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建築的完美結構!為何甲骨文球館與職業籃球是天作之合?

建築的完美結構!為何甲骨文球館與職業籃球是天作之合?

Avatar

譯者註:原文發表於6月7號

下週,金州勇士就將告別奧克蘭的甲骨文球館了。

自從1966年起,這裡就是勇士的主場。

他們即將離開這座在過去五年內布滿著回憶、冠軍旗幟、與歡呼吶喊聲的球場。

除了感情因素外,還有一個原因讓人對告別甲骨文球館感到惋惜:那就是對籃球而言,它的結構是完美的。

除了大家所能看到環繞球場並給球迷帶來融入感的19596個座位以外,球館的建築結構既精妙又有層次感,這既可以提升觀眾的觀賽體驗,又不會讓球迷們分心。

唉,真見鬼,你們甚至可能從沒留意過它們。

如果你們足夠幸運能現場觀看週五的比賽的話,你們可以在排隊買小吃的時候留意一下這座建築的五個方面,這絕對值得。

如果你們無法到現場的話,你們可以把這五點悄悄地記下來,以便和勇士的新球館——大通中心做個對比。

位於舊金山的大通中心將於今年秋天正式揭幕。

X標誌:20世紀60年代初,有人提出了建造奧克蘭綜合體育館的設想。

在那時,大家都很忌諱舶來的花哨建築風格。

建築設計公司「Skidmore, Owings & Merrill」把球館設計成簡約的圓形。

他們用對角支架和結構混凝土建造了球館的外殼,並在外殼內填充了高大的玻璃牆——這使得整個建築既讓人過目難忘,又不顯得突兀。

然而,如果說甲骨文球館的最初設計巧奪天工(十分強有力,看起來好像命中注定一般),那麼1996-97賽季的翻新就好像往球館里增添了一塊賞心悅目的磚瓦。

不僅增添了4571個額外座位,還在每個入口的外面建造了卡通化的大門。

用勇士後衛Stephen Curry的話形容,甲骨文球館可能是「鬆鬆垮垮」的。

儘管如此,但它最初的設計給人一種結實感和寧靜感。

這種氣氛則依靠著有條不紊地立在球館的外圍一條條X支架們。

它們莊嚴地矗立著,托起了甲骨文之夢。

像籃球一樣,甲骨文球館也是圓的:籃球是一項流動的運動,伴隨著活力四射的潮起潮落。

但在焦灼比賽的最後兩分鐘內,它會被犯規和暫停所打斷。

甲骨文球館的結構也是一樣。

球隊商店和賣啤酒的攤位共同組成了一道流暢無比的弧線,讓人群不斷地流動著。

但球館的上層高達57英尺的X標誌打斷了這一流暢的結構。

壓縮與釋放:建築設計大師Frank Lloyd Wright對甲骨文球館精巧絕倫的設計讚不絕口。

當你走進球館時,起初你會走過一片狹窄的通道。

復行數十步,你會豁然開朗;一片開闊的景象會展現在你的眼前。

他的這番話精確地描述了從熙熙攘攘,曲曲折折的大廳走向筆直狹窄的走廊(很多走廊的寬度不到5英尺),再走進人聲鼎沸的下沉式球場的過程。

觀眾的目光匯聚在球場上一舉一動:起初,Skidmore公司對球館的設計令人讚歎:球館兩側的座椅要比中間的座椅少,這給兩側的落地窗留出了空間,讓觀眾可以在看比賽的同時欣賞球場外的景色。

兩側的落地窗使得整個球館就像一個微微張開的扇貝一樣。

然而,當甲骨文球館在1996-97賽季完成翻新之後,新添加的座椅替代了兩側的玻璃窗,從而讓球館變得封閉起來。

我們可以從老照片中看到當初的設計是多麼的絢麗奪目。

球館就像是一塊晶瑩剔透的寶石。

但當坐在翻新後人聲鼎沸的甲骨文球館中時,感覺走進了一個與外界隔絕的世界。

球館是如此的密不透風以至於都可以感受到先發球員出場儀式時噴出的火焰。

當勇士在比賽初期命中距離籃,在比賽末期逆轉成功時,觀眾發出的聲浪就如同海嘯一般劇烈。

中場上方向下傾斜、鱗次櫛比的水泥椽在屋頂組成了一個圓環,它迫使著觀眾把注意力放在球場上而非球場外。

對球館的翻新雖然損失了設計感,但卻增添了臨場感。

對於這種權衡並不介意。

椽子,肌肉奇蹟:好吧,球館的穹頂其實並不是由椽子搭建而成的。

球館頂部的龍骨是斜著的,屋頂的最低處要比外牆矮32英尺。

穹頂里是厚厚的鋼筋,以確保球館的屋頂不會塌下來(感激不盡!)。

除此之外,它們也定義了獨一無二的甲骨文球館。

對於坐在昂貴場邊席的球迷來說,充滿棱紋的穹頂就像是一塊富有層次感的背景板,在盛大的比賽中充當著酷炫的元素。

對於坐在便宜上層看台的球迷來說(如果例行賽80刀一張的球票算是便宜的話),這些結實的混凝土條會讓你感覺自己與這場上的一切融為了一體。

沒錯,當勇士搬到位於海灣對面舊金山那花哨的新球館後,甲骨文球館依然會承辦很多賽事與活動。

演唱會還是會在這裡舉行(12月12日強納斯兄弟的演唱會!快去訂票吧!)。

明年二月這裡也會承辦橄欖球賽事。

沒錯,對於那些每年花費45000美金購買季票的勇士球迷來說,1966年建成的球館缺少他們所期待的各種額外元素。

比方說,賣小吃和飲料的推車會佔滿整個大廳,令人窒息。

這種窒息感就好像G3輸給暴龍的勇士所感受到的那樣。

上個月,在一場季後賽比賽開始之前,球隊主席Rick Welts說道:「當你處於球館之中的時候,你會感到讚嘆不已。我們想要讓球迷一直擁有這種感受。但物質享受也很重要,最近的球迷們都覺得球館就應該具備良好的物質條件。而這也是我們想要改善的地方。」

聽起來很有道理。然而。在過去的五年裡,我們有幸在這座代表著坦率與堅強這些美好品質的球館裡,在這座美輪美奐的建築裡面見證出類拔萃的勇士王朝。無論大通中心有多麼的奢華,它都很難與豐碑般的甲骨文中心相提並論。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