一年,林彥廷每天的訓練時間從國中的1~2小時猛增至6小時左右。據能仁家商總教練林正明表示,每年的HBL賽季會持續4個月左右,賽季中球隊每天會安排早上、下午兩次統一訓練,晚上是自主時間,球員可以選擇自己加練或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非賽季時間球員則會在每天上午照常上課,下午開始練球,晚上同樣也是自主時間。

▲這條「好漢坡」,平常人一口氣走完都很累。

在能仁家商的訓練項目中,「好漢坡」的體能訓練最廣為人所知。「好漢坡」是能仁家商校園裡一條長60公尺左右,坡度為40度左右的陡坡,能仁家商球員每天要在這條斜坡上跑10~20趟。據HBL官方宣傳數據,林彥廷高中三年在這條好漢坡上跑過的累計里程達3120公里。

「中間真的有過想要放棄的念頭。」林彥廷搖了搖頭,「但想起自己為什麼要打籃球,想起跟朋友的那份羈絆,這樣的想法就很快代謝掉了。」

6「平頭小子」沒有「個人」

「為什麼你們都要剃平頭?很帥嗎?」

「 因為這裡沒有所謂的『個人』,大家全部都要一樣。 」林彥廷下意識地摸了一下頭,「這樣才能更團結,大家一起為同一個目標去努力。」

實際上,目前HBL中的幾所名校(如:松山高中、南山高中等)都有讓球員剃平頭的傳統。而據能仁家商校長林佳生所說,這項做法最早正是起源於能仁家商籃球隊。

在本次HBL決賽的中場休息期間,林佳生校長描述了「平頭小子」的由來:

1999年,能仁家商籃球隊因劉靜明老師(林正明教練的夫人)與林佳生校長的愛心而成立,第一批球員是「921大地震」災區的貧苦孩子們。能仁家商為這些孩子免去了全部的學雜費,讓他們藉打籃球撫平災後的傷痛。 

當初災區來的孩子沒錢剪頭髮,林佳生校長自己買了一支推剪讓孩子們可以不花錢解決理髮問題。剃平頭不但方便而且顯得隊員們很有朝氣,而這個髮型也成為了日後能仁家商籃球隊的招牌髮型。

罰球前向裁判老師敬禮,是高中籃球的傳統之一。

除了統一剃平頭之外,據林彥廷表示,能仁家商球隊集體外出必須全部著裝統一,平時教練會沒收手機,全部集體住宿,晚上10點半左右必須睡覺,不允許談戀愛……

賽場外的集體統一自然也會體現在賽場上。儘管林彥廷個人能力超群,但透過他的比賽可以發現,他很少一個人單打。「 就算這場比賽我個人得了40分,但球隊輸球,那也沒有任何意義。」林彥廷表示,「教練的邏輯是,既然場上有5個人,為什麼不用集體的力量,非要偏偏只用1個人的力量呢? 」

7「關於未來」

「如果我不打籃球,我可能會變得漫無目的,不知道自己要幹嘛!」林彥廷很坦誠地說。在HBL打出成績,對於那些不擅長唸書卻很會打球的高中生來說,是進入自己心儀大學的管道之一。

「由於台灣的大學普遍採用獨立招生制度,而且每所大學基本上都會有不同的體育生招生指標,所以只要你高中籃球打得好,有大學教練肯要你,打HBL的球員一般不愁上大學的問題。」林正明教練說,「我之所以對球員嚴格要求,最起碼的目標就是讓他們每個人都念一所還不錯的大學,這也是給把孩子託付給我的父母們一個交代。 」

高中之後,接下來的路要怎麼走?是效仿自己的學長陳盈駿赴美求學打NCAA,還是留在台灣繼續念大學參加大學籃球聯賽(UBA),林彥廷還沒有完全想好。

「但我會想要再學一門籃球以外的專長。萬一我遭遇了意外,比如說受傷,打不了球了,這樣我還能在社會中能立足。不過還是想要一輩子都做跟籃球有關的事情。」

從冠軍頒獎臺下來之後,手捧著MVP獎盃的林彥廷被叫住。

「現在你會覺得自己是台灣第一高中生嗎?」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我們連這場比賽都贏不下來。」林彥廷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隊友,「 這裡沒有最好的個人,只有最好的球隊。 」

推薦閱讀

[HBL] 殺神降臨!林彥廷秀銷魂頸後傳球+後撤三分顏射,狂轟24+18率能仁甜蜜奪冠 (影+8P)

[HBL] 驚滔駭浪中封王!鄭慧慈狂抓23籃板無力救主,南山挑戰「校史雙冠」正式聽盤 (影)

網友回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