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溜馬賽季總結:殘陣拼出新驚喜,核心回歸尚需時

當地時間上週日,印第安納溜馬成為了2018-19賽季NBA季後賽中第一塊倒下的多米諾骨牌。在系列賽第四戰中以106-110不敵塞爾提克之後,他們的季後賽首輪之旅也以被橫掃的結局而告終了。此時此刻,在溜馬隊的球迷和管理層行將埋首於探索球隊的整體方向和即將臨近的未來之前,我卻想向現在的這支溜馬道一聲再見,為這支在溜馬近十年季後賽旅途中最為「怪異」的、混雜著勇敢和舊時尚的隊伍送上餞別。我們將告別這套在維克託-奧拉迪波傷退後顯得毫無希望、將來也永遠不會再掛在嘴邊的後場組合;將告別在賽季中段被買斷後火線加盟、在每晚都努力為這支缺少三分火力的球隊帶來外線支持的韋斯利-馬修斯;也將告別這支在沒有巨星的情況下仍敢於拼英雄球的隊伍了。

同時,讓我們向球隊在一月份奧拉迪波因傷賽季報銷後打出的一線希望表示敬意;向球隊裡承擔起主攻手責任的Bojan Bogdanovic和Domantas Sabonis表示敬意;也向成功轉型為精英級護筐手的Myles Turner表達敬意。溜馬在歷經險阻後成功地走出了絕望的陰影,至於孕育這一切的種種原因,有一些將會留在2018-19賽季,而另一些則會成為球隊未來的一部分。

溜馬連續兩年打出了超出外界預期的表現,並在Paul George的離隊和奧拉迪波的傷病先後降臨的兩年內建立起了充滿希望的基業。他們還能在鎂光燈外安靜地騰飛多久呢?本文即將講述的三個問題就將決定他們是否能實現下一步的目標——讓自己超出「以下犯上」的範疇。

除了奧拉迪波的回歸之外,下賽季的溜馬還能做出什麼現實的改變呢?

一支球隊在自由市場上如何操作,很大程度上要與它如何審視自己有關。比如尼克,一直以來都是個對於薪資上限不管不顧的大買家(即便他們很多時候都沒法在自由市場釣到大魚),可通常情況下,他們除了在最後時刻簽溢價合約填線之外都是一事無成。至於印第安納,我相信它的眼光還是能清楚一些的。這裡雖然也能算是片體育聖地,但也從來不是自由球員們的目標。即便奧迪(在這個球員抱團的時代)的存在讓這一切開始了改變,他那斷裂的股四頭肌腱也將讓他與球隊的短期未來完全脫軌。

但這並不意味著凱文-普里查德和管理層的其餘人士在今年夏天將無力進行大幅度的補強——溜馬可以通過放棄所有帽上續約權而釋放出4400萬美元的薪資空間。不過他們的空間其實不會有聽起來那麼大:他們隊裡即將成為自由球員的八名隊員中,足有六人能在一支陣容均衡穩定的隊伍裡獲得場均20分鐘以上的出場時間。你甚至可以用他們這六個自由球員——Bojan Bogdanovic、Thaddeus Young、Cory Joseph、Tyreke Evans、達倫-科裡森和馬修斯——拼湊出一套能在七場四勝制系列賽中幹掉太陽之流爛隊的輪轉陣容。哪怕他們中一半人的離隊都會把球隊的輪換撕出一個口子。

由於溜馬在這幫角色球員的支撐下仍然能保持競爭力,想要留住他們的代價也會增加。就比如波格丹諾維奇,這位來自波斯尼亞[注1]的神射手肯定會憑藉下半賽季的出色表現獲得相當額度的加薪,而且可能還會是溜馬今夏續約的第一對象;Thaddeus Young已經證明自己是球隊中一位在攻防兩端都很可靠和全面的球員,他或許也會著眼於一份長約;雖然不算自由球員,但今年也可以談提前續約的小薩博尼斯的情況則與前二者略有不同,他是一位表現良好的得分手和籃板手,剛剛打出生涯最佳的一個賽季,但也會受困於不穩定;先發中鋒特納在去年休賽期已經以四年8000萬美元的價格續約留隊,而Nate McMillan卻很少讓他和小薩同時出場。如果小薩希望得到一份和特納價格相近的合約(這也是他應得的——雖然打的是替補,但小薩的得分、籃板、助攻和罰球數都要位元納多,而且出場時間還比後者少一些),那球隊就要為這兩個麥克米蘭不敢在關鍵時刻同時使用的球員花掉總計1.6億美元了。

[注1]博揚擁有波黑和克羅埃西亞雙國籍。

對於小球市隊伍來說,不白白放走淘到的寶貝可是一條鐵律。小薩博尼斯是普里查德交易來的,所以留下他會比從自由市場上忽悠來一個能力與他相仿的球員更容易一些。儘管如此,但如果將所有錢都花在把短約變成長約的事情上的話,溜馬肯定就沒法擁有足夠讓自己的實力達到下一級別的天賦了。

如果全員健康,他們的上限在哪裡呢?

這支球隊何時能實現「全員健康」還沒有官方認證的時間表,而且(球隊提供的)關於奧迪傷病的最新消息還是難見端倪。奧拉迪波在對上塞爾提克的第四戰時來到了替補席,這也是他自受傷以來首次回到銀行家生活球館(在他被介紹出場並受到球迷熱烈歡迎後,溜馬一度打出13-0的攻擊波)。我甚至把他在IG上展示的慈善活動影片看了6遍——影片中的他在演員小哈里-康尼克面前跳了一段舞——以查詢他的腳步中是否夾雜了猶豫。(結果他一點都沒遲疑過,他是個很棒的舞者。我還買了他打過廣告的那個牙齒美白裝置,不算運費就花了59.99美元呢。)

等奧拉迪波的傷好了——我可不會假裝自己知道是什麼時候——他也得花很大力氣才能回到曾經的全明星級別水準。他要重新適應比賽的節奏、新的體系、新的隊友以及身體的新極限,這些都需要時間。奧迪的能力是建立在他爆發力的基礎上,但他和球隊都不能保證這東西能馬上被找回來。溜馬的上限與奧拉迪波的狀態有直接聯絡,這也意味著他們得花點工夫才能明白自己的定位和發展。

溜馬如何才能保持東區頂級的競爭力?

溜馬本不必以打進季後賽作為衡量本賽季是否有成效的標準。他們折損了自己的頭號球星,(我們假定)也因此失去了他們的攻擊力。而同時,東區的競爭對手們(如76人和塞爾提克)仍在季後賽中尋找著一個能感到舒適的平衡點,這種「大功告成」的感覺他們至今都還沒找到。我們幾乎可以肯定,Brett Brown正在為保住帥位而奮鬥,而Brad Stevens則是在為他完美無瑕的聲譽而戰。

溜馬可沒有這方面的壓力,但由於他們今年的「相對成功」,他們在2019年的選秀大會上只能擁有一個18順位的非樂透簽。飄在溜馬這種「略高於平均水準」的位置上是件挺有趣的事情,很多曾陷入過擺爛死迴圈的球隊——譬如國王、魔術和籃網——今年都有了煥然一新的面貌。在喬治離隊後,這個漫長且經常不能成功的過程是溜馬所沒有經歷過的,但這也導致他們又一次與一位能引導他們走向頂峰的未來領路人失之交臂。在奧拉迪波沒有復原的情況下,溜馬沒有足夠的能力去進化為東區精英級的球隊,但這個賽季已經給球隊畫出了藍圖:擁有一群能各司其職、具有團隊精神的球員也是有價值的。雖然這個等式到了下賽季未必還能復刻,但他們只需要堅持到我們知曉奧拉迪波回歸日程的時候。到那時之前,除非發生什麼驚天交易,否則保持原狀對於溜馬而言就能算是成功了。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