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NBA選秀會放到70年前,狀元籤和Williamson也是鵜鶘的

NBA樂透抽籤大會如期在芝加哥舉行,鵜鶘(前身是黃蜂)成為黑馬獲得狀元籤,湖人也意外抽進前四。要是放到70年前,狀元籤和Zion Williamson也是黃蜂的,原因在這。


台北時間5月15日,2019年NBA樂透抽籤大會如期在芝加哥舉行,鵜鶘(前身是黃蜂)成為黑馬獲得狀元籤,湖人也意外抽進前四,最終獲得第四位。

Zion Williamson已經宣佈參加選秀,其拿狀元板上釘釘。今年的樂透抽籤又修改了規則,按照最早的規矩,Williamson就應該是黃蜂的人,這又是怎麼回事?本文一次性了解一下樂透抽籤的前世今生。

先來說說今年的新制度。其實改革提案在2017年就已經通過了,今年是首次執行。總體來說,在新抽籤制度下,戰績爛對競爭狀元籤的影響變小。按照原來的規則,戰績最差的三支球隊獲得狀元籤的機率分別是25%、19.9%和15.6%。而在新規中,這三支球隊獲得狀元籤的機率皆為14%。

同時,改制之前,前三順位確定之後,剩餘球隊按照戰績倒序分配4-14號選秀權。而新制度下,抽籤球隊增加為四支,剩下球隊按照戰績倒序分配5-14順位。這樣一來,聯盟戰績最差球隊順位從之前不會跌出前四變為只能保證前五順位,其他成績以此類推,戰績對順位的「保障」都有所下降。

球隊樂透籤機率的新舊對比(括號內為改制前機率):

而要從頭聊起這項制度,不得不提到一人——前NBA聯盟總裁David Stern,他是樂透抽籤的發起人,如今已是每年NBA最受關注的大事之一。

「我非常喜歡NBA選秀夜,這是我個人最喜歡的NBA活動,我的態度一直都沒變過。當然,如果硬要讓我選擇,我會說我更喜歡現在的選秀夜。」在30年任期最後一個選秀大會(2013年)前,Stern如是說。

Stern沒有理由不喜歡,樂透抽籤是他一手設計、推行到逐步完善的一項NBA球員選擇制度。

歷史:領地籤和拋硬幣

NBA選秀籤是與聯盟幾乎同時誕生的一項新球員引入制度,每年沒進入季後賽的球隊,根據戰績和籤位規則,確定選人的次序,拿到第一選擇權的球隊就是獲得狀元籤,其他依次為榜眼、探花、第四名……依此類推。

NBA歷史上的選秀籤制度,主要經歷了三個主要發展時期。

最開始的選秀籤排位,完全根據球隊的例行賽戰績來確定,沒有進入季後賽的球隊,戰績最差的自動獲得狀元籤,第二差的獲得榜眼籤,所以那時沒有選秀抽籤一說,基本上例行賽最後一場打完,選秀籤位就已經自動誕生,遇到戰績一樣差的球隊,就通過擲硬幣的方式來決定誰先誰後。

BAA(NBA前身)推出這項制度的最初動機,就是希望幫助弱旅在休賽期引進新人強援,以對抗強隊,從而達到均衡各隊實力、增強比賽懸念的目的。

這個制度一直沿襲了20年,直到1966年的新政策出台。這期間值得介紹的是一種特別的選秀籤,叫做領地籤(territorialpick),BAA在1949年選秀時推出。領地籤允許各球隊(不管是否進入季後賽)每個賽季都有一個優先選擇球員的機會,只要這個球員大學所在的城市,在球隊所在主場球館半徑為50英里(約80公里)的圓形區域內。這一規定的推行,跟聯盟當時的市場推廣密切相關,聯盟想吸引更多的當地球迷來現場看球,而當地籃球明星無疑是一個金字招牌,這個策略在早期的比賽推廣上,確實發揮了重要作用。

「NBA在早期沒有球迷根基,球館上座率不高,拿當地的籃球英雄來做市場推廣,這一策略非常聰明,」《波士頓環球報》的塞爾提克跟隊記者Gary Washburn說,「1956年,塞爾提克隊用領地籤簽下波士頓旁邊伍斯特市的Tom Heinsohn,職業生涯9個賽季幫助球隊拿了8個NBA冠軍,塞爾提克通過這些冠軍,一躍成為了NBA底蘊最深的籃球城市。」

領地籤在NBA實施了17個年頭(1949~65),一共誕生了22位領地籤球員,這其中有11位後來都進入了籃球名人堂,其中Heinsohn、Wilt Chamberlain、Oscar Robertson、Jerry Lucas四位當年都各自拿到了最佳新秀,「籃球皇帝」Chamberlain菜鳥賽季還拿了例行賽MVP,後來還繼續拿了三次,「大O」在1963-64賽季也收穫了MVP。

這22位領地籤球員還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的官方數據中沒有選秀排名,只有一個「領地籤」的別注。聯盟當時規定,選秀前使用了領地籤的球隊,等於自動放棄當季的首輪選秀權,而領地籤球員不加入選秀球員的排名中。這也是為什麼Chamberlain不是1959年的NBA狀元,名氣卻遠蓋過狀元Bob Boozer的原因。

領地籤有兩條花絮值得一說。Chamberlain大學在堪薩斯度過,其周邊沒有NBA球隊,費城勇士隊(金州勇士前身)以Chamberlain是費城人且所讀高中在當地為由,向NBA申請獲得了對他的領地籤,如果沒有這段故事,現在可能就沒有「籃球皇帝」的單場100分,76人主場也不會退休他的13號球衣;還有1960年的領地籤,辛辛那提皇家隊(國王前身)選擇了辛辛那提大學畢業的「大O」,皇家隊原本就有狀元籤,他們這麼提前一簽,就將當年的狀元身份送給了Jerry West,湖人傳奇、NBA 標誌的原型,而「大O」本人卻與狀元身份無緣。

上面這個選秀機制,現在的NBA球迷一下就能看出弊端—為了自動得到好的選秀籤,各隊爭相擺爛的情況愈演愈烈,沒有最爛,只有更爛。遇上選秀大年,各隊爭倒數第一的激烈程度,甚至比爭頭名還「精彩」。於是,NBA決定在1966年做出調整,戰績最差的球隊不再自動獲得狀元籤,而是東西區最差的兩隊通過擲硬幣的方式確定狀元籤歸屬,同時廢除領地籤。這是NBA樂透抽籤的雛形。從某種程度上說,它能減少爛隊爭倒數第一的興趣(拿到倒數第一也只有50%的幾率獲得狀元籤),不過在降低球隊擺爛的指數方面,此舉依然可謂乏善可陳。

按照1966年的新規,猜中硬幣的球隊獲得狀元籤,另一隊獲得榜眼籤,獲得榜眼籤這部的第二差戰績球隊獲得探花,另一部第二差球隊獲得第四名,以此類推。這樣一來,東西區戰績第二差的一支球隊最吃虧,不僅肯定拿不到狀元籤,他們所能獲得的最好籤位也只是探花。最值得提及的「拋硬幣」發生在1979年,當年戰績最差的兩隊是爵士(當時仍在紐奧良,屬於東區)和公牛(當年屬於西區),而湖人通過交易拿到了爵士的首輪籤。芝加哥人獲得了硬幣兩面的優先選擇權,他們還搞了一個球迷投票,最後選了正面,而硬幣拋出來,卻是相反的一面。湖人獲得狀元籤,用它選擇了「魔術強森」。得知結果後,公牛隊小老闆Jonathan Kovler無奈地說:「這是個價值2500萬美元的硬幣!」

這個規定一直用到Stern出任總裁的那一年。

變革:抽信封和陰謀論

1984年的選秀籤順序確定,也出了很多爭議。東西區戰績最差的兩支球隊是溜馬(他們的首輪選秀權被拓荒者通過交易獲得)和火箭,最終火箭在擲硬幣中勝出。爭議聲最大的就是火箭,他們早就看中了當地休士頓大學的畢業生Hakeem Olajuwon,為了得到這位尼日利亞的潛力中鋒,不惜整個賽季故意擺爛,即便他們前一個賽季剛簽到未來的名人堂中鋒Ralph Sampson,也不惜放棄一整個賽季。火箭只是當季放水的典型代表,跟火箭一樣心態的球隊還有好幾支,《運動畫刊》當年一篇報導的標題非常形象,就叫做:「NBA樂透,放水1984!」

值得提及的是,不得不羨慕火箭的運氣,他們在1983年就贏得了和溜馬的擲硬幣,而1984年,硬幣又幫助他們選到Olajuwon,火箭靠著硬幣連續兩年給予的運氣正式開啟「雙塔時代」。

Stern一進聯盟就意識到,選秀籤制度必須進行徹底改革,他前後一共花了五年的時間來創建NBA樂透選秀抽籤制度。樂透一詞,來自英文lottery,本意就是「彩票」,Stern用這個詞,就是想把選秀抽籤打造成一個彩票抽獎儀式,中籤的球隊有望「一夜暴富」,弱旅翻身。

改革開始的1985年,Stern對未進入季後賽的球隊一視同仁,這些球隊被稱為樂透球隊,球隊的名字和隊標印在紙上裝進信封裡。抽籤儀式開始後,他從透明的圓形球裡依次抽出事先準備好的信封,從而逐一確定樂透籤位,從第7到最後的狀元(聯盟當時共23支球隊,16隊進入季後賽),逆序。進入了季後賽的球隊,則完全根據各自戰績確定首輪選秀順位的排名,戰績越好,排名越低。

這個規定從更大程度上避免了擺爛的局面,不過缺點也很明顯,弱旅球隊最終拿到高順位的優勢並不明顯,從而無法短時間提升球隊競爭力。同時聯盟面臨一個更棘手的問題—Stern本人在手動在抽取信封時如何保證公平公正。陰謀論隨之而生。

1985年NBA樂透抽籤的影片目前在網路上可以輕易找到,大家仔細觀察可以發現,Stern在抽取信封時,眼神一直盯著玻璃球,他明顯在注視裡面信封的全貌,而在抽出信封那一瞬間前,Stern有一個大口呼氣的減壓動作……這些信息,給陰謀論提供了十足的運作空間。

「仔細觀察Stern,他在打開玻璃球的小門時一直盯著裡面的信封,還有那次詭異的喘息,這能說明很多問題,他心裡有鬼。」美國著名心理魔術師Richard Kaufman在接受《運動畫刊》的採訪時分析說。

更有多位現場記者的分析文章指出,尼克的那個信封,一角有明顯的摺痕,就是為了方便Stern輕鬆選中並抽出。值得說明的是,這一說法一直停留在口頭層面,至今誰都沒有拿出確鑿的折角證據。

除了「信封折角說」,坊間還流傳著另一種叫做「冰凍信封說(The Frozen EnvelopeTheory)」。顧名思義,就是NBA在將信封投入玻璃箱之前,會先對提前選中球隊的信封進行冷凍,這樣能幫助Stern在選擇狀元時有意拋棄那些更「溫暖」的球隊。

Stern為什麼要把狀元籤給尼克?他是紐約當地人,鐵桿尼克球迷,紐約又是NBA最仰仗的市場,而那年的選秀頭號熱門是足可一人改變一支球隊的Patrick Ewing。

「我不是支持這個論調,也不確信事情確實發生了,」Ewing的經紀人David Falk,也是喬丹的經紀人,在2014年接受ESPN雜誌採訪時說,「但是,這個說法是可行的。」「可行的」,這三個字已經足夠說明問題。

上述這些疑似行為,加上上面這條背景,讓Stern操縱選秀的傳聞不脛而走,成為其後續任職30年的話題,而且每隔幾年就會出現新的素材,引發球迷新一輪的討論和質疑。

2003年,當克里夫蘭當地的LeBron James成為選秀大熱的時候,為什麼就是騎士拿到狀元籤?2008年,當芝加哥人Derrick Rose宣佈參選的時候,為什麼獲得頭號籤的又正好是公牛?2010年,當巫師拿到狀元籤的時候,為什麼他們剛過世老闆Abe Pollin的遺孀正好在現場?2011年,騎士老闆Dan Gilbert帶著14歲的兒子Nick參加選秀大會,大家剛通過電視得知Nick患有多發性神經纖維瘤,為什麼騎士就獲得了幸運女神的垂青(獨攬狀元和4號籤)?還有2012年,聯盟剛託管的紐奧良黃蜂(鵜鶘前身)怎麼就那麼巧地拿到了狀元籤?

這一連串的巧合,不斷刺激記者們的調查熱情。《運動畫刊》在2012年發表的一篇專欄文章,作者更是言之鑿鑿地認定:1985年的選秀抽籤,就是暗箱操作!

新規:14個乒乓球轉出狀元

回到樂透抽籤的規則上來。1985年的新規執行兩年後,弱旅球隊的抗議聲很大,因為他們連續兩年都沒獲得好籤,Stern決定在1987年對規則進行微調,樂透抽籤只進行三輪,之後的樂透簽按戰績來決定排位,這樣就能保證戰績最差球隊至少能拿到當年的四號籤,第二差的球隊最壞的情況也能收穫五號籤,依此類推。

不過Stern知道,改革最關鍵的一步,可能還是要儘可能去掉人為因素的干擾。1990年樂透抽籤,他再次做出改革,引入隨機抽乒乓球這一玩法。未進入季後賽的球隊按戰績好壞分別給予不同數量的乒乓球,戰績最好的獲得1個,第二好的獲得2個……這樣一來,當年未進入季後賽的11支球隊一共產生了66個乒乓球,將這些乒乓球同時放入一個機選容器,隨機從裡面抽出狀元、榜眼和探花籤,餘下的8支球隊按戰績好壞依次排位。

這次改革之後,NBA樂透抽籤機制基本確立,從那時至今的20餘年,聯盟一直保持著這個基本框架,之後的規則調整都是微調。

1993年,魔術是11支樂透球隊中戰績最好的,他們因此只有1/66(1.52%)的幾率拿到狀元籤,結果他們卻中籤了,不過讓奧蘭多人悔恨的是,魔術提前將狀元籤交易到了金州勇士,後者當年選秀最終得到Chris Webb。

這個案例讓Stern決定再次調整樂透球隊的中籤幾率。抽籤容器裡只放14個乒乓球,每個球分別標上1到14的阿拉伯數字,每次抽籤隨即抽出4個組成一個數字序列,序列號所對應的球隊即算中籤。抽籤前,NBA將1000組數字序列按比例分給樂透球隊,戰績最差的球隊組數更多(詳見左表),如遇到戰績相同的球隊,則將它們戰績的名次對應該獲得組數取得平均數。

如此一來,樂透區戰績最差球隊中狀元籤的幾率由原來的16.7%(11/66)迅速上升到25%,而最好球隊的幾率則由1.5%下降到0.5%。這些數據直接體現到1994年的抽籤上,擁有最高中籤幾率的小牛,最終拿到榜眼籤,簽到傑森·基德(Jason Kidd),戰績並列第二差的公鹿、活塞和灰狼則瓜分了前四順位餘下的三個。

需要說明的是這1000組數字序列,按理說,從1到14里面隨機抽出4個組成數列,按機率計算方式有14×13×12×11,也就是24024種可能,不過如果不計較順序,也就是把1-2-3-4和4-2-3-1這些含有同樣數字的排列只看成一組,考慮到任意4個數字排列的方式有24種,那麼1到14可以搭配的數列組合也就只有24024/24=1001種。

樂透抽籤選擇了其中的1000種,只有一種方式沒選,這個組合就是11-12-13-14四個數字,自1994到2013年的20次乒乓球樂透抽籤中,這個數字組合還沒有出現過,按規定,一旦出現,NBA將當次抽籤作廢,重新再抽一次。特別值得說明的一點是,抽籤開始是先抽狀元籤,然後才是榜眼和探花,如果抽榜眼籤時,中狀元籤球隊的數字序列再次出現時就自動作廢,直到出現新的球隊名字。

寫到這裡,必須提一個在中國一度頗為流行的陰謀論—2002年姚明以狀元進入火箭是聯盟幕後操縱。2001-02賽季的例行賽結束後,芝加哥公牛和金州勇士戰績並列聯盟墊底,他們各自獲得狀元籤的幾率約為22.5%(NBA當時還只有29支球隊),而排名聯盟倒數第五的火箭,中籤幾率只有8.9%,結果Steve Francis卻幸運地為休士頓人拿到狀元籤(這也是很多中國球迷親切稱他為「弗老大」的原因之一)。

火箭為什麼最終能拿得到狀元籤從而簽下姚明?這是不少人的困惑。在當時,坐擁聯盟第三大球市的芝加哥,特別渴望能夠得到姚明,他們也自信能幫助中國巨人創造更多的市場價值,不過最終未能如願。

當時就有美國媒體再次拋出選秀操縱論,一部分記者甚至猜測,火箭之所以能以這麼低的機率抽到狀元籤,一定是中國政府在背後施壓。有種陰謀論,說是中國方面希望姚明能到亞裔聚集的休士頓去打球,Stern於是順水推舟將狀元籤送給了火箭。

一些中國媒體添油加醋,藉機拿出「冰凍信封說」來說事。暫且不論這陰謀論是否正確,聯盟早在十多年前就拋棄了抽信封這一「古老」做法,這麼分析等於犯了常識性錯誤。

「懷疑論者應該嘗試一下把信封冰凍起來,然後再拿出來放到容器裡,看他們是否能把那個信封挑出來,」NBA副總裁Russ Granik在2002年選秀大會前回應說,「很多人願意去相信這些陰謀論,但他們從來沒想親自過去Test一下,根本沒關注樂透抽籤的規則和細節。」

為了監督樂透抽籤,聯盟從2002年開始,每年都特邀一些媒體代表出席。「有時候,記者們親眼仔細觀察整個抽籤過程,他們會得出聯盟沒有造假的判斷,會告訴其他人事情的真相,但是,有些人依然會認為這其中還是有暗箱操作,不過他們卻從來沒有拿出過令人信服的證據。」Granik說。

好在,聯盟至少擁有球隊老闆的信任。「樂透抽籤已經證明它是行之有效的。」尼克助理總經理Jeff Nix說。

這就是Stern創建的樂透抽籤,自20世紀90年代開始一直沿用至今。

未來:小市場和大球會之爭

有沒有問題?當然,因為它本質上還是沒改變弱隊為了優質球員而故意擺爛的局面,每個年賽季末的放水大軍都會成為令人頭疼的問題。

火箭總經理Daryl Morey就是樂透抽籤的公開的反對者,他認為NBA現行的抽籤規則需要徹底推翻,重新設計。

「我們必須利用樂透抽籤去除那些導致某些球隊故意去輸球的根本動機,」Morey在2014年初接受ESPN採訪時說,「聯盟現在的情況太糟了,上賽季(2012-13)結束階段,全聯盟大概有大約三分之二的球隊都沒在努力爭勝。」

聯盟近幾年關於樂透抽籤改革的聲音一直沒停,有些專家也提出了各種意見和建議,不過多數方案幾乎都是一問世就被打擊得一無是處。2014年,一套由塞爾提克隊助理總經理Michael Zarren設計的「順位輪流法」倒是頗受歡迎。在Zarren的提案裡,不管各球隊戰績如何,他們拿到狀元籤的幾率均等,每支球隊在30年的週期內將獲得從1到30順位的選秀籤各一次,而且還能保證每支球隊每五年必有一次前六順位的選秀籤,每四年至少得到一個前12順位的選秀籤。

不過,這套順位輪流法也有很大瑕疵。由於菜鳥們有權決定在大一到大四畢業後的三年中的任意一年參加選秀,他們完全可以選擇在自己中意的球隊有高順位選秀權之後再參加選秀,這無疑將讓大市場球隊、頂尖球隊獲利,從而進一步拉開實力差距,弱旅球隊要想翻身更加困難。

除了順位輪流法,聯盟裡還有其他一些方案在討論中,甚至有人建議乾脆徹底廢除NBA選秀制度,讓新秀們以自由球員的身份進入聯盟,這帶來的問題可能更大。設想一下,將來是否還有年輕球員願意遠赴多倫多打球?

「大家晚上好,謝謝你們給予我這個極富布魯克林特色的熱情禮遇。」籃網主場布魯克林巴克萊中心,2013年NBA選秀大會,Stern微笑著迎接他早已習慣的噓聲,這是他的第30屆NBA選秀大會,也是最後一次,笑得比以往更加自豪。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