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退休訪談:回顧閃電俠的冠軍、退休和留下的遺憾

Erik Spoelstra回憶起他第一次被Dwyane Wade所驚豔,當時Spoelstra還是一個助理,Wade作為一個身長6英尺4英寸的新人後衛,第一次在熱火試訓。「那是一個後旋很快的傳球,他把球接了下來,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他從內線殺出,來到傳球路線上,接到傳球只運了一下,便扣籃得分了。」Spoelstra教練說,可能會有一些誇張。「Eddie Jones、Brian Grant 和其他一些老將都目瞪口呆,所有人都感覺,此子並非俗人。」

那種感覺是對的,他是那樣的與眾不同。如今37歲的Wade簇擁大把的榮譽,三個總冠軍,連續12次入選全明星,06年的FMVP和09年的得分王。他職業生涯中最不缺的就是關鍵時刻的高光表現,殺入長人林中,用他最招牌的表演殺死比賽。他並非一個強勁的射手,但這並不妨礙他成為一個出色的得分手(生涯場均22.0分),他能通過擋拆把球打到任何他喜歡的位置,也喜歡通過製造殺傷站上罰球線。即使他飽受傷病困擾、運動能力減弱,他也能設法得到投籃機會,變身為一個致命的無球威脅並依靠拋投、歐洲步、溜底線等方式衝擊對方防守。

自上賽季後半段重返邁阿密,他便決定在他職業生涯開始的地方落幕,但他仍擁有很強的實力,場均替補出戰25.7分鐘貢獻14.4分,並幫助球隊殺入季後賽。

三月底,美航球館,在Wade書寫下09年得分王,並宣稱這裡是「這是我的地盤」的那片土地上,Wade談起了他的職業生涯,為了得到總冠軍,他傾其所有,奮力拼搏。

職業生涯初期

在馬奎爾大學讀完三年級後,Wade以選秀第五順位進入NBA,新秀賽季他的表現起伏不定。球隊主席Pat Riley在訓練營之後宣佈辭去球隊總教練一職,而熱火在經歷了開局0-7之後,出人意料的進入到了季後賽第二輪。「季後賽結束之後,我在想‘我們明年定會有所作為’」Wade說。「我當時並不知道我們將會得到Shaquille O’Neal,但我知道我要把我的比賽帶到更高的水平。」

當32歲的O’Neal被湖人交易到熱火的消息傳出時,Wade當時正準備ESPY的頒獎典禮(他被提名為最佳突破獎運動員)。直到Wade走在頒獎典禮的紅毯上,被介紹為「O’Neal的新隊友」時,這筆交易才真正顯得塵埃落定。不久之後,他們便通過電話進行了簡短的交談。Wade回憶說:「他說,‘這裡是你的球隊,我做你的後盾,支持你,我為總冠軍而來,也為了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好的球員。’而我的回答是‘O.K. Yes. O.K. O.K.’」

不到兩個賽季,O’Neal便兌現了自己的諾言。06年總冠軍賽,Wade用他無與倫比的表現,場均34.7分、7.8籃板、3.8助攻,在0-2落後的情況下戰勝了小牛,奪得總冠軍。「當他站在季後賽的舞臺上,你可以看到他的心理狀態和競技狀態都達到了一個很高的水平。」Riley說,他在賽季中期回歸執教球隊。「他的速度,他的爆發力,他製造的罰球,他對籃筐的肆意衝擊,同時他還要盯防對手最好的球員。他並不佔用球權,他場均出戰40分鐘,他本可以擁有很多球權。」

但Wade總冠軍賽的表現並沒有贏得所有人的認可,以小牛老闆Mark Cuban和明星前鋒Dirk Nowitzki為首的批評人士抱怨Wade得到了裁判的幫助。這使Wade困擾了好幾年,「那件事影響了我,」Wade說。「那使我開始說和做一些我不常做的事。這是一種自我保護,我們為了贏得總冠軍,拼盡全力。但最終我成長了,我不再在意,我懂得了每個賽季,你得到的每個機會,都是不同的。你無須在意你如何贏下比賽,你只需要知道,你,贏了。」

很快,熱火經驗豐富的冠軍陣容便被拆散了,O’Neal與Riley的不和推動了O’Neal在07-08賽季的中期的交易,但這也促使Wade打出了職業生涯數據最好的兩個賽季,在任何夜晚他都能輕而易舉的砍下30分,但熱火的連續兩個賽季季後賽一輪遊。當被問及過去有何遺憾時,Wade回憶起這段時光,「我只希望我當時的火力能更加強勁,雖然這有可能搞砸我們2010年的大計劃,但我失去了我最好的幾年光景,如果那幾年球隊能圍繞我組建更好的隊伍的話,我的成就勢必比如今更加璀璨。」

三巨頭時期

2010年夏天,LeBron James宣佈離開克里夫蘭加盟熱火,他將與Wade和自由球員Chris Bosh組成一組超級球隊。在三巨頭聲勢浩大的球迷見面會之夜後,他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刻薄批評。「我們無論在高中、大學還是NBA都備受寵愛,而這些喜愛如今竟全都變成了譏諷。」Wade說,話語中依舊有些許驚訝。「我們所到之處,人們對我們的看法都不盡相同,粉絲也對我們有不同的看法,我們屬實被負面新聞嚇到了。」

Wade堅持說,他和Bosh、詹姆斯在2010年的夏天才決定組隊在一起,並非是08年北京奧運時,儘管有很多人這樣認為。「聽著,我沒有說假話,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跟詹姆斯一起打球。如果有人在08年問我‘你認為你跟詹姆斯搭檔的機率是多少?’我會堅定的回答,0。我從未想過這件事,直到2010的夏天。」

Wade說,故事起源於兩位球員經紀人的一次通話。詹姆斯注意到熱火的薪資空間足以容納三名球星,而這兩位球員都對屢次輸給塞爾提克而耿耿於懷。Wade、詹姆斯、Bosh三人在六月底私下碰面並同意聯手,但在詹姆斯公開宣佈這一決定Decision 1.0之前,Wade並沒有得到詹姆斯任何額外的保證。

「我並不知道他會說什麼,」Wade說。「我有一些忐忑不安。我、詹姆斯和Bosh都認為這是我們將要做的事。但會面結束後,我們各自回家,你並不知道在這期間會發生什麼。當他說‘我將把我的天賦帶到南海岸’時,我和其他人一樣,異常的激動,因為我知道,我們再也不會一輪遊了。」

由於擔心新的合約會迫使球隊放棄大前鋒烏Udonis Haslem,Wade自降薪水續約球隊,並勸說詹姆斯和Bosh能夠給球隊留下一定的薪資空間。而球隊的磨合總是有些尷尬,如何合理的分享球是個問題,Wade明確的認為自己才是球隊的老大,在公眾的嘲諷聲中,球隊的磨合被悄然推動。Wade承認:「我們真的被嘲諷聲中的怨恨所激怒,這是他們想看到的,也是他們想要的。帶著這種心態打球非常艱難,整個世界的重擔全在你的肩上。所以我們必須要證明給他們看。」

在一封郵件中,詹姆斯告訴《運動畫刊》,「我們隊比賽的激情和純粹的熱愛已經消耗殆盡,這使得我們變得謙卑,讓我們重新集中精力,這讓我們不得不說‘讓我們打的高興,讓我們為彼此奮鬥,讓別人明白我們為何聚在一起。’」

儘管存在著負面因素,熱火還是以東區第二的成績進入季後賽並殺入總冠軍賽,在總冠軍賽敗給小牛。「很不情願的說,輸給小牛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最好的事。」Wade不帶一絲遺憾地說。「因為如果我們贏了,喔,我不知道我們會做什麼,我們會特別瘋狂,就像對每個人豎中指那樣,但我不是那樣的人。」

詹姆斯和Wade之間的配合顯然需要微調。Wade在這個賽季中意識到,詹姆斯才是球隊中最好的球員,總冠軍賽敗給小牛後,Wade知道,他必須要把自己親手打造的球隊,交給另一個超級巨星。這次對話發生在巴哈馬群島,當時Wade和詹姆斯以及他們的家人們在一起度假。Wade回憶說:「這是我們輸掉總冠軍賽後第一次見面,我記得我和妻子坐在一起,我在想下賽季我能做些什麼讓球隊更好?我知道這不是我球場上的問題,因為我確實度過了糟糕的一年,還有一輪糟糕的總冠軍賽。所以我知道一定是別的什麼東西。我近距離觀察了勒布朗,我知道他能達到我所不及的水平。同時我也想脫離這種過於關注他人的狀態。所以,我說,‘來吧,兄弟,做最偉大的自己吧,我們都會盡自己所能輔佐你。’」

Spoelstra教練並沒有忽視那次談話的重要性,自07-08賽季,Pat Riley退休進入管理層後,Spoelstra教練便一直擔任球隊總教練。Spoelstra教練發現自己有了更大的野心和期許。Spoelstra教練談起Wade讓賢的姿態:「有多少人能像他那樣做,他情緒很穩定,有著超高的情商。詹姆斯真正成長為宇宙中最好的球員,那是我們球隊真正騰飛的時候。而Wade為此拉開了序幕。」

Haslem說:「你不能讓名人堂球員分享你的鎂光燈,也不能讓他下臺。但Wade明白大局,他要的是總冠軍。」

減輕負擔是很有必要的。Wade比詹姆斯大三歲,而且傷病不斷,飽受膝傷困擾。Wade傾盡他老化的身體的所能,扛起了球隊二號的攻擊點,力保球隊蟬聯總冠軍。在2013總冠軍賽第七場比賽,熱火戰勝馬刺拿下總冠軍後,Wade把香檳倒在了膝蓋上,他心裡很慶幸它們又撐過了一個夜晚。他:「我不知道我還能打多久,我記得我說過‘我會再嘗試打一段時間’。那是在奪得總冠軍後,我的想法是,讓我再打一兩個賽季,如果情況沒有好轉,我仍舊受傷病困擾,我將會選擇退休。我如今37歲還在打球,而且我甚至感覺現在的狀態比31歲、32歲時還要好,這太瘋狂啦。」

Wade將繼續為熱火效力,而他最好的朋友卻不會。詹姆斯在13-14賽季後離開了熱火回到家鄉克里夫蘭,加盟那隻更年輕的球隊。Wade並不清楚詹姆斯的第二個決定,但他很清楚這是個不祥之兆。Wade說:「我瞭解詹姆斯,我知道他跟我的談話會是他不得不進行的最艱難的談話之一,我也知道他想要儘早進行。我們一起去了拉斯維加斯,我看得出他有話要說,但他很難說出口,我有預感他將要離開,我不失望也不生氣。」

詹姆斯說:「他總是支持我做的每一個決定,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們的決定總是會彼此影響。我知道,因為我們的友誼,因為我們彼此的尊重,他會尊重我做出的決定。直到最後,我們之間仍存在著彼此的信任和尊重,這才是最重要的。」

儘管三巨頭的解體比Wade和Riley預期的要早,但他們驚人而又成功的聯合的影響仍在。「我們都知道我們正改變NBA的格局。」Wade說。「每個人都知道,這一年改變了很多球員的心態,這也是我們引以為豪的地方,我們為把決定去留的權利交到球員手上而自豪。」

最後一舞

雖然Wade理解詹姆斯的離開,但他的處境卻更加複雜。2016年的夏天,Wade合約到期,而熱火卻不願意給這位從來沒拿過球隊最高薪的老將開出一份高薪長約,他們想留下經費吸引更多自由球員。Wade告訴《運動畫刊》那年夏天他想要「自私一次」,整個談判過程他和Riley都保持沉默,Riley後來說他非常後悔。Wade最終與公牛隊簽署了一份為期兩年價值4700萬美元的合約,但他只在家鄉待了一年,之後便與球隊買斷,來到克里夫蘭詹姆斯的身邊。在賽季進行到一半時,Riley和Wade在Wade經紀人亨利-托馬斯的葬禮上重歸於好。一週後,Wade便重返邁阿密,他是這裡的靈魂人物,幫助球隊贏得了17-18賽季季後賽僅有的一場勝利。

賽季結束後,Wade花了很長時間考慮退休。在訓練營開始前,Spoelstra教練來拜訪了他。儘管他承認他想要勸Wade回歸,但他說:「那天我只是以一個朋友的身份去做客。對於他最後一個賽季,我想告訴他,沒有任何一個教練比我更理解他。我也不想像其他教練那樣,我會讓他打出他所想要的一個賽季。」

Wade對「場均出戰15分鐘,並對球隊無任何貢獻」並不感興趣。「我不想做那個一直在板凳上坐著的傢伙,那樣的話粉絲總是會喊‘We want Wade.’」那樣的情況並沒有發生,他甚至在對戰勇士的比賽中,投進了一個看似不可能的制勝球,在背靠背的比賽中,他的表現也很出色,並有穩定的出場時間。而且這位膝蓋傷痕累累的老將扣籃次數竟比23歲的Justise Winslow要多。Wade說他還可以再戰二到三年,但他堅持說他不會再打了。Riley指出,Wade如今的體重跟他06年是一樣的,並且Wade擁有爆表的籃球智商。

Riley讚賞Wade那種「仁慈的」、博愛的行為,他能夠重返熱火併作為年輕球員的導師。同時,他想要贏得比賽,他願意隨時為球隊挺身而出。聯盟中有很多很自負的人,他們甚至不願意把自己的自負贈與他人。Wade是我們球隊的至寶,是我們最偉大的球員。

Wade參加了比賽,同時他也享受著比賽,就像去年12月在史坦波球館,他與詹姆斯上演最後一場激動人心的對決,亦如下個月在芝加哥進行的告別賽。在訓練結束聊天時,Wade用手臂攬住Riley。

最後一舞對於Wade的老隊友,Bosh而言也很重要,後者的職業生涯被無情砍斷,他沒有享受過Wade所享受的任何掌聲,更不用說收到爵士隊送的搖椅了。Bosh說:「這永遠不會發生,如果他真的有機會享受一個賽季的話,他會好好欣賞這一切,這太不可思議了。但這並非每個人都能做得到,99%的可能這不是現實。」

對於Wade而言,他的告別之旅,在大多數比賽後與對手交換球衣,不僅對他身邊的人意義重大,對他自己也是如此:「我想給我的粉絲一整年的時間,向他們展示我職業生涯的完美畫面。我想盡我所能與他們說再見並對他們表示感謝。我本可以在打一年,但對於我來說,是時候了。沒有人能在最完美的時候全身而退,沒有人能給自己畫上一個完美的句點。我的油箱裡還有不少餘量,但我並不想把它們用光。激情和快樂已不似過往,我如今我無法全神貫注的打球,既然如此,是時候該離開了。我已經為了籃球傾盡所有。」


原文來源:SIROHAN NADKARNI

譯文來源: 退役訪談,韋德的冠軍、退役和一些遺憾 虎撲用戶648674 @虎撲翻譯團

譯者專欄:https://my.hupu.com/106311142514125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