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傳奇永不滅!再見了,最獨一無二的組合「GDP三巨頭」…

隨著法國跑車Tony Parker也宣佈退休,馬刺隊史最偉大的組合GDP也就此隱退,在Tim Duncan和Manu Ginobili相繼告別舞臺之後,在印象中似乎一直都很年輕的Parker,也在悄然度過37歲生日之後,用一句簡單的「不再繼續打籃球了」,對心愛的賽場說了再見。

1997年,當馬刺用狀元籤選中Duncan之後,他們瞬間成為頂級強隊,這也意味著,在「海軍上將」David Robinson歸隱之後,球隊將會長時間只能擁有極低順位的選秀權。然而馬刺的另外兩位超級核心卻正是因此而來:1999年次輪第57順位,總計倒數第二位的Ginobili在2002年,以25歲的高齡身份加入;2001年的首輪第28順位Tony Parker,也在第一年就成為了球隊的先發。一個法國人,一個阿根廷人,還有一個美屬維爾京群島人,三位國際球員,從此在Popovich的調教下,造就了21世紀前15年,一個任何人都無法忽視的銀黑王朝。

從2002-03賽季Ginobili入隊開始,到2016年Duncan退休,漫長的14個賽季裡,三人同時出戰了778場例行賽,其中575勝203負,勝率73.9%;勝率和勝場數都是三人組裡的第一;季後賽126勝71負,勝率64%。他們總計合作了975場比賽,贏了其中的701場,勝率是71.9%。在NBA歷史上,合作時間之久絕無僅有,勝場數最多,勝率也最高。哪怕是塞爾提克的鐵三角Larry Bird、Kevin McHale和Robert Parish,湖人的Showtime超級三人組Magic Johnson、Kareem Abdul-Jabbar和Michael Cooper,都沒有如此高的勝率。

5次總冠軍賽,4奪總冠軍。GDP有足夠的底氣和任何組合對抗:無論是上文中的湖人、塞爾提克三人組,還是公牛後三連霸的Michael Jordan、Scottie Pippen和Dennis Rodman,都沒能一起拿到比他們更多的戒指。馬刺最令人敬佩的,在於2013年被熱火掀翻之後,老當益壯的他們竟然在第二年捲土重來,以摧枯拉朽的方式狂勝熱火奪回總冠軍。2014年總冠軍的意義在於:馬刺擊碎了偶數年不奪冠的魔咒,也破碎了熱火的王朝,直接導致了三巨頭的解體。

如熱火這樣鼎盛的球星組合,也有分道揚鑣的時刻,但馬刺的GDP就好像渾然天成的組合,從未有過爭端分歧。他們各司其職,場上場下又都是交心的好朋友。然而事實上,這14年馬刺每年都在經歷變化,每個不同時期都隨著角色球員的變動,聯盟大勢的變革而做著自身的調整。對GDP三人自己,也同樣在為彼此做著妥協和輔助。2003年Duncan帶著兩位小弟奪冠,2005年則是Ginobili從活塞的絞肉機禁飛區中殺出一條血路,以不亞於Duncan的華麗表現啃下了這塊硬骨頭;2007年的季後賽舞臺,Duncan開始安然為隊友做輔助,Parker來到前臺,他用近乎無解的突破摧毀了騎士,也成就了歷史上第一個海外總冠軍賽MVP。

甘願幫隊友打掩護做防守的,是歷史第一大前鋒Duncan,在他的生涯中,一直在為了球隊不斷在四五號位之間切換,在攻防兩端犧牲數據卻成就球隊;2002年走上世界之巔的阿根廷妖刀,在Popovich的建議下變成替補,卻在替補陣容時段登場時,成為了令人膽寒的超級第六人,而Parker在07年之後的許多時間真正意義地扛起球隊,但他從未居功自傲,甚至不怎麼讓人想起他曾經是馬刺的頭號巨星。

Parker曾經自嘲說,「我們不出名,可能是因為鎂光燈照的時間太少了。」GDP都是謙虛禮貌的溫和個性,他們並不刻意尋找噱頭,也不會主動出現在大新聞當中,於是他們時常在宣傳時被忽視,卻總在例行賽即將完結的時候再次從黑暗中登場,繼續化身那些年輕人無法逾越的老辣反派。多少支豪強想要衝出西區,但馬刺一直在那,那些一時間的超級球隊,都沒有熬得過GDP的漫長生涯。

你會記得塞爾提克三巨頭,他們只在一起相處了5年;熱火三人組,4年合約後天各一方;雷霆三兄弟,在James Harden三年級之後就分開了。這三個也曾紅極一時的組合,加在一起比馬刺GDP的時間還要短2年。14年是一個如此可怕的數字,甚至比此時你我的看球時間可能還要漫長。

的確,馬刺終究不再繼續強勢,正如GDP無法復刻。現在的DeMar DeRozan和LaMarcus Aldridge並不能重現他們當時的輝煌,而接班人Kawhi Leonard也已遠離聖城。此時Duncan的21號球衣已經高懸球場上空,Ginobili也在去年將20號球衣永遠退休,在他的球衣退休典禮上,只缺少了Parker的身影。

然而Parker的18個賽季,有17年屬於馬刺,雖然沒能身穿馬刺球衣離開賽場,但無人會苛責他的生涯不完美,他對馬刺依然是一腔熱忱,短暫離開一年後也不想繼續,正如他在短暫的採訪中說的,「我還是想成為那個Tony Parker,如果我不是我了,我就不想再打籃球了。」他的話如此簡單:如果Parker不再是馬刺的Parker了,籃球又有什麼意義呢?

但他終究還是會重新穿上這件9號球衣,也會和兩兄弟一起,在恩師的陪同下,一起把這件9號高高升起,掛在21號和20號旁邊,GDP此時走到終點,但屬於他們的故事,會永遠流傳於球迷們的口中,載入史冊中,他們是永遠的傳奇。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