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傷了跟腱後,Durant的籃球生涯會怎麼樣?

Kevin Durant傷了跟腱。

這地方:Kobe傷過;Chauncey Billups傷過;Elton Brand傷過; Dominique Wilkins傷過;貝克漢傷過。

跟腱斷了不是末日,視傷的嚴重程度而定。Kobe傷後面復出了,Rudy Gay傷後復出了,Billups傷後復出了,Brand傷後復出了。

但是:

Kobe傷前還能場均39分鐘得27分,傷後那三季,我們都知道了。Billups傷後兩年退休了。Brand傷後,從一個年年20+10的效率機器,變成了一個純防守型內線。Cousins受傷前後如何,我們都看到了。Gay算是這裡頭恢復得好了。

現有醫療條件下,復出不是問題,復出後的表現才比較微妙。


近古NBA,唯一恢復完全的案例,是Dominique Wilkins。

六年前Kobe受傷時,我提過:

1992年1月,Dominique Wilkins 32歲,跟腱斷裂。在此之前,他場均28分7籃板4助攻。下一季,他復出,打了71場,場均29.9分7籃板3助攻。再下一季,他場均26分,全聯盟得分第四。實際上,那年得分前五里,只有他一個人不是中鋒。又三年後,他38歲了,在歐洲都落穩腳跟了,還被波波維奇叫回馬刺:David Robinson傷了,你頂一頂吧。Wilkins那年場均31分鐘里得了18分6籃板,還差點衝擊了年度第六人。

跟腱斷裂前,Wilkins的打法:起跳快、出手點高、中距離精純;他的突破上籃和面筐步伐極其嫻熟;他能背身後翻、身跳投,也能輕鬆用爆發力來後轉身底線突破,然後扣籃。他的進攻籃板嗅覺早在喬治亞時就名聞遐邇:那時候,全世界都說他能浮在空中,等別人落地再補扣得分。

而跟腱斷裂之後,Wilkins的打法有如下調整:

三分球出手次數增加;攻擊點靠外,而且更依賴掩護;多了一手罰球線內一步的急停小拋;火箭直升式扣籃/上籃減少,代之以墊步、跳步的上籃;翼側無球走位增多了,而且很迷戀無球走位到空位,找到無干擾的機會邁步,然後往籃下溜。

爆發力不夠,無球、腳步、掩護和手感來湊。


那說回Durant:

無球、腳步、掩護和手感,那不是他的拿手好戲?他的尺寸和投籃都會在。

當年Bill Walton就蒼涼地說過類似的意思:他不喜歡別人拿他當巨人看待,但當他傷病累累後,只有身高和傳球手感不會背叛他。

從這個角度講,Durant已擁有的先天條件,足以減小他的傷勢影響。就像Tracy McGrady背傷之後,還是有身高、視野與手感呢。

但,還是值得就Durant自己的情況,多提幾句。


2009-2014五年間,Durant拿下四個得分王。那時他打了七年NBA,一共缺席了16場比賽。

2014-15季,他經歷右腳骨折和踝傷後,做了右腳手術。當季只打了27場。

2017年春天受傷,缺席了20場例行賽後,趕上了季後賽,這眾所周知。

上季例行賽缺席14場。2017-19季:左右踝、左手、右踝、右小腿,斷續傷沒停過。但主要還是2014-15季傷過的右小腿到腳踝。

在Durant拿得分王那些年,他場均沒低於過38分鐘,沒低過28分。過去三年他在勇士,場均34分鐘26分。這其實是正確的策略——本季Kawhi Leonard很謹慎地控制了出場次數,打了60場例行賽,以及很明顯的例行賽防守收力。

事實是,過去四年,Durant其實也一直在遭遇小傷病,雖然他調整得很好。

目測可知的是:2014年之前,Durant招牌的跳步高蹦式投籃,過去這五年日益變少。他的起跳高度變低,球揚的幅度也變小了。結果就是我們知道的:他的中距離精純無比,聯盟最佳;但曾經冠絕天下的不講理強投三分球能耐,表現得就少了。像2017和2018兩年總冠軍賽第三場殺死騎士的那種高跳遠射,在2010-14年間本是常規操作才是。

跟腱傷後復出,看具體怎麼養。投進去一年到一年半,是比較保險的。

大概四年前,我就希望Durant可以向Dirk Nowitzki看齊。去年對鵜鶘系列賽,他也展示過Nowitzki式的金雞獨立後仰投籃。

以他的尺寸和投籃,可以繼續打很久。身高和投籃永不凋謝。

正常來說,復出後,Durant還能保有投籃手感、無球威脅、中距離投籃。

但是:

他的爆發力,勢必將繼續削弱;當世無對的強攻能力,會受到半永久性的影響——除非他練出新招來。

這是進攻端。

如上所述,NBA近年唯一一個跟腱大傷,歸來後進攻能力不減的是Wilkins,但復出後,他的防守端數據DBPM卻有明顯下滑。

跟腱對移動有影響。進攻端,你可以靠手感和身高來彌補,防守端,那就麻煩些了。

如果Durant樂意,當然可以向內線發展,但他年過而立,又傷了跟腱,不宜再加體重。以他這個體格,以後常年防4號位肉搏?也不大對。

今年季後賽,我們也看到了:在季後賽能站得穩的怪物,是不能有破綻的。

Leonard所以比Giannis與Embiid站得久,就是因為個體攻防、近中遠打,都沒有可以針對的漏洞。

Durant論對比賽的全面影響力,未必高過Curry;他對快艇和火箭系列賽的可怖表現,主要是無死角的單體攻防。

說傷前的他和Leonard二人,是當下單體攻防最強的存在(不考慮策動和影響力),大概沒問題。

但這次傷後,強攻能力和硬防能力,他都會受到影響。這意味著,例行賽的Durant,依然可能呼風喚雨,但季後賽需要肉搏絞殺時,他要再回到過去三年,我們所知的死神模樣。有點難——反過來,即便沒有跟腱傷,休養一年後,他也要32歲了。

舉個例子:2004年大傷後的McGrady,依靠著身高與手感,依然是全明星,還是打得出35秒13分(對,那時他已非巔峰期了),但強攻和防守能力比起巔峰期2003年,變弱了。

2004-07這三年,從「McGrady為首姚明幫襯」,慢慢變成了姚麥並舉,McGrady也更多發揮自己的無球和策動能力了,但小傷小病多了起來。

Durant如果健康歸來,大概率也會經歷類似的波折。

九年前,Iguodala認為Durant可以衝擊職業生涯四萬分,我也一直這麼相信著。現在他傷了,我還是覺得:

他復出後,能像Wilkins和Bernard King似的,重新找回得分手感。

但防守端持久力和進攻端的強攻能力,乃至他影響比賽的方式,應該是都會改變了。

當然,他這一傷,牽動的不止是自己的職業生涯。他的續約前景會變得複雜起來,那就是另一個話題了,等夏天說吧。

我還是昨天那句話:如果我是梅耶斯經理,這會兒已經把頂薪合約奉上了,「好好養傷!怎麼都養著你!」


最後件事。

2010年Durant成為史上最年輕得分王,例行賽MVP選票第二,僅次于勒布朗。

2012年又一次MVP選票第二,僅次于勒布朗,總冠軍賽輸給勒布朗。

2013年又一次MVP選票第二,僅次于勒布朗。即,勒布朗四個MVP里,三個是從Durant頭頂拿走的。

2014年Durant拿到例行賽MVP,但那時他坐實天下第一人了嗎?未必。就像之後兩年,Curry也拿到了例行賽MVP,但勒布朗聲威依然不減。

2017和2018年,Durant兩個總冠軍賽MVP後,ESPN老幾位開始念叨天下第一人的歸屬。到本季季後賽開始時,當Durant在快艇頭頂連取45分和50分時,當時的媒體說法里,眼看Durant就要拿下天下第一人的頭銜了。

然後就受傷了;然後昨天,傷得更重了。

2010-14,Durant一直在追趕勒布朗。到2017和2018,直接正面卯上。到今年,這本來可以是30歲的Durant,終於坐穩天下第一人的夏季。

但命運就是這麼殘忍。

對他而言,太可惜了。

不太敢細想,一直在回顧這些年來KD帶給我們的震撼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